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她突然从小透明变成万众瞩目

    更新时间:2017-10-16 17:38:19本章字数:3485字

    “静一静,我们班需要有五个人参加环城长跑,有人要参加吗?没有的话我过一分钟再问一次。”

    一分钟,只有一个人举手。

    “第二次,这个是班上的荣耀,班主任希望大家都能参加。“

    他刚一说完,开始有三个男生将手举了起来。

    还差一个人,小班长有点急,学生会的学长刚开会的时候特别强调,五个人中,最少要有一个女生,要保证男女均衡。

    “最后一个人,需要一位女同学,有主动愿意去的女同学吗?”小班长说完这句话,眼睛就像机关枪般扫射整个班级。

    凡是他目光所及之处,均遇到将头深深埋在桌子前就像把头埋在沙子里的鸵鸟般的女同学。

    班长明亮的眼睛一点点的开始暗淡起来,罗世嘉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不是出门脑袋进了水,她看到小班长无奈的低着头时,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她将自己的手举得高高的。

    班长暗淡的双眼瞬间有了一抹亮色,他看着眼前这个女生,这个他连名字都不知道叫什么的女生。他欢乐的拿着自己捏在手心里都捏出汗来的本子,一口气跑下讲台。

    “同学,登记一下你名字。”小班长一脸诚恳,眼巴巴看着罗世嘉。

    罗世嘉心头一凉,刚觉得自己是大义凛然拯救这个人于水火之中的旷世奇才,现在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傻瓜。

    百人齐跑选在一个春风和煦的日子。

    那天罗世嘉一早就到了学校约定集合的地点,她家与学校,只有一墙之隔。

    当她赶到集合点时,发现他们班只有她一个人来了。操场上有其他班的人,今日大家都穿着校服,看上去整齐划一,这也有一个问题就是,找人难找,每件衣服都是一模一样,男生是清一色的平头,而女生都是齐肩短发。

    学校对校服并没有太大的规定,平日里对学生的管理制停留在他们的日常礼仪 和头发上,学校规定男生必须是留寸头,女生最长是齐肩短发,不能烫染,不能穿裙子,但可以穿私服。

    只有在校运动会或是校庆这样的日子里才强制性要求大家都穿又宽又大,里面几乎能容纳三个人的校服。

    罗世嘉所在的学校校服是经过专门设计的,那种宽阔的能装的下好几个人的大袖子,中间是一块颜色深一点的灰,周围是纯白。

    中国的校服不约而同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丑。

    美的方式各不相同,丑却丑的同质化,丑的一毛一样。

    罗世嘉静静的站在操场上,看着远方灰蒙蒙的天一点点明亮起来,看着眼前的人渐渐的清晰起来。

    也不知过了多久,她看着眼前有一个人跑了过来。

    “你在这儿?”

    “嗯”

    “跟我来”

    “去哪儿?”

    走到罗世嘉前面的人也不说话,直冲冲就像一个随时要发射出去的火箭。

    小班长不说话,罗世嘉也不问,两个人一前一后。

    小班长昂首挺胸走在前面,罗世嘉低着头嫣儿吧唧的跟在后面。

    一个扑通,罗世嘉感觉自己撞上一个铁壁一般的一面墙,她脑袋嗡嗡作响,摸了摸自己的脑袋瓜,一抬头,正迎上前面一个清澈的目光,当下心惊,脸红的跟煮熟的螃蟹一般,通红通红。

    原来一开始就是她找错了地方,每个班级都有一个固定集合的地方,所以她刚才呆愣在那儿站立的地方是别人班级的。

    而她原本就十分矮小不怎么起眼,现在淹没在这个清一色穿着校服的队伍里,实在太难去找寻。

    小班长能在最短的时间里迅速找到她的一个秘诀在于,整个操场大家都是兴奋异常,止不住自己脚丫的欢喜。

    小班长在人群里迅速锁定罗世嘉的关键在于,自从那日罗世嘉报名之后,他暗暗观察了这个女生,发现其他女生是那种故作安静,其实心里住着一匹野马。而罗世嘉是那种从内到外就像一潭深水,激起最大的波浪也不过就是小脸一红。

    她似乎永远那么安静,就好像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不能引起她的注意,而她自己对于自己所关注的 那个点又是全身心的投入进去,这个世界似乎与她无光,她所关注的,似乎就是全世界。

    在罗世嘉的印象当中,她从未见到过如此这般多的人一块儿往前冲。

    所有的人似乎都围着一个向心力,只有在两角迈开之间,迅速向着前方行进。前方有什么,罗世嘉不知道,她只知道,她要全力往前走。

    百人长跑的规则只有一条,围着这个城跑一圈,最先抵达终点者就是胜利者。

    刚开始时,所有人都迈开腿,向着前方跑,跑着跑着,队伍里开始有人气儿散了。天空之中,太阳越升越高,地上的人,汗水都将衣衫浸透。

    无人知晓前方到底有多远多长,大家只知道出发吧,永远出发。

    那是罗世嘉最全力以赴的时候,也不知为何,她感觉她胸腔似乎有一团火在燃烧,路上的人匆匆行进,也有好事者站在路边,对着这一群穿着校服的人指手画脚。

    别人说什么,罗世嘉不知道,她只知道,她需要全力去奔跑,她的脑海里,还有刚才站在操场上时,小班长轻轻说着的那两个字~“加油”,小班长嘴巴微微动了一下,这两字个是罗世嘉看他的嘴型会意出来的。

