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月季

    更新时间:2017-10-04 01:21:41本章字数:2383字

    第二天我醒来时已经是下午的三点了,这一觉睡得又死又沉。身上还是酸痛,但是好多了。

    昨晚什么东西都没有带,直接过来邢科家里,衣服还是穿着邢科的居家服,我的衣服半夜扔洗衣机里去了,估计也干了。身上的居家服是纯棉白T恤,浅灰色纯棉长裤,他的衣服穿在我身上又宽又长,我就这样拖着裤子走出房间。

    “睡得好吗?”我刚走到客厅背身后的声音吓了一跳。

    邢科也是穿这样的居家服,一手端着茶杯,一手拿着一本书,精神奕奕。

    “好,我去花园收衣服。”我指了指阳台。

    邢科的房子是两套房子打通成一套,入门进来是个大客厅,客厅分为两部分,左边部分摆放着沙发茶几等那些,右边做成了室内花园。我睡的客房从花园走廊穿过,房间的右手边是邢科爸妈的房间,不常住一般都关着。邢科的房间从左边客厅走廊穿过去,最后一间便是了。花园里邢科种了不少花,深绿的罗汉松、开花的百合、端庄的茶花、如头发般垂下的吊兰……没有我喜欢的月季。我收了衣服赶紧回到房间里先换上。

    等我换好衣服出来,邢科在饭厅桌子上摆好了他打包回来的面条。

    “我已经吃过了,现在先吃点面条吧,晚上再出去吃。”他坐在花园那边办公。

    “好。不在家里面做饭吃吗?”我好奇地问。

    “我不会做。”他直直回答。

    难怪。

    “那晚上我来做饭吧。”我还是喜欢在家里吃。

    “冰箱里面什么也没有。”

    “出去买啊。”

    “顺便你回去把你的日用品和衣服什么的收拾一点过来吧。”他继续认真地看着电脑。

    “好。”

    别的东西我可以忍,单单怕鬼这事我特别没有骨气。

    昨晚跳下的人留在水泥地上的痕迹已经被冲刷干净了,路口插了三炷香,警戒线已经撤除,路人都很有默契似的绕路而行,下午五点不到的阳光从路边的斜斜落到地板上,躺在地上即将死去的人如果看到阳光洒在自己身上会不会好受一点?

    回到家里把窗帘全都拉开,投进满屋的阳光,然后给快递公司打电话上门收件。

    站在窗户前看到对面楼有户人家的月季开了不少花,我的心一下子开心起来。我喜欢月季,花瓣简单流畅,富有质感,每次花开我喜欢剪上一支插在电脑前,工作时瞧上一眼,心情能美上几分。月季适应能力强,不娇气,搬过几次家,但不管去哪里我都会载上一盆月季。月季最早是从外婆家院子里剪枝过来插种在小镇那个小家的门口。外婆家的院子不大,十来平米,水泥地面,院子最左边靠墙位置有一株在我印象中好像是常年开花的红色月季,每次去到外婆家,月季总在开着花,不疲倦似的。外公不爱花,这月季据说是当年这房子建成时外婆的妹妹过来贺乔迁新居之喜时顺道从家里剪枝过来送给外婆种上的。外婆爱花,年轻时应该也是爱美的,打我记事起,外婆每天早起第一件事就是梳头,头发用羊角梳慢慢地认真地一根根往后梳,她留着齐耳短发,常年保持整齐顺滑,哪怕出去干了趟农活回来,头发依然不乱。她去世那几年背驼得起来,眼花耳鸣,她依然用手摸索着给自己梳头,一摞一摞捋顺,一根根梳直。外婆家的月季长得极好,如一颗小树般茂盛茁壮,外婆养得鸡鸭最喜欢在月季花树下玩耍嬉闹,每次外婆喂鸡时端着盆子敲一敲盆边,一群鸡从月季花树下飞奔过来,争着抢着吃饱喝足后又跑回去,打瞌睡的打瞌睡,刨土的刨土,整理羽毛的整理羽毛,玩耍的玩耍。有时候想,在月季花树下做只小鸡或者小鸭什么的也是件幸福的事。到了春夏季节月季花开最盛,雨后地上落下许多花瓣趁外婆的鸡鸭还没放出来之前我会捡起来装在口袋里,放在房间书桌上,握过花瓣的手和放了花瓣的房间都很馨香。长在小镇家门口的月季长势也很好,常有女生为了摘我家的月季故意找话题跟我聊,然后要我拿出个什么东西送她以示我交朋友的决心,以及证明我对她的特别之情。如果送出去一个东西就能交到一个朋友,那这买卖多划算啊,我大方问对方要什么,她们总是不好意思地指了指我家门口那盛开不衰地月季:送我一朵花吧。这有什么,反正花开久了也是谢的,既然都会谢,不如帮我交几个朋友。后来随着我妈改嫁去过两三个地方,去之前我都会剪下一枝枝干带过去扦插,每次没有看到花开就打道回府。上了高中,妈妈在县城买了个房子后,我剪了好几枝枝干扦插到花盆里,阳台上摆满了花盆,花盆里养得都是扦插成活长大开花的月季。大学实习结束,跟小礼结束了宿舍生活,我自己外面租了个房子,布置这个房子之前我特意回了趟家剪下枝干带出来扦插,结果没有扦插成活,可能不适应外面城市的气候,我这样安慰下自己。想想既然家里的月季不习惯外面城市的生活,那就让它们留在家里吧。直到有一次顾扬浩送了颗最容易养活的仙人球给我依然死掉时我才找出原因,花盆和阳台上都有消毒水的味道,泥土时湿润的,明明我没有浇水。抬头往上看有消毒味的水是从楼上滴落下来的,为了省房租,我租的是农民房,阳台自然不会有小区的阳台设计的那么合理,我把花盆放在阳台台子上,阳台顶上没有遮挡的东西,楼上住户清洗阳台台子时水自然都滴落到我住的阳台台子上。跟房东说了后才知道时楼上的住户有严重的洁癖,每天都要用消毒水消毒地板,连阳台台子都不放过,消毒水从楼上的阳台台子上滴落到花盆里,于是养什么花都不会成活。而我那时很忙,忙着如何把淘宝店做起来并且做好,没有太多时间去注意每天阳台上那些积水是怎么来的。

    邢科坐在沙发上等我,我回房收拾衣服:一套是牛仔裤和粉紫色套头连帽薄款卫衣;一套是绿色运动长裙;一套居家服。把电脑和日用品都收拾好后,快递员就到了。

    “你好,就这些要寄出去的,我快递单都填好了,你直接扫描就可以了。”新快递员是个黑色皮肤,黑色嘴唇的中年男子,手指发黄,可见他抽烟抽的厉害。他拿出几个大蛇皮袋,一个蛇皮袋能装得下两个我的样子。扫描后的快件装进袋子里,这么多快递估计得用四五个大袋子才能装完。他干起活来麻利敏捷。很快把快递也都装好在袋子里。

    他先把装满快件的袋子一个个拖出门口,一共有五大袋。再一手各握住一个袋子拖进电梯里。

    我把我的东西用一个大单肩包装着,邢科帮我提着电脑一起去菜市场。

    我喜欢做菜,会看菜谱,更多的时候随心所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