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有人半夜当了逃兵?

    更新时间:2017-10-23 17:56:38本章字数:3091字

    赶紧爬起身来,拉开帐篷,一屁股坐在帐篷之前,呆呆的看着眼前的这片暗处,静静地看着。

    万籁俱寂,这个世界就像完全睡着了一般,安静入眠,远处的田埂上,只有一些不知道名字的虫儿还在嘶鸣,放肆的鸣叫着,在这个黑暗巨无边的日子里,在这段无人铭记的岁月之中。

    听着听着,罗世嘉觉得有点不对劲起来。

    她一动不动,侧耳倾听。

    有脚步声,不对,有好几组人。

    罗世嘉蹑手蹑脚起身,这就很好玩了,这深更半夜,竟然有些脚步声。她悄悄的跟着脚步声走。

    他前方之人,做贼一样,刻意将自己脚步声压的很轻很轻,每走一步,似乎脚掌都未触地。

    罗世嘉第一直觉反应过来的是,这人一定是个练武之人,而在这人之前,还有一群人,悉悉索索,就像老鼠偷吃粮食般更加刻意去走。

    可这些刻意毫无水分,平常之人不太注意可能感知不到,可罗世嘉可是从小开始,就跟着练习武术,而在这个新国度里,她一天也都没停止过。

    而且在现在这个时代,她早已完全熟练的运用刀剑戟棒。

    她跟在这几波人后面,心里寻思,这些人到底是谁?如果是敌人,那么此番前来到底所为何事,如果是自己人,这半夜三更,到底打算作甚事。

    心头有万千疑问,脚下的步子却并未停下几分。

    跟着跟着,她慢慢发现,最前方的那波人蹑手蹑脚走过一个又一个帐篷,他们每走过一个帐篷,都会在帐篷前停留片刻,也不知道他们在帐篷前做了些什么,帐篷里会出来人加入他们的队伍里。

    他们走过一个又一个帐篷,有些帐篷里有人出来,有些帐篷里没有任何动静。

    这事着实古怪,罗世嘉并未明言,她只是静静的跟着,她觉得自己跟着,事情的真相总会浮出水面。

    眼瞅着那支部队越来越壮大,走在罗世嘉前面的那个男子有几分不耐烦,底下的脚步也开始有几分乱了起来。

    “要出事了。”

    罗世嘉脑脑海里这个想法突然蹦跶出来,她吸了口气,不知如何是好,这事她还是第一次面对。

    吸口气又呼出气,再吸气,再呼气,来来回回好几次后。她再往前看,发现前面的那个人开始加快了脚步。

    罗世嘉的步子也不自觉跟着快步迈进,渐渐地,她距离前面那个人越来越进。

    等等,这个人怎么这么眼熟。

    罗世嘉右手对着自己的脑门就是一巴掌,这个人就是孙吴啊,枉费她花了这么多心思,没想到自己跟了这么久的这个人就是自己平日朝夕相处的那个人。

    走在最前方的那些人,快要离开帐篷时,只见孙吴一个箭步冲了上去,那速度,行云流水,就像一个追击猎物的豹子。瞅准目标,二话不说,直接扑腾上去,快狠准,一口咬住关键部位。

    夜色很深,风正烈,罗世嘉心儿提到嗓子眼上去了,跟了这么久,直到孙吴冲上去那刻,她总算是理清楚这个事情的起始。

    是一群在内地生活太久的人,不愿意背井离乡,去往南疆。他们结成小部队,打算在出发前的这个夜里,悄无声息的偷偷逃跑。

    可惜 ,百密一疏,他们未曾料想到他们的首领,孙吴久经沙场,他们的这个小九九,孙吴早就知道的一清二楚。

    这就像是在一个班级里,班主任在上面,底下有同学眉来眼去暗送秋波,或窃窃私语,底下的人还在为自己小聪明暗暗得意,台上的班主任其实早就一清二楚,只是一个是真糊涂,另外一个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孙吴会如何处理呢?”罗世嘉心里头七上八下,没个着落。她仔仔细细会想一下孙吴,发现这个人在她的印象中,实在是太过扁平。

    他好像从未生过气,或者发过火。

    他似乎没脾气

    他虽是个大男人好像偶尔还会像个小女人一样害羞起来。

    他力气很大

    他…

    与孙吴有关的一切都在罗世嘉的记忆里开始汹涌翻腾起来。

    他会放他们一马吗?

