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你这人真是有病吧

    更新时间:2017-10-05 17:48:16本章字数:3169字

    罗世嘉铁定要去找一个能够给孙吴养病的地方。

    可现下,他们在这个前后左右,四面环山的地方。而孙吴的伤口已经完全裂开了,而这群她随身带过来的人,一个个都是实打实的糙汉子,除了一身蛮力之外,别无其他任何用途。

    “啊啊啊啊啊啊,上天考验我的时候到啦”,她内心深处真的想哇哇大叫,想着干脆不管身边这些人的死活,一走了之。

    但她不能,她来到这个时代,侯方将她捧在手心里的人,而这个孙吴,是侯方托付过来照顾她的,没承料想,现下他们两个角色互换。

    孙吴被大伙儿放在路上,他一身纯白娟秀的衣服经过来这几轮折腾后,已经成为一个花衣服,上面血的痕迹、泥巴的痕迹,还有一些山间植物留下的痕迹,都那般清晰无误的都印在衣服上。

    而且他也并非是一个如何讲究的人,脸黑黑的,胡子也好几天没刮,整个人一屁股瘫坐在路中央,活脱脱就是一个沿街讨食,等待被投喂的小乞丐。

    看着孙吴这个样子,罗世嘉很想笑,她最开始看见孙吴的时候,带心眼里觉得这位小将军,虽然个子还是矮小了点,但整个人却是精神矍铄,灵气十足。

    而现在跟随着她,却混成这个样子。

    这真让她哭笑不得,只能无奈的垂着头,然后一声不响的上了山。

    刚才跟随宁二走的时候,她发现这座山,完全就是一个大仓库,因为太过原始,从未有人开采过半分,因此这里保存着大自然最原始的面貌。

    罗世嘉前世对药物都有研究,加之她之前在回龙镇开的那家药房,更让她对古代的植物有了更近一步的研究。

    她马山采集一些止血活络的植物,然后就下山,与大部队汇合。

    她走下山时,看见她的“小伙伴”都呆呆的看着她。

    “hello,everybody,nice to meet you ’”

    这是她以前面对尴尬气氛常常脱口而很出的话。

    她这一个放飞自我,让那些大汉一头雾水。

    “这个…… 呃,我刚刚去采了一些药,来给孙吴治伤。”

    说完这句,她就捡起一个石头来,然后开始捣起这些药来。

    等在这些植物都被她倒腾的粉身碎骨时,她赶紧从身上撕扯下一块布,然后就打算把那些“黑乎乎一团浆糊”一样的东西,放在孙吴的伤口。

    “侯公子,你打算干什么?”孙吴原本就对罗世嘉刚才那个不打招呼就带大家上山,最后又被宁二活活给甩了的事,心里有几分不满。

    现在看她把这些奇奇怪怪看上去有点呕心的东西,又往自己的伤口上撒,他真的有几分恼。

    “别动”罗世嘉语气开始不像往日,往日她因为女扮男装,说话约束着自己提起一口气,故意很大声。而现在她看着孙吴还在冒着血水的伤口,心中砰地一声,母爱的细胞开始炸裂开来。

    “???侯公子,你…”与侯沅一路走了这么久,孙吴第一次听到他竟然如此软糯的声音,他原先的那一口胀胀的气,现在一下子就瘪了下来。他原本想说的是“侯公子,你怎么跟一个女人似的。”

    但顾虑到侯沅的面子,他到嘴巴的话还是生生咽了下去。这个时代的人,把男人的尊严看的比命还重,大多数的人不争馒头争口气。

    孙吴眼睁睁看着罗世嘉把他腿和手上的伤口都用那种“脏东西”和她从身上撕扯下来的衣服碎片给包扎完。

    包扎完毕后,那种植物的绿色的水汁从孙吴的身上流了下来,这个时候的他连身上的疼痛都忘却了,只觉得自己现在自己这个样子极其难堪。

    给孙吴包扎完毕后,他们继续往前出发了。

    原本就走不快的孙吴,因为想到自己这幅“尊荣”等会儿在路上遇见自己的部下,不觉间,走的更加慢了起来。

    罗世嘉走在最前面,因为赶时间,她一个劲埋头往前走。等到她回过头来时,发现跟在她后面的只有她带来的那群糙汉子。

    “??孙将军呢?”

