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不是我腿有病,是路不平

    更新时间:2017-10-26 17:41:20本章字数:3347字

    “你,这是你的,往后递,每个人抓一小戳。”

    军队的行程戛然而止,一个个开始往后传递着孙吴刚给那位士兵投喂的那包东西。

    一个又一个,井然有序的将那一包白色的东西往后传递着。

    这天,天空就像被水洗过般,清洌洌,蓝蓝的。

    走着走着,罗世嘉听到遥远的某个地方传来敲钟的声音,一阵一阵,迎着风飘来,有一阵没一阵的。

    缥缈遥远。

    罗世嘉心头也一颤,很明显,她的耳朵迅速捕捉到这几个浑厚的钟声。这是她接连几个月行军途中唯一听到的非自然的声音。

    前好几个月里,她听到的不是风声就是沙子随风飘扬的声音。

    远离人世,在沙地行军,这是她之前从未料到过的体验。最初的那些日子还觉得各位新奇,慢慢的走着走着,心中就开始厌倦了。

    厌倦的是什么呢?有次午夜梦回,罗世嘉醒来,发现自己置身于茫茫沙漠中,身边的人睡的很沉很沉,就像死去一般。

    那刻,看着这莽莽苍苍的沙漠,罗世嘉感觉这或许就是传说之中的自己的归途。

    一个人孤单凄凉,向着生命的终点站走去。

    谁也不知道何时才能抵达,这一路的荆棘丛林都需要自己一个人消化。

    世路两茫茫,望不见的,是彼岸,触的到的,都是无尽的孤单和凄凉。

    那天晚上,罗世嘉一直都没睡着,反反复复,翻来覆去,都在想着这件事。

    在她心里,另外一个谜团顿生。

    这一世,如果死在这儿,灵魂能够抵达到之前生活过的地方吗?

    她一直在想自己到底是如何会来到这里,又如何才能再次回去。

    无人能够给她一个答案,她自己心头亦无答案。

    而现在,除了随行部队的声音之外,她终于听到其他的声音。

    这声音虽有点虚无缥缈,却又格外真实。

    “孙吴,孙吴,孙吴”

    罗世嘉兴奋的小跑上去,追上孙吴。

    想戳一戳她的手在刚刚靠近盔甲的那刻就停了下来,生生在空中停滞了几秒。

    “嗯??”

    面对孙吴一脸懵逼的回望,罗世嘉尴尬而不失礼貌的继续迎了迎。

    “我们是不是就要到南疆呢?”

    “嗯”

    面对孙吴这种习惯性的“嗯”“哦”,平日很想对着他胖揍一顿的罗世嘉这时候心里开始小泡泡直冒。

    “真的呀?”

    “嗯”

    “你除了‘嗯’之外,还能不能再添点词汇啊,我不是嫌弃你匮乏的词汇系统,我是真的嫌弃你匮乏的词汇系统。”

    “嗯”

    “…”

    罗世嘉今日开心就顺便多说了几句,没想到这个孙吴还是如此“顽固不化”绕是她再有兴致,遇见这样一个“油盐不进”的话题终结者,任何人都开始兴致缺缺。

    她也不在乎,继续一个人在内心开着花来。

    走着走着,孙吴的右手抬了起来。

    后面的人霎时之间全部止步。

    原来宽阔的泥土地上出现一群绵羊,约莫一百多条,全身的毛都是暖黄色,毛茸茸松垮跨在那,一看平日里就是不常打理,毛发乱七八糟,一团团,打着圈圈,结着结。

    羊群不急不慢在马路上慢慢踱着步子,四只脚晃悠悠,就像是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太太一样。

    颤颤巍巍,优哉游哉。

    罗世嘉看着这群羊驼,眼里开始有小星星在冒。

    她好几次都想抬腿追赶上去,哪怕只是摸一摸,她都会觉得心满意足。她家从小就没有动物,她爸妈一直忙碌,别说养只小动物,就连她自己都是从小放养的。好几次她都怀疑自己是充话费赠送的,可她妈妈告诉她的版本是她是在垃圾堆里被捡回来的。

    从小她每回看见那种牵着小宠物在路上走的人,她心里头都会不由自主的羡慕起他们来。

    而眼前这些却是一群羊仔,一群形状长的一模一样,只有大小尺寸不一样的圆滚滚的活物,任凭是谁,都会心里开始生出许多欢喜来。

    好几次她都想抬起脚去摸一摸这群羊,孙吴却横亘在她眼前,就像一个天然屏障一般,她悄咪咪朝着孙吴的脸看过去,发现孙吴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表情。

    小羊仔走的极其缓慢,太阳将人从头到脚都晒的热乎乎的,罗世嘉看着看着。

    远处有一个人,穿着大大的袄子,一手拿起一根皮鞭。

    那人渐渐走近后,罗世嘉才发现这是一个留着山羊须,两鬓斑白脸上褶子都堆积成山的老人,老人走起路来,一前一后,摇摇晃晃着,就跟坐在摇椅上一般。

    “老爷爷,你是腿有毛病是吗?”

    “哦?”

