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梦

    更新时间:2017-10-02 00:34:17本章字数:2278字

    接着印度飞饼讲:“我妈妈去世的早,她走的那年我才读小学三年级,我爸常年在外跑货车不能照顾我,就把我送到学校寄宿,宿舍住了12个人,我最小,我的床位在房间靠窗的下铺,窗外不远处有座山,山上有两座坟正对着窗户,晚上趁她们还没有睡着我总早早地睡了,为得是不留我一个人醒着。有个晚上,我睁开眼睛,有月光朦朦胧胧罩在房间里,我清晰地看到我的床边站着一个人,黑黑的,身影像极了我妈妈,我想应该我妈妈回来找我了吧,我连叫她两声妈妈,那个黑影子没有反应,我伸手要去拉她的衣角,手伸出去却怎么也碰不到她,那个身影就在眼前,怎么就抓不住呢?想到身边同学说得鬼时,我身上突然阵阵发麻,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手心发冷至全身,等到第二天醒来,我发着高烧,我不那晚自己究竟是在做梦,还是真得是醒来看到的。”

    印度飞饼讲完故作轻松地笑了笑。

    嫂子建议不如每个人轮流着讲。

    下一位轮到林远尚。

    他清了清嗓子,开口说:“我做过一个很神奇的梦,读书时我的语文成绩不怎么好,尤其是作文,要写那么多字我最头痛,小学升初中那年的考试还挺关键的,升初考试前一个星期做梦到期末考试了,正在考场写作文,作文题目以十年后的我展开联想,我绞尽脑汁也想不出来十年后的我会在干嘛,考场的时钟秒钟不断在提醒我快交卷了,时间不多了,想着这作文若是写不出来就一点分数也没有,若没有考到好点的初中,我爸绝对饶不了我,心急如焚,实在想不出来决定就先写个自我介绍吧,提笔正准备写,交卷的铃声响起,我差点从梦中哭着醒来。还好是个梦,但是不放心,第二天一早就开始找范文,凑了一篇文章开始背,升初考试到了,考语文时拿到试卷我马上先看作文,没想到作文题目真得跟梦里的一模一样。那年的成绩我作文考了全县第一名,人生读书岁月里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获得这么好的成绩。”林远尚说完表情有点意犹未尽。

    真得好神奇。大家若有所思。

    “我也曾做过类似的梦,还是生建建那时候,预产期是11月2日,到预产期肚子却迟迟没有动静,当天晚上做梦,我坐在家门口发呆,想着怎么孩子还不出来,一位中年妇女,穿着碎花的确良,齐耳卷发,走过来,她说,没那么快生,还要一个星期,11月11日那天中午才能生。醒来告诉林白这梦,他不相信,还是要求去医院检查,如果医院提议剖腹产的话就剖了吧,去到医院,医生说指标什么的都正常,不然等一个星期后再来看,11月11日早上感觉到肚子隐隐作痛了,到中午真得生下来了。”嫂子说得一脸兴奋。

    印度飞饼的手机响了,她看了下来电显示挂了。

    “我印象比较深的梦跟建建的差不多。”美桦开口了,说话时脸颊两边的酒窝深陷下去,很是可爱。

    “我不常做梦,经常晚上做了梦,早上起来就忘记了,我印象比较深的梦还是我6岁那年做的,比建建大两岁哦。”美桦调皮地看了下建建,建建立马坐直,有种被当成大人的慎重感。

    美桦接着说:“在小学的教室里,我来得最早,整个学校还没有其他同学,我坐在座位上准备拿出课本预习一下今天老师会讲的内容,听到身后有沙沙沙地声音,我回过头一看:妈呀,一条大白蛇,正吐着信子准备随时咬我,我吓得赶紧起来撒腿就跑,蛇立马紧追着我,我跑到教室门口发现门锁着了,可能我进教室的时候顺手带门时门反锁了,我只能绕着教室跑,蛇就在我的脚后跟马上要咬上来了,我急中生智跳到桌子上,在桌子上跑跳从而摆脱蛇,谁知那蛇居然也会跳,跟在我身后从这张桌子跳到那张桌子,没有要放弃我的意思,我恨害怕,只要一回头,蛇就正对着我的脸,可是它总差一点点就咬到我了。那一晚的恐惧与刺激使我记忆犹新。”美桦说完,建建一副害怕的表情往嫂子身上躲。

    一时间,幼时和少年时的纯真与美好拉到现实生活中,我们围着坐在一起聊天好像读书时上体育课偷懒时三五个人一起聚在球场边开始分享心事和秘密的感觉。

    “我上次做梦,梦见自己是一名日本男子,教初中的化学,穿着黄色大碎花的沙滩衫去上课,每次放学后我会站在人行天桥上手扶着栏杆,往下和往远处看车流,我在等一个小女生,好像是我的学生,好像又不是,为什么要等她我不知道,就是觉得要等到她,然而她长什么样子心里也没有印象,就只能等,等着万一遇到她了,我就能认出她呢?这是我最近印象比较深的一次梦。”邢科讲着,脸上没有浮现其他什么表情,很是平静。

    “想象不出邢总穿沙滩衫会是什么样子。”印度飞饼说完她的手机响了,她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站起来出去门外接电话。

    “讲到沙滩衫,我很喜欢有部电影叫《蓝色大门》里那个张士豪穿沙滩衫的样子,健康、阳光、青春。”小礼说。

    “下次我们约去海边度假吧,刚好男士们可以穿沙滩衫,女士们可以穿比基尼,哈哈。”嫂子开心提议。

    “妈妈,我也要穿沙滩衫。”建建跟嫂子撒娇。

    “好,到时候妈妈也给你买一件,建建穿起来就像大人啦。”嫂子顺着他。

    “我本来就是大人。”建建不服小。

    印度飞饼讲完电话回来,坐下后没忘记似的说:“还差林白大哥没有讲了对不对?”

    林白正在喝茶,被印度飞饼这么一点名,马上放下杯子,缓了缓说:“我老婆讲了个跟建建出生有关的梦,很巧,那个晚上我也做梦了,梦里的我在一片竹林里路过,一条黑色的蛇溜到我脚边,围绕着我不愿离开,我的心里一点害怕也没有,好像它就是我的孩子,它磨蹭着我的脚好像孩子的手摸着我,我迈开一只脚,它马上就跟着我,怕我走掉,我说,我要走了,你不要挡着我的路了。它居然哭了,流泪的表情很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我心一软,蹲下来抱着它,这么一条小小的蛇抱着居然有好几斤重,抱着的感觉就像个孩子一样,一个星期后建建出生,我抱着他的感觉很梦里似曾相识。”

    “哈哈,建建,你是不是条小黑蛇啊?”美桦逗建建。

    “不是,我是大人。”建建马上站起来,挺直腰杆回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