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你到底要作甚?

    更新时间:2017-10-04 18:34:43本章字数:3202字

    说时迟,那时快,男子一脚踹开孙吴后,就直挺挺抡起他随身带着的那把看上去和他的人一样粗鄙的铁沉沉的刀。

    孙吴被踢出去好远,挣扎着好几次,都没爬起来。

    突然,男子抡起刀来,直接走向罗世嘉。

    眼看着男子就要近罗世嘉的身,孙吴用尽全力站了起来,一口血呕了出来,紧接着哐当一声,倒在地上。

    他再努努力,可却像熄火的汽车一样,无论如何猛踩油门,都毫无作用。

    罗世嘉还没等到男子到他身边,就一个用力,从铁棍里抽出一把剑来。

    一时之间,众人只看见刀和剑在空中碰撞的声音,一来一去,你来我往,两人都近不得对方的身,伤不得对方半分。

    打斗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众人都看着呆住。

    其中最惊讶的是孙吴,在他的印象之中,侯方是商人一个,而在他眼里,罗世嘉,虽是个男儿身,但因为罗世嘉是女扮男装,罗世嘉现世的身子本人是侯婠婠,是个小身板的小女生。

    即便是扮作男儿,在孙吴的眼里,依旧是个弱不禁风的柔弱男子。

    当他看见罗世嘉与那位挡道的男子足足鏖战这么久,他突然对罗世嘉刮目相看。

    转眼之间,胜负还未分清,更让他感到惊讶的是,无论是罗世嘉还是那位男子的打斗方式,他虽看了这么久,可依旧看不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他是一个武将,从小研习武学,看了不少与武功有关的书,但他看罗世嘉和那男子的招式,没有一招一式是他曾经看见过的武学书籍上曾见过的。

    他有几分愣怔。

    罗世嘉和男子越斗越酣,渐渐的两个人都有几分疲态。

    这是罗世嘉第二次和别人动刀子,上一回她还是那自导自演那一出“英雄救美计”时。

    现下她已经有些疲惫了,可那男子的刀并没有任何停歇的气势。

    “不行,这样下去,我们这波人都死在他手里,我得想个办法?”

    罗世嘉在内心寻思,突然她想起她曾看见他爸爸不时在与凶手打斗时会露出一些破绽来让对方趁虚而入,然后再来一个反转。

    她虚晃一剑,男子以为自己可以占个上风,赶紧一刀过去,她迅疾一跳,跳到男子的背后。

    在男子还未反应过来时,一剑只抵住男子的脖子。

    “放下刀”

    罗世嘉的语气冷冷的。

    “我输了”

    男子的声音特别真诚,话毕,他双膝跪地。

    “???”

    罗世嘉、孙吴以及那些他们一路走来的人都直愣愣的看着。

    都说男儿膝下有黄金,EXM?这什么情况,古代人都不要面子的吗?

    难道是?

    就在罗世嘉还在想对方是不是故意跪地,然后趁她不注意,就站起身开始偷袭。但她左防右防,男子依旧是跪在地上的姿态。

    “别别别,拿出你刚才打斗的勇气来。”

    罗世嘉准备去扶起男子来。

    “愿赌服输,我宁二占据此山头多年,多年立下誓言,要向从此路过,除非打败我,否则,就被抓上山。今日我败在你剑下,要杀要剐,愿意听从你的安排。”

    “???”

    罗世嘉一头雾水,暂时将自己的进京计划搁一搁,她觉得眼前这事,她要仔细调查一下。

    那么从何时开始管起呢?

    “你说你叫宁二?”

    “是”

    “宁二,刚说听我的差遣,是不是真的,男子汉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你看着我们这里这么多人都听到了,你们说是不是?”

    罗世嘉说话去拉队友。

    所有人的脑袋都极其一致的摇着。

    “我宁二确实说话这话。”

    “好,那你能带我去你的山头看看吗?”

    “跟我来吧”

    宁二走在前面,罗世嘉赶紧去拉起孙吴。她看着孙吴的脸,一脸楞逼的状态,她突然凑到他耳边,小声的说“我们先跟着他去看看,到时候再见机行事,你现在身上有伤,这附近也很荒凉,我们先养好伤再出发。”

    听到她这么说,孙吴有点不好意思,想他堂堂七尺男儿,往日都是在死人堆里摸爬滚打过来的,没料到今日竟然在这样一个蛮荒之地,栽在一个不知名的蛮人手里。

    他沉沉的叹了一口气后,一瘸一拐颤颤巍巍的走在最后面。

    罗世嘉碍于他的面子,没有去搀扶他,但她的眼神不时会去瞄一瞄他。

    宁二自始至终都没有回头,他爬起坡来,不紧不慢,或许是因为在自己山头的缘故,他还随手扯了一片路边的树叶,开始吹起口哨来,悠闲自在。

    罗世嘉跟着走了很久,他觉得已经爬了好几个坡,转了好几个弯,还没有看到宁二停下来。

    大伙儿早已满头是汗,可前方似乎还是遥遥无期。

    最艰难的不是红军长征二万五,而是红军自始至终都不知道自己的到底要走多远才能抵达胜利。

    “宁二,我们还要走多久啊?”罗世嘉看口问。

    “快了快了”

    这样的一问一答,罗世嘉问了不下十遍,宁二也回答了不下十遍。

    不过每一遍都是:

    罗世嘉:宁二,我们还要多久啊?

