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 大路朝天 各走一边

    更新时间:2017-10-15 17:34:33本章字数:3609字

    罗世嘉定好规矩后,大军就开始出发了。

    开头两天,军队还算齐整,向着前方走着。

    罗世嘉早就想好,她从京城逃亡回来的人嘴里听到零星片段的关于她父亲的信息,知道罗成的军队已经攻占了紫宸,正在向着京城进军,她原本想着也马上带领自己的这个军队去京城与罗成汇合。

    这是她穿越过来的第三个年头,这些年,她惯常的日常出街的装备是女扮男装,还在现代时她是家里独生,而且身在一个警察世家,自小就被当成男娃去养。

    现代人将孤单分为十级,第五级是一个人去吃火锅,这个罗世嘉还在只有三岁的时候,就自己一个人拿着父母给的钱一个人下来楼,转悠了好久才找到一个火锅店。

    那天是周末,她爸妈在一个月前就承诺要陪她一块儿吃火锅,她一个人在家里玩了很久拳击,从青天白日等到暮色四合,她一个人将冰箱里所有想吃的东西和家里摆放的所有干货吃了一个遍后,抬抬头,发现家里的时钟已经指向了7。

    她跺跺脚,踮起脚尖走向自己的冰箱里,她并没有打开箱门,她的视线朝着冰箱顶部看了看。

    看了一会儿后,她不声不响的将她父亲的门推开。门开的那一刻,她一眼就看见那个白色的大块头。

    她移向那个大块头,极其麻利的将这个大块头挪向冰箱前,紧接着,她又爬向了那个大块头上,伸出手去,她才三岁,还约莫只到半截冰箱的高度。

    “哎,够不着”说完这句话,她凌空一跳。

    瞬间扑街,脚上叩青一块,她的皮肤极其粉嫩。

    一大片一大片嫩肉上,有几个红色的圆粑粑形状的坨就像是被机关枪扫射之后。

    这当然是老罗和罗母放养的结果,老罗和他老婆每日忙的常年不见踪影,罗世嘉还在两岁时就被爸妈从外婆那里领回了家。她也是从两岁开始一到晚上八点,就一个人也不用谁看护,先是去厕所。

    对他来说难度最大的就是怎么爬上那个白色的名字叫做马桶的东西。她原先在她外婆那儿上厕所都是直筒式,只要蹲下去,她那时穿的还是开叉裤,不需要解开裤子就直接向着底部开始“自由发挥”。

    而自打进入了老罗家,罗母就给她穿上了缝合完整的裤子,老罗家用的是马桶,而且完全没考虑到家里新来的这个人的感受。

    罗世嘉最开始一个人在家里看见马桶这玩意,她内心是极其崩溃的,等到她从头发丝到脚趾头将老罗骂了一个遍后,发现这个家里空空荡荡,只有她一个人。

    说来也很巧,那时候她极其尿急,没办法,没有一个人能够帮助自己,她只能依靠自己,她的小脑袋瓜子里看着眼前这个大块头,绞尽脑汁想了一想。

    只听砰的一声,她蹦跶上去了。

    下一刻,听到杀猪一般的哭声穿来,她是终于蹦向了马桶,可她全身都卡在里面了。

    吧嗒吧嗒声一阵接一阵,她的眼泪水从自己的眼眶里流了下来,也不知道这眼泪水流了多久,她开始一只手撑在马桶的边,一点点的就像是蚂蚁走路般终于将自己的身体移开。

    再一用力,她整个人又滚在地板上。

    哇的一声,她的眼里又开始下起雨来。

    那是她从小到大哭的最伤心的一次,说来也奇怪,从那次以后,罗世嘉再也没有掉过一滴眼泪。

    就算是最后死于非命,她也没有这般如同被整个世界遗弃般哭的形神俱灭。

    自小到大,她的腿就从没白净过,那次直接扑到地板上时,她也没哭没闹,自己揉揉腿,用嘴对着脚丫吹了吹,就推开门。

    老罗家所在的小区,大白天都是一些在家带孩子的老太太,每天一到上班的点,上班族就如同蝼蚁般从大门后穿出去,一到晚上,这些人又像潮水般涌回来。

    青天白日很少会看见青年男女的身影,白天在这个小区能看见的活人就是一班的小老太太带着自家的孙儿,有些还只有几个月,被老太太抱在怀中,大一点的就像是个小跟班,跟在一群搓着麻将的老太太的桌子旁,老太太们的麻将哗啦啦搓的哗哗作响,他们则蹲在旁边桌子角在那儿一个人埋头玩着积木。

    罗世嘉一个人拿好钥匙出门后,沿着街边走了很久很久,路过好几条街。

    街上灯火通明,路上行人很少,正是冬日,外头的人都将棉袄在身上裹了一层又一层,罗世嘉一个人边走边踢着石头。

    “老板,这里能吃火锅吗?”

    店里秃顶的老头听到一个稚嫩的声音,挪了挪堆放着炭火的凳子,站了起来,瞅见眼前一个扎着一只小马尾的小女孩,小女孩眼神清澈,黑溜溜就像是一颗玛瑙,晶晶亮。

    “小妹妹,你想吃什么呀?”

    老板凑到女孩子面前,低着身子对着他问。

    “火锅”

    “鱼火锅?”

