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林白回来

    更新时间:2017-09-07 00:25:34本章字数:2754字

    我的生活简单而忙碌。早上7点起床,9点钟打开电脑工作,晚上10点关电脑。没有顾客找我时间里,我要更新产品,忙着策划下个季度的特色产品和活动。我热爱着我的工作。在工作面前,所有的矫情都微不足道。没有什么比养活自己的同时也让妈妈过得好更重要。

    除了对着电脑跟顾客和供应商沟通外,现实生活中跟我每天见面联系的就是快递员了。

    换了一个地方也就意味着换了一个快递员负责我的业务。之前的快递员是位面团团老实厚道的北方男子,不善说笑,对工作很认真负责,他有位黝黑皮肤一口白牙同样老实不善言辞的妻子,合作久了彼此也有朋友般的情谊,我常忙着误了吃饭,他的妻子常打包好饭菜让他带过来给我。来到这个地方好几天了,因生活的变动导致顾客们的货积压了有二三十个,没有发出去。

    傍晚时分,我把货包装好拨通快递员电话。

    三十分钟后,快递员敲门收件。

    我开门。

    一皮肤细白,剪着板寸的男生,笑容满面的站在门口。笑容单纯,像个小男生般烂漫。

    “你好”我先打招呼。

    “你好,请问是白小姐吧?”他的普通话里带着重庆口音。

    “是的,进来吧,快递我都包装好了”我让开,示意他进来。

    快递小哥开始扫描,做记号。

    他从包里拿出大帆布袋,把我的快递都装了进去,背在后背上,转身就出门去了,似乎想到了什么,又转身把货放下,从口袋里掏出名片,双手给我递上一张。

    “白小姐,这是我的名片,这片小区的快件都是我在负责。”

    我双手接过来:“好的”。

    我看了看名片上的名字,徐秀峰。这名字挺配他的,俊秀的山峰。这个人是我来到这座城市除邢科认识的第二位。

    快递发完,客厅里都是碎纸屑,一片凌乱。忙了一天,晚饭都还没有吃,拿着拖把,手微微在抖。只好把拖把放下,从冰箱里拿盒牛奶热热喝了再从从客厅茶桌几上拿颗糖果,剥下包装塞嘴巴里含着。低血糖,大部分女生的通病。

    手机收到有消息,是林白发来的:我明天出差回来,明晚到我家吃饭。

    林白回来了。

    我在商场挑选了一套小西装和超人组合套装给小男孩,给嫂子挑选了一束花作为见面礼物。还在商场,邢科打电话过来说他过来载我。

    已经五年没有见林白了,人胖了一圈,头顶的头发稀疏了不少,举手投足之间活脱脱一成功商务男性的味道。林白的妈妈芳姨生养了三个儿子,林白是老二。据她说,生完林白后很想要个女儿,于是决定再生一个,结果老三还是个儿子。可能因为很想要女儿的缘故,可能因为我是个没有父亲妈妈又经常不在家的独生女,她对我很好。时常叫我去她家吃饭,因为她不主动八卦我的家事,给予我尊重,我也常去。以前芳姨时常对我说,露露,把头发留起来,不要剪了,你是女孩子,你要珍惜自己;露露,注意用眼,不要近视了,你的眼睛那么好看,别可惜了。露露,女孩子走路背要挺,腰要直;露露,有人不喜欢你不是因为你不好,而是你与众不同。她的话我听。我也已经很多年没有看到她了,那个小镇,我读大学后就再也没有回去过。我回去做什么呢?我不停的努力,尽量向前跑就是要把它远远地甩在后面。

    “阿科,露露,你们来啦,快进来吧。”林白的妻子,我叫她嫂子的人,站在林白的旁边,丰满了许多。跟林白结婚时她模样娇小可人,穿着婚纱跟林白站一起,金童玉女的模样。嫂子满脸笑容招呼着我们进去。她的笑容温柔甜美,笑得时候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像要溢出蜜糖来。

