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你怕是来搞事的吧

    更新时间:2017-10-06 16:00:59本章字数:3183字

    一觉睡到自然醒。

    第二日,罗世嘉一醒来,发现自己在一个从没来过的地方,身边的人一个都不见了。

    “我一定是在做梦,快醒醒快醒醒。”罗世嘉狠狠的捏了一下自己后,痛的她跳脚。

    这是怎么回事?昨天我们不是在一个老妇人的家里吗?难道…

    就在罗世嘉努力回忆起昨天的场景,想不出来时,她环顾四周,想着要离开这个地方。

    可这个地方完全就是一个窑洞,除了一个铁门,别无出去之路。

    罗世嘉走到铁门前,左推右推,门毫无动静。

    她不死心,拿起剑来,对着门一顿乱砍。

    除了铁门和剑摩擦出的火花外,别的她一无所见。

    也不知道她一个人瞎砍了多久,感觉全身的力气都用完了,这个门依旧纹丝不动,她的肚子也一直在咕咕直叫。从小到大,无论多大的事儿,她都是先填饱肚子再去完成。

    小时候她父母常年很忙,两个人常年不在家,但家里都会给她留零食和钱,有一回,家里的零食都吃完了,她那时只有七岁,一个人太饿了,她想去开门,可家里的门反锁着。

    她家在七楼,她环顾一圈后,发现自己家里存在一个bug。

    原来家里的窗户是防盗窗,但家里有工具。

    就这样,一个七岁的小女孩硬生生的把防盗窗的柱子翘掉了一根。

    翘掉完毕后,她沿着窗户外面爬了出去。

    她家楼下是个小区。小区老太太看见有个瘦小的小女孩竟然都从七楼顺着下水道的管子往下爬,吓的心脏病都快要复发,赶紧一二三四五六七,开始打电话报警。

    等警察赶到这儿时,罗世嘉已经坐在炸鸡店旁,吃着炸鸡喝着酸梅汤。

    在警察吃惊的眼神中,她又往回走,开始爬下水道管子上楼回家这条路。

    她刚准备爬山下水道时,就被哭笑不得的警察给提了下来。

    “警察叔叔,我要回家,我没干啥坏事”

    “哈哈哈哈,叔叔带你回家。”

    就这样,她这一壮举在小区里出了名。

    罗世嘉从小的准则就是,天大地大,吃饱最大。

    而现在,在这个穷乡僻壤不知道名字的国度里,她一个人丢了同伴,找不到疼爱自己的爹,还饿着肚子。

    想到这点,她开始丧到无以复加的境地,一屁股瘫坐在这儿,哇哇大哭起来。

    就算是在现代,她成为深度采访组的记者,多少次潜伏,她也没哭过,她知道,一旦进入虎口,一切都得依靠自己。

    可这次,在这个荒无人烟的地方,她哭的像个小孩一样。

    突然,铁门开了。

    “宁二,怎么是你?”

    看到眼前这个之前还在和他纠缠不清,她极其嫌弃的神经病,罗世嘉现在只觉得欢快。

    “为什么不挑下去还逃跑呢?”

    宁二的语气生硬,罗世嘉仔细判断,也无法感知他话语里的喜怒。

    经宁二这么一质问,罗世嘉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偷东西当场被抓包的小偷一样。

    “这是个误会,你听我说。”

    罗世嘉说完这句话,用余光打量着宁二,发现他并未有要张嘴说话的欲望。

    “孙吴,就是那个受伤的男子那会儿被你打成重伤,他那时不愿意跳,你知道的,她是我们这个队的领头羊,我们都听他的。”

    罗世嘉说完,还在感慨自己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编故事的能力。

    “哦,是真的吗?”

    宁二问完这句话,看向罗世嘉。

    “我以我罗,啊呸,侯沅的人格担保,若我有一句半字说假话,那就让我娶不到媳妇。”

    对于一个正常的男子来说,诅咒其娶不到媳妇是一个最大的诅咒。

    所谓人生最得意的四件事事是,久旱逢甘霖,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和金榜题名时。

    听完罗世嘉的赌咒发誓,宁二似乎是相信了。

    “既然这样,那我就不救他了。”

    宁二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可把罗世嘉给急坏了。

    “别别别,宁二大哥,你冷静一下,孙吴这个人本心不坏,而且你看吧,他身上还受了伤,而且这个伤是你…”

    “什么?”

    “啊,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他这个伤是他活该,技不如人。”

    罗世嘉总算是理清楚一切的头绪了,她这一次又栽在宁二的手里了。她得想过个办法,去与孙吴汇合。

    “宁二大哥,那个孙吴那个傻子在哪呀?”’

    “你想咋地?”

    “宁二大哥,你想多了,我就是打算去教训教训他,谁让他当初不听您的话。”

    “他在另外一个洞里,我安排了人给他在用药治疗”

    “啊,宁二大哥,您真是实打实的好心人,他那样对你,您竟然还给他治疗,要是我,就踹他两脚,让他自生自灭。”

    “哦,是吗?”

