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谁不曾年少

    更新时间:2017-10-03 15:12:26本章字数:2074字

    罗成这次前行,队伍里多了很多人,其中为首的就有侯方。

    这次接触,侯方完全被罗成这个人的人格魅力给圈粉了,他之前和太多官场之中的人打交道,而罗成这种一心为国的人,他还是第一次遇见。

    他今年步入不惑之年,钱财早已积累了不少,可自己在社会上的地位还是处于最末的地位。

    他不甘心,谁能甘心,因为祖辈的过错,就世代为商,处于社会中食物链的最低端,受所有人唾弃。

    侯方一走,罗世嘉又重操旧业,以“侯沅”的身份继续打理一切事务。她有预感,从罗成出现的那刻开始,他们家就再无宁静之日。

    侯方走后,这些日子,罗世嘉虽然人在镇子上,心却早就不在这儿。

    侯方每日定时的来信都将她的心带到天南海北去了。

    约莫过了一个月,她从侯方的来信中得知,他们已经到达京城。罗成进宫面圣,侯方则一路负责结交各路人才。

    出人意料,罗成面圣后,一切都风平浪静,他们一行人准备打道回府。罗成开始准备回辽西,而侯方也准备暂时先回回龙镇。

    侯方回到家后,突然有一日,他接到一封密信,原来,他在城中结识的人告诉他,皇帝如今已经完全不理朝政,朝中所有大权都在丞相柳晋手里。

    柳晋天生多疑,在每个将军的府邸里都安排一堆杀手,而且对杀手的领导者暗传密令,一旦发现将军有谋逆之心,当即就可以斩杀之。

    原先侯方并不知晓这事,听到这事后他大惊。果不其然,没过几天,他不时收到消息,说哪个将军死于非命。

    人命如草芥,堂堂一个将军,平日里为这个国家出生入死,却未料老来还要遭此变故,侯方不止一次在心里想,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时代,这样的时代何时是个尽头。

    有一日,他一日之内收到两封密函,密函中写着在罗成家里发现一批不明真相的军用品。他们请问侯方“罗成该不该杀。”

    侯方心里大慌,赶紧找来罗世嘉合计,两人合计后,一致觉得,这个时候,应先下手为强。

    他们当晚就写好密函,交给罗成,告诉他他的身边发生这事。写完这封信后,侯方又提笔去极力安抚那两个埋伏在罗成身边的人。

    数月,京城里传来消息,皇帝在外出游玩时出了意外,船翻,皇帝驾崩。

    一时之间,举国震惊。

    皇帝年方十六,无儿无女。

    紧接着,又传来一条消息,皇帝唯一的兄弟,广成王在一夜之间暴毙,真相不明。

    更为震惊的消息一波接着一波来了,辽西地区有百姓揭竿而起,一呼响应,全国陆续都有人开始举兵。

    丞相柳晋直截了当,在某一日,亮出一纸诏书,当起了皇帝。罗成在柳晋宣布称帝的那刻,第一时间里先绞杀了他身边的那两个卧底。

    紧接着第二件事就是自己起兵,准备杀到京城去。

    罗成起兵的第二天,侯方也在自己家乡开始组织起军队,他很早就和罗成商量好,一旦罗成起兵,他就提供后续资金,招兵买马。

    罗成一向在当地极有威望,他是辽西的将军,治军严明,军中大事小情从不徇私枉法,不仅如此,他膝下几个儿子,都是猛虎一般的存在。

    罗世嘉并未闲着,乱世之中,她这个前世之中的特警之女终于有个用武之地,她父亲侯方招兵买马,组织一个军队,从自己家乡出发,准备一路北方,在京城与罗成汇合。

    侯方一向交友甚多,社会中三教九流都是他的朋友,这次他一起兵,其他人都聚拢过来。

    “父亲,这么多人,该如何是好?”罗世嘉思虑道。

    “孙吴是个猛将,有胆识,我军悉数由他带领?”

    “那我呢?”

    “你,你就躲在部队后面”

    “不,父亲,你不在的那些日子,我学了不少武艺,我能上阵杀敌。”

    “女儿啊,我侯方一生之中,只与你母亲有你一人,为父虽想改变这商人地位低下的现状,但怎能让你以身涉险。”

    听完侯方的话,罗世嘉半是感动半是心有不甘。她在前世并未享受过被人疼爱的感觉,从小就被在地上死命摔,一个劲往前走,从来没有人问她到底疼不疼。

    现下突然被人捧在手心,她很感激上天,给她第二次生命。

    为此,她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此生一定要平复自己父亲心中的那些丘壑。战争进行到三个月的时候,罗成那边突然缺粮缺钱,眼看着战争就要到尾声。

    这笔钱成了一个决定命运的东西。

    “父亲,我去押运吧。”罗世嘉从她父亲手里读完密信后,来了一句。

    “这事事关重大,为父决定亲历而为。”

    “那,既然这样,那我就在后方跟随孙吴,与你在京城汇合。”

    交流完毕后,侯方就开始出发,侯方出发那天带走了三分之二的部队,侯方骑着马,走在前面,罗世嘉在城门上,静静的看着侯方。

    正值隆冬季节,每个人都将自己裹成粽子一般扎实,或许是行军在外,罗世嘉明显感觉到,今年格外冷,她里里外外穿了五件衣物,也不能御寒。

    侯方是个微微发福的商人,他骑马时,骑了好几次,都没骑上去,马儿好像并不认可这个主人,使劲的甩着,侯方也不恼,一直都耐着性子去摸着马头,雪越下越大,再不赶路,今夜可能会冻僵在户外。

    侯方开始紧张起来,他突然猝不及防爬山马背,任凭马儿如何甩动都稳稳的坐着。

    一行人终于出发,罗世嘉看着门前侯方的队伍越来越模糊,一点点的从她的视线里移开了,去时雪满天山路,雪上空留马行处。

    这一刻,天暗了下来,暮色染衣,罗世嘉突然有种宿命的感觉,好像在这茫茫世间,有人伴她走过一程又一程后,山回路转不见君,只她一人走完余生。

    另一方,罗成的大军正往京城出发,大军从辽西走来,已经是身心俱疲,加之多日缺水缺粮,军队行进过程中,已经有人开始偷偷逃离军队。

    罗成的脸一日比一日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