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小礼的过去

    更新时间:2017-09-14 23:33:11本章字数:2726字

    “露露,当年在宿舍第一眼看到你们是,你穿着白色的衬衫长裙,一双黑色的帆布鞋,扎着马尾站在宿舍中间四周打量,一双鹿般温润灵动的眼睛在滴溜转悠,他站在你后面帮你放下行李,白衬衫,洗得有点泛白的牛仔裤,你跟我打招呼时他正微笑着倾听,多么温暖,多么舒服的笑容啊,像初夏晴朗的天空,微风、白云、阳光,你说那是你邻居大哥,我心想该不会是邻居大哥兼男朋友吧,你们看起来多般配啊,你灵动、疏远、克制又保留着孩子气的清澈,你是受着伤拒绝一切又需要人保护的小兽。他温暖、明朗、有力,是夏日午后刮过山林吹往人心的风。他胡须浓密,刮干净后脸上一片淡青色,我第一次觉得男人的脸可以这么的性感,他说不上帅,却性感的要命。在往后两个多月的日子里,我几乎没听到你跟他讲过电话,我很少听你主动聊起他,我确信你们不是男女朋友,我在想着某天要不要找个合适的机会跟你要下林白的联系方式,然后一天放学从教学楼走回宿舍的路上你收到手机信息,你打开看了后很高兴地告诉我,林白当爸爸了,嫂子生了个儿子。我也很高兴,世上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他让你看到美好,并且这个美好不断地美好。”

    小礼坐在沙发上,背靠在沙发上,双手交叉放在后脑勺。

    “露露,你说活着的意义是什么?”

    “活着不是为了意义,既然活着就得好好活下去,人终其一生或许就是在不断的学会独立自主,自力更生,遇到孤独,消化孤独。”

    “露露,告诉你,高翔前几天发信息给我说要注意身体,一起时他都没有这样关心过我,分开那么久了,他不断地开始关心我,我这么久没有恋爱了,我是不是也该恋爱一下了?我要不要考虑跟他复合?”

    “不可以。你忘记你过去吃的那些苦了吗?失去了才知道你的可贵,那他之前干什么去了呢?他不过是怀念过去舒服自在的自己,你不是他妈。”我被她这么一句话吓着了,过去她那么辛苦终于跟高翔分手了,而今又想重蹈覆辙?

    跟高翔的恋爱小礼好似当了回妈。

    我见过一次高翔,在小礼见了顾浩扬的一个月后,小礼发信息过来:露露,我想你见见高翔,看看我爱的那个人的样子。第二天我就去了,坐四个钟的大巴抵达她在的城市,到车站时她和高翔齐齐站着笑眯眯等着我。我对高翔的第一印象就是白,瘦,眼睛小。小礼站他身旁一副羞答答的模样,恋爱中的女人大概都是一个样子吧,映日荷花别样红。

    他们住的房子是高翔一亲戚的,80年代末的楼梯房,6楼,房子虽有一定年龄了,却很干净整洁,小礼帮我把包提到房间,说他们虽然跟亲戚说是租,亲戚也象征性地每个月收个五百的租金,但是也已经好几个月没交过租金。小礼讪讪笑着。我转头看了看高翔,他当没听到似得走到阳台那边接听电话去了。

    “他失业好几个月了,有时也有一些面试电话,但是要不就是远,要不就是他不喜欢,还好我有工作,先慢慢找着吧。”小礼从冰箱里拿出瓶水递给我,瓶身很快有一层遇冷凝结的细小水珠。

    “会不会很辛苦?”我有点担心。

    “不会,我的工资够我们生活开支,房租就以后等他有工作了再交。”小礼说这话时脸上又浮现出恋爱中女人甜蜜幸福的笑。

    就工作而言,我觉得工作哪里有就哪里先干着,先就业再失业,人一旦闲下来,久了内心就会习惯这种不干活的感觉,再次融入社会群体中就会有更多的不适应。只有忙起来了,才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并且在已经好几个月没有交房租的前提下,是否可以先工作着先?减轻自己女朋友的内心的压力和不安?

