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情深不寿

    更新时间:2017-09-09 22:29:52本章字数:2429字

    “筱儿,去把本尊的桃花酿拿一坛子出来!”玉镜正在打坐,一时兴起千里传音给宫筱。

    “真是一个大酒鬼!我现在正在学御剑飞行呢,学不好师父又该骂我了。”宫筱嘟嚷着。

    “筱儿,不许在背后说本尊的坏话。”玉镜不仅能够千里传音,感知也是超强的。

    “真是什么都逃不过你老人家的法眼!”宫筱无比感慨,这究竟是什么怪物,自己发个牢骚都听得到。

    “咳咳,你知道就好!”玉镜也是闲的无聊,想找小丫头说说话。

    地宫里这里有几百里的距离。宫筱停止御剑,开始思考是左边还是右边。纠结了许久还是选择去右边。男左女右嘛。一袭浅粉色素纱衣,及腰的长发,纯真的小脸上不施任何粉黛美得几分出尘。御剑学得还不到家,宫筱控制不了它的速度,在桃林里飞跃着。像一只小精灵。

    “师尊真是的,几坛子酒偏要藏那么远的地方。”宫筱御着剑一颠一颠的,现在只能快速飞行却飞不高,手背上被桃树枝刮伤了好几处。

    飞了好一会儿,终于到了地宫的入口。和昆仑山门口一样,是一块见不着缝的石壁。

    “终于到了!”宫筱念着咒语准备停下来。现在的她修为太浅,不能靠意念使用法术。

    “妈呀!!!好疼!”宫筱一头撞在了对面的石壁上。额头红了一大块。

    “真是冒冒失失的丫头。”玉镜已经感知到了宫筱撞了南墙。

    宫筱走到石壁面前开始念咒语,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虚洞,散发着蓝色的光芒。和昆仑山门口的那个虚洞一摸一样。

    “这洞里真的只藏了几坛子酒吗?”宫筱很怀疑。

    进入虚洞,就是一条很长很长的阶梯。宫筱一慎一慎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阶梯尽头。

    眼前的酒坛子堆成了山,场面着实壮观。宫筱顺手取了离她最近的那一个酒坛子。地宫非常大,也非常豪华。师尊等得够久了,宫筱不敢怠慢便没再打量,抱着酒坛子赶紧走出了地宫。

    宫筱的御剑飞行本就练得不到家,又害怕把师尊的酒坛子打碎。一路跌跌撞撞,手臂胳膊都受了伤。

    “师尊,你要的酒。”宫筱累得小脸通红,气喘吁吁的。

    “筱儿。没少受伤吧?”玉镜看着眼前的人儿开始心疼。

    “师尊,真是什么都瞒不过你。”宫筱觉得在师尊面前更加自在些,不用遮遮掩掩,因为神通广大的师尊什么都知道。

    “筱儿,你快到本尊身边来。”

    “是”!宫筱慢慢悠悠的坐到了玉镜身旁。

    玉镜瞧了瞧宫筱的手背和手臂,全是伤痕。然后拂袖一挥。伤口全都不见了,疼痛的感觉也不见了。

    “师尊,你真的太厉害了!一点都不疼了!”宫筱觉得自己要是能像师尊那般神通广大就好了。

    “筱儿,你天赋异禀。终有一日会比本尊更加厉害。”玉镜在激励着宫筱。希望这小丫头能修到自己的大道。

    “师尊,你今日为何要我去给取酒啊。你身边的小道童呢?好久都没有看见过他了。”宫筱觉得很奇怪。

    “他本来是一名孤儿,我见他挺可怜的便收留了他。前几日,下山采药不幸被野狼给叼了。”玉镜说完,从容自若取了两个晶莹剔透的小酒杯,然后倒满。妖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师尊,他一直跟在你身边。他死了你不伤心吗?”宫筱被这张面无表情的脸有些吓到了。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本尊已经有一万年不曾伤心过了。”大概是因为自己曾经伤得太深。

