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 我是谁?这是在哪?你们想干什么?

    更新时间:2017-10-18 16:44:02本章字数:3699字

    “我是谁?” 

    “在这干什么?”

    “这是哪?”

    “你们有是谁?”

    “打算干什么?”

    侯方只听到身旁到处是吵吵嚷嚷,嘀嘀咕咕个无休无止,他如同死鱼一般,猫着身子蜷缩在一个角落里,这场洪水将他这半年的所有积蓄都冲刷个干干净净,他不甘心,他怎能甘心。

    本朝重农轻商,他家从小就没给他留下半亩田地,自小他无计可施只能去出门开始经商,也正因如此,他在十里八乡地位十分低下。这些年他一直在外经商,也无暇顾及自己家里,就算是侯婠婠出生,他也没见过几面。

    这次原本是想在这里小赚一笔就美滋滋 回家过年,却未料,这突然就来到的天灾将他所有的辛苦都统统抹掉。

    刚开始他是觉得脑袋一片空空,感觉自己就是一个浮萍,在大海之中飘飘荡荡,也不知道这场洪流会将她带向何方。

    感觉自己身体被掏空,他万念俱灭想着干脆就这样算了吧,也就完全放弃了所有的反抗。

    但现在在这个黑屋子里躺久了,他想起自己家里那么可爱的妻子和儿女,这才真切理解曾读过的杜工部的那一句“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想到自己的妻儿,他的眼泪就断线的珠子般,止不住的流。他仔仔细细回想了一遍,他的妻儿跟随他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埋怨过他半分。尤其是他的小女儿婠婠,每回他出差在外想给她买点什么时,婠婠都会以浪费钱的名义拒绝。

    侯方与不少官宦人家打过交道,他有回看见一家官宦人家的女儿穿着特别好看的小裙子,经过他的打探,找到店子也想买一件一模一样的裙子给自己的女儿。可当老板知道他是个商人时,无论他花多少的钱老板都不卖。

    原来那件裙子是丝织品,本朝有法律明白写着“商人不能穿帛、棉、及其他丝织品。”

    一想起这件事,侯方就开始站了起来。他怎能这么容易放弃,不,他不能,如果就这么轻易的放弃,那他将以何种脸面去面对家里乖巧懂事的妻儿,侯方正紧紧握紧双手,想着下一步将如何时。突然有一道亮光刺了过来。

    门就是这么猝不及防的敞开着。

    “你们走吧”

    这短短的四个字让这些原本惊魂未定的人都疯也似的都走出门去,一下子就没了身影。

    侯方自始至终都站立在那。

    “你为何还不走?”

    立在门口的男子负手而立,吃惊的看着侯方。

    “我在等你”

    侯方的语气就像是在和一个阔别良久的老友再相逢时一样。

    “哦?那你说说看,等我作甚?”

    男子的眼里突然掠过一丝疑虑,一丝戏谑。

    “感谢你救命之恩”

    侯方缓慢答道。

    “哦,那大可不必,这是我分内之事。”

    男子眼里一闪而过的那道光霎时之间就熄灭掉。

    “顺便想帮助你”

    “哦,这个有意思,你说说看,你能帮我作甚?”

    男子说这话的语气明显多了几分不耐烦。

    “帮你抓人”侯方依旧不缓不慢的说道,“抓你想抓的那个人。”

    “那我们屋里说。”

    就这样,侯方认识了孙吴,他们成了忘年之交,也正因如此,侯方才会这么担心大胆的把自己的女扮男装的女儿侯婠婠交到他的手里。

    孙吴一开始是把罗世嘉当做兄弟,但自打上回宁二那件事发生后,他总觉得心里有点儿疙瘩,一时之间也解不开。

    不过现下是战争时代,这点小疙瘩暂且先搁置到一旁。孙吴觉得在这个时候,毫无悬念,自己就应该站出来。在这三个人之中,宁二脑袋不怎么清楚,罗世嘉从未有过任何整张沙场的经验,而只有他,他才最有资格去前面拼命。

    他觉得这事与他而言,是理所当然,是本应如此。

    可罗世嘉心里却有另外一番计算,他们现在距离京城只有这最后一道光卡,过了这个关口,她终于可以见到罗成和侯方。

    一想到罗成,她心中就像打破一瓶七彩粉,各色各样的花都在一个腾腾直蹿。

    她想在见到罗成之前,做一件大事,刷新她在他心中原本就有的印象。

    锣鼓声喧天动地,一声令下,三军出动。

    罗世嘉跟在孙吴后面,两军交战,孙吴果然按照原先的计划,直接就往前冲,他要会一会对方的首领。

    马儿使劲往前冲,他心脏差点都要跳了出来。

    不知道有多久了,他终于重新上了战场,这个他前半生都在的地方。

    迎上他的是一个他之前从未见到过的人。

    孙吴一刀出去,那边一刀开始迎上。

    哐当声,孙吴感觉虎口有点发麻,再一低下身子,又是一刀,对方似乎知道他会这么做一样,又一刀接住了他的刀,就这样,两人你来我往,从未停歇过半分。

    马鸣风萧萧,罗世嘉拿着她那个闲时用来做拐杖的那一柄剑,一时之间,剑气出鞘,亮晃晃,罗世嘉早就瞄准目标,她在宁二与其他所有人战的正酣时,直挺挺踢了下马肚子,向着自己早就定好的目标所在地出发。

