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靠近(一)

    更新时间:2017-09-17 16:37:03本章字数:6401字

    周一的早晨微凉,空气里还有雨水下过的湿度,清风拂过,树上落下几滴水来。

    李安昊走进教室,肩膀侧过一侧,背包顺着滑下来放进抽屉里,感觉到有人碰自己的后背,转过头去看见杨洛安把捆好的雨伞抓在手中。

    “谢谢你的雨伞。”杨洛安小声地说,声音有些微微的沙哑,洛安低下头捂住嘴巴轻咳了几声,抬起眼眸看着李安昊,眼睛里闪着些许水光。李安昊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接过雨伞转过身去,说了句“不客气。”

    伴随着身后间隔的咳嗽声,早读铃打响了,同学陆续离开教室去操场参加周一的升旗仪式。

    周一的早读时间的前二十分钟是升旗仪式,初中部和高中部一起参加。升旗台所在的操场是前操场,包围着前操场的是初一初二初三三栋连接着的大楼和教师领导办公楼包围起来的,而在初三与办公楼间隔着两栋大楼的间隙通往后操场,在微熙的晨光里浅薄的雾层中走向后操场的那片绿色,又被一圈的米白建筑包围着。很多时候洛安都会在晨间升旗或做操的时候眺望身后的那片未知又熟悉的领域,随着年级的增加洛安的位置离那里也越靠越近,身上的某处神经为之触动某处末梢被刺激着,不知名的向往和憧憬随着年月一天天增长,目光和心都被拉远。

    但此刻是浑浑噩噩的世界,眼前是模糊的很多个像李安昊一样纯白的背影。耳边悠悠扬扬传来激扬的国歌,洛安无力的抬起头仰望着国旗徐徐升起,阳光刺得本来就因感冒有些酸痛的眼睛睁不开,眼睛眯成一条缝,感受着穿透视网膜的无限光线在眼前游离。

    楼梯挤满了人。洛安本想在树下等一会儿再上楼却被人群挤上了楼梯,她只好随着人群往上涌,在撞来撞去的罅隙中弄得她有些难受,一个猝不及防她朝后倾去,后面是楼道间的墙角,坚硬的墙壁。却不想后背附上的是柔软又结实的胸膛,感觉到手肘处被人托起。来不及细想,洛安朝后面说了声谢谢,站稳脚跟往前走却忽然被一双有力的手往后拉,眼前一片阴影,而白色衬衫就在距离不足两厘米的正前方,往上看一点是脖颈处突出的喉结,再往上一些是有些短细青渣的下巴,然后是那张每天在眼前出现的那张脸。

    李安昊垂眼看见洛安仰着的迷惑的脸,低低的说了声,“等会再走,人太多了。”清新的洗发水香味萦绕周围,温热的气息透过衣衫传进胸膛,楼梯间的脚步声似乎变得越来越急促。

    “你怎么感冒了?”

    “可能是因为上公交车之间鞋子浸了水,裤腿又打湿了一些,然后公交车上空调开得有点低所以着凉了。但是我已经吃药了,等会下早自习休息一会儿应该会好很多……”

    “哦,身体真弱。”

    “……”

    也许是因为感冒的原因洛安竟觉得九月的课桌有些清冷,趴在课桌上缩成一团昏昏沉沉地睡去,迷糊中忽然有一股热气在手旁传来。梦里走进深秋布满浓雾的大山中从远处射进一道朦胧的阳光,朝着那缕光越走越近感受到越发深重的温暖……醒来,手旁是冒着热气装满水的水杯。

    想了一会儿,从本子上撕下一小张纸条,拿笔写完字折成一小块,趁着老师转身在黑板写字的时候丢在前面桌上。李安昊微微侧过头又继续看黑板,低头,手从背后伸上来,洛安心虚的迅速接过来。

    ——是你帮我装的热水吗?