    罗世嘉有点心虚的点点头,眼下宁二就在她身前,可她猜不透宁二的心,是敌是友,她一时之间,还很难分辨。

    “宁二大哥,这就是您的大部队驻扎所在地吗?”

    “嗯”

    “那我能参观一下吗?”

    罗世嘉问完这句话,再次看向宁二。

    宁二转身就走,这让她有点惊慌。

    “宁二大哥,您要是不愿意,那我也不强求…”

    “废话这么多,去不去,去的话跟我走。”

    “去去去”

    罗世嘉三步并作两步,紧跟在宁二后面,为防有诈,她还一直都拉扯着宁二的衣角。

    “干什么?你干什么?做男人有个男人的样子。”

    宁二的语气里,满满的都是嫌弃。

    罗世嘉没有辩驳,她心里嘀咕“老娘本来就不是个男人,我是女子。”

    她跟着宁围着这个地方转了一个圈,原来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是一座大山底下的窑洞,这里冬暖夏凉,有许多不同的窑洞,而且每个窑洞都有人在把守,窑洞的分布并没规律可循。

    罗世嘉发现这里的每个窑洞似乎都有分工,有些窑洞里有一些大麻袋,不用想都知道,那一定是粮草。

    罗世嘉跟随宁二走到头,发现那块之前她不愿意跳下来的空旷地。

    上一次她在悬崖上头往下望,只看见这是一个平地。

    现在她从窑洞出来,发现这个地方占地面积是在是广,而且挨近窑洞的出口这个地方,占满了人。

    罗世嘉随便一数,就发现不下一千人。

    “宁二大哥,这些人都是您的下属吗?”

    “嗯”

    “我的乖乖,这些人要是拉拢上来去带兵打仗,那真的部队一下子壮大了好多。”

    “你说什么?”

    “没没没,我瞎嘀咕的,宁二大哥不要当真。”

    罗世嘉暗吁了一口气,她差点就暴露了。

    “宁二大哥,我能去看看孙吴和我的兄弟吗?他们都是我跟着我走到这里去寻亲的,他们不能有任何事情啊,他们如果出事了,我该怎么向家里的乡亲父老交代啊,那我就是该死之人,宁二大哥…”

    就在罗世嘉还打算继续自己的表演时,她发现宁二眼里有鄙视的分子在。

    “走吧”

    良久,宁二来了这一句话。

    罗世嘉看到孙吴那刻她突然发现这个宁二还挺有良心的,别的不论,孙吴现下已经差不多痊愈。

    孙吴一抬头,正碰上罗世嘉关爱的眼光,他的脸刷的一下又全红了。

    这段时间,孙吴有点不了解自己了。

    他之前出生入死,在战场上杀人都从来不眨眼,从来都是干脆果断,有什么说什么,从不含糊半分。

    而现在,看见罗世嘉这个男人,竟然都会不由自主像个小媳妇一样红脸。

    他觉得羞愧难当,努力想办法调整过来,可脸红是个生理现象,往往是不以主观意志为转移的,这种来自大自然的生理现象一旦出现,你越想调整,往往事与愿违。

    孙吴的拧巴让他的脸更红了。

    “孙将军,你怎么呢?是不是不舒服啊”

    话毕,罗世嘉伸出手,摸向孙吴的脑门。

    还没待她的手伸过去,孙吴就像是在躲避瘟疫一样,一个人后退老远。

    孙吴这一个举动,更是让罗世嘉坚定认为他一定是身上有病,又碍于面子不好意思说出来。

    “孙将军,有病不可怕,你要相信我和宁二大哥,我们一定会帮助你,争取早日治好你的病”

    罗世嘉一转头看向宁二道:“是吧,宁二大哥。”

    宁二没有回话,孙吴觉得而更加尴尬了。

    可怜孙吴,自己一个人在进行着一场自己和自己内心的激烈斗争,而这个斗争他不知道怎么说出口。

    罗世嘉自然更是不知道半分。她走进来的时候,看着孙吴面色通红,整个人就像处于备战状态一样,错以为他发烧了,就想凑近去摸一摸孙吴的额头。却未料到,她这一个举动,引得孙吴的一些列的古怪反应。

    真可惜了一颗善良之心。

    宁二突然走了出去。

    罗世嘉现下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她只要一挨近孙吴,孙吴就往后退。

    “孙将军,我身上有什么脏东西吗?”

    “没有”

    “那你为什么刻意避开我?”

    “我…”

    孙吴这一刻不知道怎么说,他在罗世嘉面前,无法将自己那个微妙的心思表达出来。

    “好了好了,孙将军,你过来,我们来商量怎么逃脱出去?”

    罗世嘉这么一说,所有人都围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