    这一方,孙吴与那人来来回回打斗不下数百次,可仍然没有发现对方有任何的破绽,就在他想和该如何是好时,对方趁他分心的当儿,一刀劈了下来。

    来不及了,想闪躲已经来不及了。

    一刀直愣愣向着他的脑门劈下来。

    认命吧,没想到此生竟会丧命于此,孙吴眼睛一闭,等待着命运的召唤。

    一秒,十秒,一分钟,两分钟过去了,想象之中的血流如注钻心般的疼痛感并没到来,他睁开眼,发现对方的胸膛里,有一根锋利的剑鞘。

    只听哐当一声,那人应声倒地。罗世嘉眼不红心不跳。像个没事人一样将自己的剑拿了出来。

    主帅倒下,身边的人就作鸟兽散状,逃的逃,投降的投降,罗世嘉左右环视了一遍后发现,四处猩红一片。

    天色暗了下去,她刚才光顾着去追杀对方头子,没注意看宁二,等到战争结束,她抬头发现宁二站在夜色中,他站的笔挺,就像一棵挺拔的松树,立在那儿,若不注意看,以为那个人不存在,有风吹过,罗世嘉穿着硬邦邦的盔甲,这玩意又沉又重还不保暖。风一来,全部灌入她的钢盔内,她站的久了,有一瞬间的恍惚,感觉前方的这个人不存在一般,如同这轻烟又似晚霞,不知何时会来,但转身之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看得久了,觉得格外不真实,她赶紧走到前面去,发现即便是经过一场鏖战,宁二的衣服并没有一滴血,依旧如平日那般皱巴巴。

    似乎这个世界完全与他无关,刚才的这场混战他也没参与半分。

    “宁二,明天我们就能进城了。”

    罗世嘉终于打破了这份尴尬,这时候她总觉得自己应该要说点什么,她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但心里闷闷的,今日明明刚刚才打了胜仗,可在他看见宁二的那刻,觉得哪里错了,具体是哪里错了,她不知道,但她心里沉甸甸的。

    清点完人数之后,她终于知道哪里错了,这一场战争过后,宁二的部队人数少了一半。

    “我要走了”那天晚上清理完战场之后,宁二立在风中,不知是对着风还是对着谁,说了这么一句话。

    但罗世嘉听到了,那般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听到这四个字,这一刻,她很想哭,很想很想,眼睛已有水滴,可她不能,这个时候哭,会很难堪。

    她现在还是在女扮男装,他不能哭,一哭就破功,暴露了。

    她努努力,将在眼里的泪都吞了进去。

    “好”她没问为什么,有的时候有些事情无需多问,万物自有其来和去,有相聚就有分离。

    愿赌卒欢好,不见悲别离。罗世嘉心里在默默念叨着这一句话。

    宁二来和去都像是一场风,罗世嘉还来不及去唏嘘喟叹,现下就有一个问题摆在她身上,宁二走时并未带走一兵一卒,而经过这一场战役,他们也新来了不少投降的士兵。

    眼下有个问题摆在她面前,这么多的人,该如何管理。她往日身边带的人也不过是几十,多的也不过一百来人,这群人一块儿吃吃喝喝就了事,而先下,他们的军队里有七八前人。

    摆在大家面前的一个问题就是这么多人的给养如何填补。

    罗世嘉往日看史书,书上说将军带兵打战,每次因为粮草不济,每次在一个地方大胜而归,都会允许部下对当地洗劫一空,这算是一种精神上的嘉奖。罗世嘉想都不敢想,更不用提真正去这么做。

    她想起语文课本上张养浩一首词上的一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乱世之中,最苦的便是那些身无长物的最下层的百姓。

    想到这儿,她决定去找孙吴商量。

    孙吴在一个木桩旁,低着头,罗世嘉在她的身后,看不清他的面目。

    “在想什么呢?”

    罗世嘉的手轻轻拍向孙吴的肩膀,孙吴早就知道有人靠近,也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去予以还击。

    “没”一回身,发现眼前之人便是罗世嘉,孙吴一下慌了神,他刚刚也在想现在距离京都近在咫尺之间。

    是直捣黄龙呢?还是再等一等?他一时之间也没了主张。

    那次他从那对劫匪手里救出侯方后,在侯方的带领下最终找到了那些趁着洪水开始抢劫的劫匪,之后他在乌西住了些日子,那段时间,他都是和侯方在一起的,两人白日一块儿饮茶,谈论古今中外的大事小情。

    日间饮茶,夜间饮酒,他在侯方的身上,发现一种父亲那一辈人的睿智,也得到他的关怀。

    侯方在他的心中是占有一席之地的,这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在于,那段时间,他邀请侯方去他家。

    孙吴的祖父早已经走不动了,一个人每日都躺在床上,孙吴不出门的日子里都是陪伴在他身边。

    这次他将侯方带回来后,却未来不久后,祖父就永别于世,而那段时间,他面对着空空荡荡的房子,好几次都近乎崩溃,可侯方一直都在他身旁,就像人生导师一般的存在着,将他一点点从泥淖里拉了出去。

    祖父去世后,孙吴也戍边去了。

    皇帝去世后,他也曾一度受到监视,他当时还年少气盛,觉得这样每日都被人追着跟踪,也真不是个什么事。

    某一天夜里,他喝醉了酒,听见屋檐边有声音。当时他神志不清,以为是来偷袭他的贼人,想都没想,直接就甩出一个刀子。

    第二日他酒香后,发现自己的部下抬着一个尸体出现时,他当时着实一愣,有好长一瞬间,脑袋空空。

    当天,他想也没想,就直接去投奔侯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