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了悟

    更新时间:2017-09-07 21:53:25本章字数:1432字

    最开始他想要放弃的时候,我坐着最后一班地铁,从城市的东边第一个站坐到最后一个站,来到他的宿舍,哭着抱着他,像电视剧里那般不放手,他妥协,留我在宿舍一宿。他在银行上班,宿舍是单人间,我知道那个女人过来时他们是在这里度过的,房间里都是她的气息。有个青蛙图案的黄色被单和粉白条纹的床单应该都是她挑选的吧,这是他们的床,我睡在这里。他抱着我,我靠着他,那一刻,我好像我妈,我好像理解到了我妈在某个时刻的感受。

    我记得母亲第四婚的时候,嫁给了隔壁镇的甲鱼饲养专业户,甲鱼,说俗点,就是王八。我们母女俩把东西都搬了过来,下学期我又要在另一个全新的小学开始新生活,对于这样奔波不定的日子,我已经习惯了。妈妈叫我要喊他爸爸。眼前这个要喊他为爸爸的男人,身形矮胖,脸色黑红,头发打着蜡一根根齐刷刷地往后梳,穿着一身西装眼眯着笑看她,我脆声声喊了声:“爸爸。”“欸!”他应得着急又开心,从袋里掏出红包给她。站他旁边的妈妈被他衬托的美极了,我妈本来就好看,五官精致,又讲究保养和打扮,在极少人用口红和胭脂的小镇,妈妈是唯一一个个天天化妆的女人,每天一大早化好妆,拉着手推车去街上摆摊卖东西,摆地摊卖过对联、衣服、鞋子、学生文具、熟食。她挺直背,每走一步都好似下定了决心往前走不回头,她浑身充满热情,好似她天生就像一片肥沃的土地,孕育着生机和希望。这样与众不同的女人,我爸在我三岁那年跟她离婚了。我爸是独子,我奶奶中年失夫后把全部希望寄予给了我爸,我奶奶想要勤劳苦干,老老实实听从安排不要有主见的儿媳妇,而我妈不是。更想有个孙子,而我不是。奶奶对妈妈刻薄,容不下她,做不到违背奶奶意愿的爸爸顺从奶奶的意思跟我妈离婚了。话说我妈结婚那天,继父请了好几张桌的亲朋好友,我已见惯这些场面了,躲出去玩,走到后院厨房里,一四五十岁的女人在厨房烧火煮饭,奇怪,今天是个好日子,怎么她一个人在这里烧火做饭?锅里水热了,她用铲子把锅里的水铲起来装盆里,端着,一把泼到厨房门前的枇杷树下,我替枇杷树心疼,一锅热水泼上来得有多疼啊。她看到了我,面无表情,我自觉无趣转身就走,就走转身迈步走的那一刻,我听到身后有人往地上碎了一口口水:“小狐狸精。”从小到大,背后受了多少恶意的白眼和口水多到让我习惯,习惯到我可以当成没听见转身离开。两个月后,这场婚姻母亲又以离婚告终。继父虽已离婚,可是却并未与前妻真正分家,厨房还共用一个,只是各煮各的,这是他们一起建起来的家,我和我妈住起来一点也不舒服。多年的夫妻要真正分开谈何容易,不说夫妻,就他和她,恋爱多年,若要分起手来必定伤筋动骨,他不愿意,他和她都是彼此熟悉的人,熟悉对方的家庭,对方的过去,对方的圈子,熟悉的人要组成新家庭,生儿育女。我这个不熟悉的人,可以谈情说爱不承诺,可以上床做爱不结婚。在纠缠不休中享受着,可是,我累了,我想要有个人跟我一起平静过日,白首到老,一辈子,那么长,我又何尝不是贪心呢,既然,没有什么能是一辈子的,那我情愿不要。我不要片刻而短暂的爱恋,我不要轰轰烈烈的激情,要执手日出日落,要每天落日后的相拥而眠。

    “想什么了呢?”邢科打断了我的小差。

    我回过神来,想起我们从林白家里出来,我喝多了,他开车送我,我在车上睡着了。

    “不好意思,我睡着了。”貌似我睡了有两个小时。

    “没事。”

    “那我先回去了。

    “好,回去喝多点热水,早点休息。”

    “嗯。”

    等邢科车开走,我才上楼。

    回到家里。收到黄小礼的信息,她明天回来,后天过来找我。

    洗漱完直接倒床上睡着,一夜无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