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你到哪儿去呢?

    更新时间:2017-10-30 16:48:51本章字数:3173字

    有一道风从底下直往上灌。

    迅猛,急速。

    罗世嘉抬头左右环视一番,禁不住抚掌而笑。

    心里一直都在暗暗惊叹于古人的智慧,这里地势高耸,建筑多为木质结构,稍不留意。

    木头建筑的房子有利有弊,易坏易修,随坏随修。

    可这寺庙的木头明显不是用一般的木头建筑而成,这幢建筑使用最多的建筑是一种她从未见过的石板,整块整块铺在地板上,更为奇特的是墙壁上的那种类似于青苔一般的墙壁。

    参差不齐,毛毛躁躁,从外向里看,目之所及,暗红色,低调华贵,并不张扬。

    “这种墙能吃。”

    罗世嘉还灌风口上愣怔时,身旁的男子开口说话。

    “哦?是吗?”

    罗世嘉从头发丝到脚指头,都充满怀疑的味道。

    “嗯”男子点头,接着说道,“这里不同于我们内地,这里的住持都是经过一个特殊的团队来筛选的。”

    “哦?”

    “这里的住持团每年都会全国自上而下去搜寻新一轮的住持人选,挨家挨户去看。”

    “哦?那如果看中的人数比较多怎么办?”

    “这个也好办,这个主持团会挑选一批人,带回这儿来,之后再经过一轮又一轮的筛选,最终从这些带来的孩子里选一个人作为最终的住持,掌管着这座寺庙,和整片区域所有的事。”

    “住持有年龄限制吗?”

    “最开始这些住持团筛选的都是一些年纪都是10岁以下的少年郎,这些少年郎一旦被选中,则被放置于这座寺庙之中,享受着无尚的尊尊贵,他们的父母也会收到一笔天价抚恤金。”

    “哦,那对这些人有什么限制吗?”

    “有”

    “是什么?”

    “这些从小被选做住持的人自小就开始勤练修为,他们终其一生都只能被宥于这座寺庙之中。”

    “那能谈恋爱吗?”

    “???”

    “我的意思是说能当选主持的人能行尘世之中的男女之事吗?”

    “自然是不允许的。”

    罗世嘉心头一沉,回身看了看男子。

    身边的男子脸上白净,眼神似乎固定在某一处,罗世嘉眼神似羽毛般从对方的眼前拂过,辨明不清对方的真实意图。

    她再次环绕着这栋楼走了走,将每尊塑像都反复观摩了一阵,这些被塑成真金的每尊佛都出奇一致,面庞阔大,眉间距宽广,面目似乎被模糊掉。

    脸谱化,任凭罗世嘉如何猜测,都不能从眼前这尊金身塑像上去辨明此时这人的喜怒哀乐。

    心中五味杂陈,再转了一圈后,转回男子身边。

    “你说,这些住持他们幸福吗?”

    “你觉得呢?”

    “他们被命运选择,成为一个如同傀儡一般没有七情六欲,更遑论自由的人,若是我,倒不如一死。”

    “哦,是吗?”

    同样一句话,两人都说了一遍,话里包含的意味,早已没人去辨明。

    “这世间,有很多事远比生命更重要。”

    语气之中稳稳当当落地,似是自我呢喃,又似是在对人倾诉。

    罗世嘉没有立即去接上话,就在她还在思虑如何去回复时,身旁的人已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之内。

    她跟了出去,外边的天早已黑了。

    寺庙的蜡烛已点燃,每隔几米,就有一个如莲蓬般形状的托盘上就有一盏烛光在燃烧。

    猩红色的烛光,火焰灼灼热烈,生生将黑夜切割出一些其他的颜色来。

    罗世嘉在护栏上站立着,城中似有人在生火。

    一簇簇火光将这黑夜点亮,这些火光并不如何闪亮,却无意之间,添了几分暖。

    罗世嘉的眼睛在这座城中搜索,妄图从这些火光之中,找寻那一抹熟识的东西。眼睛就像猎犬般不断加大搜索范围,一如望远镜般搜寻,再细如显微镜般细化。

    可终究,没有一抹灯光点亮她暗淡的双眸。

    下山时明显比上山快速了不少,她上山时差不多只走五个楼梯就需要休息一次,下山则能走十个台阶。

    男子如同来时那般,极有耐心,每回在她需要休息时都在旁边安静等待,等她休息完毕,再继续缓步前行。

    罗世嘉不明白自己这是为什么,她能清晰地感觉到身旁这个男子一点事都没有。他们素昧平生。

    她上山遇到阻难时他及时出现,她身体不适,他在身旁静静等候。她甚至于都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他们俩就齐肩并步,走过这段路。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他们终于抵达山下。

