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诈死再逃奸臣暗算

    更新时间:2017-09-04 13:53:33本章字数:1993字

    李瑛皓心想郑买嗣的行为可谓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对于这个废太子是打算赶尽杀绝不留后患呐,如果这次被马车撞死不了,下次有可能就下毒抑或随便安上一个谋反叛乱的罪,那可就不是死一个的事情了,对于现如今还对自己不离不弃的人,可不能对不起他们啊,那就遂了郑买嗣的心愿呗。

    李瑛皓随后与赵志明等人商议道:”这次郑买嗣是不取我的性命是誓不罢休的,不如这次就遂了他的心愿,咱们在这大理城也没有什么可留恋和牵挂的了,咱就抬着这口薄皮棺材从郑买嗣手下眼前离开这里再从长计议。“

    李瑛皓与赵志明等人商议,第二天晌午午时就由四个孔武有力的男子抬着诈死的舜化成从大理城西门出城,到苍山脚下后到无人之地,有李瑛皓从那口薄皮棺材出来后,换上干净衣服后,再将空棺木抬到乱葬岗,挖个坑将空棺木埋起后,在砍一棵树(碗口粗的树)在上面大书“大封民国景庄皇帝之子舜化成之墓”。

    李瑛皓让赵志明将所有的打算全部捣成蒜汁然后伴着黑狗血里,找了舜化成的一件衣服在上面胸口处涂上黑狗血,脸色涂上一层青紫色的东西,将张洗的发白的白布浸泡在黑狗血里,在薄皮棺木底部凿了几个洞用于通风换气,第二天除李瑛皓外的所有一早就到大理城人口较为集中的地方散布,李瑛皓死后诈尸闹鬼的事,故意制造恐怖氛围,为出大理城创造条件。

    第二天一早,大理城的茶肆里张三和李四喝茶,张三悄悄往四周看了看说道:“老李听说没有昨天晚上那傻儿废太子诈尸了,在那声炸雷之后那傻儿太子脸色青紫,面目狰狞,嘴里呼出的气都是青色的,指甲变得老长,眼睛没有眼白,到处追着人炮,得亏泼了一盆黑狗血才镇住。

    在菜市场王家大婶和赵家大嫂神神秘秘地说道:”她大嫂听说在贫民区的那个傻儿太子昨晚上诈尸了,听说那傻太子脸如同白纸,一双没有眼珠的眼睛直直的盯着人,由于嘴血滴答滴答地躺着血,白森森的牙齿抖动着发出咯咯的诡异笑声,那笑声如同冰冷的利爪削刮人心,一蹦一跳的,那傻儿太子死得可真冤那?听说拿到木门被抓了不少指印看起挺渗人的。“

    赵家大嫂急忙说道:”你不要命了,莫谈国事小心祸及家人,要说那傻儿太子可能真的有怨气,才可能诈尸,咱们最近这几天还是不要靠近那里,要夜晚被撞死那可就哭都找不到地方了。“

    一时间大理城西门片区人群四处都在传,傻儿太子舜化成被车撞死心有不甘诈尸的事,各式各样的版本。当然为了使传言更加可信,李瑛皓让在门上花了几道划痕,看起来像指甲抓门的印迹,在灵堂外屋檐的台阶下泼了一些黑狗血,那些黑狗甚至一路滴到门外的路上,在子夜过后周围的住户都听到过一声一声凄厉的叫声”诈尸了“,有的还能听到一句阴森恐怖的诡异笑声之后那句”还我命来。“

    第二天,吃过早饭后四个孔武有力的人抬着一口薄皮棺材,赵志明穿着白色的孝服抱着舜化成的灵牌一边一走哭,哭的甚是悲切,雪鸢在披麻戴孝抬着招魂幡在后面一边走一边抽泣,在那白皮棺材上放一只雄伟的大公鸡,棺木身上横七竖八地绑着一些红线,隔着很远的地方就能闻到一股很浓的恶臭味,遇到的路人都躲得远远的生怕沾染上晦气和厄运。

    但是作为守城的卫兵则无法逃避,看到一行六人抬着棺木来到城门口,守城带队小旗只能捏着鼻子硬着头皮上前检查,恶狠狠地说道:”什么人出城要例行检查,可有出城文书?"

    赵志明连忙上前拿出驻地总佐出具准许出城将死者舜化成安葬于大理城西门城外乱葬岗的文书,那小旗今天回家吃早饭的时候就听说了前朝傻儿太子舜化成昨天诈尸的传说,厌恶地摆了摆手说道:“走走,赶紧走真是晦气。”

    赵志明等刚要起棺离开时,突然一句厉声何止“且慢,本官要开棺检查后才能放行。”

    那小旗只能在心里腹诽这龟孙御史昨天刚到这里,成天嚣张得没边这不到现在大家都围攻避之不及,这货还要开棺检查,脑袋被驴踢了吧,日你仙人的,老子最近几天最好不要去打牌,否则有可能内裤不保。只能苦着脸尴尬地向那敬礼到:”卑职参加御史大人。“

    一个身穿绯色官服,留有一撮小胡子,两只眼睛看起来只有一条缝,样子看上去有点龌蹉,迈着八字步走到众人跟前阴阳怪气地说道:”奉郑国相谕旨,最近盗匪猖獗所有出城物品一律开箱检查。“

    在场所有心里不由得骂道,操你八倍祖宗那可是昨天晚上诈尸的死尸,就这智商还当御史,你大爷的要存在感可别人拉着我们陪葬啊。听说这诈尸处理不好就会变成僵尸,僵尸那可是吸人血的而且最记仇。

    赵志明上前说道:”大人我家公子前几天被马车撞成重伤,昨天早上过世不料昨天晚上在要入殓时,被一阵炸雷惊着突然诈尸,昨晚废了九牛二虎之力用黑狗血才让消停安静,今早请了法师将棺木用红线封印,并用公鸡在棺材上压制魂魄的躁动,一旦贸然开馆其魂魄必然难以压制,极易变成僵尸。还请看在大理黎民百姓的份上大人三思而行。“

    龌蹉御史妈妈不在乎地:”少废话,动手开馆检查。“说实在话这御史甄建仁心里也打鼓,但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干好这趟差事后,自己就可到曹爽任职主管盐商和营建那可是个肥差,但是如果处理不好这傻前太子变成僵尸遭殃的可就是自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