    这个时代对待逃兵极其严苛,他们认为是个男人只有两个归途,要么死在战场,要么衣锦还乡。

    逃兵是一个人一生的耻辱所在,本朝律令,明令禁止,士可杀不可当逃兵,一旦当了逃兵,其主帅可以随意处理,轻则在他身上动刀子,伤其筋骨,重则可以直接取其性命。

    这几种情况无论哪种,罗世嘉都不愿意面对,她悄咪咪跟在后面,静观其变,大抵心头有事,脚下的步子早就乱的不成模样。

    距离前方的一堆人只有几米见方的距离时,罗世嘉突然停住了脚步。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前方还是一片,也不知道孙吴对他们说了些什么,罗世嘉一颗心悬的七上八下,突突直跳,她心中早就设想了无数的方案。

    可前方依旧毫无动静。

    等,还是不等,这是一个问题。就在她左右思虑,不知如何是好时,突然听到前方有了动静,脚步声四下散开。

    她一个激灵,翻身一滚,滚入一个帐篷里。

    黑黢黢一片,只有几个男人大口大口的喘气声,罗世嘉大气不敢出,将自己整个脑袋埋汰在草坪上,一只耳朵紧紧挨着地面,凝神屏气,听着地面上的动静。

    一开始听到的是一阵慌乱的步子声,这步子声在她耳朵里引起一阵地震般的声音,轰隆隆一片,渐渐地,这一阵声音向着四面八方散开,一瞬时之间,这声音就没了声息。

    整个世界开始安静如鸡,罗世嘉一颗心也算是放了下来。

    等到脚步声完全没有时,她悄悄的从那个帐篷里爬出来,再悄悄的往自己的帐篷走。这一下,她心下十分轻松,脚底下的步子也轻快了不少,她直愣愣边走边跳,嘴里还在哼着一首周杰伦的《七里香》。

    结果只听砰的一声,她撞上一面东西,幸好她定力足,一个猛地往后推,一时之间,又刹住了车。

    “侯兄,你刚都看见呢?”

    依旧是风轻云淡,像在说别人的故事。

    “我看见了。”

    不知为何,平日无所畏惧的罗世嘉这下回答起问题来,开始怂儿吧唧的。

    “你要替我保密,至于原因,你知道的。“

    没料到平日里那个二愣子老实巴交的孙吴竟还会有如此举动,罗世嘉直接也没说话,头摇的拨浪鼓似的。

    你不说我却懂,你一个眼神我已会意。

    孙吴的嘴皮子动了动,欲言又止,来回翻滚,终究还没说出一句话来。他们就这样,静静的站着,站到东方既白,曙光初升。两人,你未言我未语。

    “南疆你可曾去过?”孙吴的语气轻柔的就像春日柳絮随风飞舞,偶尔拂过人的整个面庞,吹面不寒杨柳风。

    “没”

    罗世嘉没曾料想到,孙吴会有这样一问。

    孙吴没有接话,转身就走。罗世嘉想起这段尬聊,心头掠过一丝苦涩,她原本以为这家伙这么问,肯定后面是有什么关键性的语句会连贯上。

    还真是一场十足的尬聊,看着孙吴消失的背景,罗世嘉心里有不少疑问。

    南疆是个什么地方?

    昨天孙吴和那些人说了什么?

    最后大家怎么都回来呢?

    这些疑问在之后好长一段日子里她才找到答案。

    罗世嘉在孙吴走后,自己回到帐篷里,昏睡了一觉。

    她还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一大片芳草凄美,落英缤纷的地方,她穿着襦裙,翩翩然迈着步子,踩在一片满是桃花的地方,逃之夭夭,灼灼其华。

    她踩在这片桃林里,就像踩在棉花糖上一般,软软的糯糯的,很奇怪,四下无人,她也不知道该去向何方。

    正在迟疑之间,瞅见原处,似乎有一个人立在那儿,她只能看见一个身着黑色飞鱼服的男子立在那儿,黑色的衣服,在一片粉红色的桃花丛中格外打眼。

    罗世嘉瞅见眼前有人,迅速疾步快走,谁知她平日穿惯了男子修身的狩猎紧身胡服,这一下,突然穿上曳地长裙,一下子没注意,踩着了裙尾,整个人都不受控的直线下降。

    在快要落地时,罗世嘉灵机一动,伸开手直接对着前方就是一顿乱扯。

    手上有桃花一支,整个人自挂这桃花枝上。

    哎呀我去,幸好本姑娘体态轻盈,不然就真是一出人间惨案。

    罗世嘉不死心,爬起来,一只手轻轻将裙子拂上来,开始慢慢的往前走。

    还未走进,又是一个不小心,整个人又笔直下落。

    妈呀,我这命可真苦。

    正准备睁开眼睛,发现孙吴正站在前方,黑着一张脸。

    罗世嘉尴尬而不是礼貌的笑着。

    “快起来吃点东西,准备出发了。”

    “好。”罗世嘉不好意思的赶紧爬了起来。走到水龙头里,将自己的整个脑袋都放进水槽里,随意拿着衣袖往自己的脸上抹了抹。

    再赶紧走到大锅前,三下五除二,扒拉了两口饭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