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话 初遇乐朗星

    更新时间:2017-09-05 07:33:05本章字数:1840字

    “晴,左侧遭遇炮击。右侧船体已经严重损害,再这样下去我们就要葬身于此了。”十三观察着船舱外的情形,随时向驾驶飞船的晴报告着情况。“晴,完了。母舰又发射导弹了,这次怕是躲避不开了。”

    十三注视着从母舰上发射的导弹直直的冲向自己。爆炸产生了巨大的冲击力……

    “啊!”十三猛地睁开眼。看到晴正在检查着飞船的机体。周围完全是一片陌生的环境。

    “怎么,做梦了?睡个觉也大呼小叫的。”晴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包饼干扔给一脸茫然的十三。“我检查了一遍飞船,破损非常严重。看来我们真的是到了绝经啊。只能期望这个星球上有会修飞船的工程师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们刚刚不是还在星盟猛烈的炮火中吗,怎么跑到了别的星球?”

    “是我,冒险按下了曲速飞行键。然后就被莫名奇妙带到了这个地方。不然,我们早就已经葬身地球上空了。”

    十三一脸惊讶。“你还真是大胆啊。”缓过神来的十三开始观察四周。

    视野之内空无一人。甚至连棵植物都没有。土地是淡淡的紫色,天空也是淡淡的紫色。可以看到远处连绵起伏的山丘。“这种地方会有人吗。”十三自言自语。

    晴把扳手随手扔到了地上,用袖子抹了抹额头上的汗。“没办法了,收拾收拾东西,我们出发去找这个星球的居民。说不定就会有懂得修理飞船的人。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星,我可是从来没接触过外星人。”

    “晴,要不要找点什么防身的东西。这初来乍到的,万一打起来了我们也好抵抗一下啊。”

    “带什么带,这万一打起来了你觉得就我们两个还需要抵抗吗。直接束手就擒算了。有那个力气还不如多带点吃的。“

    “那,我们就把飞船这么扔这里啦。这星球这么大,也没个什么标志,一会儿我们走出去了怎么再找回来啊?”

    “放心吧,我们的飞船是有定位功能的。拿着这个东西就可以知道飞船的具体方位了。”晴晃了晃手里拿着的类似罗盘一样的东西。

    两人匆忙收拾了自己的背包,没有目的地,不知道何时才会找到会修理飞船的人,甚至连这个星球上有没有生物都不知道,他们就这样上路了。

    “晴,这是个什么鬼地方啊!走了这么半天,嘶哈……别说外星人了,连个活物,嘶哈……都没有。”十三累得已经开始喘粗气,走在十三后面的晴也没力气去理会十三的牢骚。晴心里在思考,既然我们可以直接在星球表面呼吸,那么这颗星就一定有孕育生命的能力。再者,通过地平线的弧度可以断定,这颗星应该是很小的。说不定以两人带的食物数量可以绕这颗星一圈。

    晴和十三会时不时停下来抬头瞧瞧天空中密密麻麻的流星。流星有大有小,但是却都飞行地十分缓慢。因为太过密集,这些流星对这颗星的作用就像是月亮对地球的作用。让处于黑夜中的星显得不会那么孤单。

    “真是美,在地球上肯定是看不到这样的景象的。”十三情不自禁地感叹。

    “可能这就是吸引我们离开地球,探索宇宙的原因之一吧。如果不离开地球我们可能一辈子也看不到这样的景色,也不会在生死边缘徘徊。想一想我们现在脚下竟然是另外一颗星球,我的内心就无比的激动啊。”晴也被眼前的景象俘获了心。

    的确,虽然土地是一片荒凉,甚至还是令人心情郁闷的浅紫色。但是从这颗星上抬头看到的星空或许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星空。天和地都是纯粹的,天和地又都是安静的。

    安静的……

    不对,等一等。

    晴从听起来似乎安静的空气中搜寻到了一丝不一样的声音。他先用手支在耳朵上,探着身子,好像是在认真搜寻什么不一样的声音。他又慢慢地俯下身,把耳朵贴在地面上。

    “我就说,这星球上肯定是有生命体存在的。现在看来,他们好像过的还挺热闹。”晴自言自语着。

    “怎么,有什么发现。”十三好奇地凑过来询问晴。

    “我估计,这个星球上居民的居住地就在不远处。要不是这颗星球本身安静的要命,还真的是不容易听到。根据刚刚声音的判断。他们应该是数量众多的,而且听起来十分地热闹。这下应该是可以找到会修理飞船的人了。”晴把声音的来向指给十三。“对了,你带上语言翻译机了么。一会如果因为语言不通造成误会可就不好了。”

    “出来我能不带那个,不然日后还怎么在宇宙中混啊。难道整天跟个聋子哑巴一样吗?”

    语言翻译机是一种为了给在宇宙中航行的人研发的航空用品。属于宇宙通用的日常工具。宇宙中现在已知的绝大部分语言都已经收录在其中。它一端塞在耳朵里,另一端把特殊的芯片黏合在发声处。就算别人说的你完全不知道是什么语言,但是传到你耳朵里就变成了自己星球的语言。而因为芯片的作用,当你说话时,发出的声音自然就会变成这颗星的语言。

    “好,那我们就向着那个方向出发。祈求这个星球的人对我们和善一点。”晴稍微调整了方向,走在了十三的前面。

    两人越走越远,身影渐渐消失在了无尽的淡紫色土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