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六章 做菜

    更新时间:2017-10-06 23:34:29本章字数:2335字

    我心里有菜谱:鲜煮鱼片、百合炒虾仁、清炒卷心菜。不想逛太久,在蔬菜档买了卷心菜、鲜百合、西红柿、大白菜、姜、蒜后立马去海鲜档买一斤的基围虾,再买一条草鱼让老板切片。不过十几分钟就把菜买齐。

    “那么快买齐了,要不要逛逛再回去?”邢科问。

    看了看时间已经六点半了,菜市场露出忙碌热闹了一天的疲惫和邋遢。有些档老板已经在收档准备早点回家,也有老板在扫地上的垃圾无心关注卖剩的一点菜,还有一些老板就着头顶那一盏昏黄的灯光给依偎着自己的儿子念故事书。

    “我们早点回去吧,明天一早我们起来逛好吗?”早上逛菜市场才有意思,充满生机和人间烟火味。

    “好。”

    回到邢科家,我把我的东西放到房间里,开始做晚餐。

    “我来帮你吧。”邢科挽起手袖摊开两手等着我安排任务。

    “我先把活蹦乱跳的虾洗干净急冻,等会拿出来剥壳,你洗青菜,我来煮饭,青菜洗完我就开始炒啦。”

    邢科把卷心菜一片片摘下来,再用水慢慢的冲洗每一片叶子,洗干净的叶子再排放到盘子上,刷刷地整齐堆放着。他的神情认真而仔细,动作陌生而考究。邢科的厨房大,大到可以摆下一张十人座的餐桌,透过厨房的窗户可以看到小区花园,一边煮菜一边看小区景色也还不错。厨房墙壁和台面光滑不粘手,抽油烟机上有一点灰,可见久未开火。人说厨房是一家火气生气之所,是一家火气生气之所,邢科家大而冷清。

    吃虾时最烦要剥壳,满手会弄得都是油盐酱,我最常用的办法是,买新鲜的活虾,洗干净后冷冻几分钟取出,虾身有部分地方结了层薄薄的冰,这个时候去虾壳最方便,同时虾肉的清甜也能保留住。我在剥虾壳,先去虾头,若位置拿捏不当虾头上的浆就会溅出来。

    “我去给你拿围裙。”邢科洗完青菜拿毛巾擦干手。

    他所说的围裙是他的一件长袖衬衫,我手上拿着菜刀正在切西红柿,他直接走到我后面把两个衣袖系在我腰上,衣领位置在腰前像花边。

    他男性的气息扑息而来,让我慌神了一下。

    “我还以为你家真有围裙呢。”我开玩笑道。

    “明天给你买一件。”他在我身后轻声说。

    “买就不用买啦,如果这件衬衫你不再穿的话,那么这一两天我就系你这衬衫吧。”现在的围裙没有什么好看的款式,普遍是田园风款式,花边、碎花,韩剧和日剧电视剧里家庭主妇常穿,我不喜欢这样。我情愿自己裁一块纯棉的浅灰布料,剪成围裙,在围裙上画上好奇地探头探脑的小猫、彩虹下五颜六色的气球、一根苦瓜、几个鲜红指天椒、紫的乌黑发亮的茄子等。

    “我倒希望你住久一点。”他的语气中有难言的失落。

    “若不想外面吃,以后你可以去我家吃饭,反正我一个人也懒得煮,两个人一起吃还更开心。”

    “嗯。”他在我身后倚在门框上双手交叉看着我做菜。我先在锅里放姜和蒜粒爆香,再放大白菜炒,开始软后放西红柿一起炒,炒软出水后加水盖盖煮。煮的过程中,我收拾厨房台面,把砧板和到洗干净挂在墙壁上,切好的百合用盘子装好和青菜、腌着的鱼片、剥好壳的虾一起排着放,台面用毛巾擦干水。做好这些再揭盖把鱼片倒锅里迅速搅匀再盖盖煮,煮沸个两三分钟起锅。这道鲜活鱼片其实最好喝的是汤,白菜的鲜甜和西红柿的酸爽搭配在一起怎么都吃不够。南方人不吃辣,而遇到会吃点辣的朋友在,我会简单做个沾菜的酱:一粒蒜、两根指天椒一起切成粒后再剁碎,放入小蝶中,加酱油。鱼和虾都怕炒过,炒得稍微久肉质就老,炒百合虾仁时虾仁和百合同时放,炒到虾仁转为粉色后再翻两下立马起锅。

    “好喝,是家乡的味道。”邢科喝了几口汤后对我竖起大拇指。

    “谢谢。”

    “还是第一次有女生做饭给我吃。”邢科笑了笑,带着喜悦。

    “你前女友不会做饭吗?”我好奇地问。

    他放在喝汤的碗:“不会。”他吃饭很斯文,细嚼慢咽。小时候我总吃很快,外公马上用筷子敲我头,他总说,上辈子饿了你吗?外婆说,一个人吃饭若挑挑拣拣,大口吃大声说话,吃出声音是顶没有礼貌的事。长大后在很多场合看到吃饭时端正坐着,有条不紊,细嚼慢咽的人时心里都是欣赏。空着肚子在美食面前还能有如此的自制力的人不简单。

    “记得小时候有次去河里捉了只螃蟹不小心被夹伤了手,从此之后怕螃蟹,第一次买螃蟹时担心让老板处理好放久了不新鲜就自己买回家斩,螃蟹在跑,我的菜刀在追,拦腰斩断,一心想要赶紧弄好,我心里一点恐惧也没有,看的人应该有怕,后来有次他告诉我,做梦梦到我用菜刀斩他,像斩螃蟹一样,拦腰斩断。现在看到螃蟹总会想起那时的自己,不惧怕,不自知。”

    “现在下不了手了吧?”

    “下不了手,觉得好残忍。”那次做麻辣香蟹是顾浩扬第二次来我住的那里吃饭,他说,可不可以不要吃鸡蛋拌饭了?我问他喜欢吃什么,他说他喜欢吃麻辣香蟹。没做过,但也简单,把网上百度出来的菜谱里的那些配料买齐了,再根据个人的口味斟酌筛选,什么配料先放,什么配料后放以防过火有苦味,这些都在日常做菜时积累下来有经验。

    “我爸妈长年在外忙,我跟我爷爷奶奶一起住,我奶奶每天下午都在准备晚上要做的菜,每天晚上六点家里准时吃饭,从来没有间断过,哪怕她身体不舒服都会熬一锅粥到了六点准时端出来,她不让我和我爷爷进厨房帮忙,她说男人是要在外干大事的,不是耗在厨房干女人干的活,所以一离开家,我就只能吃外卖了。”

    “没想过自己做?”我疑问。

    “之前忙着创业吃外卖省时间,不觉得一个人吃饭会很寂寞。”

    “一个人吃着,心越来越寡。”

    饭后邢科主动提出洗碗,想想让他锻炼锻炼也好。我把他的衬衫系在他腰上,他的背坚实而宽厚。他先是把碗过了一遍清水清掉饭粒残渣,忘记买手套了,他好看修长的手用来洗碗真是可惜了,等我回过神,妈呀,他已经往碗里倒了半碗洗洁精。半碗洗洁精啊,整个厨房都能洗满泡泡。

    “等等。”他拿着洗碗布准备擦,我立马制止住。他一脸疑惑地看了看我,这表情有点萌,像个孩子。

    “你倒太多洗洁精了。”我把洗洁精倒回瓶子里。 

    “用这碗壁上剩下的就好了。”我把碗给回他,他扬了扬嘴角,我发现他其实蛮爱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