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章 回家

    更新时间:2017-10-24 23:34:24本章字数:2521字

    邢科上班出门时我拎着打包好的物品跟在他后面,他停下转过身问我:“你下午就回去了吗?”他的眼神停在我拎着包的手上。

    “是的,我应该不怕了,已经住了两晚了。”

    “好吧。”他不再说什么,他给我的感觉是他希望我留下,长久的留下,他渴望能有个人陪伴他,而他希望这个人是我。这是出于觉得合适过日子,还是出于喜欢?他能用什么来留住我呢?

    我好像还没爱上他,我才刚失恋。

    他会是位体贴的爱人,也会是位负责的爸爸,若只考虑这些,没有对彼此的爱慕,就好像一座外表坚固洋气,里面却是空洞冰冷的房子。也不是我想要的。固然,我也跟他一样,有着想尽快尘埃落定的心,对于缥缈不定且还没有看到希望的感情路途,好想就此停下来休息,不再往前寻找,而若没有爱情,就好像吃着没有味道的鸡肋。

    还是那句话:我真他妈贱。失恋时真想马上找个男人嫁人了,管它什么爱情呢,我只要婚姻,而若真有合适的男人可以嫁时却想先要有爱情的前提。

    “你又发呆了。”邢科这么一提醒才回神过来,他正爱意盈盈地看着我,他的头刚刚摸了摸我的头,我像个可爱的小女孩,被人喜爱情不自禁地摸头。

    出了电梯,邢科提出送我回去,我以要去银行开征信证明给林远尚为由拒绝了。

    邢科往左走,我往右边的大门走,快到大门时,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回头看,我一回头,看到邢科走了几步停下来正看着我,我的心如猫跳到餐桌上,差点打翻盘子般紧张了一下,然后对他微微笑了一下,头也不回地走出大门。

    去银行打个征信和收入流水,两个钟才搞定。这两个钟里,排队占了一个半钟多。排队的这一个半钟里,我忍不住登录微博看下顾浩扬的动态和她的动态,顾浩扬的微博没有更新过,最后一次更新是跟我一起后的第二个星期六,她生日,他周五下了班就过去她那里了,礼物是香奈儿的香水和口红,他总是买最好的给她,读书时他省下生活费和奖学金带她去她想去的地方旅游;工作时尽量不去参加各种可去可不去的局,省下不该花的钱买最好的化妆品给她,这一点我觉得他很够格。他的那条动态说:宝贝,一起度过的第七年,生日快乐。配图是她对着生日蛋糕许愿。过了一个星期他来找我,我当时指着他微博里的那条动态说,七年了哦,那我是不是你的七年之痒?他看出了我的吃醋和妒忌,同时也为了引发一些不必要的麻烦,他没有再更新微博。她每天都更新微博,最近的微博都跟失恋相关,她在悲伤和难以接受事实的情绪里,一直处于甜蜜幸福的恋爱中,男朋友对于自己疼爱有加且百依百顺,对于结婚和婚后的日子幸福的模样踮起脚都能瞧见,岂料他提出分手,理由是不爱了。不爱了为什么没有任何一点不爱的迹象?为什么从来看不出来你的爱有在减少?她难以接受,同时,后悔自己之前为什么不多为他着想,为什么不爱他多一点。一定是让他累了,他受不了了才提出的分手,可是如果你还爱我,我愿意改,我愿意学习怎么样好好爱你。

    如果她知道了,男朋友跟她分手是因为爱上了别的女人,同时男朋友背着她有过一段时间的别的女人,那么她一定会疯了吧?难以接受突然的分手,更难接受自己爱情的回忆被重重伤害吧?

    从前知道自己跟顾浩扬一起是不道德的,是坏的事情,而今,觉得自己罪孽深重。

    把准备齐全的资料交给林远尚后,没有别的事了,走时,他跟着我出来,显然有话要说。

    “你去哪?”

    “我回家。”

    “我送你吧。”

    “不用了谢谢,我刚在你公司看到你也挺忙的,你是有什么话想说吗?”

    “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啦,就是我这周出差培训,培训的地点离小礼很近,想着顺便去找她,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想送个礼物给她。”他说着耳根开始红了,手不自觉地挠了下头发,看得出来他的不好意思和对待小礼的紧张。

    他这样羞涩的神情,好似个情窦初开的男孩子。

    “第一次见面送什么礼物都显得着急,小礼最怕人对她着急,我记得她住的附近地铁口常有摆地摊卖茉莉的,你不如顺手给她带上一束吧,她喜欢茉莉,这样投其所好,又不会很刻意。”

    “好好。”他被我这么一点,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似的,猛然醒悟过来。

    以前去找小礼,我常顺手带茉莉给她,她曾说过,如果哪个男孩子能在不知道我喜欢茉莉的情况下,能顺手带一束给我的话,那么我一定嫁给他。她觉得不刻意的体贴和细微,是一个男子最重要的品德。当时我心里想的是,顺手给你带茉莉,这样应该不算体贴吧?只是贪图省事方便。

    “你想问的就是这个吧?那没有别的事的话,我先回去了。”走到路口,我看到不远处正好有一辆空的士开着过来。

    “嗯,明天我就把你的资料提交给银行,贷款审批快的话应该3至4个工作日能下来,下半年买房高峰期,金九银十,上半年不是买房热潮,所以各方面的流程都会快很多。”他说完,我伸手拦车,车刚好到我们跟前。

    “好的,那麻烦你了,我有点事,先回家了。”

    “好的,注意安全。”

    在车上想着要不要发信息告诉小礼刚刚的事,想想还是不要的好,越是明显的想牵他们的红线越是难以成功,就如,越是众望所归能在一起的人,往往越不可能在一起。太过于关注,会让他们别扭。

    回到小区,一切都归于平静了。事故的地方人来人往,好似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脚下的那块地面,没有躺过尸体,路边的泥土里没有溅有组织。白日之下,什么一切都在往前,什么都匆匆而过,我们放不下的是自己的执念。

    打开门,屋内熟悉的布置如热潮紧紧包围着我。回到属于自己的地方真好。明天是五月份的第一天,刮起北风,风不大,天气已经开始慢慢转暖,身上套着的针织薄款卫衣让我身上出了点汗,我回房脱下换上九分袖袖纯棉T恤长裙,裙子是浅绿色,领口和袖子是白色,衣服正前面的图案是一排保龄球,再把头发扎成马尾,若出门假装自己是大学生一点问题也没有。

    出门两天,屋子的门窗被我关紧,出门前屋内的湿气一直在屋里没有散去,屋里有点潮湿的霉味,现屋外太阳明媚,有点风,把全部窗户打开正好可以吹吹屋子。

    我把阳台的玻璃门打开,把房间的窗户打开,再去开厨房的窗户。厨房的窗户是上下两式的,上面的窗户往外推,下面的窗户左右两边推,我看到厨房的橱壁也受了潮,想着把窗户全打开,通风些,干得快。窗户前面是洗手盆,窗台上我插放着水果刀,不够高,我出去客厅拿了张红色小凳垫脚,踮起脚,还差一点点,身体尽量往前倾这样能够多点,旋开把手,用力把窗户往外推,一时用力,脚下的凳子受力的反作用滑远,我整个人滑了下来,右手刚好直直地插在窗台上的水果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