    只见他两条细眉优雅的舒展,一双纯黑的眼眸闪着微光,似黑夜中烁烁不定的萤火。睫毛投下浅浅的阴影,使这一对狭长而妖治的眼眸,始终笼罩在难测之中。脸廓棱角分明,却处处透着令人寒入骨髓的冰冷。

    此时的玉镜让宫筱很心疼也很好奇,好奇他曾经的经历。

    “师尊,曾经你也遇到一个伤你很深的人吧!”宫筱忍不住开始八卦。

    “你相信前世吗?”玉镜觉得自己的往事好像过去了一整个世纪一样遥远。

    “我当然相信呀!”我也想知道我的前世到底发生过什么。每每到了深夜,做着那个从小到大都会做的梦,就会觉得悲痛得喘不过气来。

    “筱儿,你知道爱是什么吗?”估计这小丫头也不会懂。

    “我不知道。师尊,爱是什么东西呀?像你的桃花酿一样好喝吗?”宫筱说完便拿起了身前的小酒杯抿了一小口。酒香沁人心脾,让人。

    “爱,大概就是你想对一个人好,愿意为他做任何事。只要是为了她好。甚至可以不惜牺牲自己的命。”玉镜的眼神变得很深情。

    “能遇到一个人,然后轰轰烈烈的爱一场。也不枉此生。”这是宫筱对爱情的立意。

    “爱情就好比我这手中的桃花酿,香气迷人。喝下去却是穿肠的毒药。人一但投入一段感情,就会渐渐迷失自我,眼里只看得到情人。这不是毒药是什么?”玉镜的眼神写满了不甘,寂寞。

    “可是我觉得爱情是美好的,人都是惜命的。只有此生挚爱才会让自己不管不顾,奋不顾身吧!”不是所有的爱情都会有好的结果,只要爱过,这份美好就会一直珍藏在心里。

    “世人都说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切莫对一个人太痴情。”我牵挂的她又在哪里呢?

    “师尊,总有一天你会和你心中的那个她重逢的。”宫筱一副安慰人的姿态。

    “是么?”玉镜的表情有些难看,这丫头怎么会知道自己在想什么,我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

    “对了,师尊。师父经常不在家,小道童又不在了,以后谁照顾你的起居呢?”宫筱一副好可怜的表情。

    “当然是你了。”玉镜脸上挂着不羁的微笑。

    “我吗?为什么要我来照顾你。”宫筱觉着自己每天要修炼法术已经够累了。

    “不是你还能是谁呀!从今天起,你每天早上要打水擦桌子,擦门窗,擦地板,不能有一丁点儿灰尘。晨曦时,还要去取桃花上的露珠,日落时取凋落的桃花花瓣,做桃花酿......”玉镜开启了老太太模式。

    “师尊,你事儿怎么那么多呀!我头好晕啊!”使唤人又洁癖!宫筱在心里抱怨着。

    “哪里多了,你要是记不住。我给你列一个竹简。”说完,手指头在一张空白的竹简上比划了几下。上面立马呈现了密密麻麻的字体。

    “师父要是回来了,让他老人家知道你让我给你当苦力。他会跟你没完的!”师父,你快回来呀!回来救救我吧!

    “给我当苦力是你的福气,相信你师父是不会拒绝的。”玉镜无赖的表情让宫筱很吃瘪。

    “天底下,怎会有这样无赖的人。我曾经好歹也是一个被爹爹捧在手心里的宝贝,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宫筱低着头嘟嚷着嘴开始发牢骚。

    “筱儿,你嘀嘀咕咕什么呢?”

    “没什么!”宫筱心口郁闷一鼓作气把剩下的桃花酿全部喝完。然后四脚朝天,喝得不省人事。

    “可能是高兴坏了。”玉镜一把拎起宫筱弱小的身躯便扔在床榻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