    “那为什么你走路一前一后啊”

    “是路不平”

    罗世嘉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脑海里回旋曾经跟一位老人发生的这组对话,那时候她还恰好当真,听到“路不平”这三个字还对着马路研究了一番。

    最终很绝望的发现,自己脚下走的路还挺平稳的。现在看着眼前这个老人,心里头添了多了几分熟悉感。

    老人终于跟上眼前的羊群。刚才还看上去慢悠悠的羊群发现老人靠近后,开始放开腿,跑了起来。

    小短腿一蹿又一蹿,三蹿四蹿。

    瞬间消失个没影。

    军队继续往前行,罗世嘉的眼睛还在羊群走失的地方,还未回过神来,走着走着,频频调了头去左右张望。

    “罗兄,你没事吧?”

    罗世嘉一个没留神,孙吴已凑进。一抬眼,大眼瞪小眼,孙吴面无表情,眼神里有几分暖意在流动。

    罗世嘉可以避开,身子往后倾泻了半分。

    这一次,不说话的人,从对方换成了她。

    走着走着,眼前有个房子。这些房子不同于内地,内地的房子都建的高高的,似乎要与太阳肩并肩,又似是在与对方一较高低,你修三层,我必建四层。

    这里的房子都低矮,罗世嘉一眼望过去,发现这里的房子都极其平整,都只有上下两层。房子的外围都清一色纯白,房子里还会有人走出来。

    走出来的人头顶都裹着一层布,整个皮肤,都是一种褐色,那是一种积年累月被日头直射过后才能形成的一种颜色。

    街上少男少女的皮肤都是黝黑的,男人都统一穿着素色的长衫,以白色、灰色为主,女生穿的都是颜色极其鲜艳的长裙,大红大红,五彩斑斓,以纯蓝的天为背景,格外好看。

    罗世嘉惊奇的发现,这里的人,尤其是女人的眼睛格外好看。

    皮肤黑黑的,就像山里的小野兽,眼睛却大大的,眼波流转,黑白分明,眼里就像藏着一个柔情万千的世界,等待有缘人去解读眼里藏着的深情。

    看得久了,罗世嘉感觉自己整个人都醉在这荡漾的眼波里。

    军队行在一个寺庙里。

    穿着袈裟的主持一手拿着一个转经塔,一边走着一边转动手中的金属小玩意,一路极有节奏的发出一阵声音。

    孙吴前行,凑到主持身边,也不知道他和主持说了什么,刚才一脸严肃的主持马上安排人,将他们这些人都带了进去。

    罗世嘉一直跟在孙吴后面,看他走进走出,将每个人都安顿完毕。

    安顿完毕后,原本冷冷清清的寺庙霎时之间就住满了人,

    罗世嘉也不管自己身上还带着一身的风霜和满身的沙子。直接躺在床上,两条腿在床上晃来晃去,整个人滚来滚去。

    伸开手一把就将被子揽过来,紧紧盖住脑袋,盖到出不来气,再猛一脚将被子踹开。

    “啊啊啊啊,终于睡到床上了”

    抑制不住内心的欢喜,罗世嘉心里想大声的呼喊的这句话,最终还是在嘴边息了影。

    也不知躺了多久,一阵饥饿似火烧,从她的肠胃滚滚而来。她低头,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肚皮,干瘪的就像一个水已被喝干的水袋。

    脑子一片混沌,昨夜的场景又一次浮现出来。

    军队行到最后一天,每个人的口粮已从一餐一个馒头缩减到一天只有一个馒头。

    快到南疆时,军队在一条河边休整。

    正是午休时,孙吴和罗世嘉都睡死过去。山风温柔的吹打着路旁的沙石,远方的太阳很强烈,沙子暖暖的,因着在河水边的缘故,空气之中有几分润湿的水汽分子。

    罗世嘉斜躺在沙地上,做着一个香甜的梦。

    梦里是江南水乡,吴侬软语,小桥流水之下,爷爷在身边讲着远方的故事,一切都那么静谧又美好。

    一阵腥气传来,眼前已是一滩血。

    爷爷倒在血泊中,眼睛还死死张开着,眼珠里,只剩一片白。

    一个大刀还斜插在他身上,罗世嘉泪眼模糊,张开嘴想大声呼喊,喊不出来,嘴巴长的大如盆,嘴里发不出任何声音;她想站起来,可全身上下就像被施了魔咒一般,动也动不了。

    罗世嘉感觉自己有一身的气力,无奈都施展不开,她只能生生的看着眼前的悲剧发生,她恨,她恨那把不知何处而来的刀子;她恨,恨这飞天横祸;她更恨,恨自己软弱无能,面对这一切时,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

    她想大声呐喊,她想呼号一声,她想去找寻真相,可她的身体就像被人下了符咒,死死定住。

    想挪动半分,都是虚妄都是梦。

    醒来,眼角有一滴浊泪。

    身边一个人都没有,阳光依旧强烈,水波温柔。

    罗世嘉拿出手在心口拍了拍,连续拍了好几下后,心虚总算是平了下来。

    “???”

    眼瞅着眼前一堆人围在一块儿,有一种久违的烧烤的香气飘了过来。

    罗世嘉三步并作两步直接往前走,凑到人堆里,用着一身蛮力和一双手将眼前的人扒拉开。

    一双手在人群中扒拉了好久才凑到前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