    她望问紧随其后的那个人。

    “在后面呢?其他兄弟照看着他。”

    “…”

    其他人的都在走自己的路,都是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

    这下可真的把罗世嘉气的要干跳脚。

    她马上跑回去,跑到孙吴前面。原本想责骂他一番,但当看着他的身上都被植物浸染成绿绿的,就像绿巨人一样。

    她肚子中的怒火,转眼间转化成笑意。

    这下她二话没说,就直接把孙吴给扛起来,就像扛一包沙袋一样。

    可怜的孙吴,堂堂一个将军,原本因为罗世嘉给折腾的那些草药而狼狈不堪,现下,有被一个瘦下的人在众目睽睽之下,给直接扛起来。

    他的脸砰的一下就像气球爆炸一样,猝不及防红的就像一个煮熟的虾。

    “孙吴啊孙吴,你这堂堂七尺男儿,现在被一个文弱书生给扛起来,以后将以何种面目再在自己手下面前发号施令。”孙吴的脑海里,这些东西都全部冒出来。

    “唉”他沉沉的叹了一口气。

    罗世嘉也没管他,直接扛起他继续往前走。

    也不知道到底走了多久,他们终于走到一个开阔的地带。

    虽然依旧还有山,但是较之于之前的山外山, 山连山,满目所见皆为山。现在这儿好歹还有一些庄稼的影子在,因为天色渐晚,罗世嘉即便都在大路山,与那些庄稼挨的很久,可仍然分辨不出那些到底是啥玩意。

    等到她凑近一看,才发现原来这些绿绿的庄稼都是玉米。

    正是人间六月天 ,玉米杆子笔直的挺立着,就像一个个精瘦的哨兵,一个玉米杆一个坑,一阵风吹来,玉米杆里能听到叶片摩擦的声音。

    她再仔细一看,发现在那片绿色中央,有一盏灯在亮着。

    虽然那个灯光飘飘渺渺只有零星的混黄色的光,但在罗世嘉的眼里,这一点点光就足以将她心头的那些黯淡全部给驱散。

    屋子在田垄中央,想到走到那儿去,必须要穿过田垄,夜色加浓,罗世嘉凭着直觉扛着孙吴在田垄上走着。

    扛了这么久,她身上已有微汗。田垄上杂草丛生,极其茂盛,而且为了多占用耕地面积,多种庄稼,这个地方的田垄都被压缩的特别窄。两只脚想一并踩过去根本不可能,只能一只脚侧着过去,另一只脚再跟上。

    罗世嘉感觉自己既像一个芭蕾舞者在舞台上跳舞,又像是在过一个独木桥。她生怕以她和孙吴的重量把这农人辛苦筑好的田垄给睬塌。

    为此,她几乎就是蜻蜓点水一般,极其小心的在田垄上走着。

    也正因如此,罗世嘉觉得走了很久,也还没走到那间亮着烛光的房间,而那房子看上去近在咫尺之间。

    突然听到砰的一声,最让罗世嘉不想看到的事情发生了。

    跟随在她后面的有个大汉没留意把田垄给睬塌了。

    这位大汉一踩踏,后面就像多米诺骨牌反应一样,全部都塌陷了,大汉们也随之就像一只被人射中的大雁一样从天空中直线下降。

    “…”罗世嘉已经被这些人给蠢哭了。

    但她自己选的路,就算是跪着也要走完。

    “都上来,别踩坏庄稼了,跟上我”罗世嘉当时真想抡起搬砖把这些人一个一个都狠狠砸晕。

    好不容易走到亮着烛光的房间门口。

    老远看上去一个小小的房子凑进一看发现还别有洞天。

    这房子有一个大厅,大厅的两边各有两个房子,一个是柴房,另外一个是伙房。

    罗世嘉把孙吴放了下来,孙吴的脸一直都是滚烫的,幸而天色黑,看不出来。

    “您好,请问有人吗?我是路过的,想借宿一晚。”

    罗世嘉轻轻的敲着门。

    第一次,无人回应,

    她不依不挠,又敲了第二次。

    “老大,要不我干脆把这门给踹开算了。”

    “是啊是啊”

    罗世嘉白眼乱翻,心想自己随身带着的都是些智障吧。

    就在罗世嘉想着该想个什么办法好好整治一下自己带着的这些人时。

    门突然开了,一位农妇走了出来。

    “请问各位有何贵干?”

    “是这样的,我们兄弟一行人走到这儿,结果我兄弟遭到山贼,受了伤,天也黑了,想在这儿借宿一晚,待到天亮,我们马上离开。”

    “兄弟?”孙吴还没消化罗世嘉的这个词语时,他们已经进了门。

    外面看上去极其窄小的一件房子,里面坐了十几个人也并不算挤。

    老妇将他们带进去后,就独自一人去了柴房。

    “你们都给我老实点,不要惹事”

    “好的,老大”

    “如果我发现谁在搞事,我不会客气的”

    听罗世嘉这么说完,大伙儿都没再说话。

    哐当一声,大门开了,所有人的眼睛都望向门外。

    只见老妇的手上拿着一个大碗,一个罗世嘉从未见过的那种黄色的瓷碗,碗里放的是老妇刚烙的饼。

    “想着大伙儿儿也没吃饭,我是在这儿的守夜人,这儿也没啥好吃的,真好玉米熟了,我就烙了一些玉米饼子,大家应该也饿了,就将就着吃一点吧。”

    老妇言辞诚恳,罗世嘉一天都没吃东西,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

    想也没想,就饿死鬼投胎一样拿了两块。

    风卷云残,全部入肚。

    其他人也是一样。

    一下子,老妇的碗里就见底了。

    吃饱喝足,大家也就席地而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