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这条路再艰难总还是要勇敢走下去

    更新时间:2017-10-19 17:11:23本章字数:3468字

    罗成的军队占领紫宸后,将这个城当做自己的根据地,一度进行修正。这么久以来,他们一直都在忙着进行追和赶,现在还有最后一场硬仗要打。

    罗成能不激动吗?有好长一段时间他都在反思如何走到今天。

    他虽然将军队放在这儿休整,心里却一直都在谋划关于最后这一场硬仗该如何打,军队带到今天,早已不是当初那么一些损兵折将,一路上,他一直都在不断的招兵,这一路从南到北,一路上早已征集了一大批的军队,今早底下士兵统计的结果是十万。

    听到十万这个数字他内心是颤动的,本朝有规定,一个军队就算是将领也是没有任何的带领军队的权利,皇帝牢牢将用兵权掌握在自己手里,本朝的将军就算只是想简单的调兵,都必须要向皇帝申请,而且皇帝有虎符在手,得到皇帝许可的将军,能拿走半片虎符。

    军队里的每个军人从进军队的那一刻,最为重要的一条律令就是“所有军人只看兵符,不看拿虎符的人。”

    这样用兵权永远掌握在皇帝的手里。

    现在这十万人却都是属于罗成所有,这怎能让他心里不激动。

    这天夜里,外边有一轮圆月,皓月当空,他又一个人坐在窗口,一人独酌。

    醒来时发现自己已到了一片虚无之地,目之所及之处,白茫茫一片真干净。

    “来人,来人。”

    罗成一遍遍喊着,身旁一个人都没有,不知为何,他感觉自己就像脚踩在棉花上一般全身使不出力气来。他就像在一团迷雾里,周遭白茫茫,没有任何声音,他一个人走着,都能听到自己后脚跟着地的声音,还能听到自己胸膛里那颗正在极速跳动的心脏的扑通扑通声。

    心悸异常,他拿着一把刀对着面前就是一阵乱挥,可他这个举动就像是一只羊跌落在深谷里的那一声哀嚎,说不出的苍凉凄冷。

    也不知道他一个人在这片混沌不安的地方喊了多久,依旧没有一个人出现。他眼神空洞,不知自己发生了什么?亦不知现在自己身在何方。

    “有人吗?”

    没有回音,周遭安静异常,这么长时间来,他静下心来,仔细回想了一下,自己现在所在的这个地方。

    “这着实有点诡异。”

    罗成一边想一边继续往前走,突然他一脚踩空,哐当一声,眼前一黑。

    睁开眼,有一只鸽子在他手上,鸽子两只脚死死拽着他的手腕,洁白的羽毛在这个混沌不清的晨曦格外圣洁,鸽子好几次想煽动翅膀打算飞走,每次鸽子身体都向前倾,似是要飞走一般,却虚晃一下,又回了身。

    如此这般来来回回好几次,罗成伸出一只手,从鸽子的右脚掌下,轻轻抽出一根圆滚滚的纸团来。

    他刚抽出这团纸,鸽子就像得到某种暗示般,抽身飞入蓝天当中,只是在一瞬间,就早已消失个无踪无影。

    罗成心有余悸,将自己的额前的虚汗擦一擦后,再转身,进入水池,拿着厚毛巾,对着自己的脸狠狠的擦,用尽全力去死命擦拭,似乎他在擦一面极其不干净的墙壁般。

    用毛巾擦拭完自己的脸之后,罗成将自己湿哒哒的手也擦了一遍,才轻轻的打开了那个纸团。

    “京城旁有一伙不明身份的人。”

    “???”京城有一伙人,这是谁?打算干什么?

    罗成还未从这些问题之中缓过来,就听到有人在敲门。

    “进来。”

    “罗将军,我有件事要跟你说。”

    罗成抬头,发现侯方毕恭毕敬站在那儿。

    “哦?侯兄请说。”

    “我刚收到小女来信,说她跟随孙吴现在就在京都,他们击破京城最后一道防线,现在不知如何是好,小女让我来询问下罗将军的意见。”

    “哦?孙吴?莫非是?”罗成眼前似乎有一道亮光一闪而过,他眼睛死死的盯着侯方。

    “正是他”侯方也不慌不忙迎上罗成的眼光,就像他抛来一个东西他一秒接住一般,你来我往,一瞬间,一切昭然若揭,毫无悬念。

    “这样,侯兄,你先让他们按兵不动,京城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军队驻扎,等待我方军队抵达那儿,一块儿合力去击,这样一来,东西夹击,两方施力,保证万无一失。”

    “行,那我马上就去回信。”

    侯方说完就转身离开,一下子消失的无踪无影。

    罗世嘉还在想着刚侯方说的话,他女儿?罗成的脑海之中闪过一个身影,模模糊糊一点都不清晰。

    心口的某个石头似乎在一瞬间就沉了下来,只听哐当一声,他倒了下去。

    那边罗世嘉听说侯方在紫宸驻扎后,修书一封寄了出去,说实话,她心里真是一点底都没有,而且不止是她,就连孙吴也没了主意。

    孙吴原先是投奔于侯方,当时也并没有制定好确切的方法,现下更也是乱成一团。

    他们目前唯一的法子,就是等,干巴巴的等着。

    等了一天,等的人还没来。

    罗世嘉和孙吴两个人嫣儿吧唧的坐着,两个人就像秋日被霜打过的茄子一般,没有一点儿精神。

    罗成迅速落笔,毛笔拿了许久不见落字,外边太阳温暖和煦,冬日白天天气阴沉沉的,分不清是雾还是霾的东西将天空笼罩着,人在这种天气,走在风雨里,就像一不小心就会被这弄弄灰雾给吞没般,说不出一种心惊肉颤。而今日,外面有暖暖的阳光,罗成抬头发现今日天色甚好,大街上大姑娘和小媳妇都穿着花枝招展走出来在阳光下缓慢走着。

