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从今天起 你们正式更名为罗家军

    更新时间:2017-10-14 13:20:17本章字数:3526字

    公孙曦在之后的几天里,一直派人暗中观察着罗成派来的那几个人的动静。

    几个人听说自己花这么多钱只有这么一个小官可做,心下警觉起来,有天他们几个人在喝酒打牌玩的正嗨。

    “有人”其中一个人猝不及防站了起来。

    “干什么,干什么,兄弟,大惊小怪的,还能不能愉快玩耍?”那人说了这句话身子慢慢向着站起来的那个人靠近,他高大壮硕,光在身高上就完全碾压那人,他的手随意的放在那人的胳膊上,整个人喝醉酒般瘫软,全部的重心都放在那人身上。

    “有人在监视我们”他嘴里嘘出着一句话。

    “啊”

    “别慌”觉察出那人身体受到震颤,他搂的更紧了几分,一只胳膊就像泰山压顶般整个人全部的力量都向着那人压下去。

    那个刚才还有几分慌张的男子经过他这一番“点拨”后,心下也明白了几分。

    几个人有说有笑,继续喝酒打牌,表面上风平浪静,每个人内心早已风起云涌。

    接连一周,公孙曦并未觉察出任何端倪。

    紫宸这座城,罗成的军队已在外驻守数月,行军打仗,正义之名虽重要,士气最不可缺。罗成已在暗暗谋划攻城略地之计,他安插进去的几个将虽是小官一个,开城门做内应早已绰绰有余。

    当天夜里,罗成修书一封,暗地里给了在城里做内应的几个人。

    几日后的一天夜里,城门开。

    公孙曦还在睡梦之中,被一阵阵极其轰轰闹的声音惊醒,他尚未掀开营帐,就看见火光漫天。

    他一秒惊醒,下了床,手上拿着鞋,蹑手蹑脚的按下一个开关。

    有这一个里应外合,罗成的军队迅速占领紫宸。罗成在内应的引领下,直接奔向公孙曦住所。

    “砰”罗成一脚踹开了大门,他手下的兵先他之前去搜寻。

    兢业被朝廷带走后,公孙曦一来就直接住在兢业的房间里,这间房子里有一间主屋外加侧屋三间,三间规格大小并不规整,兢业住在最靠近里的那件房。

    房子很大,很空,窗户开着的时候,风能贯穿东西。

    这次罗成再细看,发现没过多久,房间里添了不少古玩玉器。

    公孙曦当然早已逃之夭夭,紫宸迅速就被罗成给占领。紫宸是抵达京城的最后一道天然屏障,再往前走,罗成的军队就可以直捣黄龙。

    想到这,他的心七上八下不得安。他决定先把军队放在这儿休整休整。

    冬日临近,天气灰蒙蒙,日间天暗的早,罗成白日都看军队训练,晚上都一个人提着一壶酒在自酌自饮,军队占领紫宸后,他将兢业那边房子里的一切都恢复原来的摆设。他住在兢业旁边的那个房子里。

    房间很大,里面除了桌椅板凳,并没其他摆设。这间房子最抢眼的是那扇窗户。本朝惯常用的窗是圆形格心木质窗,雕刻精致。

    兢业家的窗户极有个人特色, 一整面墙,半个面是窗户。罗成将窗推开,随手从桌子中拿出一壶酒,他今日身上穿了一件夹棉袄的素锦长衫,除开作战,他几乎很少甲胄着身。

    窗户一推开,他一屁股坐下,背靠着墙壁坐稳后,他一只手将那瓶鸟嘴酒壶拿起,就像浇花般直接往嘴里喷洒。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兢业的房子在紫宸最高之处,从他房间里可以俯瞰整个紫宸大地,视眼开阔,地势高耸入云,云中吹过来的风都凛冽刺骨,罗成的酒一入喉咙,身上暖意顿生。他低头,发现外边灯火通明,值岗的士兵在城门上来来回回。

    城墙外的大街上,摆小摊的小贩次第齐聚,罗成看过去只能看见花花绿绿一片,罗成的军队攻下紫宸后,就取消原来的夜禁制度。这个制度一出,城里的夜晚都分外热闹起来。小商小贩24小时都在营业,恍如白昼般。

    今夜无月,苍穹之上,只有零星一两颗星星,黢黑一片,星星一两颗格外明亮。

    “爹,今天没有月亮。”

    罗世勋的背很厚实,罗成匍匐在上面,就像一个人在一个船中行走般,周围的风景都从他身边慢慢移向背后。

    “成儿,有星星”

    “爹,星星只有两颗,一颗是你,一颗是我。”想到这儿,罗成笑了出来,只是这笑声就像秋日花期短暂的花,刚开放只有一会儿,就嫣儿吧唧,没了生气。

    “成儿,怎么呢?”罗世勋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背后一下热热的重重的,不消说,是罗成的脸埋在他的胳膊里。

    “爹,天上的星星那么小一颗,他们那么弱小,长的也一模一样,又有谁记得他们呢?”一想到这一点,罗成的心头开始狠狠的刺痛了起来。

    罗世勋听完背上这个刚生完病的小少年发出的这句感叹,心头也不是滋味。

    “成儿,你听我说,每颗星星在散发光芒的时候并不在乎它能否被人记住,可是那些曾在我们不开心时照在我们头顶带给过我们希望和温暖的光,我们会忘记吗?”

