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大战左猛

    更新时间:2018-02-19 09:00:00本章字数:4152字

    陈恒烧了柱香,拜了拜章峰,道:“章大哥,没想到我们分别许久,重逢之时,竟是这番情景,你放心吧,我一定会帮助章姑娘,替你报仇。”又问章婷道:“现在丐帮的帮主是谁?”

    章婷道:“这也是我们丐帮现在最为头疼的问题,我哥是死在擂台上的,死得太突然了,没有说立谁为下任帮主。”

    陈恒道:“丐帮弟子人数众多,倘若无人领导,怕是出什么乱子。”

    章婷道:“子和,我看要不就你来当这个帮主吧。”

    徐子和道:“不行不行,我非丐帮弟子,怎么能当丐帮的帮主呢,不行不行。”

    章婷道:“你来丐帮已有多日,你的本领众弟子都有目共睹,且两年前吴启雄叛变的时候,你也有出力,立你为帮主,众弟子绝对没有异议。”

    徐子和道:“这件事还需和众长老们商量商量。”

    章婷当下走出议事厅,叫道:“各位弟兄们过来!快过来!快过来。”

    众弟子听得召唤后,连忙走了过去。

    章婷道:“弟兄们,我哥去世已有了一些时日,丐帮不可一日无主,现如今,我们必须立一个新的帮主出来,我推荐让我哥的生前好友徐子和任帮主,大家同不同意?”

    徐子和在两年前与丐帮一同剿灭倭寇和清除吴启雄等党羽,在丐帮早立有威名,辞官不做后,又来丐帮协助章峰处理帮中事务,虽无弟子之名,却早有弟子之实,此刻众弟子听得章婷说要立徐子和为新任帮主,自是同意,当下纷纷高呼“徐帮主!徐帮主!”……

    章婷道:“你看看弟子们都想让你当这个帮主,你想让弟兄们心寒吗?”

    徐子和看推辞不得,当下朗声道:“好,各位弟兄们,既然大家这么看得起我,我徐某人就当这个帮主。”

    众弟子仍在高呼:“徐帮主!徐帮主!”……

    徐子和道:“小婷,我一定会中兴丐帮的。”

    章婷见新帮主已立,自是欢喜,但一想起兄长来,欢喜之意一闪而过,悲痛之情涌上心头,当下抱着徐子和,靠在他的肩上,嚎啕大哭起来。

    陈恒见二人行为亲密,又听徐子和称呼章婷为“小婷”,而非之前的“章姑娘”,又听章婷称呼徐子和为“子和”,而非之前的“徐大人”,对他们的关系,心里已猜到了几分。

    原来,徐子和来到丐帮后,与章婷朝夕相处,早已相互倾心,暗生情愫,章峰得知之后,便替二人定下了婚约,并选了个好日子,让二人成亲,二人此时已是夫妻关系。

    数日之后,章峰出殡,无数武林同道纷纷前来,送章峰最后一程,当日,章婷更是哭个不停,徐子和整日陪在她的身边,安慰着她。

    这一日,徐子和与众长老商议着如何替章峰报仇一事,章峰是死在和左猛对决的擂台上的,若要报仇,也只能在擂台上见分晓,否则只会引得江湖同道的耻笑。

    可丐帮中武功最高的章峰尚且败在左猛手上,又有谁能够光明正大地在擂台上杀了左猛呢?

    徐子和武功虽高,但比之“铁指定关中”左猛还远远不及,丐帮已经丧失了一位帮主,不能再丧失帮主了。

    正当众长老不知如何是好之时,一个明事理的长老说道:“铁指定关中左猛和他的三江会常常行侠仗义,乃是名门正派,与我丐帮的矛盾冲突,也是上几辈人的恩怨,此次章帮主不幸死在他的手上,乃是斗杀,正所谓拳脚刀剑无眼,比武死在擂台上是常有的事,正所谓冤冤相报何时了,打到何时才算完呢,要我说与三江会和解,此后各自井水不犯河水才是上策。”

    众人听后,也觉有理,可他们这群帮会的黑社会,脸面与生命还要重要,又怎咽得下这口气?

    徐子和当下道:“也的确,章大哥与左猛是公平决斗死的,我们还要去找他们麻烦,岂不让武林同道笑话。”

    一个长老道:“难道帮主的死就这么算了?”

