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半路劫持个将军来

    更新时间:2017-10-02 15:00:28本章字数:2273字

    侯方心里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个什么办法来,他接连一上午都在自己房间里,没出个门。

    这一切,罗世嘉自然都看在眼里,聪明如她,很快就知道侯方为何事发愁。

    下午时,她敲开了侯方的门,毛遂自荐,说明自己的来意和具体操作方法。

    若是在从前,侯方会觉得自己女儿完全是痴人做梦,异想天开。而在今日,经过一系列的事情后,他重新审视了自己的女儿。

    交给她还有一半完成的希望,不交给她,任何希望都没有。

    罗世嘉征得侯方同意后,就开始带着一拨人去了药王山,原先她的设想是故技重施,但走到药王山她才发现这个山极其平缓,山上空荡荡,山底下道路纵横交错。

    这个地方来个活捉是痴人做梦,要来玩,只能玩潜伏。

    说玩她就玩,罗世嘉花了一天时间,招募了一拨人,并不清楚罗成具体时间,她现下所做的事,就是守株待兔。

    她先安排一拨人假扮山上垦荒者,一日一日留在山上。而她自己则在路中央搭建一个临时草棚,棚子里放的就是她亲手调制的夏日消暑神器,菊花消暑茶和本地成熟西瓜。

    方法她早想好,自己假扮是个茶夫,在山下玩潜伏,负责给山上的人打信号。

    演戏演全套,她在之前就拿出信号旗,将旗子所代表的暗语都告诉大家。

    看见红旗就往下冲,看见黄旗就按兵不动。

    罗世嘉每日都蹲守在这条路上,在自己搭建的草棚里躺着睡大觉,遇见远方有人来,她就起身倒茶端出瓜来,随意与路人唠嗑唠嗑。

    她一直在等待那条大鱼,但过了一周,大鱼没来,两周过去了,大鱼依旧未曾出现。

    山上负责扮演的人收了钱,也无所谓,罗世嘉本人说不慌是瞎扯的,她努力让自己平心静气,静候佳音。

    有那么一天,罗世嘉准备收摊回家时,只见前方尘烟滚滚。

    一拨人向着她这个方向涌来,她想也没想,就整个人站在路中央。

    策马奔腾在最前方的人很快就发现了什么,陆陆续续,一行人都下了马。

    罗世嘉终于瞅见一拨人向自己涌来,为首的那个人还没走到她身前,她就明显感觉到来人身上有股正气,那种还没接近自己的身体就能感觉到一股震慑的气息。

    来人不简单,这个想法冒出头来。

    为首的那人,额头就像被刀划过一般整整齐齐的摆放着几道杠。下巴处的胡须根根挺拔,叫美髯公都毫不例外。

    罗世嘉不是一个花痴的人,但她生平第一次,还是结结实实被眼前这个人的气势给惊到。

    “现在我们已到了药王山,再过一个月,我们就能抵达京城。”

    其中一人开口说话。

    “喝完这杯茶,我们就继续赶路。”

    罗世嘉在这堆人身旁默不作声,不时递过茶去,她表面平静内心早已风起云涌,到这刻她终于确定眼前这堆人正是她父亲心心念念想要留住的人。心里头燃烧起一阵责任感,她得想个办法,让山上人都冲下来。

    向前的约定是她不出示红旗,前方人绝对不能出动。而这一刻,置身于这么多人中间,她得想个办法去挣脱出去。

    左右观察了一阵,终于找到一个最佳借口。

    她悄咪咪假借出去解手之由,跑了很远后,确定前方再也看不见自己时,就掏出藏在裤裆上的那面旗,她使劲摇旗,发现四周毫无动静。

    当晚夜色过浓,山上人根本不能看到她的旗。摇了好久旗后,山上毫无动静。

    这下惨了,再拖下去,棚中的人肯定已离开。

    “山上的人,肉来了,给我冲下来”,她使出毕生气力,喊了这一句话。

    山上的人原本等待多时,都没看到这面旗子,正极其无聊之时,突然听到这么一声。他们都是莽夫,来不及去理性思考,这句话是从谁的嘴里发出来的,就开始死命提起刀往下跑。

    也幸得他们如此莽撞,才能让这项计划没有搁浅。

    “人呢?人呢?”

    这堆人冲到罗世嘉面前,都看向她。

    “我后面凉棚里”

    说完,罗世嘉就开始找个地方,拿出自己的装备来,认认真真的卸了妆,再画上一个楚楚可怜无辜桃花妆后,再将另一套衣服拿了出来,小声迈着步子往棚子方向走去。

    没走几步,她就惊呆了,棚子前面已倒下一堆人,都是被打趴下的,一个个都像落水狗,落荒而逃。

    罗世嘉心里忧喜参半,喜的是自己在这个时代认识的第一个英雄果然不是浪得虚名,悲伤的是这下她只能拿出原先的备案来。

    这是她从未料想到的,试一把吧,豁出去了。

    棚子里的人正结束战斗准备离开之时,见前方有一女子款款而至,弱柳扶风之状,众人一时之间,不知道这是什么情况。

    “各位壮士请留步,我是侯方之女侯婠婠,我父亲听闻各位好汉在此经过,特让我来迎接各位。夜已深,距离下一个停靠点还相距甚远,如果各位不嫌弃,我家已备好时蔬,供各位接风洗尘,我家就在两里外的回龙镇上。”

    话还未说完,她就一头栽倒。绝非是她柔弱,只是今日她实在兴奋过度,加之在毒日头下暴晒一天,当然,这里面还有一点演技的成分在。

    就在她倒下时,在其他人一脸懵圈时,有个人挺身而出,接住她。

    这人是罗候的儿子罗晟,罗晟此时还是束发之年。自小就极其淡定,两耳不闻窗外事,只是一心孝敬父母,友爱兄弟。

    罗成膝盖下有五子七女,罗晟排在第八。他本性怯弱,只爱诗书笔墨,内心纯良。

    罗成之前就听说过侯方的名字,知道他仗义疏财,为人正直。这下看侯方如此有诚意,也准备去,而且他女儿因为自己的缘故而倒在这山中,她若不管不顾,也说不过去。

    于情于理,他都应该去会一会这一方财主。

    他们一行人马上转身,开始向着回龙镇的方向奔去。

    密探早就报了信,侯方这时候倚在家门口,等待着罗成。当他看见一个小小少年抱着自己女儿,心头一惊,赶紧冲了过去。

    “婠婠,婠婠”他喊了一遍又一遍。

    “您不必担心,侯姑娘只是一时疲累,休息一会儿就好。”

    罗成向前走了几步。

    侯方只看了他一眼,心中就明白个七八分。

    “这位应该是罗将军,敬仰敬仰,老夫是侯方,各位里面请”

    侯方自从生意蒸蒸日上后,在镇上修了一个颇为华贵的四合院。

    罗成一行人都进了房,当夜,罗成和侯方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两人秉烛夜谈。

    因为投缘,加之面圣之日为时尚早,罗成又在侯家住了几晚后,才继续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