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嫂子请客

    更新时间:2017-09-09 20:36:32本章字数:1998字

    小礼给建建挑选了一套架子鼓作为初次见面礼,我给嫂子挑了束向日葵。

    打的来到林白所住的小区,到门口时,小礼拉住我:“露露,我脸上的妆还好吧?”

    “很好,你不化妆就很好看了,你现在貌如天仙。”

    “确定?”

    “我确定。”小礼看似有点紧张,我不明白她紧张什么。

    我按门铃,打开门的是林白,旁边站着建建。

    “林白哥。”我和小礼异口同声。

    “进来吧。”林白侧身让道,小礼蹲下身给建建送上礼物。

    “希望你喜欢。”建建抬头看了看林白,林白给予他肯定的眼神后,他高兴地接了过来,拿去客厅拆起了包装。

    “嫂子呢?”我和小礼已经换好了鞋子,林白在客厅给我们倒茶。

    “她在厨房。”

    我和小礼走到饭厅时,从厨房出来位端着菜头发齐耳的女生,对着我们点头笑了笑。

    “你们好,我叫柯美桦,是建建的表姨,容姐是我表姐。”她把菜放到饭桌上,转过身自我介绍。

    “你好,我叫白露。”

    “我叫黄小礼。”

    “菜都快炒好了,我帮容姐就好了,你们要不先去客厅喝喝茶?”

    “麻烦你了,我们先跟容姐打声招呼。”我的手里还拿着花,我知道嫂子喜欢把花插在厨房,她说插客厅是悦人,插厨房是悦己,她待在厨房的时间比客厅多点。

    “嫂子,希望你喜欢。”锅里焖着红烧肉,散发出的味道里有姜、蒜、酱油、黄酒、墨鱼、香菇。她正在清洗蔬菜,蔬菜应该是最后一道菜了,生完孩子后的她确实胖了不少,并且没有要瘦下去的迹象。有人瘦了好看,有人胖些好看,嫂子就是属于胖了更好看的人。她爱笑,胖了后笑容更暖,更可爱,浑身洋溢着幸福女人的光芒,散发出母爱的味道,这味道让所有的人心为之一软,是所有野孩子内心踏实安定下来的力量。我以后会成为什么样的女人?是像嫂子这样充实安顺?还是像我妈妈热情丰富?

    “喜欢,很喜欢,谢谢。”她擦了擦手上的水,她的手指短短胖乎乎,结婚戒指一直戴在手上。

    “老邢到了吗?”嫂子把花插在厨房花瓶里,花瓶放置在厨房的窗台上。

    “还没有吧,我们也刚到,没遇到他。”

    “好的,他应该也快到了,你们先去客厅休息吧,厨房油烟大,我来就好了,快好了。”

    “辛苦嫂子了。”小礼的嘴巴总是那么甜。

    “应该的,去吧。美桦你也赶紧出去吧。”嫂子推了推美桦,美桦一副很不好意思的样子。美桦皮肤偏黑,细高个子,嘴巴小巧,说话时脸颊两边的酒窝深陷。看着我们羞涩地笑着。

    我们走到客厅时,门铃就响了,林白把门打开,牛仔裤,休闲白衬衫的邢科站在那里,如雨后的清风,清爽明朗的站在门口。建建正在装着小架子鼓,听到是邢科来了,放下手里的东西马上跑出来,抱着邢科的腿:“叔叔。”邢科弯腰把他抱起。邢科气场强大,不笑时威严,让人内心不自觉对他敬畏两分,而如今抱着建建笑容里满满的喜爱又温柔又可爱。邢科的妈妈是林白的姑姑,林白长得像芳姨,一口细糯洁白的牙齿,脸型偏圆,额头宽大,双皮眼外挂卧蚕,看人时眼神温暖,身上透露着历经沧桑的精明世故,待人待物时却有几分孩子气的真诚。邢科长得英俊,他的英俊很男人,单眼皮,剑眉,眼神较冷,明白一切看穿一切的冷,鼻子挺直,身形高大,如果是搭配上剪裁得体的西装一定是气宇不凡。

    嫂子做了一桌好菜,鱼清蒸、鸡白切、虾白灼、红烧肉、一份汤、一份时蔬、两份凉菜,做法很家常,味道简单平实。林白又开了瓶桑葚酒,鉴于上次我喝醉的经历,这次不敢再多喝。嫂子把美桦安排在邢科的旁边,我坐他们对面,美桦有点局促,脸已经红了,这样的情况,他们应该是在相亲,为了避免他们的尴尬,所以林白才叫我们过来。

    我发现我别的优点没有,观察人的能力我倒还不错。从小跟着我妈有过不少颠沛流离的生活,最难时无处可去,我被我妈送去我爸那里生活过一段时间,跟不少不亲的人一起生活过,从而练就了我少说话,多观察,通过自己的观察来推断对方可能的能力。这样不好,这些虚幻的表象都产自于我的内心,我迷失在自己的表象中。看到即看到,不推断,不定论,不总结,我做不到。对于我而言,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好,人都有趋利避害的本能不是吗?

    邢科的表现倒淡,嫂子有意问些话题给美桦和邢科,他礼貌回答完后没有要继续深入话题的意向。

    “露露,你有男朋友吗?”嫂子突然把话题指向我。小礼夹了块鸡肉正准备往嘴巴里送,嫂子这么一问,她停顿了下动作,看了我一眼。

    “没有。”

    “不知道以后会是哪个小伙子这么有福气。”

    我笑了笑。

    我也不知道。

    “嫂子,你要不要给露露介绍个男朋友?”小礼突然这么一说,邢科和林白都看着我。

    “好啊,我肯定也给露露挑个各方面都最优秀的男生,露露你答应吗?”嫂子信心满满的样子。

    “好啊。”我硬着头皮给答应下来。

    “嫂子,我也想要一个。”小礼开玩笑瞎起哄。

    “你当买一送一啊?”我回她。

    “要是能买一送一也不错。”

    大家都被小礼给逗笑了。

    “露露,来,你给嫂子说说,你理想中的另一是什么样子的?”嫂子当真了,很认真的问我。

    “最好是北方人,其余的还没想。”

    “为什么要北方人?”美桦好奇地问我。

    “生在南方,嫁去北方,中国南北都有份。”

    我从小时确实是想着长大以后嫁去北方,嫁得远远的,最好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