    徐子和道:“自然不能这么算了。左猛不能杀,但我们丐帮必须得和三江会再打一场,而且此战必须得胜,这样一来,对丐帮有两个好处。一为让三江会知道,我们丐帮不是好欺负的,二为让全武林的人都知道,我们丐帮宽宏大量。”

    先前那长老道:“可又要派谁去与左猛决战呢?”

    徐子和道:“我倒有一个人选。”

    众长老连忙问道:“谁呀?”

    徐子和道:“陈恒!”

    众长老窃窃私议起来。一个较为年轻的长老问道:“可是章帮主生前的好友,那个曾帮助我们剿灭吴启雄的陈恒?”

    徐子和道:“不错。”

    那长老道:“帮主恕我直言,那陈恒武功高强,的确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但他也绝非是左猛的对手。”

    徐子和道:“长老有所不知,陈恒这两年来,武功突飞猛进,已非吴下阿蒙,一年前我们在清水县时,他能杀了与章大哥武功相平的倭寇田中平下,此时他的武功尽管比不上章大哥,但也相差不远,让陈恒去挑战左猛,绝对没问题。”

    那长老道:“既然帮主有如此信心,那就让这陈恒代表我帮去会会左猛。”

    商议完毕,徐子和便去征求陈恒意见,陈恒曾受章峰大恩,此时有机会报恩,又岂有不去之理?

    陈恒同意之后,徐子和又道:“对不起小恒,若不是我技不如人,也不需你代我丐帮出战,说到底,还是我这个帮主无用啊。”

    陈恒道:“子和别这么说,我哪有那么厉害,这都是你们看得起我而已。”又问道:“何时与左猛对决?”

    徐子和道:“我现在就下战书,这回我们只分输赢,不决生死,你只需当着众三江会弟子的面,将他打败即可。”

    陈恒说道:“放心吧。”

    徐子和派人送去三江会战书立即就有了回应,左猛欣然应战,决战地点,就在当年武林大会的举办地点,“琴剑山庄”。

    光阴似箭,决战之日转眼便到。左猛早已从数日前便率领弟子从关中赶来琴剑山庄,快赶慢赶,总算是在约定日期前赶到了。

    这一日,双方弟子早就聚集在琴剑山庄,幸亏徐子和和左猛都吩咐了门下弟子不可与对方弟子起冲突,否则双方不知早已打了几场仗了。

    左猛和徐子和走上擂台,二人各自微笑作揖示礼。表面上风平浪静,实则波涛汹涌。

    只听左猛说道:“恭喜徐先生成为丐帮的帮主。”

    徐子和道:“多谢左大侠,先前我丐帮前任帮主章峰不幸败在左大侠手上,左大侠不愧是铁指定关中,只是左大侠的铁指究竟厉害到什么程度,我丐帮还未领教,是以今日向左大侠挑战,我们此次只分胜负,不决生死,一切点到为止。”

    左猛道:“那咱们闲言少说,过招吧。”

    徐子和道:“这一次代表丐帮出战的,不是本帮主。”

    左猛道:“那你要派谁?你们丐帮又有谁能与我一战?”

    徐子和笑道:“我丐帮人才济济,能与左大侠一战的,大有人在,有何须我亲自出手。”

    此言一出,顿时将左猛气得面部发紫,左猛冷冷地说道:“徐帮主也未免太看不起我铁指定关中了吧。”

    徐子和说道:“左大侠别急,代表我丐帮的,乃是我丐帮众长老中的一名高手,武功之高,连前任章帮主也未必是其敌手。”随即叫道:“小恒,你上来吧。”

    陈恒当下纵身一跃,身子冲天飞起,轻轻松松便跃上了擂台。陈恒此时早已习得“云中燕”的轻功,适才这一跳用的便是“云中燕”的手法,左猛见那人轻功甚高,绝不在人称“飞天雄鹰”的章峰之下,心中不由得一惊。

    徐子和陈恒上了擂台,自己便退了下去。陈恒走到左猛处,作揖道:“左大侠请了。”

    左猛只觉面前之人很是眼熟,忽然想起两年前,自己协助吴启雄攻打丐帮时,眼前这个少年便与自己交过手,不禁脱口道:“原来是你。”

    陈恒道:“没想到左大侠还记得我。”

    左猛道:“我自然记得你,我记得你的功夫不弱,只是比之我,还远远不及。”

