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到处走走

    更新时间:2017-09-06 00:25:04本章字数:2518字

    吃过午饭,邢科问我下午需要帮我做些什么,我想了想,好像暂时也没有需要他帮忙的事情。我摇摇头,他提议不如在附近逛逛。

    出了小店门,沿着马路往右走。走个十几分钟,继续往前是海滨公园,海风大,公园里寥寥几个人,往右是个斜坡,往左是成片小区。我们往坡的方向走,下了坡到了步行街。这个海滨城市尽可能的发动一切资源建设成旅游城市,步行街两边卖特产的店居多:海鲜干货、游泳用品、贝壳珍珠饰品等。天气还没热起来,春天的海并不好看,旅客很少,步行街来往的人不多,想象下旺季时人挤人的画面,这个时候显得很是冷清。我对这些到处都能买到的所谓特产不感兴趣。两个人无话,并肩往前走。走出步行街,又是个上坡,下了坡来到老居民街区,一栋栋七十年代的小楼并排,如幼儿园小朋友打午饭时规矩排列,左右各一边,中间是条马路。这里的居民祖辈出海捕鱼的居多,每栋房子都有个小院子,院子左边均有个水龙头,出海捕鱼归来的男人们把渔网什么的工具往水龙下一扔,挽起裤脚洗干净手脚,甩甩水回家,女人们则在午饭收拾好碗筷哄睡孩子后,搬张矮凳子坐在院子里给自家男人扔下的渔网收拾好,并仔细检查有无破烂处,午后的太阳已经从墙那边不知不觉地挪到了墙这边,爬到了女人们身上。这样的情形只会出现在还继续捕鱼的家庭的院子里,大部分居民已经不捕鱼,社会上有形形色色的工作可以干,养活一家比捕鱼更轻松些。行走在这样有浓浓旧时间味道的街道更让人意乱情迷。旧旧的建筑,复古而优雅的市井味让时间一下子消失了似的,过去的时间就在眼前,仿佛一抓就能到手。

    不捕鱼的家庭在院子里种满了花,也有在院子里加盖上玻璃做成一个小小的店面,店也是传统的,手动理发、中草药、二手书、结婚用品、手写对联、竹编生活小用品……也有一两间时尚的服装店夹杂其中。有家服装店招牌是土黄的麻布红色的线刺上:IF,做成旗斜插在店门口。IF是他的微信名称,我一直没有备注他的名字。心微微动了一下。我走了进去。门一拉来,一串风铃声铃铃铃的响。店内灯光黄亮,中间放了张小方桌和四把椅子,桌子上铺着波西米亚风的桌布,鲜艳明亮。一只蝴蝶犬走到我脚下,抬起头咧开嘴看着我,好似在笑。“豆豆”老板娘喊一声,豆豆撒腿跑了过去。收银桌在更衣室门口,老板娘坐着的看到我们进来站了起来,丰满的身材,雪白的皮肤,头发是黄色大波浪,眼睛细长,嘴巴小小涂着鲜红的口红,若在唐朝,应该就是杨贵妃的样子吧。老板娘走了过来,风情万种。

    “小妹妹,看看有没有喜欢的,随便试。”

    “好,谢谢”我轻声回应。我假意在挑衣服。店里卖的衣服普遍是成熟性感型,并不适合我。我喜欢简单休闲款式的衣服,因为我不常出门,总是一个人在家里,工作、生活。邢科很绅士地坐在椅子上等我,拿起桌面上的杂志看。

    推门进来一瘦高男子,头发整齐往后用打蜡定性,灯光下油黑发亮。左手夹着一根烟,右手提着已剥开的榴莲。

    “宝贝,来吃吧。”

