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我会不会死在这??

    更新时间:2017-10-28 17:40:03本章字数:3256字

    至此,公主成功降服住可汗。

    南疆成为公主大展宏图的主战场,她将从中原带过来的种子悉数播撒在南疆。

    第一年,基本颗粒无收。

    这怎能难倒住一身傲气的公主,紧接着,她在这儿成立“种植试验小组。”开始自己研究起这些东西。

    可汗对公主给予极大的支持,接连几次试验失败后,终于研发出适合本地生长的麦子。

    公主不仅教会当地人如何种植麦子,更是将在中原水土不服的佛家大法传到这儿。

    谁知,公主不久后,撒手人寰,佛法在此地却得到迅疾发展。

    佛法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孙吴将刚才在路上捕获的三个人交给主持,并认真恳切的将在路上前前后后的事由交代清楚后。

    主持的眼眸里毫无波澜,他就像是在看一个孩子般,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终究是一句话也没有,只是甩甩手让他出去。

    孙吴一个人在街上走走,外边的太阳似乎触手可及,天空蓝的就跟水洗过一般。

    他早已将随身穿的盔甲卸掉,换上一个厚袄子。阳光直射在身上,光线格外灼热眼睛,被阳光直射的区域只见一道明亮色,却丝毫没有半分温度。

    偶尔走到阳光没晒照的墙角,都能感觉到一股无从生起的寒意在汹涌泛滥在肆虐流淌。孙吴走的并不急,他脚步平缓,不紧不慢,嘴里还哈着水汽,热乎乎的冒着烟。

    罗世嘉在后面跟着,她刚在楼上晒太阳时,就发现孙吴这小子有点不对劲,眉头深锁,一身的心事遮藏不住。

    她坐在窗口上晒着太阳,眼里却死死盯住那个满脸愁容,不知道在和主持说着什么的小伙子。

    盯着久了,她嘴角开始乐呵起来,心里思量着“这小伙子,简直就是一个愁容骑士。看着他,觉得全天下似乎都被他担在肩上。”

    就在眼前的这个人在门口消失后,罗世嘉翻身一跃,也跟着消失在墙角。

    跟着他走了好几条街,转了好多巷子。

    他们所在的四方,是一座千年古城,外围是广袤无垠的沙漠地和无人区。这城楼房虽低矮,但极其密集,就像一盘棋,星罗密布,错落有序。

    房子与房子之间,横着的是宽阔的路面,竖着的是逼仄的巷子。这里的巷子左右之间的间距大约一米,每次只能进入一个人,马车都过不得。

    罗世嘉悄悄跟在孙吴后面,跟着他路过人多的大马路,跟着他走到无人的小巷子。她脚步轻悄悄。

    孙吴脚步很坚定,一直往前走,没回头。

    罗世嘉也不记得自己到底跟过多少条巷子,走过多少条街道。孙吴终于在一个房子的门前停了下来。

    他脚步一停,罗世嘉的脚步也瞬时停止住了。

    孙吴警惕的左右看了看,发现没有人后,开始往楼上走。

    通往二楼的楼梯只有一个,罗世嘉若是执意跟上去,定会暴露目标。

    若不跟上去,她抑制不住内心狂热的好奇心,等到眼前终于没了声息后,她蹑手蹑脚的上了楼梯。

    二楼只有一个门,门口紧闭,走廊上,一种不知名的花正在怒放着,白的似雪,粉的似霞,还有红的似血,在这种阳春天气里开的正烈,不由得让人心花怒放起来。

    罗世嘉之前曾在洛阳去看过牡丹,也曾去武汉看过樱花,还在秋天里去看秋菊绽放。她从前都是跟着人群,吵吵嚷嚷,凑在人堆里。

    身旁的人大声说着话,稍不留神,就会有人踩到你的脚。人一旦混杂在这样的氛围之中,赏花的兴致倒是减了一半,一颗心悬在空中,生怕一不留神就被身旁出现的人踩到脚丫。

    而现在,远方都是空无一人的沙石山,光秃秃立在那儿,风一吹来,就会扬起一层沙子。

    而眼前的街道上都是一群走路慢悠悠,在山石上晒着太阳的人。

    在这深山之中,不时还有钟声响起,这一声钟,厚重旷远,就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的。

    罗世嘉现下也没什么事做,岔开腿一屁股坐在楼梯的转角处,眼睛不知望向何处,目光涣散,没一个聚焦的准点。

    远处有座寺庙,庙里香火旺盛,不时有香客进去,背上扛着一大把香,寺庙里有人正在燃烧,熊熊大火之中,烟气一阵又一阵,火急火燎,烟儿直冒。

    这是罗世嘉从未见过的场景,她后来生活的那座城大兴土木,每年都会拆除大量的建筑,拆了之后又会重新修建,修建完毕后不久又拆,来来回回,拆了又建,建了又拆。

    那座城还没到冬日,天就整日整日都是灰蒙蒙,不甚清明,那种天里,人走在户外,走着走着,就会消失不见踪影,如入仙境般,腾云驾雾,这种天气,总是混混沌沌,让人辨明不清自己的方向。

