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隐居六龙谷

    更新时间:2018-02-20 09:00:00本章字数:2430字

    陈恒奇招巧招连出,打得左猛不住后退,紧跟着,陈恒一招“秋风扫落叶”,右腿掠地横扫而去,顿时将左猛绊倒在地,摔得左猛一个四脚朝天。

    左猛站起身来,却不出招,在那自言自语道:“没想到我左猛今日竟败在一个后生小子手中,罢了罢了,这场比试,在下败了。”

    陈恒道:“左大侠谦虚了,在下还有很多地方需要向左大侠请教的呢。不过,在下既然是胜者,有个请求,要向左大侠提提。”

    左猛道:“你说吧。”

    陈恒道:“丐帮与三江会争斗许久,其实为的不过是一点点小事,还因此闹出了人命,不如两个帮会就此和解,如何?”

    左猛听到“还因此闹出人命”七字,已是暗自后悔自己下手太重,竟将章峰杀害,当下道:“这个请求我同意。”转身对台下的三江会弟子说道:“从今以后,三江会与丐帮和解,不再相斗。”

    徐子和也对丐帮弟子们说道:“”以后丐帮与三江会和解,不可再相斗。”

    就此,丐帮和三江会这两个江湖上的大帮会终于和解!

    而后,徐子和领着丐帮弟子众人回到丐帮,众丐帮弟子因打败了三江会,无不欢喜,整个丐帮其乐融融。

    次日,陈恒决定带着赵小玉离开丐帮,前往秋风岭。

    徐子和与章婷很是不舍二人离去,劝二人多留几日,陈恒希望可以早日让赵小玉恢复,故此要带着她去她熟悉的地方,所以也就不再多留。

    章婷和徐子和无法,也就不多留了。

    临走前,徐子和道:“以后若有需要,随时来洛阳找我们。”

    陈恒道:“谢谢。我知道小玉的病很难好,带她四处也未必能好,但我不想任由她继续痴呆下去,哪怕希望渺茫,我也要坚持下去。”

    徐子和点了点头,道:“我祝她早日康复。”对赵小玉道:“赵姑娘,祝你早日康复。”

    赵小玉笑嘻嘻地说道:“早日康复是什么呀?”

    章婷上前抱住赵小玉,道:“小玉姐,下一次我要是遇见你,你可一定要好起来哦。”

    赵小玉只是傻笑,并不答话。

    陈恒道:“好了,不多说,我们走了。”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张纸来,纸上画的是“六龙谷”位置的地图,有了这张地图,徐子和便可绕过谷外的石林阵,走到谷里去。

    陈恒道:“等我们从秋风岭回来后,就会到此处居住,我们会有期。”

    徐子和和章婷齐道:“后会有期,一路保重。”

    随后,陈恒带着赵小玉赶往秋风岭,快到时,听说边境明军和蒙古军又开战了,陈恒心想战场凶险万分,还是避开的好,当下带着赵小玉南下江苏,来到六龙谷。

    二人在六龙谷住了一阵后,陈恒见赵小玉毫无好转的模样,当下带着她去了趟长崖山,他本怕沈寒责骂,但想赵小玉从小在那儿长大,那里说不定可以唤醒赵小玉。

    还未上长崖山,赵小玉在长崖山下见到长崖派的道士所穿的道袍,顿时惊慌大叫起来,陈恒知道她大叫的原因,她从小就想还俗,心里对这道袍有一种天然的排斥感,此刻见到,才会大叫。

    陈恒心想,看来带她上长崖山并非上策,是以还未上山就带她回了六龙谷,临走前托了个弟子上山,向张小妍问好。

    时光飞逝,光阴似箭,二人已在六龙谷居住了数年之久。

    这一日,徐子和和章婷前来探望陈恒,来时还带着小男孩,那是他们的儿子。名叫“徐天翎”。

    章婷和徐子和见赵小玉病情毫无好转,都不禁神伤,三人在六龙谷居住了几日,便携子离开。

    又过了一年,这几日,赵小玉总会爬上谷前那座小山坡,望着天空呆呆出神。

    陈恒问道:“你看什么呢?”

    赵小玉望着天空,道:“不知道飞行能不能成功。”说话时,语气和她痴呆前一样。

    陈恒连忙问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赵小玉仍望着天空,道:“飞行能不能成功啊。”

    这座小山坡正是当年陶廉实验飞天工具的地方,赵小玉竟说“飞行能不能成功”,难道她想起了?

    没错!她是想起来了,否则她不会这样说的。

    陈恒欣喜若狂,连忙问赵小玉道:“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赵小玉呆呆地望着陈恒,说道:“你是谁呀?”

    陈恒道:“我是小恒啊,你好好想想。”

    赵小玉喃喃道:“小恒?小恒?小恒是谁呀?”只觉这个名字好生熟悉,可就是怎么也想不起来,突然间头部一阵剧痛,赵小玉痛叫道:“啊,头好痛啊!”

    陈恒抱着她,安慰道:“头痛就别想了,头痛就别想了。”陈恒虽在安慰着赵小玉,可他自己的眼泪也已滚滚而下。

    这时,赵小玉道:“我饿了。”说话的声音又变成了像孩童一样。

    陈恒道:“我去给你做吃的。”

    晚饭过后,陈恒和赵小玉坐在谷里的瀑布前,听着水声,吹着清风,好生舒适。

    在如此舒适的环境下,赵小玉不禁起了倦意,靠着陈恒的肩膀便睡去了。

    陈恒看着睡去的赵小玉,说道:“小玉,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恢复过来啊。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相遇吗?当时我的家人全被刘大山杀了,你临危受命,收我为徒,还帮我葬了我爹娘,后来我们去了县衙报案,县衙的县令不肯受理,你还跟他们大打出手了呢,后来你带我我来到长崖山,每天你都教我武功,我长大后,你还陪我四处找寻仇人,你还记得吗?

    “后来有一天,我们打仗的时候,你的腹部被几根长矛刺中,你以为你就要死了,临死前跟我说不要成为我的师父,想做我的妻子,我当时说,只要能突围成功,我就娶你,你还记得吗?”

    陈恒说时,眼前不禁浮现出和赵小玉一起的那些日子,眼泪已在眼眶里边打转。

    陈恒续道:“后来,你还俗了,我们去了馨月村隐居,当时你已经不是我的师父了,可你还是经常指点我武功,你知道……我现在多么希望……多么希望……你能和以前一样,指点我武功吗?你起来呀!起来教我武功呀!”

    陈恒再也没能忍住,伏在赵小玉肩上,号啕大哭起来,泪水顿时将赵小玉的衣衫浸湿了。

    赵小玉醒了过来,见陈恒正伏在自己肩上痛哭,当下伸手轻轻拍着他的后心,道:“别哭了,别哭了,小恒你别哭了。”

    陈恒一听“小恒”二字,不禁心头一震,这是赵小玉自痴呆几年来,第一次叫自己的名字。

    陈恒不知是真是幻,连忙道:“你刚刚叫我什么?”

    赵小玉孩童般声音道:“小恒啊,你是我丈夫。”

    陈恒欣喜若狂,一把抱住了赵小玉,又哭了起来。

    赵小玉道:“别哭了别哭了,我不许你哭。”

    陈恒擦干了眼泪,强笑道:“我不哭我不哭。”

    赵小玉道:“我想到山上看日落。”

    陈恒道:“好,我带你去。”

    当下带着赵小玉登上谷前的小山坡,二人坐在一块岩石上,望向西边,赵小玉靠着陈恒的肩头,静静地看着西山那一轮红日,慢慢地往下沉去……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