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悲催的前朝废太子

    更新时间:2017-09-04 13:52:31本章字数:1988字

    也不知道多了多久,在经历无尽的探索和等待之后,一团炫目红光突然刺入自己的眉心,这时突然一声炸雷在身畔响起,李瑛皓条件反射地一骨碌翻爬起来,奋力睁眼一看MD傻眼了,只见眼前跪着一个十四五岁的小姑娘和一个年近六旬的白发老头,还有三四个孔武有力身着劲装的人,诡异的是这些都披麻戴孝,老者还不是往一个火盆扔进不少纸钱。

    这时一阵凄厉叫声“诈尸了········”在这电闪雷鸣的夜雨天显得愈发阴森恐怖,四个孔武有力身着劲装的人第一时间冲出屋外,那个十四五的小姑娘见李瑛皓走向自己一口气上不来就晕过去了,那老者依旧往火盆里扔纸钱,对这一切浑然不知。

    李瑛皓冷静下来一想,自己不是正在腊刺沟抢险救灾吗?怎么到这里来了,即便不幸遇难也不会在环境,自己好歹也是因公牺牲的,再说了即便单位不管再不济自己也有父母和亲友,可是这些人哥一个都不认识,为金之计只有沉默是金,搞清楚情况后再说吧。

    李瑛皓仔细打量了这个灵堂,冷冷清清的除了一张掉了漆的供桌摆着几个掉了色干瘪的水果外,一口用边皮板打造的薄皮棺木摆在旁边,四处漏风的墙遮挡不住风雨的侵袭,在灵堂中央写着大封民国景庄皇帝长子舜化诚之灵。

    李瑛皓心想现在悲剧了,自己可能遇到传说中的穿越了。可问题是别人穿越都王侯将相或富家公子,到我这皇帝长子过程这悲催样也是醉了。不过不幸之中的万幸是出事前两天,刚买的芒果全息高能手机幸好还在,不愧是花8000大洋买的进口货,都穿越了还能正常使用,没有网络和手机信号。

    李瑛皓心想现在哭天喊地也回不去了,可怜自己费尽心思谈的女朋友,眼瞅着就谈婚论嫁的节奏,即将脱离单身狗的队伍,如今倒好女朋友过不了多久就会把自己给遗忘了,另结新欢嫁作他人妇,此时不由悲从心来,那可是自己苦苦追求了八年的女友呐。

    那烧纸钱的老者暮然抬头看见李瑛皓站在灵床前发呆,连忙爬起来走到李瑛皓身前跪下大声痛哭道:“世子你就放心的去吧,到九泉之下与先帝团聚也就不用在这世上过受人欺凌的日子。”

    李瑛皓心想感情这老人家将自己当成舜化成这死鬼了,于是仗着胆子问道:“老人家如今那年那月可否告知?”

    老者一愣随后释然(这前朝太子在一次事故之后就变得痴痴呆呆的,在先帝皇后在世情况好点,随着皇后、先帝相继离世这世子的日子可谓是王小二一年不如一年了)回道:“世子不认识老臣了,现如今是大蒙中兴五年。”

    心想“什么大蒙王室”这是什么年代啊,不对在出事之前有一部叫《南诏王》电视剧在土豆台热播,难道是穿越到了1300多年前的时空里了。

    这时之前冲出屋外的四个孔武有力身穿劲装的人,有的拿着大蒜、有的拿着铃铛、甚至有一个还拿了一个观音像,一副严阵以待如临大敌的样子,最夸张的那个是端了一盆黑乎乎的东西(估计是黑狗血),冲进屋来就要往李瑛皓身上泼,幸好老者喝道:”住手“。否则的话就有可能狗血淋头了。

    看着阵势李瑛皓在装X耍酷可能就得浪费这次穿越的机会,于是说道:”各位你们看我这活动自如并非将僵尸那样跳来跳去的,还是僵尸都长出长长獠牙和尖尖的指甲,你们看看我有这些特征码。“说完伸出双手和张口嘴示意众人上前查看。

    老者和四个孔武有力身穿劲装的人逐一上来辨认后,紧接着欢呼道:”太好了世子没有死。“李瑛皓心想MD幸亏穿越前看了不少香港明星林正英的僵尸片让今天得以蒙混过关。

    在随后的交谈中得知那白发老者是死鬼舜化成当太子时的总管茶志明,四个孔武有力的人便是舜化成的侍卫,那个晕倒的小萝莉叫雪鸢。

    经过进一个时辰的交谈李瑛皓大致明白了自己所处的境地,大致是这样的:

    南诏权臣郑买嗣利用先帝隆舜信佛,大肆鼓吹长期修习密教,可得道成佛。多次进谗言怂恿先帝用黄金铸阿嵯耶观音像一百单八尊,分送各地供养,大肆扩建崇圣寺、重建荡山寺,大量耗费国力致使民怨沸腾。甚至多方暗中设置障碍,阻止大蒙国与中原王朝的经济文化交往,私下勾结吐蕃获取吐蕃上层贵族支持,在南诏境内大肆引进藏传佛教,利用佛教制造舆论获取政治资源。

    在先帝修习密教期间,利用独自觐见先帝的便利,打击排挤其他清平官,致使清平官这一职务除郑买嗣外形同虚设,甚至假传先帝旨意在军队中配置自己势力和铲除异己。朝议时所有事务均由郑买嗣一人决断。

    更为可恨的是奸贼郑买嗣,多次撺掇先帝到崇圣寺出家,让先帝为了所谓得道成佛,对妻儿冷漠如陌路之人,对王族子弟不闻不问。

    在舜化成与隆舜外出围猎时制造事端,致使舜化成从马上跌落,在治疗时派太医给舜化成下药致其呆傻,勾结国师达摩悉达多撺掇隆舜废除舜化成的太子之位,立年仅十岁的舜华贞为太子,将舜化成赶出皇宫。紧接着就派人潜入王宫毒死皇后,在心腹杨登以进献仙丹为名毒死隆舜皇帝。

    在短短的五年之内,舜化成从皇宫搬出后几经辗转流落至此,原来的太子妃也投入到郑买嗣怀中,以至于最后连伺候的下人都对舜化成非打即骂在没有什么油水可捞之下纷纷远离而去,这不七天前郑买嗣派人传旨要舜化成去崇圣寺进香为皇帝祈福,在舜化成进香途中被一辆疾驰的马车撞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