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人间仙境

    更新时间:2017-08-31 23:11:49本章字数:2176字

    “师父,我们到了吗?”这穿云帆也够折腾人的,颠得我七荤八素的。

    “丫头,我们已经到了。回家了”。

    师父看起来比我还激动,我可是来到了一个非常陌生的地方啊。是我太淡定了。

    “师父,你确定你没有在逗我吗?这四周只有高高的山,你的家在哪里啊?”宫筱觉得此时有种被坑了的感觉。

    “丫头,别着急嘛。随我过来”。说完便拉着宫筱的手到了一处石壁前。

    “宫筱眼睛瞪得老大,然后伸手敲了敲面前的石壁,没反应啊?”心下想着我们不会是要从这石壁钻过去吧。虽然我经常钻狗洞,从没见过有人钻石壁。

    “哈哈哈,真是个傻丫头!”师父忽然眼睛闭着,两根手指头放在嘴边,又念起了咒语。

    咒语念完了,眼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虚洞。泛着蓝色的光芒,让人感觉既神秘又危险。

    “师父,这是什么东西,怪吓人的。”宫筱觉得这么多年白活了,活了那么久 ,今日才算是长见识了。

    “这是昆仑虚的入口,叫做别有洞天,是前任掌门耗费了不少修为设立的。为了防止魔界侵入,外界的骚扰。前任掌门真是煞费苦心啊......”师父仿佛陷入了自己的回忆之中。

    “师父,我们要一直站在这里说故事吗?”宫筱腿都站麻了。

    “丫头,为师现在就把咒语传授给你,日后用得着。”师父思绪终于回来了。

    忽然师父的手指在宫筱的头上敲了一记,然后念起了咒语。

    “丫头,你得记住两个咒语。一个是打开虚洞,一个是关闭虚洞的。”

    很奇怪,咒语就像是印在了宫筱的脑子里。学着师父刚才念咒语的样子,虚洞立马就关上了。然后又念了一次打开虚洞的咒语,虚洞又出现了。

    “丫头,很不错嘛,为师只教你一次就会了。悟性很高啊。看来你日后修习法术会很容易了。”师父很满意的点了点头。

    对于宫筱来说,这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自己三岁开始识字,五岁便能一目千行,有过目不忘的本事。是所有同龄人都望尘莫及的。

    父亲曾说过,“筱儿,若非女子,将来必成大器。”

    无奈宫筱太贪玩了,不然也能进宫当个女官,光宗耀祖。

    “丫头,我们进去吧。”

    “好。”虚洞中黑漆漆的,伸手不见五指。宫筱抓住师父的衣角,紧紧的跟在身后。

    白蒙蒙的雾气弥散四周,看不清晰。宫筱只感觉眼前一片迷离。

    眼前渐渐清晰起来,是自己从未见过的奇景。简直就是人间仙境。

    桃花百里,香气四溢。宫筱忽然想起了诗经桃夭中的一句;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其室家。时有微风吹过,花儿纷纷凋落,香气更是扑鼻。小道上,湖面上,长亭上,纷纷飘落着花瓣儿。落英缤纷,像一场桃花雨。

    “此处乃桃花冢,是我一位故交的住所。桃花是他亲手所。” 说完又捋上了自己的胡须。

    “好美的花瓣雨,好香啊!”宫筱清澈的大眼睛像是染了一层雾气,愈加迷离。

    “筱儿,快屏住呼吸。”玉清差点忘了,凡人不能闻到这桃花的香气。并未察觉到宫筱的异常。

    宫筱感觉晕乎乎的。“师父,我好困啊。”

    “遭了,这香气会制照幻境,没有修为的人根本就承受不住。只会陷入自己的幻觉里。严重者永远都醒不过来。”

    “丫头,丫头,快醒醒,不能睡啊......”玉清这下着急了。

    “师父......”刚筱只觉得浑身无力,沉沉的睡了过去。

    玉清立马把小丫头抗在了自己的背上,嗖的一下,到了湖边的茅草屋。

    “玉镜师弟,你在吗?快点出来......。”玉清一副着急上火的模样,小丫头别出什么事才好。

    “谁啊,大喊大叫的扰人清梦。不知道本尊正在午休吗。”

    玉清喊了好半天,终于走出来一位翩翩公子,一身素衣,仙气凛凛。

    长发飘飘,一根白色丝带系的有些松散,竟是别样的美。剑眉星目,生得一副桃花眼。高挺的鼻梁,性感的薄唇。一副慵懒的姿态,又带着几分妩媚。衣衫微微敞开,若隐若现的胸肌,肌白如雪。宛若天人。

    宫筱若不是此刻晕了过去,见此情景,怕是会流鼻血吧。

    “师弟,你终于出来了。你说你大白天的睡什么觉啊。害我好等。”若不是门口施了结界,早就闯进去了。

    “师兄,你平日不来看我也就算了,怎么今日还带了个小丫头,是来我桃花冢看风景吗,我知道我这里很美,人人都想来我这儿,怎么你也有此性质......”玉镜眼睛微眯着,笑得有些谄媚。这自恋的功夫都快赶上他的颜值了。

    “我今日没空跟你贫嘴,我的徒儿陷入了幻觉。都是你的桃花害的,你快来看看啊。”玉清无语,这个臭小子,什么时候脸皮才不那么厚。

    “你干嘛不早说,快把她放到我的榻上。”

    玉镜扒开了宫筱的双眼。然后开始施法。过了好一会儿,宫筱都没有反应。

    “师弟,这是怎么回事儿,我徒儿怎么还不醒来。”玉清更加着急了。

    “师兄,着急也无用。凡夫俗子若是进了我的桃花冢,便会被困在自己的幻觉之中,陷入沉睡。只有靠自己方能清醒过来。”

    “莫童,去把我的桃花酿取来,今日我要与师兄开怀畅饮。”

    “是,真人。”一个约摸十二三岁的小男孩在门外应声回答。

    ‘师兄,自上次紫竹林一别,我们许久没坐在一起喝酒聊天了。’ 玉镜示意师兄坐下说话。

    ‘’是有很久,我此次下山不仅是为了掌门师兄交代给我的事情,也是为了我这个小徒弟。自是没有你这样好的福气,整日待在这桃花冢里,倒落了个清闲。‘’玉清觉得和自己想必,师弟活得也太随性了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执念,一念生,一念死。得不到是一种执念,放不下也是一种执念,执念由心生。”玉镜说完轻轻的叹气。

    “筱儿是困在自己的执念之中了,也好,今日也算是对她的考验。修习之人最忌六根不净,若能战胜心魔,不被心魔左右,便不会入魔。”玉清觉得,这倒是一个检验筱儿的好机会。

    “师兄,你什么时候收了一个小徒弟啊。”玉镜很好奇,与师兄相识了几百年,师兄可是无论如何都不收徒弟的。

    “此事,说来话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