    ——恩,感冒多喝温水。(原本写了个热字又擦掉,重新写了个温。)

    笑意和温暖从心底开出花来。

    老师严肃的咳了一声,若有所指的说有些同学不要开小差。

    温水顺着喉咙流进身体,一股暖流随着血液流向全身。

    雨后的太阳总是显得格外明媚,像是被洗净了的天空透出的第一抹色彩赋予了世界的多彩,昙花开出了它一瞬间的美丽。而天空的魅力永远存在,无论是散发着炽热的白光炎热了整个世界的晴朗天气,还是灰暗沉闷的湿润了一大块土地的阴天,它永远在我们的头顶影响着我们的每一寸皮肤每一刻的心情或多或少。

    而在今日或日后的时光里李安昊抑或是作为其中一片云存在着,成为影响洛安细小的那一部分,真实而又虚幻。

    洛安平躺在器材垫上双手交叉放在后颈上上身努力起来,张雪半跪在洛安脚跟前的器材垫用手压住洛安的脚腕,洛安每起一个身就对张雪做一个表情,张雪总是呵呵的笑着。

    张雪是洛安的闺蜜,从初一认识起相谈甚欢就整天腻在一块,谈天谈地谈梦想。一起在树荫底下聊篮球场上好看的男孩,一块红着脸走过站满男生的走廊,一个偷偷从书包拿出卫生棉小心翼翼的去送到厕所的另一个,在精品店挑两个一样的发夹在学校夹在头发上手挽手昂着头走路。似乎都是快乐的事情,从来没有和张雪闹过矛盾,仅有一次的小别扭是因为张雪没有告诉她暗恋的对象,这让洛安沮丧了好几天,最后又很快的兴高采烈去一厢情愿的撮合他们,因为呢雪儿喜欢的夏河宇成是她小学三四年级玩得还不错的一个朋友,只是后来他转学断了联系,再见他时已经从昔日顽皮的小男孩长成略带一点儿幽默风趣的斯文男生,几乎认不出来了。还是他说了相逢后的第一句,“嘿,杨……洛安?你还是一点没变啊!”

    洛安额头上冒出细细的汗来,用尽力气做完老师规定的最后一个仰卧起坐。起身,跟张雪互换位置。

    “雪儿,你说怎么男生做起来就那么轻松啊?老天真是不公平,女生力气小每个月还有那么几天要活受罪,还害得我这么容易就感冒了。”洛安嘟着嘴巴看着男生那边,李安昊正压着夏河宇成的腿让他做仰卧起坐,他一个接着一个大气也不喘一下。

    “呵呵,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呀。说起来感冒,洛安,你感冒好些了吗?早自习的时候就一直听你在咳嗽。”

    “应该快好了,现在出了汗好多了。”

    张雪做完仰卧起坐后,洛安拉着她走向夏河宇成那边,张雪看躺在器材垫上越来越靠近的夏河宇成感觉到脸微微有些发烫,别过脸去抬头看向散发着蒸蒸热气的太阳。她想,一定是太晒了。

    “夏河!你怎么这么厉害!做多少个了?我刚刚在那边帮雪儿压腿的时候就看你一直在做。”

    夏河宇成连续做了几个后停下来,手臂的经脉凸出又陷下。他站起来换李安昊做而他蹲下压腿的时候一边说,“没仔细数,一百多个吧。”

    “佩服佩服。以前没发现啊,我只记得那时候你跑得特快,我怎么追都追不上。”

    “被你追上还得了?那我夏河宇成的一世英名就被毁了!”