    而眼前,在寺庙之前的那条路上,密密麻麻都是人,这些人手上都拿着两块板子,在寺庙前的青石板上,每走过一块青石板,直接整个人扑倒在地,扣着一个长头。扣了一个头之后,再次爬起身来,再走一步,又继续扣着第二个长头,就这样,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继续着这种看上去琐碎而呆滞的事情。

    罗世嘉初次看见时,觉得这群人有点愚昧。看的久了,她发现这群人身上有着外乡人所没有的一种东西,那是一种什么东西呢?或许是信仰,或许是执念。

    来叩长头的人,年纪小的尚在母亲的襁褓之中,由母亲拿着一个背带捆在身后,年纪大的,已差不多到了耄耋之年。他们每次全身匍匐在地,再次起身,都要用尽全身的气力。

    这个队伍从始至终,都有那么多人,在罗世嘉一直死死瞅着的这段时间,她在那条街上,没有发现有任何一个人临时离开,每个人都不管不顾,扣着自己的长头。

    似乎这个世界,其他任何事情都与他们毫无关系,只有眼前这个青石板,和心中的那一方小小执念。

    罗世嘉不觉想起曾经听人说过,佛教弟子认为人生一世,是带着罪恶而来的,所以这一生所遭受的所有困难,不堪,都是在为上一世赎罪。

    这么想着想着,罗世嘉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晕乎乎起来。

    再次醒来时,睁开眼前,发现孙吴就在眼前。

    “???”

    一发现孙吴的那张脸,罗世嘉马上一跃而起。

    “你,怎么在这?”就像回想起什么一样,“不对,我怎么会在这儿,我明明是在…”

    一眼就发现孙吴直愣愣盯着的眼睛,罗世嘉下意识就闭上了嘴。

    “罗兄,你跟着我作甚?”

    好一个孙吴,说话从来都不会拐弯抹角,直接单刀直入。

    这般直截了当让罗世嘉这个肚子里准备好一大堆扯谎的话反而梗在那儿说不出来。可眼前孙吴一副“你不回答我就这样死死盯着你”的态度,让她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我…”

    “你怎么呢?”

    “我…”

    只听一阵呕吐声,罗世嘉的胃里开始上下左右翻腾起来,她一个没忍住,就直接呕了出来。

    孙吴来不及闪躲开,首当其冲,衣服上已经湿了一片,一看,上面是米粒还有一些分辨不清是什么的青色的紫色的红色的一片浊物。

    “啊…对不起啊孙吴,啊…”

    又是一阵,如倾盆大雨一般的排泄物就那般直愣愣从罗世嘉的嘴里流出,孙吴的衣衫这次又成功当了一次接盘侠。

    罗世嘉原本就觉得不好意思,没想到一次过后,还有第二次…

    一种巨大无比的尴尬分子在两个人之见传递,罗世嘉来不及去细细体会,她感觉她肚子里住着一个磨人小妖精,在快快活活的倒腾着。

    她止不住一直都在吐,吐着吐着,肚子里原本就所剩无几的那点“存货”早已空空如也,吐到最后,只有酸水。

    罗世嘉感觉自己这次是要把胃里的肠子都要吐出来了。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说不出来。

    吐到最后,感觉天旋地转,这个世界又是一片黑乎乎。

    “我会不会死在这儿?”

    吐着吐着,罗世嘉脑海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来,这个想法一经形成,就像病菌一样,在全身上下蔓延开来。

    我怎么这么惨,年纪轻轻,还没看过这片大好河山,还没来得及好好去恋爱,没想到,转眼之间,就要死在这片土地上,这里千般好,可我想回家。

    想到这儿,罗世嘉也不管不顾,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悲伤的种子越长越大,眼泪如决堤一般,汹涌而至。

    当孙吴请来一个当地医生,推开门,发现那个还在眼泪止不住的流,脸上眼泪鼻涕一把的罗世嘉时,他整个人是怀疑人生的。

    不过怀疑人生的不止是他,还有刚才一个人哭的很嗨,现在尬在那儿的罗世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丢死人了,我这所有人眼中顶天立地的七尺男儿,现在却哭的像个娘们一样,啊啊啊,放开我,让我去死。

    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很长一段时间,罗世嘉再遇见孙吴,她都明显感觉到孙吴看见她的深情都是极其吊轨,就跟…就跟看见神经病一模一样。

    好几次她都想办法去扳回一局,重新挽回她在孙吴心中最开始那种案首阔步,救他于水火之中的男儿形象,发现都不可能。

    孙吴的固有印象一旦形成,就铁板钉钉。

    罗世嘉真的是内心崩溃到无以复加的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