    陈恒道:“比之左大侠究竟如何,我们试试便知,请吧。”

    左猛道:“请。”

    只见陈恒一个箭步踏上,双掌一翻,连连进击,一出手就是“落日飞影掌”的厉害招式。

    左猛右手竖起食中二指,施展拿手的“铁指”绝技,指尖夹风,往其右肋穴道点去。

    陈恒见左猛出手如电,又快又准,岂敢轻敌?当下连忙施展“云中燕”的轻功身法,避开了左猛一指。

    左猛见他身法甚快,说道:“你想和我比身法吗?”当下身子一晃,连连欺进陈恒,陈恒只见得眼前人影晃动,迅速非常。

    可左猛的身法虽快,陈恒却比他还要更快,他“云中燕”的轻功身法乃是天下至宝《化雨心诀》上记载的独门轻功,自是非同小可,比之左猛的身法,无异更上一层楼。

    二人身法都是极快,台下众人只见得台上两个人影左移右晃,前一秒钟二人尚在东,后一秒钟二人已在西,众人只看得头晕目眩,眼花缭乱。

    左猛见陈恒既然能跟上自己的速度,心中不由得大奇,这么曾狼狈败在自己手上的少年,怎么武功竟变得如此之高,竟用短短两年时间便赶上了自己。

    他却不知陈恒习得多门《化雨心诀》上的武功,武功造诣自是非比寻常,且他有一年的时间以“花雨取叶”的特殊方法不断修炼,武功在一年前就已进了一流高手境界,此后一年内日有进境,此刻武功更是非同小可。

    左猛当下加快身法速度,欺进陈恒,眼看快要接近陈恒之时,左猛竖指如戟,施展铁指功夫,往其后心,直戳过去。

    陈恒身子一转,从其左侧掠过,“唰”的一声,已绕到左猛身后,陈恒发劲一掌往其后心击去。

    左猛反手一指往其掌心戳去,眼看就要戳中陈恒的掌心之时,陈恒右掌一晃,又一翻,瞬息之间便绕过铁指,击中左猛肩头。

    陈恒这避开铁指攻其肩头的手法乃是从“花雨取叶”练出来的快手法,饶是眼前这位武学宗师也不知应当如何破解。

    左猛心里道:“没想这小子年纪轻轻,武功竟有如此造诣,真是不简单,不过纵使你武功再高又如何,你年纪轻轻,经验总不如我丰富,我就和你玩玩作战经验。”

    当下左手握拳,右手竖指,左手运拳成风,右手运指如戟,一招招奇特怪异的招式,不断往陈恒袭去。

    陈恒终究太过年轻,经验不如左猛丰富,眼看左猛使使这怪异的招式,顿时不知所措,好在他掌法精奇,速度极快,还可以勉强招架,但要还击,却不知如何破招。

    左猛使用怪招一招接着一招往陈恒攻去,但见陈恒呼吸急促,额上见汗,已知他心中慌张,不知如何破招。

    陈恒勉强招架了一阵后,便即展开“云中燕”轻功,转身跑去,绕着擂台奔来跑去。

    台下的丐帮帮众看出陈恒是因抵挡不了左猛的猛烈招式才不断以轻功躲闪的,不由得心灰意冷,均想:“看来帮主的仇是报不了了。”

    左猛正要追击陈恒,哪知陈恒突然止步,反过身来,展开一路极为怪异的身法拳术,往左猛攻去。

    但见陈恒所使的这门身法拳术破绽百出,招招与武学之理相违背,陈恒这般打法,不是自寻死路吗。

    原来,陈恒所使的这路身法拳术是从清水县附近海岛中的一个墓穴学来的,这门身法拳术是一个海盗头领所创。在波涛汹涌的海面上时,正常的武学招式无法顺利施展,这路身法拳术却可得心应手,反过来,这路身法拳术亦不可在陆地上使用。

    赵小玉未痴呆之前,曾告诉陈恒,这路身法虽然在陆地上破绽百出,但在不知如何应对敌人的招式时,却也以这路身法迷惑对方,再寻隙还击。

    果然如此,左猛一见陈恒施展这路破绽百出的身法拳术,不禁一怔:“这不是自寻死路吗?”

    陈恒趁他疑惑之时,连忙将“落日飞影掌”最为精妙的招式一一施展开来,顿时打得左猛措手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