    “哈哈,英名?我差点就信了……”目光被正在做仰卧起坐的人吸引去,眼珠随着他起身躺下的动作不停移动。

    “我可没他厉害,这位才是高手,一看就是练过的。”

    洛安微微有些发窘,一时不知道说些什么,只应了一声“嗯”,正准备起身离开的时候,体育老师叫班长和副班长过去,于是夏河宇成和张雪就过去了。李安昊还没有做完规定的个数,于是洛安走到他脚前蹲下,一双手无处安放。

    “没事,不压住腿我也能做。”李安昊在起来与躺下的空隙里说。

    放下手,忽然感觉某处好像有什么东西落下来。

    洛安开始帮他数数。

    “七十八,七十九,八十……今天早上,谢谢你……一百零二,一百零三……”

    李安昊许久不做声,接连做了几十个仰卧起坐,速度似乎比之前要快了一些。洛安想,这一定是个机器人,而且是那种用多久都不会坏的高级机器人。正在神游之际,李安昊突兀地坐起来停住,盯住杨洛安的脸,像憋了很久的说,“杨同学,有一个问题我一直想问你,你是有双重人格吗?”

    炽热的目光一直在洛安脸上停留,洛安忽然变得心慌起来,大脑慢慢地才去思考“一直”和“双重人格”这样的字眼。突然有些想笑,转而问他,“李同学,我也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你是真的斯文还是其实是闷骚呢?”

    天空传来咕隆咕隆的声音,飞机缓慢的驶过去,在云层留下一条浅浅淡淡的痕迹。

    夏河宇成站在队伍前拿着一张通知宣读,是A城今年开始推行国家规定中考加考体育政策。不少同学开始担忧体育考试,都说成绩好的同学身体素质差,这也不是没有根据的,因为把时间都用在功课上,在其他方面简直就有些惨不忍睹了,甚至有些自理能力都不怎么行。洛安最担心仰卧起坐,张雪担心两百米跑,而夏河宇成和李安昊似乎是没有要担心的项目,脸上依旧平和的笑着聊天。

    真让人妒忌。

    从每天晚上晚自习后回家复习功课一个半小时减少到一个小时又十分钟,抽出二十分钟去要紧牙关使劲力气去练习仰卧起坐。每晚都是心力交瘁。十一点半睡在床上从来不超过一分钟就会昏沉的睡去,另一天早上依旧天不亮就眯着眼睛起来搭着爸爸的顺风车去学校,每天早上的教室门还是她打开,然后紧接着张雪还有其他几个同学就来了。李安昊依旧会小心的提起凳子不吵到别人,只不过不再是安静的存在于他自己的世界,他开始习惯每天早上提来凳子后拍一下洛安的头,有时洛安会先抬起头躲开他的手然后冲他笑。

    教室好像不再只是由四面白色的墙包围起来的一间没有任何色彩的用来学习的房间,它变得五颜六色起来。以前是张雪添上了一片金色,把心里的孤寂驱赶留下温暖,夏河宇成加上了一笔蓝色,许多乐趣幽默一想起来就很快乐。而李安昊是作为一抹彩色出现的,没有固定的色彩和词语能够去形容,但他实实在在的闯入了这个世界,在粗枝末节的地方改变着那片区域,细小的改变着不露痕迹。

    下午放学后,夏河宇成和张雪被班主任留在办公室让他们把学生资料整理好再在电脑上输入一份。老师们都下班吃饭去了,办公室只传来电脑键盘按键发出的响声。张雪看着夏河宇成在电脑前打字的侧脸,他快速的敲动各个字母按键,连续不断加快频率的好像不止是声响,还有心脏传来的跳动。

    办公室门口响起脚步声,洛安从门一侧探出脑袋,俏皮的皱着眉头故作严肃地说:“雪儿,我的小雪花啊,还有多久啊?我的肚子一直在咕咕叫呢!”

