• 第四章 继承的仇恨

    更新时间:2017-08-21 14:52:36本章字数:2416字

    陈立锋猛的转过头来,一个和他差不多年龄的家伙出现了,听声音是男的。

    陈立锋问:“你是谁?”

    对方握紧拳头,好像在抑制自己的情绪,但是很快就冷静了下来。

    他傻笑了一下并对陈立锋说:“对啊,都过了那么久了,你早就忘了。”

    陈立锋正在思考,但毫无头绪。

    他突然一副严肃脸的说:“但就算你忘了,我也不会忘记,就是因为你的那一刀,我在医院呆了两年,我绝不会放过你。”

    陈立锋想起来他是谁了,随后陈立锋问:“你是......王清风?”

    王清风回答:“嗯,准备受死吧!”

    王清风伸手进裤袋,拿出了一把小刀,走向陈立锋。

    陈立锋问:“你想干什么?”

    王清风回答:“让你尝尝我过去的痛苦!”

    王清风冲了过来,用小刀向陈立锋刺去,陈立锋抓住了王清风的手阻止他刺过来并劝他;“住手,这样做是错误的。”

    王清风回答:“我心意已决,决不会让你再逃走的,绝不会!”

    陈立锋用头砸了王清风一下顺便把他的刀甩到了一边,王清风接着猛的撞倒了陈立锋,王清风压在了陈立锋身上,双手掐着陈立锋,欲想掐死陈立锋,这时候陈立锋伸手进了裤带。

    回到过去,小学三年级时,陈立锋用刀片刮伤王清风后害怕的逃走了,躲到了厕所里,双手抱头,仇恨人格的声音在脑里回荡;“做得好,这才是你该做的。”

    陈立锋打喊了一声:“闭嘴!”

    接着仇恨人格再也没有说话了,陈立锋独自一人痛哭着,很快同学们找到了他,把他带了出去。

    王清风被带到了医院治疗,陈立锋被带到了办公室问话,班主任问:“这刀片哪来的?”

    陈立锋低下了头回答:“我捡来的。”

    陈立锋并没有供出林硕诚,老师接下来和陈立峰说了很多话。

    过后,陈立锋的母亲带陈立锋去捡查大脑,原本治好的精神病现在变得更加严重了,但经过了三天的治疗,陈立锋的精神病再次治好了,但是陈立锋感觉到了,感觉到仇恨人格并没有消除。

    治好病的那天,陈立锋正在和母亲一起离开这里,刚进电梯后,仇恨人格的声音又出来了;“你竟然帮忙保密了,哼哼,觉悟了么。”

    陈立锋在脑里回答它:“消除掉你,同学们对我的偏见也不会有丝毫的改变。”

    仇恨人格呵呵了两声便说:“那我们一起教训他们吧!”

    陈立锋在脑里回答他:“不了,我相信,还有希望。”

    仇恨人格切了一声后就消失了。

    旁边的母亲问陈立锋;“你的同学王清风现在也住院了,听说是右手的神经线被割断了,虽然说我们已经付了我们要出的那份医药费,但按道理我们是不是应该去看望下他?”

    陈立锋回答母亲:“嗯...好吧。”

    第二天,刚好星期六,陈立锋来看望王清风,陈立锋来到了王清风的病房,陈立锋的母亲和王清风的母亲一起去厕所了,陈立锋的父亲和王清风的父亲都在很远的地方工作,所以现在病房里只有陈立锋和王清风两人了。

    房里十分的宁静,任何丁点的声响也没有。

    此时王清风打破了宁静;“刀片的伤口从手臂伤至脖子,医生还说要三个月休养。”

    陈立锋有点内疚的说:“我...”

    王清风流出了眼泪,陈立锋一脸大吃一惊的样子,王清风接着说:“太过分了,我...我只是想和你玩一下,或许我真的玩过火了,但你也不用...”

    陈立锋正想说话时,王清风抢先对着陈立锋说:“所以我是不会放过你的,陈立锋,伤一好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陈立锋摆出一句害怕的面孔出来,王清风愤怒的看着陈立锋,完全没有移开眼神。

    很快他们的母亲都回来了,她们看了看,感觉很清静,陈立锋的母亲问:“那个...聊的怎么样?”

    王清风回应:“嗯,聊得很好。”

    接着王清风对着陈立锋奸笑了一下,做了下嘴型,虽然没说出声,但陈立峰一眼看出他在说什么,他说的其实是;“我绝不放过你。”

    陈立锋忍受不住内心的恐惧,跑了出去,躲到了某个角落处,陈立锋的母亲和王清风的母亲都跑去找他了,但是找了很久也找不到。

    此时病房里的王清风自言自语:“切,胆小鬼,又逃避了。”

    陈立锋抱着头一直不断的说:“不是我的错,不是我的错......”

    这个时候一个大姐姐站在了他的面前,陈立锋抬起了头,这大姐姐像是二十岁,长得很漂亮,她蹲了下来问陈立锋:“怎么了?小朋友?”

    陈立峰说:“我做了对不起同学的事,我该怎么办好,大姐姐。”

    大姐姐对着陈立锋说:“不论你做了什么,大胆面对,向那个同学道歉,尽量重归于好,只要做到这点我相信他应该会和你和好的哟。”陈立锋大为感悟。

    大姐姐接着说:“还有一句话不知该不该说但我也得告诉你,别太相信光明是正义的,这样会害死你的。”

    陈立锋疑惑的问:“为什么?”

    大姐姐无语了一下,随后对着陈立锋:“你长大后就懂了,擦干眼泪吧。”

    大姐姐拿出手巾擦了一下陈立锋的眼泪,随后站了起来,转身就走了,陈立锋有点一脸茫然的感觉,在那不久后陈立锋就被找到了。

    今天星期一,还有不过一段时间就要考试了,就是两个月后,而王清风修养要三个月,估计考不成试了。

    在班里同学们的视线都很奇怪,每一天都会变得更加夸张,同学们给他起好了外号,外号意外的挺多,有‘杀人犯’、‘傻子’、‘无药可救的精神病人’、‘变态杀人狂’和‘杀人犯’的外号。

    三天不到,连老师们都避开他了,星期五到了,连最信任他的老师也避开了他。

    陈立锋正处于绝望时无意间听到了崎琴忆对同学们说:“昨天啊,昨天啊,陈立锋好像又想杀人了,幸好我在,他不敢做些什么。”

    旁边的女生们鼓掌并说:“班长好样的!”

    陈立锋有点想动起仇恨的念头了,但是他忍了下来,就这样度过了一星期。

    星期七,陈立锋的母亲发现了他的顾虑,就去问他:“要转学吗?”

    陈立锋想了一下就说:“好!”

    熬过了考试,陈立锋便转学了,一切很顺利。

    四年级,王清风回来到陈立锋的原校园了,王清风在院里的这些日子早就想通了,他决定和陈立锋成为好友,不打不相识,但陈立锋早转学了。

    当王清风知道这事后深感遗憾,但就在这时林硕诚走了过来,给了王清风一封信,说是陈立锋留给他的。

    信内容如下:“我转学了,我其实一直都很恨你,并不是因为你弄坏我的文具和书本,我讨厌的,就是你,傻样,无药可救,自以为是,我想你猜都没猜到我一切是故意的,一切都是为了教训你那傻样而已,傻子!”

    王清风握紧拳头,心里暗想‘我会复仇的,陈立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