    我和小礼睡一起,高翔睡客厅,半夜起来上洗手间时发现高翔还在客厅打游戏,第二天醒来他居然还在打游戏,小礼说,他常这样,失业后几乎天天在家打游戏。小礼说得一脸平常。我和小礼出去逛街时,他在家睡觉。我问小礼,你能忍受得了他这样不分昼夜的打游戏吗?小礼说,男人不都是爱玩游戏的吗?他平时不会玩通宵,最多凌晨两三点。如果是我,我应该不能接受这样不重视时间和爱惜自己身体的男人。

    我对高翔的第一印象也不好,我觉得他配不上小礼。他对小礼的重视程度没有小礼对他的十分之一。

    但是我没有跟小礼说,我怕她听了会难过,就如后来她告诉我顾浩扬配不上我时,我的内心也是有些许撕裂的声音。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迷者有迷者的快乐和幸福。

    小礼常打电话,她提到的高翔要不是在玩游戏,要不就出去跟朋友玩了,他有个前女友,经常还联系。我内心隐约觉得小礼和高翔在一起疲惫和不堪多过于快乐和幸福。

    半年后,深夜两点,我在睡梦中被电话吵醒,电话那头的小礼一直在哭,等到哭累了,好久,才开口说:“露露,我想分手,没有钱,你能转点钱给我吗?”挂掉电话立马转了过去,并把我的住的地址告诉她,尽管她来过我住的地方好多次。

    第二天中午,小礼站在了门口。

    估计是昨天晚上哭了许久,眼睛肿肿地只剩下一条缝。

    “露露,我……”见了我马上抱了过来,又哭了起来。

    我让她吃了睡,睡了吃,其余什么都不要想,天塌下来了有我。她果真好似忘了失恋似的,差不多从早睡到晚,从晚再睡到早。过了几天才开口说起她失恋的事。

    “露露,你知道吗?我失恋了。”她还没睡醒似的,怀里抱着我的小熊枕头,双脚缩起来,整个人侧身你窝靠在沙发上。

    “我知道。”这不明白着你是失恋了嘛,来之前电话里你都说了。

    “他玩游戏,他跟他前女友有联系偶尔见面,他在手机里搜搜附近的人约不认识的女孩子,这些我真得受够了,我一个人上班,自己不舍得买衣服买包包,用来两个人生活,本以为他能好好找工作,找到后面,他工作也不想找了,有时充手机话费的钱都没有。”她已经不哭了,说这些的时候眼睛红了起来,但是很快她忍住了眼泪。

    “你是他女朋友,不是他妈妈。”

    “他没有妈妈,你知道吗?”

    “嗯?”

    “他妈妈在他读初中就去世了,爸爸跟另一个女人重组了家庭生了个女儿,几乎不管他,当时他这么告诉我的时候,我的心理很不好受,觉得自己不能让他再受伤了,可是现在分手了,他怎么办啊?”小礼还是担心。

    “他那么大个人了,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他什么都没有了,我也跟他分手了。”小礼想到这些眼眶里充满了眼泪。

    “你是他女朋友,不是他妈妈,你不能因为觉得他可怜,激发了你身为女性内心深处的母爱,你就要对他付起母亲的责任。”

    “我感觉对不起他,可是我也害怕再过那种等他回家,等他玩完游戏的日子了,好像没有尽头。”她抱着自己更用力些。

    “他需要成长,等到失去了你,或许他才会懂得珍惜,人都有一种贱性,越是对自己费尽心思好的人越不懂得珍惜。”

    “自从知道他还跟他前女友联系时,我总趁他洗澡时偷看他手机,我甚至还跟踪过他,我好讨厌这样的自己。”

    “都过去了,一切从头再来。”

    一个月后,小礼在另一个城市找到了一份前台的工作,从前台熬到部门文员,从部门文员熬到现在的高级助理。她发起了狠劲工作,她把他的手机号码拉黑,其他一切联系方式拉黑,甚至陌生的手机号码都不接。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开始,高翔用另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给她发信息,她从来不回,但是已经会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