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加油,今天开始搬砖。

    更新时间:2017-10-08 10:30:03本章字数:3332字

    罗成带人赶来的时候,柳邕的血还是热乎乎的,那些血水把田垄上的那片泥地给浸的有几分红润。

    罗成大吃一惊,找来罗冲。

    “柳邕是你杀的?”

    “他该死”

    罗冲负手而立,一副替天行道的样子,这可把罗成给惹恼了,上回的沉船事件差点把他的所有军队都逼上绝路,现下,却在行军途中私自杀害俘虏,这对于他们这样一个号称“替天行道”的正义之军来说,光从名誉上就是一种损失。

    “来人,把罗冲给我带下去,囚禁起来。”

    “我没错”罗冲被打下去的时候,依旧把头扬的高高的,就像一头不被驯服的狼,在夜色之中哀嚎。

    当夜,罗成心头有几分抑郁。

    明月松间照,他站在田垄上,来回逡巡。

    侯方一直都随罗成的军队出发,这些天里,军队在前线打战时,他就在后方继续料理一些后方之事。经过好几个月与罗成军队朝夕相处,他对于罗成的部队大体上已经有了了解。

    往日他经商多年,去过不少地方,做生意有输有赢,用心实在去真诚经营是一方面,运气是另外一个很重要的部分。

    罗成在不同的地方遇见不同的人,但那些人都只是一个迷糊的大体的印象,比如穷人、富人、小人。

    但随军的日子里,他知道一些“苦人”“无奈人”。

    比如罗成,原本一心只想报国,却未料有一日官逼民反。

    比如他一心只想成为一个对国家有用的人,却未料自己所在的国家都已成为过去式。

    他看着罗成在前面负手而立,嘘声阵阵,他并没有靠近,而是在后面静静看着他。

    这一夜,在这片开阔地里,有两个不眠人。

    侯方突然想起已经很久没有收到侯婠婠的消息了,不知道她那边怎么样,当初两人口头约定在京城见面,如今,罗成的军队还只是过了资江这道天堑。

    前方谁也不知道,会有多少道坎在等着他们。

    第二日,军营里就擂鼓声震天。

    侯方睁开眼,下意识就拿起怀边的钢刀,走出帐篷后发现天还是灰蒙蒙的,不能辨明前面的方向。

    军队里的炉灶的火也都灭了,每个士兵手里都拿了早食。

    “罗将军,这是要准备作甚?”

    侯方迅速赶到罗成的帐篷里,一脸茫然地看着他。

    “侯兄,今日准备进攻紫宸,有一场硬战要打。”

    紫宸,听到这个名字,侯方心中一颤。

    他往日做生意时曾来到过这个城,这个城的守城将领姓兢名业,是个在军队里很有威望的一员老将,虽年逾古稀,身体十分硬朗,带兵打战,从不在话下。

    他的军队一向纪律严明,平日里向来善罚分明,从不包庇任何一个人,就算是他亲生儿子也从来都是身先士卒,从不落后。

    几年前,罗城镇守辽西,他则去往北疆,在天上之山,他凭着一己之力,硬是将地域辽阔,民风刁钻的当地藏民管理的服服帖帖。不仅如此,他驻守北疆时,还曾给当地兴修水利,植树造林,改善沙地,做了一系列的事情,为当地多民族之间的团结做出极大贡献,直接间接缓和了不少矛盾,也正因如此,他在当地威望极高。

    谁知没过多久,皇帝就将他召唤回来,不但没有给予他任何奖赏,反而将她左迁到紫宸这个地方来。

    紫宸的地方特殊在于这个地方贯穿东西,是内地人去往西方的必经之地。

    罗成的军队在不断行军之中不断有人加入,已经从原来最开始的三万大军,现在增加到近乎十万。他心里对于兢业这个老将是有几分敬畏之心的,在他的心里,兢业就像他的父亲一样,是个一门心思只是闷着头报效祖国的那种人。

    那种人在明眼人看上去有几分迂腐老旧,但更进一步来说,这种人让人心里莫名感觉到一种踏实。就像家门前的那刻老树,自己十分喜欢的一个老旧玩物。你平日里就算被其他的新鲜玩意分了心,可一旦不自觉想到这个东西时,你会发现,它一直都在那里,这是一种老派的东西给人的感觉有时候比新鲜玩意给人的感官刺激更加强烈持久的多。

    罗成还未进城时,先亲自修书一封,在信里,他陈述利弊,尤其说到当今的社会,是恶人把持朝政,为非作歹,洋洋洒洒写了好几千字,末了,还在收尾处,写着自己的无奈。

    更让人诧异的是,他准备亲自进城去,将这封信送到兢业手里。

    “父亲,您不能以身冒险,现在您是三军统帅,如果您的身心有半分的折损,那孩儿就是千古罪人,如果父亲您执意要去送信,那请让孩儿代劳。”