    阳光将墙壁照热,风儿又将它吹凉,大树下投下斑斑驳驳大小不一的树影,地上一块明一块暗,风一吹,偶然在风中还有沙子随风飘荡。

    此情此景,罗成心中似乎也受到感染,在一时之间被焐的热热的,独自站立一会儿,他在柔软的宣纸上,写了几个字,就寄出去了。

    罗世嘉收到回信的时候,拆开来看,发现一张洁白的纸上,有毛笔落下两个字~静候,字迹飘逸,罗世嘉不自觉用双手将纸捧起,贴近自己鼻翼,她和罗成之间,隔着万水千山,隔着山一程水一程,可在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分明能感觉到罗成落笔时气吞山河的气势和手笔时的那一分柔软。

    她一个人将这张纸贴着自己的面庞也不知道贴了多久,她觉得这是与罗成最靠近的时候,她打心眼里觉得自己是懂罗成的那个人,懂他的不忍和义无反顾的坚韧,懂他心中怀有的家国天下和黎民百姓,懂他将万事万物都拎得起的那股子清冽。

    她一个在这个午后,情绪激动到不能自己,一遍又一遍去观摩那两个字,也一次次将其捧在手心,舍不得放心哪怕是一分一秒的时间。

    孙吴走进营帐时,发现罗世嘉已趴在桌子上,睡的很实。罗世嘉原本就是小脸,眉目清秀,肤色极佳,看上去嫩的挤得出水。她虽每日扮作男儿身,刻意将眉毛画的又粗又硬,营造一种刚健硬朗的假象。

    那眉毛虽直挺挺,眉毛之下托着一张巴掌小的小脸,与硬朗毫不搭边,倒是无端添了几分喜感,孙吴之前从未这般仔细看过罗世嘉。

    孔夫子早就有训在先,所谓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一个人紧紧盯着一个人看总是有几分挑衅和不礼貌的成分在,而一个男子若没事都看另一个男子的脸,总会给路人话头添一分龙阳之癖的闲话,这是孙吴最不愿见到的一件事。

    而今时今日,在这样一个时刻,他看着趴在桌子上的罗世嘉,肉嘟嘟,脸色粉嫩,就像一个猕猴桃,脆脆嫩嫩,他咽了咽自己的口水。

    悄悄走了出去,走出去之后,瞬间觉得身上有几分凉意,现下正是晚秋,外面有小雨淅淅,落在人身上,不觉添了几分凉意。

    一场秋雨一场寒,孙吴搂了搂自己的胳膊,转身回了屋。

    罗世嘉还趴在桌子上,她今日穿了一件长衫,她骨骼很小,一件长衫穿在她身上就像偷穿大人的衣服般,穿不太拢,无端有几分滑稽。

    孙吴看着看着,突然打响罗世嘉身体向内缩了缩,这一个小小举动一下子就被孙吴捕捉到了。

    他也没顾虑那么多,直接走过去,一把将罗世嘉拢了过来,就像扛麻布袋一样将罗世嘉扛了起来。三下五除二,直接就扛到了帐篷旁的床边。

    可怜罗世嘉从小到大就有一个天生自带的习惯,一睡下就睡成一个死猪样,就算半夜被人直接给卖了出去,也丝毫不影响她继续沉睡。

    有回春分的深夜,春雷滚滚,那一夜,罗世嘉所在的那个城中的人半夜都被惊醒,罗世嘉第二天起来一刷朋友圈,发现这个是“昨夜春雷滚滚”,那个是“天上一道雷,吓死宝宝了。”还有一些直接是“二狗子昨夜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只有罗世嘉是一脸懵逼,她不死心问了闺蜜后才知道昨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闺蜜对于她的这种尿性早已见惯不惯。

    罗母一向觉得罗世嘉这个人真是睡觉就跟死了一样,无论外边发生多大的事情都对她毫无影响。

    孙吴扛着罗世嘉到了帐篷旁边的那个床上时,先弯了下腰,曲着身子,极其小心的将盖着的被子掀开,继而再猫着腰,双手轻轻地就像捧着圣母一般,轻柔的将罗世嘉从他的肩膀上轻轻的轻轻的一点点的移动着,他的腰慢慢的下,到后面,整个人都弯成一个弓字形。

    直到他双膝跪地,才真正将身上这个人全部放在穿上,安放到床上时,他无意间触碰到她的腰身,他的手就像触电般赶紧弹了回去,又摸了摸自己的腰身。

    “不正常,太不正常了。”

    孙吴一个人在碎碎念着,按理说,一般男人的腰身只有两种情况,一种是由于少运动多觅食全身赘肉缠绕,另外一种是由于平日运动量多腰身坚硬的如同铜墙铁壁。

    罗世嘉的腰身却柔软异常,好像一折就会断掉。不知为何,这种认知让孙吴心头紧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