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丢孩子

    更新时间:2017-09-01 10:39:47本章字数:2130字

    上回书说道的“四婶”,是老家那边给一个近70岁老太的一个称呼,现在有的时候回老家还能看见她在院子里遛弯。身体硬朗的很。为了方便大家观看,我接下来都会称呼为四奶奶。

    生活在爷爷奶奶那个年代的人,家里孩子多,又穷,很少有读过书的,就算有也是没有读过几年的样子,四奶奶家里当年因为家里弟弟妹妹上学,自己硬是没有机会踏进学校的校门,就这么一直在默默的为家里付出。直到弟弟妹妹都结了婚,成了家,她才肯相亲,嫁到四爷爷家里来。因为四爷爷在家排行老四所以四奶奶也被很多人亲切的称呼为“四婶”。

    接下来给大家讲述的是老家那边的一个很离奇的故事,丢孩子。

    每一年的正月十五的时候老家那边有放灯的习俗。一般在南方的小城里我看过有在水中放灯的,看着灯由着水流慢慢的走向远方,寄托着对先人的思念、敬畏的情感。而在老家这样的北方城市,属于平原,几乎没有什么水流,而且采取的都是土葬的方式,一般的都说入土为安,很少有人采取火葬的,所以放灯自然也就是在逝去的人坟前放上一盏或者几盏,至于数量的讲究上,原来妈妈和我说过,但是却一点也记不住。

    每一年的正月家里都准备做灯,而在近几年似乎没有自己做的那种了,一般都是买那种带电池的,我还是很怀念做灯的那个年纪,初十之后,妈妈煮好一锅的稠稠的玉米面粉,凉些之后就可以捏成自己想要的样子,大小适中,中间凹一部门放进一个棉线,倒入灯油,这就成了,然后由爸爸送出去,我也要跟着去但是妈妈总说女孩子家家的不能去坟地。

    而这件事就是一年从送灯爸爸回来之后,发生的。爸爸送灯刚刚到家,屁股还没有坐热乎,后街的李家叔叔就急忙慌慌的来找爸爸,说家里的小儿子丢了,本以为过年,也许是和村里的小伙伴们去哪里玩了也正常,可这晚上都快8点了还没有回来,亲戚家几乎都找遍了,这孩子就是找不到,实在急红了眼,就开始让各家的男主都出来帮忙找找,人多去的地方也就多啊。

    我爸安慰着说别着急,进屋拿了外套就跟着出去了。过了一个小时左右,爸爸打电话回家来,说让妈妈去一趟四奶奶家,问问四奶奶,这村子一共也不大,哪里都找了就没有找到这孩子。

    妈妈答应着,就去了四奶奶家,我好奇也跟着一起去。到了四奶奶家之后,妈妈大概说了一下情况,就给李叔打电话问问孩子的生辰八字一类的,问到了,四奶奶先是出门看了看天,然后掐着手指开始算起来,这次数的很快,数的次数很多我完全看糊涂了。一会四奶奶打电话给李叔说往西南方向去找,找不找得到都回个电话。看的出来四奶奶也着急了,我觉的这可能不是啥好事,我从未四奶奶这么焦躁过,过了很长时间电话响起来,这次是爸爸打过来的,说孩子找到了,在西南李叔家的坟地找到了,找到的时候孩子迷糊着,看见自己爸爸后就晕过去了,现在着急打急救电话呢。四奶奶听着告诉爸爸让他们别打了,把孩子带到她这边来。爸爸听四奶奶这么说觉的有点不太好,说不知道晕倒什么原因,先去医院先检查一下吧,回来再去行不行,四奶奶很坚决说一定要先带到她这边来,爸爸拗不过,就和李叔说了,李叔说听四婶的,马上就回去。

    等李叔带着小儿子回来的时候身边还有爸爸,李婶,其他人没有跟着过来。我看那小孩子脸色发青,半闭着眼,嘴里哼哼着,四奶奶让把那孩子放平在床上,让李叔叔留下其他人都出去,我们听话照办。只留四奶奶、李叔还有他的小儿子在屋。过一会屋里就传出来小孩大哭的声音,老人呵责的声音,还有李叔自责的声音,还有像很多豆子撒在地上哗哗作响,过一会就平息了,四奶奶推门出来,脸色有些苍白,妈妈急忙上前去扶着,四奶奶看着李婶,示意李婶进去。

    过一会,李婶和李叔都出来了,他们的小儿子被李叔抱着,脸色红润,呼吸很沉稳,看样子是睡着了。李叔和四奶奶告了别就回去了,妈妈拉着四奶奶让去我家休息一下,四奶奶也没有推辞就跟着我们回了家,到家后,妈妈找出厚一点的毛毯,给坐在床上的四奶奶盖上,我倒了一杯热茶给四奶奶,等四奶奶缓缓之后,脸色也好多了,就和我们一一说了起来。

    她接到电话之后,看看时间,因为那个时间不是个好时辰,就去外面看看天,十五的天气应该月亮明亮透彻,可外面的天气星星很少,月亮一半有云照着,一半有点亮光,就急忙算着哪个方位找人,如果在这西南方上找不到,这孩子就估计找不回来了,后来一听在坟地找到了,四奶奶心里就知道什么情况了,就让他孩子急忙带回来。带回来之后四方问了问,才知道,那老人的声音是李叔的一个叔辈的大爷,早些年对李叔家很好,总是帮衬着。虽然去世很多年了,逢年过节的李叔也会去烧点纸钱,可今年春节的时候没有去,估计老人家心里有点不高兴了,想着是不是忙等着十五一起,结果这十五来送灯的时候,李叔给其他的坟前都送了,只有自己这坟前冷冷清清的,也没有人祭拜,实在是有些生气了,远远的看着几个小孩子在玩耍,这其中有李叔的孩子,就把孩子招了过去。虽然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但是结果好像挺严重,自己也有点后悔了。李叔答应给补上,以后也会经常去看看,也就没有在追究走了。所以才有那老人的声音还有李叔自责的声音。

    听完后,四奶奶又喝了一杯茶,低头说,人虽然不在了,但是心在,惦记孩子的,后辈的人也要经常想着老一辈的人,祖祖辈辈的谁不都识谁,但是这血脉里可流淌着呢,认得清也辩得明。我听后也跟着似懂非懂的点点头,看着四奶奶,四奶奶摸摸我的头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