    “呵呵,应该就快好了,夏河他输入数据输了一大半了,很快了。”张雪看了一眼电脑。

    “杨洛安!过来,还不来帮师父我捶捶背!没看师父打字打得手臂都酸了。”师夫的由来是因为初二的时候洛安总是有这样那样的问题去问夏河宇成,有时夏河宇成烦了就不告诉她,洛安就一个劲的数落他不仗义什么的亏得认识了这么多年,然后夏河宇成就说如果你叫我一声师父的话,那我保证以后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当时夏河宇成只是想为难为难她让她以后不要鸡毛蒜皮的小事都来问他,什么世界上是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种世界难题也一直问个不停,却没想到她竟然厚着脸皮叫了他一声响亮亮的师父。不过在平时,洛安还是叫他夏河,只有在有事求他的时候她才会乖巧的叫他师父。

    洛安跑进来给他捶背,“师父,你倒是快点打字啊,我们女孩子是饿不起的,对吧,雪儿,你肯定饿了吧。”

    “嗯……有一点儿。”

    “为师怎么有你这么不知上进的徒弟,就知道吃,没听过那句古话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

    “没听过。”

    “啧啧啧,唉,真实孺子不可教也。张雪,以后好好帮帮我这徒儿,都说近朱者赤,她这和你可差远了。”

    洛安听夏河宇成夸张雪,之前想要撮合他们的心思又燃起来,“哎呀,我跟雪儿怎么能比呢,她当然是独一无二最好的那个,我可学不了的!”

    “也是,修身养性什么的对你来说确实不可能。”夏河宇成若有所思的说。

    “你走。我也可以很斯文淑女的好吗?我对你大大咧咧厚脸皮那是你的荣幸。”

    “咳咳咳,我差点就信了。”

    张雪在一旁看他们斗嘴也高兴的笑起来,洛安总是这么活泼可爱,但她似乎没办法这样去跟夏河开玩笑。和夏河相处的时候总是温和平淡的,彼此尊敬客套但却不疏远。很多时候张雪会觉得那是另一种方式的亲近。从什么时候开始去注意并慢慢的想要去了解他呢?也许是跟洛安在一起看着他们开玩笑而他在阳光下笑得灿烂温暖,也许是在他身上从来没看到过一丝阴霾总是晴空万里,也许是他看到她夹在日记本中那张画的小人儿的画纸然后真诚的夸她画得很好看,也许是跟他一起当值班干的这段时候他总是绅士的把重活留给他自己轻活留给她,也许是他身上的幽默风趣潜移默化的影响着她让她也想能够拥有给别人带来快乐的那种幽默开朗。

    夏河宇成从冰柜买来三瓶水走向张雪和洛安坐的餐桌,把橙汁递给张雪,可乐跟洛安一人一瓶。“你们吃什么菜?我去点,今天我请客。”

    “诶师父,为什么雪儿是橙汁我是可乐啊?你怎么知道雪儿喜欢喝橙汁,我喜欢的是呦呦奶茶你怎么不知道呢?”

    张雪在桌子底下拉住洛安的手,示意让她别说了。

    “你师父我的能力又岂是你能预知的?好了,要吃什么?不说我就随便点了。”夏河宇成说着就要转头走,害得洛安急忙说,“小炒牛肉,雪儿要青椒腐竹。”

    “洛安!你别这样,怪不好意思的。”张雪低着头小声的在洛安耳边说。

    “好,那我以后不这样开玩笑了好不好?”

    “恩,乖。呵呵呵……”

    张雪从筷筒里拿出三双筷子一一铺好,走到饮水机旁装了三杯水端过来。服务员很快就把饭菜端了上来,一个大木桶装满了饭,还有另外一个空碗。洛安端起饭碗装好了三碗饭看到旁边多的空饭碗问道是还有人要来吗?

    “是我的一个哥们会来,不过等你们吃完以后我再另外点菜招待他,他刚才打电话来说他现在在这附近。”

    “其实让他现在来也没关系啊,我和洛安都不介意的。”

    “没关系,我们先吃吧。我那个哥们很随意的,只怕第一次见面在一块吃饭会吓到你们。”

    “那好吧。不过师父,如果是你好哥们的话我还挺想认识认识的。”

