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难道他是穿越来的?

    更新时间:2017-08-25 01:08:19本章字数:2112字

    曾几何时,聂浪是一位剑客,江湖排名第一百六十五。这是他取得过的最好成绩,多年以前,所有人都以为他将是剑侠派的下一任掌门。然而那次比赛让他明白了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从那以后,聂浪明白了一件事。他这辈子,就算再怎么努力,也不可能打赢排名前一百的人(他师傅也打不过排名前一百的人的师傅)。于是,他变得游手好闲,在一年后的比赛中,只得了两百五十四名;第三年,又得了第五百六十六名。转一年的夏天,聂浪宣布退出武林,他打好铺盖,向师父师娘请辞,之后一个人下山了。没人知道他要去哪,事实上,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

    聂浪飘飘忽忽,在江湖乱转,从一家酒馆游荡到另一家。他从来不记酒馆的方位,而是顺着酒香,走到哪就在哪睡下。直到有一天,他的盘缠花完了,一个酒馆的小二像打发乞丐一样,把他赶到了大街上。那一天,澎湖镇正好下起了一场大雨,斗大的雨点仿佛要把沉睡的地面砸醒。聂浪站在街中,仰天狂笑,随后把天上的甘露也当成了美酒。然而第二天,当他睁开眼睛,却发现有个年轻人站在自己身前。

    “别睡了,快醒醒。”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宿醉了一夜的头还有些剧痛,但他已经看清楚了那个人。他……看上去十几岁的样子,但服饰有些怪异,上衣只有薄薄的一层,袖子只有一半;裤子很瘦,裤腿也只有一半。他的头发短到没法梳髻,乱蓬蓬地,像是一个鸟巢。

    “别睡了,要饭的。”那个人对他道。

    “我不是要饭的。”聂浪说。

    “你要不要饭跟我没关系,我这里有活儿你干不干?”

    说着,那个人递过来一个纸团。纸团是黄色的,聂浪稀松着眼把纸团揉开,发现巴掌大的纸片上画着个胖子,额上的头发已经掉没了。纸片正中还有两个字,“壹圆”。

    此时,聂浪已经全醒了,他看了看四周,觉得有些莫名其妙。虽然可以确定是同一条街,但街道的样子与他记忆里完全不同,周围的店铺也变换了样式,似乎简洁了许多,令他有种说不出的怪异感。

    正当他彷徨之际,身边那个年轻人又踢了他一脚,“喂,你是不是傻了?到底去不去?”

    “去哪?”

    这时,另一个声音从那年轻人背后传来,“墨仔你在搞啥,老大那快要撑不住了。”

    “这个要饭的不跟我走。”墨仔对后面的年轻人道。此时那个人已经三步并作两步来到跟前,聂浪这才发现,这人也是个胖子。

    胖子来到聂浪跟前瞅了一眼,“呦”地叫了声道,“好么,原来是个玩CosPlay的。”

    “老大那怎么样了。”那个叫墨仔的少年道。

    “我找的人已经去了,就差你了。”胖子说。

    “现在一共几个人?”

    “算上老大一共四个。我们俩去了就有六个了。”胖子说。

    “对方有几个?”墨仔道。

    “大概四十多个。”

    “那怎么打啊。”墨仔道。

    “不要紧不要紧,我已经跟那些人商量好了,呆会一打起来,我们各跑各的,分散一下目标。”

    “你放屁,”墨仔道,“上回你找来的人,还没打起来就已经跑光了。”

    “那是上次,那是上次,”胖子一边赔笑,一边解释,随后看了看地上的聂浪,道,“怎么样小子,跟不跟我们一道去?事成之后,佣金加一倍。”

    见聂浪没有反应,胖子又对墨仔道,“这小子怎么没有反应?别是个智障吧。”

    “不会,”墨仔说,“刚才他还收了我一块钱。”

    “一块钱?怪不得他和你装傻。”胖子说完,又从兜里掏出一个纸团,塞在聂浪手心里。聂浪低头一看,这次的纸团是紫色的,上面还是有个胖子,和刚才那张黄色的纸一模一样。

    胖子道,“看好了,这可是五块钱,快跟爷爷一起去砍人!”

    聂浪跟着他们俩,七拐八拐,来到了一片废弃的工地。这里据说原本要建亚洲第一高楼,谁知建到二分之一时,负责招商的一位领导被情妇举报贪污受贿。后来纪委一查,高楼的最大股东竟然是领导的小舅子。于是,该领导先是被抹下马,跟着大楼停工,这里便成了一干社会闲杂人等聚集的场所。

    一路上,聂浪已经被街上的现代景致吓坏了。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有生之年,竟然能看见真正的皇宫(其实是一家洗浴中心)。他从来没见过哪个地方,路上有这么多轿子,而且还能自己跑。他也没见过瘦得只剩下骨头的坐骑,这么可怕的生物,这里的人居然敢骑在它们背上(自行车)。他对着那些不太高的楼房指指点点,引得路人频频侧目,墨仔和胖子都有点不好意思了。

    胖子用小指头捅了捅墨仔道,“这小子别是你从精神病院找来的吧。”

    墨仔道,“去你妈的,老子哪有时间,跑一趟精神病院?”

    胖子于是后退几步,和聂浪并排,道,“喂,小子,你从哪来的?”

    聂浪看了看他,木讷地摇了摇头。

    胖子说,“不知道?跟胖爷玩沉默是金?”

    聂浪问,“这里是哪?”

    胖子道,“你不知道这是哪?这是澎湖市啊,你从哪来的?快点告诉我。”

    聂浪说,“我以前在剑侠山住过,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很久以前?”胖子先愣了一下,随后哈哈大笑起来,“你才几岁呀臭小子,还很久以前。不要以为你穿上袍子就是道士,穿上裙子就是鸡……来来来,爷爷给你拍张照,让你瞅瞅你的鸟样,还很久以前……你看,这是爷爷新买的水果手机,拍照效果不错吧……”

    聂浪刚一接过手机,突然一声尖叫,把手机扔出老远。

    胖子大喝道,“妈的,你敢摔爷爷手机!”

    墨仔在一旁大笑道,“看来他知道你这是山寨手机。”

    胖子捡起手机,继续骂道,“兔崽子,你他妈是不是见鬼了?”

    聂浪惊恐地点了点头,手指着胖子的手机道,“我怎么会在那里面……”

    墨仔和胖子面面相觑,两个人心里都在想,“难道这家伙真是穿越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