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念好

    更新时间:2017-10-02 01:33:00本章字数:2366字

    “哈哈……”房间里充满开心的笑声。

    下午时间,林白、邢科和林远尚在湖边钓鱼,印度飞饼和美桦去泡温泉,嫂子陪建建玩沙子,我和小礼在湖边亭子里发呆、聊天、看书。各自享受着当下悠闲舒适的慢时光。

    计划晚餐是自助烧烤,玩了一天大家都累了,改为吃完晚餐再回去。吃完饭准备回去时,印度飞饼跟大家告辞她要回家了,她说她弟弟脚受伤了,要回家照顾他。

    我们回到家里已经日落西山了。

    我的手机信息提示不断在响,我没办法继续不理会,毕竟顾客是上帝,是我的饭碗。我只好回房间去专心处理工作上的事。

    二楼都是卧室,中间是条走廊,右手边有两间卧室,靠近楼梯那间房已先放了邢科的东西,另一间是林白和大嫂的主人房。左手边有三间卧室,我和小礼住主人房对面那间房,美桦住我们隔壁,林远尚估计住左手边第一间房。

    据嫂子说当年建这栋房子的主人目的是开间家庭旅馆,所以二楼的每间卧室都有厕所和浴室,房子建好后,又改变主意了,想要开公司,于是卖掉这栋房子用来创业。因当时房价也还没有炒起来,这房子又在郊区,价格很是便宜,想想在郊外有栋房子也还不错,周六日可以约朋友一起玩,于是嫂子他们很快把这房子买了下来。

    林远尚说当年卖掉这房子用来创业的人,这几年挣得钱还不够这房价涨起的三份之一。

    好吧,我是应该尽可能的给自己买套房,不管将来和以后。

    小彬是这么多年来一直支持着我店里生意的顾客之一,亦是从顾客发展成朋友中最投缘的一位。我们从来没有见过面,她在北方,据说她那里四季分明,她发了好多条留言。她下单定制二十套长颈鹿系列的产品:长颈鹿的T恤、长颈鹿的包包、长颈鹿的鞋子,她在我的相册里看到我脚上穿的长颈鹿的鞋子,她很喜欢,想要长颈鹿系列的产品作为礼物在五月份的家长会时随机一件送给小班学生的妈妈。小彬开了家幼儿园,刚认识那会我在校读大二,她已当幼师两年,据她说她交了个比她年长十岁的工程师男朋友,我偶尔上新,她一件都不落下。我毕业那年,她结婚了,工程师老公替她开办了一家幼儿园作为结婚礼物。她时常买一批的T恤作为礼物送给家长。

    二十套长颈鹿系列的产品,还有十多天的时间,意味着我要没日没夜的忙了。

    一一回复完信息后,眼睛干涩酸痛。给顾客回复信息的中途小礼打电话上来问我下不下去唱歌,林白在一楼有个家庭KTV房,我以正在工作为由推掉了。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而顾浩扬的身影重重的浮现在我脑海里,心闷闷地,手指莫名的发麻。

    正想起床去洗澡时,脑海里面冒出个念头:那么,你会考虑他吗?

    这个念头如鼓一直敲到喉咙。

    世上许许多多的爱情不终归是生活吗?有些人或许就是兜兜转转也无法从爱情里找到归处,有些婚姻或许也不是从爱情开始的。

    我一个人也过得很好,只是这样的生活并不是我理想中的样子,我理想中的生活不过就是为了丈夫和孩子柴米油盐。小彬曾说我这样很没有出息,多少女权主义者前仆后继地不停奋斗就是为女性争取独立自主的权利和自由,而我倒好,想要做起家庭主妇来了。

    没什么不好的,对于从小家庭不完整的我来说,家才是我最想要的。而目前最大的不足是,我没有遇到那个让我心甘情愿的男人。顾浩扬曾是那个让我心甘情愿的男人啊。

    门开了,小礼回来了。

    小礼一进门就说:“露露,你不知道刚刚多好玩,那个林远尚唱歌五音不全却一本正经地唱歌的画面有多好笑。”

    “你不知道我今天接了不少订单,明天回去要忙死忙活了。”

    “这多好啊,挣自己的钱,买自己想要的东西,多幸福啊。”

    小礼边说边走到床尾那边的梳妆台,从包里拿出卸妆液和卸妆棉开始卸妆。小礼长得好看,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瓜子脸,因常熬夜的缘故脸上开始冒出些痘,气色不如之前红润,于是她会化些淡妆。我常宅在家没必要化妆的缘故几乎不化妆,而我的妈妈是不化妆不出门,哪怕发着高烧到迷迷糊糊的状态,她也要支撑起自己化了妆才出门去看医生。我长得比较像妈妈,比如人常夸我有双滴溜转灵动的眼睛,鹅蛋脸,一头乌黑顺滑的头发。最不像的是什么呢?应该是嘴巴吧,妈妈的嘴巴小巧,嘴唇淡薄,说话时一双嘴唇很是生动,涂上红色的口红时娇嫩欲滴,而我的嘴唇丰盈,涂上红色的口红时如一幅小对联横贴在嘴巴上。

    小礼已经卸完妆了,拿着手机低头回复信息。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手指飞快滑动,随后她很惊讶地跟我说:“露露,顾浩扬分手了。”

    “他发信息给我了。”

    “所以你今天吃饭时魂不守舍?在湖边亭子下时我就想问你什么事情来着。”

    小礼把手机拿过来给我看。

    是她在微博上发布了他们分手的消息,小礼也关注顾浩扬的微博,通过他微博的找到了他女朋友的微博,小礼悄悄关注了她。自从离开后,我取消了对顾浩扬的关注,我的微博主要用途之一是作为我宣传淘宝店的一种方式。我几乎不知道顾浩扬的动态,除了他三不五时的发下信息说想我之类了。

    她说,我等你来娶我,等来你说分手,这么多年我一定有很多不好,所以你才说分手,告诉我,我改好吗?

    “唉,她也傻,自己的男朋友爱上了别的女人了居然不知道。人都是这样,平时不懂得珍惜的人,一旦失去了才知道珍贵。分手后想到的都是对方的好。”小礼说得愤愤不平。

    跟顾浩扬一起时,我心里一半甜蜜一半罪恶,小礼说他不好,有女朋友了还来招惹我。我也曾想过很多次马上悬崖勒马的念头,每次都没有施行,这样的念头很快被他对我好的画面给压下去。

    我还记得跟他在一起时我发过一次高烧,差不多39℃,脸烧得通红通红,他请了两天假过来照顾我,我没胃口吃饭,他学着熬粥,高烧不退半夜用湿毛巾敷着我的额头给我降温,守着我一整晚没睡。早上我醒过来看到他眼睛红红温柔地盯着我看,他应该是看了我好久了,他支撑着身子的那个手都麻了,他活动着自己的手臂,我躺床上静静看着他,这一刻的温暖足以照亮他留给我的所有黑暗。

    小礼说我太傻了,他只对我付出一点点,我就感动的稀里糊涂的。

    只是一点点吗?

    我时常从他眼睛里看到深情与无奈,很多时候我也怀疑是不是错觉。就是这样的眼神,让我每一次想要逃脱时又不舍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