    “小心好奇害死猫,别回头怪师父我把你出卖了,我可告诉你,他喜欢的就是你这种类型的。”夏河宇成一脸看笑话的说。

    洛安被他说得涨红了脸,“你当众调侃我!不吃了,我吃饱了。”筷子搁在桌上,碗里的饭还有大半碗。

    “真不吃?我打电话叫他过来了?”夏河宇成把手机掏出来,放着洛安的面点开电话簿,移到一个叫夏风的名字上面。

    “等等!我吃……”

    洛安埋下头吃饭,夏河宇成和张雪都笑起来。

    黄昏从一边倾泻下来,整个校园都呈出暖色,走廊亮起了感应灯忽明忽暗,操场边的大型电灯照亮整个校园,树下的长椅反射出光亮。走在铺满硬塑胶的操场上,脸上泛着明暗交替的光泽,篮球场上有不少人在打篮球,篮球连续拍打的声音,进球框的声音,接连不断。洛安拉起雪儿的手,“雪儿,什么时候我们也来练练篮球,听说可以长高。”

    “嗯,可以啊,不过我不太会打。”

    “没事,我们慢慢练习,再不行就叫夏河来教教我们。”

    “老是麻烦他会不会不好?”

    “不会了,说不定他就喜欢我们麻烦他呢?到时候我请他吃东西感谢他呗。”

    离晚自习开始还有一段时间,洛安和张雪找到一把长椅坐下来,洛安靠在张雪的肩上,小声的哼着歌。这样的时光总是让人留恋,多少个疲倦学习的小时一天天重复着,家庭琐碎小事的争吵经常会发生,每天困扰着思绪的事情太多太多,可是只要跟洛安带着一块哪怕只是这样在操场上静静地待上一会儿听她小声的唱歌都会觉得很放松快乐。还有夏河宇成,他的阳光笑容一直是自己多少次快要坚持不下去想要松懈时让她充满力量的动力,尽管是每天安静地待在他旁边不说话只是看着他翻开书、写字、整理、微笑都让她充满力量。

    操场上的一个人影朝这边挥手,洛安坐起来向那边挥手,脸上不自觉的笑起来。张雪认真的看操场上那个挥手的人,有些熟悉,灯光照在他转过的侧脸熠熠生辉,他的白衬衫在黄昏里散发出光芒,在人群堆里一眼就能看见他。李安昊跳起来投篮,球进了,他跟另外几个人一一击掌。洛安坐在自己身边,手轻轻的鼓掌。这些天空闲的时候洛安还是会像以前一样说很多话,话题也慢慢地随着年龄的增长时代的变化随之改变,新的电视剧,新喜欢的作家,深入人心的句子,好听的歌曲,还有李安昊。洛安提起李安昊的时候语气总是不自觉的温柔起来神色也变得微妙,有时看见李安昊给她讲解习题的时候洛安的脸上总会泛红,在李安昊的面前张雪似乎看到了一个从没见过的洛安,有小女生的羞涩和得体的文静,还有一丝俏皮,他们也会咿咿呀呀的斗嘴吵闹,但是跟夏河和洛安的不同,那大概是绵长深重的快乐之后还有一丝温柔。

    夏河宇成的声音从左边传来,最后的一点儿阳光在他身后慢慢消失,似乎是被吸到了他的身上,背后浓重的夜色而他的身上散着独特的光,夏河对她笑了一下,然后去叫洛安。

    “徒弟,徒弟!”看到洛安抬起头看他后他往右边移了一步,手朝着左边方向举着,“徒儿,你看为师多看重你,我把夏风带来了……”

    夏河宇成还没说完洛安就站起来绕到长椅的另一边跑向教室,只留下一句,“夏河宇成,你!”

    到后来洛安想起来第一次见到夏风情景就觉得特别的丢人,她知道他们一定会认为自己很自恋,但她不是因为夏河在餐馆说了那句话想要跑,其实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因为那天空气的湿度,慢慢暗下来的夜色,树荫下有些温度的长椅,后来才渐渐想明白是因为操场上的李安昊站在光亮处看着自己。

    而那一刻,她很心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