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按摩

    更新时间:2017-10-04 00:11:45本章字数:2289字

    我自认我的成长还算正常,没有像电视剧和小说里单亲家庭的孩子那样颓废、迷茫、叛逆。读高中前,我经受同学异样的眼神,我经受女同学有意的排外和忽视,我经受不管我走到哪里背后一群挥之不散的男生的挤眉弄眼。我从一开始的受伤到麻木,从麻木到冷淡,我把成长的伤痛都包庇起来,我麻痹自己,熬过去就好了,等到以后离开这里,再也不回来,再也不用面对他们。而我终于自食其力自力更生,不再回到小镇,不用面对小镇里面的人,过去就像是一个腐烂的毒疮,我把它用刀挖得干干净净,但是如今邢科一提到关于过去,我那伤口隐隐作痛。我以为我再也不是过去那个沉默冷淡同时又渴望友情期盼温暖的女孩,我也不再是那个渴望长大渴望离开的女孩,我的内心有部分其实并没有成长起来,那个地方一直被我包着藏着。

    忙到11点,终于把一大堆货都打包好了,一个个整齐堆在客厅,邢科脱下手套,把手套放在货上面。

    “忙完了。”邢科双手一摊。

    “谢谢,休息下吧。”我给他递上水。

    他接过来。我注意到他有一双好看的手。手指细长有力,指甲干净,骨节分明。他手拿着水仰头喝下,我看到他的喉结在一动一动。

    “收拾下,我带你去保养,你着凉了,体内有湿气,带你去艾疗。”他喝完水把水杯放到桌面上。

    “这么晚了……”这么晚了我不太想出去,想早点洗澡睡觉。

    “不晚,就当你陪我去,毕竟我也是忙了一晚。”他把衬衫手袖放下,一边扣扣子一边说。

    欠人家人情,只能顺从咯。

    邢科带我来艾疗的地方在翡湾一区楼下名叫养生堂的养生店,店里充溢着艾草的味道,店分为两部分,前面是接待区,一张收银台,一张沙发和桌子,往里走是店的后半部分,通往后半部分的门用一张棉麻的帘子隔着了,帘子上是一朵墨绿色的莲蓬。前台是位矮胖身材皮肤偏黑的女生,嘴巴小巧,一口牙齿齐白。看到我们进来她满脸笑容赶紧走过来招呼我们:“邢总,您过来啦,爸妈邢总来了。”然后她瞄到看到站邢科一旁的我,一脸灿烂笑容地跟我问好。

    “邢总,你来啦。”说话者应该是前台的妈妈,样貌跟前台妹子极像,一样的矮胖身材,一样皮肤偏黑,就连笑起来都是一脸的朴实。她手牵着比她身高高了一半的瘦高中年男子,从帘子后面走出来。 中年男子左手拿着拐杖,用拐杖不停确认脚下的路,很明显中年男子是盲人。

    “李阿姨,我今天带一位朋友过来艾疗,麻烦你了。”邢科微笑着对前台妈妈说。

    “好好,不麻烦,不麻烦,多亏邢总一直这么照顾我们。”前台妈妈很是感谢邢科。

    “好的。谢谢邢总一直这么照顾我们。”前台爸爸语气真诚和感激。他看不到邢科的表情,但是他肯定能听得出来邢科语气里的尊重和教养。

    “邢总,您先坐,小花,给邢总倒茶,这位小姐跟我来吧。”前台妈妈做出请的手势,同时也不忘交代女儿。我跟着她往帘子那边走。掀起帘子眼前是一条3米宽的过道,过道两边放着储物柜,我把随身物品放进柜子里,拔出钥匙穿手上挂着。从右边最后一个柜子旁边的那门进去是浴室,浴室门口右拐是楼梯,洗完澡直接上二楼。

    “小姐我该怎么称呼你?”我脸朝下躺着,前台妈妈准备工作已做好了。

    “我叫白露。”

    “欸,白露小姐,看你就是很有福气的人,邢总还是第一次带女生来我们店里。”她主动找话题,她先帮我按摩。

    “是吗?”

    “是啊,我们开这店多亏了邢总帮忙,开店有两年时间了,邢总还没有来我们店里按摩过呢,而带女生来我们店里,更是第一次。”

    “哦,他自己没来按摩过?”自己没来试过,倒叫我来。

    “没有呢,但是他常会带一两个朋友过来,每次人带过来了,他喝了一杯茶后就走了。”

    “嗯。”

    “白露小姐,这力道可以吗?”

    “可以。”前台妈妈的手很软又很有力道,按在身上很舒服。我日常工作坐在电脑前时间比较长,虽然平时比较注意,会活动筋骨,但是肩膀和颈椎肯定还是有劳损。

    “邢总人可真不错。”她似乎在感慨,我渐渐地放松起来,闭着眼睛在享受,想不出什么话来回应她,我干脆就不说话了。

    “不知道白露小姐知不知道,我女儿大学一毕业在邢总公司上班,因为离家里远,又是独生女,她不放心我们两老在老家,跟公司提辞职,邢总知道后,跟我女儿提议可以把父母接到城市生活,我们一辈子待在小县城,帮人按摩了大半辈子,不想女儿因为我们回来发展,她还年轻应该多在外面城市锻炼,所以我们也同意。可是,去到外面城市靠什么生活呢?我们两个老人家又没有退休金,单靠小花的工资养不活一家人啊,我们有一技之长啊,我们可以按摩,如果在外面开个按摩店,也需要不少本钱吧?我们供小花读大学已经用掉所有钱了,哪里还有本钱开店啊,邢总知道这情况后,主动提出贷款给我们,这家店的位置也是邢总帮我们选的,这小区靠近公园和市场,也不在闹市,要是在闹市的话,那租金得多贵啊,邢总的公司又在四区,小花上班又近,骑自行车十几分钟,我们做梦也想不到小花能遇到这么好的老板啊……”

    不知不觉我又睡着了。等我醒来艾疗刚好结束。起来时身上确实轻松了不少。

    “不好意思,我睡着了。”我醒来想起自己是在前台妈妈滔滔不绝中睡着的,感到抱歉。

    “白露小姐要注意多休息,照顾要自己的同时也要提醒邢总多注意休息。”

    “谢谢阿姨。”

    走到接待区,邢科正在看财经杂志,低眉认真的样子真有点不忍心打断他。

    “嘿,我可以了,我们走吧。”

    “你住哪里啊?”在车上,想起前台妈妈说邢科的公司就在四区,也就是说我定下的那套房子跟他的公司在一个小区,那他住哪里呢?

    “我住四区,你定的那套房在A栋,我住F栋。”

    “那你的公司开在家里吗?”

    他听我这话可能觉得好笑,轻轻笑了一下。

    “我在四区还买了栋别墅,用来办公。”

    “别墅用来办公?在小区里?”

    “是。房子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用来办公给大家提供一个良好的工作环境。”

    “那物业同意吗?你房子人来人往那么多人。”

    “为什么不同意呢?”

    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