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夜间行动

    更新时间:2017-08-25 01:09:22本章字数:2364字

    小眼镜道,“你们知道什么是任意门吗?”

    胖子说,“是不是机器猫的那个东西。”

    小眼镜道,“你说错了,它是哆啦A梦的一个道具。”

    胖子说,“那不还是机器猫。”

    小眼镜说,“只要有了任意门,不光聂浪能来到现代,我们也能去古代。”

    他说完转向聂浪道,“你喝酒时有没有注意身边有一个蓝了吧唧的东西。”

    聂浪摇了摇头。

    “真的没有?”小眼镜狐疑地看了看他。

    聂浪说,“我们习武之人不打诳语。”

    小眼镜说,“好吧……今天时候也不早了,喝完这杯酒,我们就去睡觉吧。”

    小眼镜家房间多得是,每个人都有单独的一间卧室。聂浪的卧室在二楼,躺在从前从来没躺过的软乎乎地床上,聂浪心中百感交集。虽然自己莫名其妙来到了这么个陌生的地方,但没想到此地竟然比家乡好太多了。他以前的床都是用土砌成的,夏天为了降温,上面只铺一片薄薄的席子,躺在上面一觉醒来,浑身酸疼。而这间卧室虽说是封闭的,窗户也关着,墙上却有个白盒子不知怎的吹出来阵阵冷风,竟把这间房子与外界隔离开来。聂浪越想越觉得不可思议,现代文明的一切突然呈现在他眼前,好的坏的,都让他有如中了一记闷棍般反应不来。先前的无聊与虚无感虽然尚未完全消退,却也一时间隐匿到了看不见的地方去了。他感到他的意识似乎没空再去思考那些有的没的,眼前的新事物应接不暇,已经快要令他脆弱的神经承受不住。他躺在床上,不知不觉全身开始放松下来,渐渐地沉入了梦境。

    与此同时,胖子也像往常一样回到了他的卧室里。胖子是个机械爱好者,他的卧室摆满了各种各样的机甲超人的海报,模型,手办。当然,万绿丛中不可能没有一点红,这其中也有一些二次元美少女的手办。通常胖子回到卧室,要以此跟这些手办们打招呼。然而这些手办实在太多了,胖子于是给他们按性别分了类。对待同性的机甲,胖子会把它们在桌上摆成一排,然后挥一挥手道,“同志们好!”

    这时,胖子会自行脑补机甲们齐声对他高喊:“首长好!”

    然后,胖子再喊:“同志们辛苦了!”

    机甲们也会齐声道,“为人民服务!”

    之后,胖子就把这些为人民服务的机甲收起来,放进抽屉里。再把美少女手办摆成一排,从第一个开始,挨个把她们的衣服脱下来。然后,用一张手帕纸,把每一个从头到脚擦一遍。之后再把衣服穿上,放回抽屉里。

    所以,胖子每天表面上十点钟进屋,但其实十二点还没睡着。不过今天他太累了,因此机甲的戏份就免了,美少女也没脱衣服,直接用手帕纸擦了擦裸露在外的肌肤。

    胖子一边擦拭着美少女们的大腿,一边口中念念有词,“小姐姐们,今天弟弟就不给你们洗澡了。”

    他把这些工作都做完就上床去睡觉,但没过多会,就听见走廊里传来轻轻地脚步声。

    胖子在心里骂了墨仔一句,因为墨仔平时有夜尿的习惯,经常从他门前经过。但这一次,墨仔的脚步停在了他的门前。胖子心头一紧,心说难道别墅进贼了。但转念一想,这幢别墅每年物业费五万六,应该不至于这么轻易进贼。于是,他大着胆子下了床,轻轻地来到门前,突然一下就把门打开了。

    门外果然站着个人,胖子定睛一瞧,就是墨仔。胖子道,“你他妈的,大半夜不睡觉,跑我这来干你……”

    胖子下半句还没骂出来,嘴就被墨仔捂住了。

    墨仔一闪身,钻进了胖子的卧室。慌乱之中,胖子注意到,墨仔身后还有个人。

    待到把房门关上,墨仔的手才从胖子脸上拿下来,只听胖子继续道,“……跑我这来干你妹的……”

    墨仔说,“别骂了,老大有事找咱俩商量。”

    墨仔把灯一开,房间里一下子亮了起来,胖子这才看见,跟墨仔一起进来的是小眼镜。

    小眼镜一抱拳,模仿电视里大侠的样子对他俩道,“诸位,赵某今夜这么晚前来叨扰,实属万不得以,请大家恕罪。”

    胖子道,“大哥你好好说就行了,快点。”

    小眼睛咳了咳道,“诸位,你们还记得,刚刚赵某在酒席上,提到的任意门之事乎?”

    胖子说,“你说的是机器猫吧?”

    小眼镜道,“正是。赵某此次前来,就是想问大家,有没有心气儿,去寻找那任意门。”

    “现在啊?”胖子道。

    小眼镜道,“正是。据我所知,那任意门三百年来,只开关一次,每次不超过十二个时辰,如果明天再去,恐怕……”

    胖子嫌他烦,立刻补充道,“门就关了。”

    “正是!”小眼镜道,“所以,此乃我等穿越异世之良机,纵横寰宇之……”

    胖子说,“那你们在这等着,我去叫聂浪。”

    小眼镜一把拉住胖子道,“且慢。说到聂浪,这才是我深夜鬼鬼祟祟到此之关键……方才我在餐桌上问起他任意门之事,只见他支支吾吾,不肯正面回答我的问题,想必是不愿将这任意门让我们知道。所以,此次行动务必严格保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墨仔道,“我也知,我也知。”

    小眼镜点了点头,说,“嗯,事不宜迟,我们出发吧。”

    三个人离开别墅,出了小区。小区外是一片空旷的公路,除了路灯什么也没有,来来往往的汽车以货车为主,许久看不见一辆私家车。值得一提的是,澎湖市是一座四线小城市,小眼镜住的地方又是郊区。想当年,开发商打造出一个概念,声称在国外,真正的有钱人都住在郊区。这个概念忽悠了一大批土豪,小眼镜的爸爸就是其中之一,他深信不疑住在郊区能远离城市的喧嚣。可问题在于,澎湖市一点也不喧嚣,每晚八点以后,大街上就很难再看见几个人影,除了成群结队游手好闲的学生们。而作为一个城乡结合部的郊区,这里更加一无所有,连路灯都是开放商现装的,因此每次一停电,小眼镜都没法向出租车师傅讲清楚回家的路怎么走。

    那天晚上,他们三个站在路边,吃土吃了半个钟头,也没看见一辆出租车。倒是路边的臭水沟里有不少蚊子,一见到食物纷纷飞了出来。不一会,胖子就从三个人中脱颖而出,成为了蚊子的首要目标。后来,他实在撑不住了,对小眼镜道:“大哥,我觉得这事咱还是得从长计议……”

    小眼镜打断他道,“你不要在这惑乱军心。俗话说的好,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你连蚊子咬都受不了,还怎么做人上人?”

    胖子说,“我不想当人上人,我只想回家睡觉去。”

    小眼镜还打算继续训斥他,但远方光线一闪,好像有一辆轿车开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