    “不,我不会忘记的。”罗成小指头攥紧,赌气发誓般下定决心说道。

    罗成手中的酒灌的频次增加,那个在父亲背上的小少年在阔别多年,成家立业成为一方豪杰时再次回想起年幼之时,曾被父亲蒙阴庇护时的场景,长长叹了口气。

    何夜无月,何处无星光,但少能暖人心头的人共处。

    酒醒不知人世,罗成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听到有士兵来报,说在另外一方,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也在集结,心头一惊,赶紧派人去打听。

    宁二的大部队跟着罗世嘉出发后,一路上他们原来几个稀稀拉拉的散兵开始像模像样起来,孙吴的伤早已好了,可罗世嘉打心眼里觉得这个小伙子有点不正常,比如说她有时候跟孙吴单独说话时这位仁兄会像个小女生一般,不自觉脸红起来,而她自小有点儿男子汉的豪爽气概,现在女扮男装更是将这种气质发挥的淋漓尽致起来。

    有时候罗世嘉开玩笑般去挽着孙吴的胳膊时,他会就像躲开脏东西一般极力避开罗世嘉,甚至于每次她想单独跟孙吴开开玩笑,孙吴都会远远的避开她。

    孙吴这些举动常常让罗世嘉摸不着头脑,她一开始还以为是孙吴有病,大部队路过一个寨子时她还特意给孙吴找来一个医生,可孙吴态度极其恶劣的将这个医生拒之门外,后来架不住罗世嘉几次这般行动,他终于给了医生一个机会。

    就这样,那位罗世嘉苦心孤诣求来的号称包治百病无效退款的医生对着孙吴全身上上下下做了一次检查后,极其无奈的说他孙吴除了人黑了一点之外,没有任何毛病。

    “这不科学,实在不科学”罗世嘉左思右想后得出这一个结论,可她一时之间又想不出个具体什么可行性的方案。

    现下非平时,平日里她还能去静下心来去分析原因,现在她带领着这一个规模浩大的军队,行军的方案都在她手上。

    之前他们十几个人组成一个队伍时基本都是听孙吴的,现在这么一个好几万人的队伍,不知为何在一夜之间悄悄转移到她的手上来。

    宁二之前采用的都是放养政策,一路上这一大队人都像是赶集一把浩浩荡荡往前走,吵吵闹闹个不休,最开始罗世嘉还以为是大家还不适应就决定先给大家一些时间好好适应适应。

    可一周过后,这群人越发猖狂起来,大伙儿路过一个城镇时,这群一直在深山里的人就像是从监狱里放出来一样,一下子完全不听指挥在这个城镇四处游走。

    他们一大早就来到这个城镇,等到真正将大伙儿聚集到一块儿时,已是当天晚上。

    为了将大家集齐,罗世嘉在那一天里腿都差点跑断。

    以前她还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容忍一下,经过这次事件之后,她觉得她非要想个办法来治一治这群人。

    当所有人聚齐在一起时,罗世嘉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面红旗,只听她一声令下,红旗飘扬,旗子上赫然写着一个字“~罗”。

    这一大波人突然看见那面旗子在风中飘扬时有点懵,他们的双眼都望向那面旗子,以及笔挺站立在旗子下的小儿郎~罗世嘉。

    “大家静一静 ,听我说。”罗世嘉费了好长时间自己组装了一个古代版的“喇叭”冲着大家喊。

    “谁在说话,是谁?”

    “这是谁?是要打仗了吗?”

    “啊?”

    原本吵闹不休的一伙人听到这个巨大无比的声音都吃了一个大惊,一时之间,四周安静如鸡。

    直到罗世嘉开始喊第二声时,大伙儿才知道原来他们听到的那个声音来自于红旗之下的那个少年郎,一时之间,几千双眼睛都刷刷看了过来,纷纷看向了罗世嘉。

    罗世嘉似乎早就知道大家的反应一般,将头颅高高扬起回看大伙。看了一下之后 ,她又拿起这个铁玩意来。

    “我说个事,现在听我的口令,还愿意留下来的站在我的左手边,不愿意留下来的站在我的右手边,好,下面我数一二三,大伙儿可以开始移步。”

    底下的人听见罗世嘉这么说后,面面相觑,大伙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是罗世嘉没有料想到的事,她看到大家并没反应,又继续拿起喇叭来,又继续喊了三遍。

    这一下,所有人都听明白了她想要表达的意思。

    宁二率先移步走向她的左边,宁二一移动脚步,那些跟随他过来的人也都纷纷移动步子,都齐齐站立在宁二后面。

    罗世嘉一看,他的右手边一个人都没有。

    “…”

    这个结果是罗世嘉之前所预想过的,她提起自己的铁家伙开口说话了。

    “这样的,既然大家都愿意留下来,那留下来有留下来的规矩,从今天起,我们这个军队要改一个统一的名字,叫“罗家军”而我,是罗家军的领队人,可有人不服。”

    底下的人都看向宁二,等待他开口说话。

    一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安静如鸡。

    宁二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姿态,好像是在听一个别人的故事一般。

    后面有人嘴巴动了动,都没说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