    罗世嘉抬头,发现刚才她站立良久的那个山坡距离山脚下的她,实在渺远。

    山脚下是一条长长的青石板的路,晚间的风里添了几分寒意,寒意从骨子里开始向着全身上下蔓延开来。

    他们刚走下山,发现不远处有一团火在燃烧着。

    罗世嘉一到平地脚步轻快起来,她看着不远处的那一团火,心下一喜,步子向着那边迈开。

    原来是有人在此处做晚饭。

    慢慢走进,罗世嘉发现前面是几个肤色与她相近,年龄与她不相上下的年轻人,总共有四个人。

    稍微年长的那个人,皮肤蜡黄,嘴边的胡子毛茸茸将嘴巴包裹的格外扎实,戴着一顶早已辨别不清原本颜色的帽子。男子手上拿着一根树枝,树枝上不知道串着什么,有锡箔纸包裹的格外扎实。

    男子在认真的烤着,一根树枝左右左右转动,生怕烧着树枝,他旁边有两男一女,皮肤水嫩,三双眼睛死死盯着他手不放松,其中有个男子嘴唇捻动,像是要说什么却最终还只是嘴巴稍微动了动,没了后文。

    中间的那个小女生不时还会从身后捡起一坨东西扔进火堆之中,她动作极其轻微,从身后拿起那一坨东西后不马上扔进火堆里,而是像在观察敌情般,眼光迅疾灵敏起来,接着,就像瞄准目标一般,拿起手上的这块东西塞进早已找准的那个位置中去。

    大抵是罗世嘉站立的时间久了,原本还在认真烤火的几个人回了回身。

    罗世嘉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尬笑了几秒。

    糙汉子大叔终于放下手中的树枝,将锡箔纸包裹着的那一团东西放在身边,东西刚落地,另外三个人的眼睛里添了点亮色。

    男子原本面无表情的那张脸在看到眼前的三双闪着光的眼睛后也变了形貌,嘴角的弧度也往上扬,硬邦邦的蜡黄色的脸上也一点一点添了颜色。

    罗世嘉感觉自己也受到了感染,眼睛也死死盯着眼前那一团锡箔纸包着的东西。

    过了一会儿,有一股淡淡的熟食的味道开始散发出来。

    锡箔纸被撕开,里面包裹着一个圆团团都是土的东西。

    小女孩将那个袁滚滚似石头一般的东西视若珍宝,左手一捏,将那东西放在左手心上,估计太烫,左手耐不住这热,这东西眼看就要落地时,右手又成功接住。

    如此这般,这东西在她左右手之间,翻滚着,传递着。

    罗世嘉一直在脑海之中搜寻小女孩手上的东西是什么?脑海里能想到的东西都与这东西进行了对比,发现这东西是她此前从未见到过的。

    就在她还在头脑里进行头脑风暴时,眼前的这个小女生已经将这玩意上的原本沾染的那些泥巴都用手给摩挲个干干净净。

    她还小心翼翼地用手指甲将那个土土的东西的皮都撕了下来,她动作轻缓,不紧不慢。

    她扯着皮,身旁另外两个男子的眼就死死的定格在她的手上,等到她将所有的皮都剥个干净后,眼前的青色的肉格外鲜活。

    她就像做什么决定一样,眉头紧锁,一闭眼。

    这坨东西已被分成两半。小女生就像是在做什么决定一般,郑重其事地将这刚分开的两半分别递给身边的两个男子。

    男子一秒饿狼吞食般三小两下就将这一小团东西吃的干干净净。刚一吃完,眼光又死死盯住眼前。

    中年男子依旧还在火种烤着第二个东西,看着久了,罗世嘉感觉自己肚子也有几分饿意。

    她一回身,身边早已空无一人。

    “???”

    罗世嘉眼神在这黑夜里四处瞄着,发现身旁之前一直陪着她的那个男子早已不见踪影。

    怎么回事?这人怎么来去就像一阵风。不打招呼就来,离开时也都不打个招呼。

    哼,不打招呼就不打招呼,谁怕谁。

    心里的闷气开始四下散开,不知为何,她心里还有几分失落,难得遇见的一个眉清目秀的少年,转身之间,就消失不见。

    闷闷的一个人沿着路边走,刚开始还是缓慢行走,走着走着,就像是在和自己赌气一样,开始大阔步,继而就奔跑起来。

    谁知刚奔跑起来,迈开第一步,心里头就梗着一个东西一样,出不来。

    无奈之下 ,她只能缓慢的走着。

    一个人的夜总是有点难挨,也不是现在是什么时辰了,路面上已很少见到有人影,空荡荡的一条街,罗世嘉一人行走,说不出的冷清,她都能听到自己的步子和喘气声。

    总算是在最后一丝力气衰竭之时,她总算是走到了自己今早离开的那个地方。

    很奇怪,明明才一个人出去一天,步子刚迈进这个院子里时,兴头上竟有一种恍若隔世之感。

    感觉到自己身上有一道光,她一抬头,就迎上了孙吴的眼。

    那双往日惯常淡漠的眼,一下子多了几分难以描述的东西,似乎是在探寻,又似乎是在责备,更多的是一种焦灼和不解。

    “侯兄,你刚去哪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