    罗晟一听罗成要亲自前往敌方之城时,平日性格温顺的他一下就冲到罗成的营帐之中。

    “晟儿,你听我说,以我对于兢业将军的了解,他是谦谦君子,而我亲自去送信代表我的诚意,兢将军不会对我半分伤害。”

    “可是,现在是战时,人心易变,就算兢将军不对你采取任何行动,可是他的城里远不止他一人,还有柳邕的人啊。”

    “晟儿,我心意已决,你退下吧。”

    “父亲…”

    罗晟退下之后,想着这件事情并不简单,现在他的二哥还被囚禁,他决定要去找他的大哥罗帆一同想个办法。

    罗帆听完罗晟的话后,宽慰了罗晟几句后,心生一计。

    他悄悄给柳邕写了一封密信。

    罗成当天就拿着那一封约战函,一个人,立在兢业的城门之下。

    在城门上守卫的士兵看见城楼之下,有一人立在那儿。

    “来者何人?”

    “罗成”

    听到“罗成”这两个字,城门上炸开了锅,为防有诈,守城的人马上去将这个事情告知到兢业的耳边。

    “哦?”

    兢业听到这个事,反应并不大,也没继续追问,只说了四个字。

    不一会儿,守城的人就五花大绑将罗成给押到兢业的房里来。

    罗成自始至终,都是淡定之态。

    “哦,我没想到你会来?”兢业的口气就像熨烫机从衣服上轻轻熨烫过一般,语气之中藏不住一种舒服。

    “兢将军,好久不见。”

    罗成的印象中,自己的父亲与兢业是旧时好友,他还是很小的时候就成听自己的父亲说过兢业。只是听说那时候两个人都是穷酸的进京参加武试的乡里人出身。

    两个人都是乡里“有两下子”的那种人,后来听说京城举行第一次武举考试,都报名,相约前去。

    他们原本想得很乐观,将家里所有值钱的家当都当个干干净净之后,就携手一同向京城出发。

    去的时候还是酷暑天气,两人身上的盘缠有限,只能依靠脚力。

    谁知当他们最终走到京城时,发现武举考试已经过去了一周。

    两人唏嘘不已后,陷入左右为难的境地。

    回去吧,明年又得来,最为紧要的是身上原本不多的钱财都已用尽。

    京城的街上人来人往,热闹异常,京城的大街上繁花似锦,人们锦衣飘带迷了他们的眼。

    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最终决定在这个地方找事情做,先养活自己,再等待来年的武试。

    说干就干,两个小伙子先找到一个寺庙,每日替寺院打扫卫生为由,获得一个暂住的资格。

    之后他们沿着京城走了一圈后,发现对于目不识丁的人来说,除了出卖自己的力气之外,别无他法。

    卖力气是个现成的做事拿钱两不相欠的事儿,对于京城中的人来说,贱卖自己的力气是极为人所不齿的。

    他们两个人原本就来自乡里,平日里都是在靠着力气为生,唯一与乡里其他人不同的一点就是,他们的身上多了那么一些与力气不同的伎俩,那是一种在大自然之中自然生长,后天又经过别人点拨而形成的,一种蛮力之上的那些技巧。

    那都是一点一点磨练出来的。

    经过观察,他们两人选择了赚钱最多,来钱最快的一件事一搬砖。

    他们来之前,京城遭过一场火灾,东坊那一片基本已被烧个精光。

    朝廷为了安抚这些人,临时修建一些棚户区,把这些人都暂时安居在那。

    再拨出一部分善款来进行修复补救工作,这个工作暂时需要大量的人手。

    兢业和罗世勋在大街上听到这个消息时,马上就走到报名集合点去报名。

    来参加报名者众,黑压压的人群里,兢业和罗世勋两个人排在长队的后面,一眼看不清前面发生的事情,只是他们举得还蛮奇怪的是,队伍前进的速度极快。

    队伍长又长,但出奇的快,他们就走到前头,能够看清前面发生的事情。

    一个四四方方的台子,一块布盖在上面,只有一个人手里拿着一张纸条,队伍中只要有一个人经过他的身边,他一句话也不说,只是递给那人一张条子。

    兢业走到那人面前,拿到的条子号码是“1101”。

    “1102”是罗世勋拿到的。

    他们拿到条子后,一头雾水,走出大门后,不知道该往哪儿走。

    出门遇见一个准备回家的看上去老实巴交的庄稼汉,罗世勋赶紧拉住他。

    “大哥,我初来乍到,不懂规矩,请问领到这个条子再咋整呀?”

    庄稼汉上上下下瞄了他一眼。

    “你们不是京城里的人吧?”

    “是啊是啊,我们是从岳宁过来的?”

    “岳宁,那是哪儿?”

    罗世勋花了很长时间才弄清楚,原来他们现在只是拿到一个入场券。

    这个招工是官府所为,整个工序严谨,为防出事,订立一个规矩,无论来者何人,都先领券,再去试工。

    第一天领券,第二天试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