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喜欢一个人

    更新时间:2017-09-07 22:21:00本章字数:2016字

    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记得我常趴在走廊的阳台上望着西边教学楼,看到他和同学从那边楼梯口出来,我开始下楼,等到他走到饭堂门口时我刚好也到;他在羽毛球场上厮杀,我在跑步;我把马尾扎得高高的,看到他远远的在前面时我必定小步跑他前面;我在草稿本上写满你、你、你……我、我、我……我们、我们、我们……我的感情一下子变得剧烈丰富。我期待有一天,他能上前跟我打声招呼:“嗨,我好像经常有看到你。”

    我还没有想好自己要不要某天找个借口主动跟他打招呼,我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上话,他毕业了。他如一颗陨石突如其来砸到我心口上,而后又消失。

    我该如何找他呢?我的身边没有跟我很要好的同学。从小我读懂别人看我时眼神里的不尊重和八卦,我能迅速判断出谁对我冷嘲热讽,谁是善意好心,我从小内心敏感,我知道自己没有好的运气,我只能踏踏实实做好自己,在封闭的小镇里人情寡淡,我习惯从小一个人。直到高中时我还是时常一个人,也有个跟我偶尔一起吃饭的女孩子,但是她好朋友太多,她总是有约,偶尔空挡时才与我一起,我无法把我内心的秘密告诉她,我无法确定她是不是能跟我坚守秘密。我有个喜欢的男生,这个秘密在剧烈燃烧,像颗原子弹即将爆炸,他毕业后,校园里看不到他的身影,脑海中的他越来越模糊,意识到或许从此以后也是没有再见的机会,这本就是我一个人的暗恋,原子弹慢慢的冷却下来。

    直到一年前,我的银行卡被自动取款机吞了,我得去银行办理相关业务取回卡,去的晚,等到我银行,银行准备下班不接业务,叫我明天一早再来。我看到他穿着一身西装从VIP室走了出来,头发剃成了短寸,皮肤白了不少,可能常锻炼的缘故,衬衫穿在身上看起来有些紧绷,我的手心一股股电流般穿过。

    我跟在他后面,好似回到高中时期那个心里藏着心事无人知晓的岁月,时空的转变在脑海中是一瞬间的事。出了银行大厅,他往右走,过一个红绿灯再往右走,来到公园,穿过树林走到尽头,又是一个红绿灯,我已经站在了他后面。他比我高出一个头多,他的身影盖在我的身上,阳光穿过他的发梢,细小的尘埃在飞舞。不偏不倚,这个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是我妈。

    “妈。”我这么一叫,他转过头。

    “露露在干嘛呀?”

    “妈,我现在在外面,等我回去给你电话哈。”

    我挂了电话,他对着我扬了扬嘴角,点头表示问候,他的嘴角扬起如雨后湖面荡开的涟漪。

    我同样微笑礼貌回应他。

    “真巧,我们是老乡。”他用家乡话跟我说。

    “是的,真巧。”

    “你也是远中毕业的吧?”他问。此时绿灯已亮,我们并肩一起走。

    “是的。”

    “我以前读书时常有看到你,你以前似乎不爱笑,你笑起来比不笑时更美。”

    “谢谢。”啊,他记得我,他对我是有印象的。

    “读书时我也常看到你。”我如实说。

    “我叫顾浩扬,这是我的名片。”他替一张名片给我,手指干净修长。

    “我叫白露,我现在暂时没有名片。”

    “我知道你的名字”他笑着说,他的牙齿也很好看,整齐洁白。

    “嗯?你知道?”奇怪,我以前没有跟他主动说过话,没有跟他有过自我介绍。

    “你是我们宿舍里常提起的冰山美人,又冷又美的意思,走过的地方被冷的寸草不生。”他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那你现在冷吗?”我笑了。

    “你笑起来很好看,如冰山融化后的雪水,干净清澈。”

    “还不是一样没离开冰山。”

    “我快到单位宿舍了,我知道我们宿舍附近有家客家菜还不错,一起去吃吧,难得茫茫人海中遇见。”

    “好。”

    他们单位的宿舍靠近公园,周围安静又干净,那天我们吃完饭沿着公园外围走了一圈,然后我告别他回家,彼此留下联系方式。

    而后每天开始不紧不密的联系,他从来不问我的过去,我也没有,我想住单位宿舍住了那么多年的人应该没有没有女朋友吧,而且他的朋友圈动态,都是工作,没有晒过女朋友啊。我告诉他我怕黑,我怕打雷,他说不要怕,有他在。我的内心有股蠢蠢欲动的力量往外生长,生活似乎都是崭新的,往后的日子想想都是甜的,回望过去的日子,苦了点,痛了点算什么呢往后都是好的呀。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几个月后,夏末下了场大雨,打雷,他说秋天快到了,送份礼物给我,把地址发过来。没想到是他过来找我,又惊又喜,在我打开门的那一刻,看到身上略湿的他我轻轻地抱住了他。或许,就是那一刻的感动与踏实,让我在他后来的许多的言不由衷选择相信和原谅。我给他做了我小时候常吃的鸡蛋拌饭,我在厨房洗碗时,他从后面轻轻环抱住我,“白露,我喜欢你。”我停止了手中的动作,他的嘴唇轻轻慢慢的贴住我的脖子。“我也喜欢你,我从很早很早就喜欢你了。”我低下头,轻声说。“嗯?”他双手把我转过来面对他。”我从高中时就喜欢上你了,你常看到我,不是偶然,是我特意的想要让你注意到我。”“露露,要是我们早点遇到就好了,我有女朋友。”我的脚发软,双手不自觉抱紧他,我像个可怜的孩子一样吊在他身上。“我不介意”我的眼睛模糊了,飞蛾扑火前怎么会去想烈火焚身的痛呢?。他的吻落到了我的唇上。

    此时我和小礼手牵手上楼。

    “露露,以后我来找你就方便多了。”

    “那你也得有时间来找我才行,你总是那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