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大家说梦

    更新时间:2017-09-24 00:09:05本章字数:2301字

    我开口问林远尚:“我想要买套两房的房子,有房源吗?”美桦把发了的牌都收起来。

    大家一时望向我。

    “有,不过我现在手上两房的房源都是二手的,毛坯和精装修的都有。”

    “在市区吗?明天有方便看房的吗?”

    “有一套。前两天刚好有一老客户跟我提说想要把给他儿子准备的婚房给卖了,他儿子移民去了加拿大,他们俩佬也准备移民过去,我现在马上就帮你问一下,如果他确定要卖的话,看能不能约明天看下房子,大家一起协商下。”

    “好,谢谢。”

    林远尚掏出手机给对方拨打电话。小礼让建建先自己唱会歌,她走到我身边。

    “露露,我支持你。”小礼在我另一边的位置坐下。

    小礼侧过头笑笑着看我。

    “什么好看的?”被她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浑身不自在。

    “露露,你真棒,一直都这么棒。”

    “傻了呀?”

    “露露,如果你买房还差点钱的话,我可以把我的全部身家给你。”

    “你的全部身家都是那些包包、衣服、化妆品,要是都给我了,我岂不是还得腾个房间出来放?”小礼开始上班的那两年工资不高,仅够自己花销,两年后升职工资倒是涨了不少,然而没有恋爱,没有约会,没有家庭压力的她,对物质的追求不用考虑其他,一个人的日子自由而潇洒。

    我和小礼谈笑间林远尚已经把事情落实好了。

    “房东决定卖,明天上午10点可以看房。”林远尚的表情很是诚恳。

    “来,吃水果吧。”嫂子把水果盘放到我们面前。

    “那明天我们早点出发去看房吧。”还是林远尚先开口了。

    “露露,你很能干哦,像我在医院当个小护士,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在这里买得起房。”美桦一脸沮丧。

    “怕什么,嫁个有房有钱的老公不一样?”小礼很快接话。

    “爱我就行了。”少女的红晕爬到美桦脸上,原本她肤色就偏黑,这时候黑红黑红的也挺好玩。她没有看邢科,她的心意好像改变了一点。

    “明天看的那套房子是哪个小区?”林白问。

    “翡翠湾四期,是现在阿科住的那个小区。”林远尚答。

    “这么巧?”印度飞饼觉得不可思议。

    “我们公司在翡翠湾附近,所以附近小区的资源会比较多。”

    “现在买房子还是比较值,房价还会持续上涨,去年年底还七千,现在就一万多了,个别小区要三四万一坪。”印度飞饼接着说。建建自娱自乐倒还挺乖,一个人唱着儿歌一首接一首,回头看了看我们大人都在聊天,他以为大家都在看着他,有点不好意思,拉着嫂子要跟他一起唱。

    “是的,这里离一线城市近,一线城市的房价好几万十几万一坪不止,两个城市之间开通了地铁和城轨后,一线城市买不起房的人会选择来这二线城市买,这里买房有了热度,房价会水涨船高继续上涨。”林远尚肯定道。

    “那我们现在还不买房的,等过几年再买,岂不是这几年都白干了?”小礼问。

    “差不多。”林远尚侧过头看着小礼,微笑着说。

    “这么惨!”小礼嚎叫。

    大家都笑了。嫂子陪着建建唱着歌,建建没有要放麦克风的意思,就由着他玩。

    “我们来摇骰子吧,点数最小的我们不喝酒,文明点,我们来每人说一个自己印象深刻的梦,怎么样?”印度飞饼提议,看了看大家征求意见。

    都点点头表示同意。

    每人手里拿一盅骰子,摇的声音吸引了建建,他转过身看到我们手上的骰子,兴致勃勃地拉着嫂子过来也要参与进来。

    我们围着桌子坐成一圈。坐的顺序依次是:印度飞饼、美桦、嫂子、建建、林白、我、小礼、林远尚。

    每盅骰子里面放两粒骰子。拿起骰子,摇几下,骰子在罐子里滴滴啦啦地响,然后放到桌面上,揭起盖子。

    第一轮,点数最小的是建建。得知自己的点数最小,他喜滋滋地看着大家,林白跟他解释游戏规则,建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乌黑亮的眼睛滴溜转着故作沉思。

    “想好了没有?你看,大家都等听你的故事呢。”嫂子温柔提醒他。

    “我做梦,梦到一头大灰狼要吃我,我跑啊跑……大灰狼也跑啊跑,我又跑啊跑,大灰狼也跑啊跑,没吃到。”建建双头握住,不断往前和往后摆臂,演示跑步。

    建建认真可爱的模样逗笑了大家,嫂子手摸了摸他的头。

    第二轮,点数最小的是小礼,小礼说:“上个星期吧,我做梦,心里清清楚楚的知道自己要去救人,有个朋友要跳楼,他等着我去救,我从一楼一口气跑到23楼楼顶,在楼顶什么人也没有,因跑得太激烈了,我想喊他的名字,怎么喊都叫不出来声,用尽全力喊依然没有声音,耳朵里面都是我心跳的声音,我清晰地听到自己的心脏在咚咚咚跳动着,我知道他在,可是我就是找不到他,也喊不出声,内心焦灼,无助,彷徨,醒来后天还没有亮,知道是做梦了,想着给对方打个电话吧,觉得不妥当,又不敢继续睡,担心梦继续。”小礼用手把背后的头发撩到前面,咬了咬嘴唇。

    我猜她梦里的那个朋友应该是高翔,他们分手后有不少的时间里小礼都担心地跟我说,我走了,他一个怎么办?他会不会想不开?

    可能大家听出小礼这梦的背后有个伤心的故事,稍稍安慰地说,还好是个梦。

    我轻轻拍了拍她的背,她微笑着看我。

    很快第三轮。第三轮我和印度飞饼点数都是5。我和她面面相觑。

    “啊哈,点数居然一样,那就两个人轮流着讲吧。”嫂子指了指我,又指了指印度飞饼。

    我先讲。

    “我讲个最近的吧,前几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在太平洋,站在海边的岩石上,穿着军装,风吹过来,英姿飒爽,我明白自己是祖国的战士,是人民的守护者,于是站着时觉得自己特别的自豪和责任重大。来太平洋之前得到电报说太平洋里的有些鱼吃进有毒致命药丸,吃进此药丸的鱼活不过10天,一旦这些鱼死了,身体腐烂了,体内的药丸的毒性就会全部随着腐烂的尸体放到水里,到时整个太平洋的鱼都会死掉,严重破摔海洋生态系统,为了拯救太平洋的鱼,我要一条条地把鱼钓上来,把钓上来的鱼检查一遍看有没有吃进药丸,有的话就处理了,没有的话就放回海里,我不停地钓鱼、检查、放鱼,第二天早上起来手臂都是酸的。”我一讲完,大家都哈哈大笑,整个房间又充满了开心。

    我常做一些稀奇古怪的梦,梦里不少新鲜的事物和陌生人,做这样的梦还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