    宁二:快了快了

    也不知道这样的简单而毫无营养的问答持续了多少次之后。

    宁二终于停住了脚步,他们的眼前是一个黑魆魆的洞。

    宁二依旧走在前头,罗世嘉谨防他身上有诈,紧紧跟在他身后,其他的人一个接着一个跟着。

    可怜孙吴,无缘无故被打成重伤之后,现下还要跟着大家走这么多冤枉路,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他心里有点儿窝火,原本这个队伍说好是听他的,现下大伙儿都跟着罗世嘉走。

    而他也不好说什么?只是静静地跟着。

    罗世嘉发现洞里一片漆黑,她以为走错地方,她以前看的小时里,情节都不是这么描写的,一般占山为王的老大,不都是极其阔绰,带大家来到洞里,然后就是篝火晚会,外加各种新奇的吃喝玩乐吗?

    “我一定是拿错了剧本”罗世嘉心里恨恨的想,但她嘴里没说出来。

    宁二带着他们在黑黢黢的洞里转了一个弯后,再转了一个弯,也不知道到底转了多少个弯后,他们终于重见光明。

    “啊?”大概是眼睛长久在黑暗里,罗世嘉刚从洞口出来的时候看见太阳光的时候,惊了一声。

    刚出来时罗世嘉一看是一块极大的空旷地,可在这地面上,并没有一个人。

    罗世嘉再往前走一步,发现是万丈悬崖。

    她心里有点发毛。

    “宁二,你说打不赢你的人都在山头,他们人呢?”

    罗世嘉心里发憷。

    “哦,他们在悬崖下面”

    “???你的意思是我们还要下山崖?”

    “嗯”

    “怎么下山呀?”

    “跳下去”

    “???”听到这,罗世嘉开始有点后悔跟着这个叫宁二的神经病来这儿,走这么远不说,他竟然还让大伙儿直接跳崖。

    罗世嘉觉得这事没这么简单,她打心眼里觉得宁二一定是脑子不好使,不管怎么说,她得离开这里,宁二是个神经病,可他不是啊,而且她还有这么多弟兄呢?

    “宁二,你说这个悬崖直接跳下去就好呢?”

    “是呀,怎么?你不信我。”

    “我信,我信”罗世嘉觉得在这个紧要关头,她必须要顺着他来,不然等会儿这个神经病一发作,在这个悬崖边上打斗起来,稍有不慎,那小命就不保。

    要知道她罗世嘉来到这个世界,还没大展宏图,实现自己的人生抱负,更加重要的是,她现在心里已经有一个人。

    她不能,不能就这样不明不白的就像前世一样死去。

    同样的坑她不能再跳第二遍。

    “宁二,这样吧,我们不懂这里的规矩,也不知道怎么跳下去比较好些,要不这样吧,你先跳一个,给我们示范一下,我们这里的人,除了我和你刚打的那个人之外,其他人身上没有半分武义。”

    沉默,良久的沉默。

    就在罗世嘉以为会得不到回复时,宁二终于开口说话了。

    “那行吧,你们都看着我,这个悬崖虽然高,但中间有个平台,人掉在平台上,绝对毫发无损。平台的后面有一个山洞,那就是我们的大本营…”

    “好好好,宁二你先去在大本营里等我们。”

    罗世嘉已经没有耐心再听宁二去瞎逼逼,她已经认证,这个人就是一个神经病,她现下所能做的就是极力安抚她,然后带领其他人安全撤离。

    宁二说完,就跳了。

    就在其他人都还是阵阵咋舌之时。

    “走,快点往回走”

    罗世嘉就像做了坏事一样,一阵阵的催着大家往来时的路走。

    就这样,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们又回到了来时的那条大路上。

    大路山,空无一人,一阵山风刮来,一阵山风又刮走,山林里的知了叫的却很欢。

    不知为何,罗世嘉感觉刚才发生遇见宁二跟他上坡那事,就像一场虚无缥缈的梦一样,那般不真实,但孙吴的伤却真真实实在那。

    经过这么一阵折腾,孙吴的伤更加严重了,走起路来颤颤巍巍。

    罗世嘉看着他,心里有点愧疚。

    她现在完全不知道她的父亲和罗成那些人到底到了哪里?

    她走的这条路,莽莽苍苍,她不知道前方哪里有休息的地方,让孙吴先把伤口给养好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