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就穿越呢?

    更新时间:2017-09-06 09:58:14本章字数:2073字

    这天,他瘫坐在沙发上,瞳孔放大,目光涣散,手机铃声响了一次又一次,他正想骂娘时,一接通电话,电话那头竟是个甜甜的声音,这声音好声好气的说要来采访他。他原本想要摁掉电话,但听到“罗世嘉”这三个字时,他涣散的瞳孔找着一个聚焦点,饿狼扑食般站了起来,整张脸都像海一样连绵起伏。

    开始好声好气地约定见面的地点,电话挂掉,嘴角边一丝不易察觉的邪魅的笑。

    罗世嘉在与王毅见面前她还是做了一点准备。深度报道记者因其高危的属性在业内从业人员并不多,从业的女子更是少得可怜。罗世嘉就是那些少得可怜中的万绿丛中一点红,她父母都是刑警,从小习得一身本事。单打独斗,来一个可以放倒一个,来一群放倒一群都不是问题。

    也正因如此,她才敢入这行,玩潜伏,说真话,在刀口上舔血过日子。当她赶到与王毅约定的地点时,发现里面空无一人,正当她准备离开时,发现前头的坡上涌进来一群人。

    “美女,陪哥哥玩玩呗”带头的人轻浮的喊出这句话。

    罗世嘉看着这群人,二话不说,拔腿就往相反的方向跑。

    谁知,她的前方已涌入一群人,黑压压乌泱泱,来势汹汹。

    罗世嘉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感觉被人下套了。

    正当她准备找到逃跑的地方时,两拨向着她步步紧逼的人都拿起刀来。

    罗世嘉想也没想,一脚踹了过去。

    活下去,要活着走出去,她今年26岁,从业5年,这种场景与她而言,还是第一次见到。

    眼前的人越来越多,痛感阵阵,汹涌着,身上就像被万只蚂蚁啃噬,钻心的疼痛。身上粘稠,湿哒哒。

    终究是寡不敌众。

    她醒来时,发现竟然在自己家里,可肉身漂在空中,随手一摸,空空的,她尝试摸了摸自己家凳子,衣柜,还有镜子,可整个房间都是空气般,她能看得到,近在咫尺的距离,可她触碰不到。她感觉她的心就跟被揉碎了一般。

    天呐,她还这么年轻,怎能有如此般的凄惨境遇。

    她恨,想她年纪轻轻,还未有任何的建树,竟然就在今日死于非命。

    突然她眼前出现一道亮光,晃得她眼睛都张不开。

    醒来后,看着自己的身体,竟然是一个身着对襟襦裙的少女,皮肤粉嫩,未施粉黛却依旧难掩紫色,虽有几分稚嫩但却不失灵动可爱。

    罗世嘉止不住一遍又一遍抚摸自己附身的这个女生的脸和身体的每个部位,她在观察,考究这个人到底来自何方,自己现在居于何处。

    穿越小说她年轻时也不是没看过,那时候她还想有机会穿越到古代去和皇帝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但她成为记者后,却很务实,她打开窗户,发现外面良田万亩,屋舍俨然,有农人来来往往。心中咯噔了一下。

    “操,劳资穿越到了古代农村,真是人间惨剧。”

    “婠婠,快快下楼来,吃午饭啦”

    楼下有人在吆喝。

    罗世嘉四下扫视一遍,发现整层楼只有她一人,毫无悬念,她就知道,自己现在的身份就是楼下妇女口中的“婠婠”本人。

    她决定下楼去,既然木已成舟,那她就及早适应环境。

    下楼后,只见楼下是一件三室两厅的房间,大厅的桌子上,饭菜已摆好盘,一个约莫三十好几的女性端坐在那。

    罗世嘉用脚趾头思考都知道那人是她现在这个身份的亲娘。她马上走过去,端坐着,为防止暴露一些重要信息,她一言不发。

    整餐饭下来,罗世嘉就知道,自己这个叫“侯婠婠”的人的父亲是个地地道道的商人,他这些年走南闯北,每个月都会寄一笔钱回来,每年一到过年才会回家一趟,这次,一去就是三年。

    谢氏说起这一点,眼里都噙着泪。絮絮叨叨了好长时间后,罗世嘉终于从她的话语里,捕捉到一些关键的信息。

    原来在这个朝代里,重农抑商是出台政策里写到的第一条。在这个村子里,大家因为他们家是商人就一直都看不起他们家,甚至于,因为他们是商人,不能穿金丝娟衣,不能坐轿子出门。

    “凭什么?这都是什么年代?”

    侯婠婠心中愤愤不平,但她并未言明,她从小就是个不服输的人,或许是受到家中环境的影响,从小想要什么东西她都会自己去努力争取。

    男人可以的事,她认为自己也没一点问题。

    午饭完毕后,就是午睡时间。

    罗世嘉等着谢氏睡着后,就开始将自己现在这个房间里的所有东西都打量了一番,看着那么一些花俏的东西,有那么一瞬间,她心

    里头还开出花来。

    但一想起刚才楼下妇人的话,原本还是晴转多云的心情一下子就转入雷阵雨。

    有个计谋在她心里生了出来,她一屁股坐在梳妆台前,借助着她现成的化妆工具,开始捯饬起自己来。她仔细研究摆放在自己桌子前的这些胭脂水粉,一瓶瓶在手头擦拭,一个全新的世界在此刻打开。

    将桌子上的瓶瓶罐罐都研究一遍后,她心里头不为之喟叹,这些古代的化妆品比现代的实在是靠谱太多。

    一开始手生,加之还不太适应这些专属于这个时代的这些玩意,她本着科研的态度,在自己的脸上坐着各种实验来。

    这么捯饬着,天就黑了下来。她在镜子前左右环顾自己一番。

    哈?完完全全一个乡里人。

    不,左看右看,还缺了点什么,揽镜自照了好一会儿才终于意识到问题的症结所在。

    她的橱窗上挂满的一排排都是女子所穿的衣服,而她现在的妆容,活脱脱是个男子。

    所幸天也黑,她一把就将身上的裙子系了一个大的结。继而猫着身子往楼下走去。眼瞅着楼下没有什么人,她就上了楼。

    一把将镂空雕花的窗户给推开,头往窗户外凑了凑,发现还是没有什么人。

    这一下,她就放心大胆地攀爬到窗户上,在夜色之中,将外边走过的人看了一个遍后,回了家,准备第二日,等天明再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