    “嫂子,我给你挑的花,希望你喜欢。”我把鲜花递给嫂子,她笑着说:“喜欢,喜欢”接了过去。我跟邢科走进客厅,一四岁多的小男孩从房间里走出来张开手臂跑到邢科前面要求邢科抱,邢科把他抱起,笑着问他:“建建想叔叔了没?”建建奶声奶气回答:“想。”我把礼物递给建建,他不好意思,不敢收,看到变形金刚又很想要,邢科鼓励他:“建建收下,这是露露阿姨送给你的。”我也笑着鼓励他:“建建,露露姐姐给你买了变形金刚,收下吧。”他这才低着头害羞地收下。礼物拿到手,很快就从邢科的怀里挣脱开,把衣服放下,抱着变形金刚回房里玩去了。

    嫂子把花插在客厅的茶几上,把我送给建建的小西装收好,“露露,你在客厅喝茶吧,我去准备一下饭菜,等会我们开饭。”“我去帮你。”她笑着说不用,我还是坚持去厨房帮她,说实话,留在客厅,跟他们也没有太多可以聊的,林白无非会问我,你妈现在怎么样?你的工作怎么样?就如小时候,他每次见我问我最多的就是,你妈怎么样?你学习怎么样?他不会问我太多,所以我才敢突然打电话给他,叫他帮我租房子。我也知道他,有求必应。就如小的时候我数学不及格,找他冒充我妈的签名;我的零用钱不够,找他借,然后有借无还;初中有个男生经常欺负我,我害怕上学,求他帮忙警告他。其实,我还是有点担心他问我,怎么突然想来这边生活?难不成我回答他喜欢这座城市,所以我来了?这也不足以有让我离开从大学一直生活将近有五年城市的动力吧?

    嫂子已经做好一部分菜了,摆在饭桌上。厨房里一个灶上热着汤,一个灶准备用来炒青菜。我帮她摆放碗筷。

    “我家婆她听林白说你来这里了,可高兴了。”她开始炒青菜,我把碗筷摆好了,站在她身旁帮她收拾厨房台面。

    “她身体好吗?”

    “好,她说她也好多年没见过你了。”

    “是。”

    “有没有打算什么时候回去?”

    “过年吧。”

    “露露有男朋友了吗?”嫂子好奇地问。

    “没有。”

    “有合适的可以考虑了哦。要是没有遇到合适的,嫂子可以帮你。”她对着我笑了笑。

    “好。”我只是随口这么一应,谁知道她后来真得当真认真了起来。

    青菜炒好了,我把青菜端到饭桌上,嫂子端着汤出来。

    “吃饭啦。”边端汤边叫。

    邢科进房间抱着建建出来,林白手里拿着高脚杯和一瓶酒。

    嫂子帮我们盛汤,林白负责倒酒。

    “这是桑椹酒,女生喝养颜。”林白给了我一杯。第一次喝桑椹酒,比想象中的好喝太多了,没有红酒的涩,有淡淡的果汁香气,酸酸甜甜,不喝酒的我,忍不住喝了好几杯。

    “你妈好吗?”果然,林白会这样问。

    “好。在县城还经营着那银饰品店。”

    “你怎么样?”

    “我也很好。”

    随后林白跟邢科说起了工作上的事。

    餐后大家在客厅喝茶,我脸上烫得厉害,头也晕,

    “露露姐姐喝醉啦。”建建人小鬼大。

    “露露,喝点热茶,会醒一些。”嫂子贴心的给我倒上茶。

    我还是晕,头脑意识是清楚的,可是想躺下睡觉的冲动越来越强烈。

    “时候不早了,林白哥,嫂子,我先回去了”我还是早点回家好。

    “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再回?”嫂子担心的语气。

    “没事,我还是先回去。”脸上烫得更厉害。

    “我送她回去吧,她早点回去休息也好。”刑科提出送我。

    “那你把她送回家吧”林白让刑科送。

    坐到车上靠着椅子,感觉真是舒服,身上懒洋洋的,闭着眼睛这样的时刻真是享受。

    若不是手机有信息提示,估计我会一直睡下去。醒来才发现自己在车上睡着了。

    醒来看手机,已经11点了,邢科还在主驾驶位置坐着,看着我,笑了笑说:“醒了。”

    “嗯。”

    我滑开手机,点击开信息:露露,我爱你,你回来好不好?

    我照例把信息删了。

    此长彼消。

    此消彼长。

    我纠缠他的时候,他在躲闪,现在我放弃了,他却不停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