    在这个酷热难耐的午后,街边的橘子汽水卖的格外抢手,路上的行人,基本都短衣短裤,也有一些人,只穿了一条裤衩,上身赤裸着,露出晒成古铜色的皮肤,跑着跑着,罗世嘉还能闻到,路面上柏油马路悄悄化掉的分子在空气中飘飘荡荡,无处安放。

    她从没怎么观察过这座城,即便她在这个城中生活了好多年,她的足迹也仅限于她家附近那几尺见方的地方。

    现在她往前奔跑,一边跑一边看着身旁路过的每个地方。

    这个城市真神奇,她心里想,原来还有这样一个地方,还有这样一棵树,还有这样一个不同寻常的店子还会有这样的人。

    一边跑着她似乎感觉自己重获新生,脚下也隐约生出一股力量来。这股不知何时自动生成的力量让她跑着更起劲,前面的人不断的被她超越,被她抛在身后。

    前方原本模糊的人开始慢慢清晰起来,跑到最后,她感觉自己胸腔里也有什么东西要跳了出来。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她的前面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近了,近了,胜利的脚步近了,看着前方的那块石头上的几个红色的草书,她心头欢喜起来。

    “加油,加油,加油。”她一边跑,一边在心里对自己这么喊着,喊着喊着,这些话也似乎从心里蹦了出来,一个个从她的嘴里砸了出来。

    她再次到达学校操场时,发现操场上早已聚集了好多人。

    她的心里是有几分沮丧的。

    “我终究让他失望了。”

    她在心里自言自语,她脚步迈向了操场。

    她前脚刚着地,身边欢呼声巨浪般汹涌而至,就像暴风骤雨般砸在她脑袋上,让她一时之间有几分晕眩,不知道眼前是个什么情况。

    “第一个,第一个。“

    欢呼声一浪接一浪,后面的人也渐渐跟了上来。

    罗世嘉不知道那天她是怎么会到家的,只知道那天她到家,感觉心里已经被掏空了,脚下就像踩在棉花上,软软的毫无力气,才刚看到自己的床,她就直挺挺倒了下去。

    脸没洗,牙没刷。

    第二天她到了学校,走到自己班级时,发现班上少男少女向着她投来的眼光多了很多,平日里她就像是空气般的存在。

    她小心翼翼避开那些眼光,继续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直到小班长再次来到他的身前。告诉她将由她去进行今天的降旗仪式,她才知道,大家昨天说的是什么意思。

    降旗仪式倒是进行的很顺利,罗世嘉在所有人的注目下将降旗仪式进行了下去。

    只是,从那天起,她开始会收到一些她从未听说过名字的小男生的情书。

    有一次,她刚从厕所出来,迎面就有一个人冲了过来。她眼力好,看到那人如同旋风般扑了过来后,她就马上避开。结果在那条走廊上,她往左那人也跟着往左走,她往右那人也往右,一条走廊宽又长,两个人就像在进行拉锯战般,共同都往左左右右,拉扯了好长一段时间。

    直到罗世嘉停了脚步,那人也跟着停止。

    “有事吗?”

    罗世嘉有点无语道。

    罗世嘉这一句话让那个小男生顿时小脸一红,慌乱之间,小男生就将那那封信扔在了罗世嘉身上,就在罗世嘉还在犹豫接还是不接时,那封信从她的手里掉落下去,掉在地上时,罗世嘉似乎反应过来,再抬头,发现眼前的小男生早就跑的没了影子。

    她拿起那封信,信封是透明色,外面还有一些紫色小花瓣,清新明亮。

    拆开来看,里面是蝌蚪一样弯曲的文字,写着“罗世嘉,你好啊,我是三年级二班的武波,我喜欢你。”

    这样莫名其妙的事后来发生了好几次。

    罗世嘉就在一种莫名会被人表白的恐惧支配之下逃离了这所学校,去了另外一个地方,这件事情的决定权全部在她的手上,老罗并不管她这事,直到她读了初中,老罗都还不知道他曾转过学校这事。

    在这样的家庭出身的孩子,从小就极其独立,罗世嘉从小学起开始,就自己选择学校,高中文理文科都是她自己大笔一挥就开始选,大学亦是如此,她自己选择了自己的专业,后来自行选择自己的工作。

    老罗有时候回忆起罗世嘉,除了一个大拇指称赞自己家罗世嘉真是从不让人操半分心之后,说不出任何具体细节去丰富他的这个论述。

    罗世嘉也一直以为天下的父母都是一个样子,直到她到了这个新的地方,住进另外一个人的身体里,开始了新的生活,她才知道,老罗是一个好警察,可并不是一个称职的父亲。

    想到自己现在的父亲侯方,她就不自觉带着大部队,加快了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