    “叔叔,我只有这些钱,你看着办”这话说完,罗世嘉将自己带的钱一张一张认认真真数好,再交给前方的这个胖墩的男子。

    男子也郑重的举起双手去接过钱,再移步,走到一张双人桌前,拉开凳子。罗世嘉也会意,直接走到那个凳子前。

    胖大叔将罗世嘉安放在那个凳子后,不一会儿,罗世嘉的面前摆放了一个鸳鸯锅。

    锅的旁边有不少生蔬,最多的是肉,有肥羊肉和瘦牛肉,五花肉还有水晶饺子。

    罗世嘉学着平日里大人的模样,一手拿着筷子,另一首将眼前的盘子放在火锅前,一点点就像蜗牛吞食桑叶般将盘子里的东西移到汤旁。

    扑通扑通,扑通扑通,肥羊肉和油豆腐都掉入锅里,就像跳水运动员在站台跳水般。

    不一会儿,菜全都入了锅,热气四溢,渐入佳境。

    罗世嘉一个人吃的正嗨,罗母的电话早已响起。

    原来这家店子的店长与罗母相识,罗世嘉刚走进来时,他瞅着眼前这个小姑娘有点像自己认识的一个人,具体像谁,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直到朋友圈弹出一个聊天对话框来,有朋友找他问罗母的微信名片,他将微信名片推送出去的时候,瞅见罗母微信头像。

    一将微信头像点开,他恍然大悟。

    等到罗母赶到这家火锅店时,她看见空荡荡的一间房子里,只有罗世嘉一个人在那儿,有模有样的夹着锅里的东西吃,两眼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吃锅中餐。罗母又是心疼又觉得好笑。

    她选了好几个角度,拍了好几张照片,当做“犯案罪证”发给老罗,老罗点开微信看见罗世嘉的图片,笑的身体都是歪的。

    这是罗世嘉七岁时的“壮举”。

    七岁那年,罗母觉得她一个人在家太孤单,就将她放进了幼儿园。缴完了学费办理好入学手续后,罗母就再也没有管过她。

    她第一天来上幼儿园的那天,校门口特别热闹,罗世嘉发现,跟她同龄的孩子身边,都有一个爸爸妈妈在那。

    她看了整个幼儿园,只有她一个人身边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

    第一天上课,幼儿园的教室门外,家长巴拉巴拉都围在教室门外,罗世嘉只要一抬头向外边看,都能看见一个个脑袋,那些脑袋就像玩偶般悬挂在门外。

    罗世嘉坐着听完老师自我介绍后,突然听到哇的一声有人就哭了起来,老师的介绍戛然而止,教室外蹲点的一个家长一下子冲了进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接就将那个孩子抱起。

    这一下,罗世嘉发现她的四周,哇的一声,除了她之外,其他的人都哭了起来,哭声就像鞭炮般,一阵接一阵,这边还未停,那边又响了起来,罗世嘉感觉整个世界都是孩子的哭闹声,她感觉自己淹没在这个哭海里。

    教室里孩子一哭,外面站在窗户上观望的家长一时之间都坐不住,纷纷以考体育考试时百米冲刺的速度冲到自家孩子面前。

    一时之间,站在讲台上的老师看着台下孩子和家长,内心是奔溃的。

    罗世嘉看着自己周围这群人,内心也和讲台上的老师一般,也是极度奔溃的。

    奔溃归奔溃,奔溃完毕,那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老师将大家在教室里的家长都轰了出去,第二节课,老师任由这些孩子哇哇大哭个没休没止,自己一个人出门去。

    罗世嘉淹没在这片哭海里,愣怔了几秒后,发现大家比赛一样,真是这边哭声一起,那边的哭声更烈,这边哭个没完没了,那边更是歇斯底里,表演的成分极多。

    哭到最后,大家发现似乎是没有了观众来看,也渐渐就像漏掉油的发动机,开始熄了火。

    第三节课,班上的小家伙不知为何,突然出奇冷静起来,也不哭不闹,开始上课。

    就这样,罗世嘉极其平顺,毫无波澜的上完了幼儿园,那时候班上的同学对这个长的平淡无奇的小姑娘还毫无印象。

    那么从什么时候开始大家记得她呢?

    是在学校里开始有运动比赛的时候,那时候学校教育部的大旗一下子都变了,大旗指向了一个宗旨~素质教育。

    应试教育就这样悄无声息的退出了历史的大舞台, 素质教育的大旗在空中高高飘扬起来。

    在这样一个巨大历史变革之中的罗世嘉还在上小学三年级,那一年,学校里开始办起了校运动会。

    按照上头的要求,校运动会这件事必须要引起重视,必须是“全校参与,人人有份。”

    校运动会有一个最为重要的项目就是百人长跑,这个项目要求每个班上选出五个人来,围绕着这个城跑一圈。

    这个项目评定标准是跑在第一名的选手,最终校运动会闭幕式的降旗仪式由这个人来领导进行。

    学校里升旗降旗都是万众瞩目的时刻,每周一的广播体操时间,都会有一个旗手在所有人的注目下,有序的带领大家去进行,这个人在这个时候是主心骨,所有的光环都围绕在他身上。

    罗世嘉那时候是个不爱说话一个人玩耍的女孩子,班上的女孩子开始学会示弱,遇见小虫子都会吓的哇哇大叫,摔个跤都会落泪。

    班长是个有些闷闷的小男生,上自习课时,班上闹哄哄。

    他跑到讲台上,拿着黑板刷对着桌子啪啪了两下后,班上依旧轰轰闹。这个小男生在气势上压不住大家,也不管什么面子问题,事情紧急,他接到消息时已是最后的截止日期,需要马上上报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