    男子把榴莲放在收银桌上,老板娘走了过去。

    空气中,散开烟草和榴莲的味道。

    他们两个人欢喜甜蜜的样子让我不好意思继续呆站着,轻声叫上邢科走了出去。

    好熟悉的烟草味道。

    他是吸烟的,第一次接吻的时候,他嘴巴里面有烟草味道,那是我的初吻,他享受着我的不知所措,拼命猎取和吸吮。我不喜欢他吸烟,他在我面前克制着自己,尽量少吸烟,甚至有一次,他听我的,戒烟。他特意休了三天年假让我监督戒烟,三天,三个日和夜,72个小时,第一次,他一直跟我在一起,除了晚上例行要接个电话外,他是我的。他触手可及,幸福就这样稳稳当当,最后一天,我忍不住了,“你能不能以后也这样跟我一起?”

    背对着我,不回应。

    我从背后环抱着他,不死心,继续追问。

    我贴着他的背,闭着眼睛,若能一直这样抱着他,真真实实的抱着他,这才是幸福啊。

    “一开始你就知道我们的结局的。”他说完话,松开我的手,下楼买了包烟,回来抽。

    后来谁也没有提过戒烟这事。

    一开始你就知道我们的结局。

    而你一开始就没有为我们的结局想过其他结局。我的心里难免有些哀怨。

    闭了闭眼睛,提醒自己还想这些干嘛呢。

    可是有点想吸烟。

    抬头问问邢科,你有烟吗?

    他睁了睁眼,看了我看我说没有。我不吸烟,他补充上这么一句。

    那你等我一下。我看到路边刚好有小店,我转身跑去小店买烟不等他回应。

    走进路边的小店,买了包女性香烟,薄荷味。店主是位中年妇女,看到我买烟,看我时的眼神不免多打量了两下。普遍大众对于吸烟的女生第一印象会觉得这样的女生是坏坏的,不是个好女生,很奇怪的是,我是个好女生还是个坏女生干一个陌生人什么事呢?其实我不怎么吸烟,有人说吸烟能让心安静下来,打定要离开的那几天我买了一包烟,尝试着看是不是真的能让心安静下来,安静到我能平静告诉他,我不打算爱你了,我不打算继续这样下去了,你去结婚吧,我们到此为止了。心无涟漪,好似一切不曾发生。我感受不到。嘴巴里面只有淡淡薄荷味道,清凉轻盈。

    现在想吸烟是想再次确定一下,吸烟是否真得能让心安静下来。

    邢科笔直站在路边等我,看着我一步步走过去。

    把烟盒的塑料封边拉开,抽出一根烟放到嘴里,才想到,打火机没!有!买!怎么会买了烟不买打火机!

    我抬起头楞楞看着他,他疑惑地问我,怎么了?

    我忘记买打火机了。我把烟从嘴里拿下,呆呆地回复他。

    他好笑似的轻轻噗呲笑了一下。

    别吸烟了,小小年纪学人吸烟不好。他煞有此事地提醒我。

    丢了烟两个人继续往前走。

    两边都是旧楼,有一栋二十几层的楼框架,被废弃,每一层都长满了草。马路两边的芒果树高大茂密。路上来往的车辆不多。我们走到了十字路口,邢科指了指告诉我,往左走是我回家的路,往右是去林白家的路,往前是他家的路。

    既然已经到十字路口了,该跟他说谢谢并且各自回家的时候了,我说谢谢你今天帮我,并且陪我这么大一圈,我自己打个的回家就好了。

    我的车还在你小区楼下的地下室里。邢科扬了嘴角笑了笑我。

    打的吗?我提议。

    快到了,多出来走走也好,我也很久没有出门走了。他看了看四周,意犹未尽的神情。

    好吧。我咬咬牙。已经走了一个多钟了,我其实是腿软了,他怎么不问问我要不要休息一下。他腿不软吗?

    又走了半个钟后终于到小区,我深深吐了口气,抬头往小区楼望了望,内心深深感叹,发明电梯的人真是太聪明了。

    那就到这里了,林白哥过两三天就回来了,等他回来我带你去他家吧。

    好,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