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随手救起个美人来

    更新时间:2017-09-06 10:02:46本章字数:2009字

    方法永远比知识更重要,第二天天刚亮,她就起床,换装成功后,她就去村里转悠,转悠了一圈后,她惊奇的发现,村里人家富裕走上发家致富的道路后,都不吃去年前年的粗粝异常的陈米,开始吃新米。

    而螺蛳粉的原料就是陈米,这一下她整个人都像炸了一样。似是知道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当下跳起脚来,又开始在自己的药厂的正对面修了一个新厂房。

    新厂房还未动工时,大家就知道她肯定要搞新的事情,村民都围过来,向她打探情况。她这回决定卖个关子。一来,并不知道这一举动会不会成功,二来是这事不像第一回搞药厂,那是她心血来潮,而卖螺蛳粉这事,她打算当做毕生事业来做。

    她先在村里采购了一批陈米,然后浸胀,再研磨成粉,最后揉搓成团…

    一系列工作完成后,她累瘫。

    当晚罗世嘉做了一个梦,梦里她被螺蛳粉包围着,这边吃一口,哪边又喝一口。

    醒后她马上捋起袖子,开始收集一些铁片,一个人瞎倒腾起来,经过几个小时的征战后,一台手工制粉机已初具模型。她环绕着这个机子走了一圈,发现光是从模样上看上去,实在是看不出性能来。

    机器这事,原本就容不得半分马虎。

    接下来的一周,她都在倒腾这种机子,经过反复调试和试验,她的10个机子开始正式投入了生产和制造行业。

    只听哐当当的机器声响彻在上空,粗线条的粉条一个个从那个机器里吐出来。

    在粉条堆积了两个仓库后,她又新雇佣了一批人,开始进行螺蛳粉上岗培训工作。

    等到培训的差不多的时候,她就在镇子上选购了一个店子,准备开始营业。

    店子是精挑细选,在人流量的十字路口上,套路更为简单粗暴,免费走过路过的人来品尝。谁能料想到,每个从店子门前路过的人,一闻到螺蛳粉的味,别说去端碗,想都没想就极其嫌弃的捏着鼻子跑开了。

    她以为大家还不习惯,她觉得对于大家的容忍度和接受度她需要静静地等待。

    谁知过了一个月后,她的螺蛳粉店前依旧总人数依旧没超过10个人。

    这一次,她的耐心已经全部耗尽,她不能等了,她需要采取措施,但她该怎么做呢?这事真是难到她了。就算她是个现代人,但对于营销这事,她只知道一个皮毛。

    想不出办法来的日子,她每日都会在镇子上晃荡,就像无业游民般,有天她在镇上晃荡时,听到前面有两个人在聊天。

    第一个男的贼拉拉兴奋的对第二个人说“你知道吗?月姬要从我们这儿路过”

    第二个男的一听说月姬二字,眼睛就直了起来。两人八卦了一阵后,又迅速将这个消息告诉给第三个人。

    这事一传十十传百,一下子整个镇子上的人都知道“月姬”要经过他们的这件事。

    月姬是何许人也?她是当时名满天下的女才人,容貌出众,极有才气。

    那不就是典型的“明明可以靠脸吃饭,却偏偏要靠才华”的人,罗世嘉听完前面男人说的话,心里暗生歆羡。

    羡慕归羡慕,羡慕完毕,她还在为自己螺蛳粉的惨淡生意而苦恼。

    月姬有什么了不起,真是一个人路过,都能引起这么大的反响,如果…

    罗世嘉突然拍了下自己的大腿,那我可以请她来给我的螺蛳粉代言啊。我咋这么蠢,这事都没想到。

    想到这一点后,罗世嘉整个人又嫣了下去。

    她自己小小女子一个,如何能请的动这个大人物。

    咦,对了古人不很流行英雄救美吗?那我就演上这么一出,罗世嘉这主意生出来后,她就迅速开始行动起来,自己给自己揽上导演和编剧和监制的活儿,决心自导自演一出“美人有难,英雄出山”的短剧。

    为这剧,她整整排列一周,每日都让“群演”潜伏在路边草丛中,只待美人出来,就开始进行活捉。

    守了一周又一周,美人始终没出现,罗世嘉也并不慌张,毕竟她药厂还在营业,她并不缺银子。

    一个月过去了,月姬没出现,罗世嘉都要开始怀疑,月姬可能不会再来了。

    再等一等吧,毕竟好饭不怕晚。

    突然有那么一天,罗世嘉像往常一样在草丛中晃荡时,突然听到一声大叫“救命啊救命啊”她想都没想,就冲了过去,发现有一女子被一堆人抓捕。她仔细辨认清楚后,惊奇的发现那一堆人不是她的之前排练好的“群众演员”。

    至于那个喊着救命的女子,她用布遮面,看不清具体长相,至于此人是不是月姬,罗世嘉也一无所知。

    她来不及细细思量,就冲了出去,一脚放倒那个扯着遮面女子的那个粗汉。其他汉子没来及防着这突然出现的一个愣头青。

    纷纷折回头,改变策略,冲着罗世嘉围了上来。

    罗世嘉捡起地上一把刀,就开始打斗起来。

    一场恶斗后,歹徒死的死,逃的逃。罗世嘉左手也被砍伤。

    女子却在突然之间不见了踪迹。

    罗世嘉心想这次自己真是惨,赔了夫人又折兵。

    就在她想着怎么处理这烂摊子时,突然又听到一声惨叫。

    “救命啊救命啊”

    这熟悉的配方,熟悉的味道。

    没办法,佛曰,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

    而在她罗世嘉这里,就是典型的重度强迫症患者,救了一个人,就要继续救。

    她提着刀继续往前走,等她到那儿时,发现这波人都是她原来排练好的。

    她一秒把刀扔的远远的,一个人往前去与那波人赤身搏斗。

    最终,毫无悬念,坏人全都被打跑,英雄成功救下了美人。

    这一回,遮面的女子并未跑,不仅如此,在罗世嘉离开时,她一直都跟着她。

    “请问姑娘一直跟着我,所为何事”

    “不为别的,只为报恩”

    “怎么个报恩法”

    “随你定”

    “那请先放下面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