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白天不懂夜的黑

    更新时间:2017-11-04 17:16:52本章字数:2005字

    天慢慢黑了下来,罗世勋觉得休息的差不多了。

    是时候展示真正的技术,他骨子里是个彻彻底底老实巴交的庄稼人。庄稼人遇到问题一般都是向内,他们都会从自身方面去找到一个绝佳的处理问题的方法。

    良久休憩之后,他将脚下周围的土地往自己的脚下堆叠,每当积累到一定程度的土时,他就双脚慢慢的踩上去。

    如此反复,一来二去,他觉得自己脚下的这快地已经足够厚实后,他再将自己身上的两只水桶叠罗汉一般堆叠起来。

    桶子放好后,他自己无法站上去。

    他干脆将拴在桶子上的绳索解开,先将一只桶子放在刚才叠好的桶子上。

    摇了摇,还算稳当。

    他双手环抱着桶,将自己的身体慢慢往桶子上靠,就像蜗牛走路般,极其缓慢地将自己的身体放在桶子上。

    他身材魁梧,硕大,若是身体轻盈柔软的人,稍稍注意些,费点心力就可将自己的身体放上去。

    这是巧活,就像穿针引线这样的活计般,若是让张飞去穿针,他先炸毛不说,费尽心力都穿不进去。

    可这事若换成巧媳妇,针线刚落在她手里,每个人还未觉察之时,线已穿入针孔中,分分钟毫不费力的事儿。

    罗世勋毫无经验,只能以一种缓慢的姿态,将自己的身体慢慢地移向桶上,在这个过程中,他必须让身体的所有重量都还在自己身上,桶子小,不堪其重。他一点一滴将自己的身体开始挪动。

    这个过程极其需要耐心和巧劲,他这个糙老爷们花了好些时间才将自己的身体放在桶子上,身上开始黏糊糊起来,有汗水在身上自在穿梭,来来回回。他感觉自己是在钢丝上行走一般,每一步,都需要小心计划着,走错了一步,前功尽弃。

    天色越来越暗,周遭一股阴冷的风不断向着洞里灌入,将他身上的汗给带走,可不一会儿,汗又冒了出来了,汗一冒出来,风儿又把它悉数带走。

    不行了,罗世勋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力气都已被完全透支,整个人都像被人投掷到水底一般。有好几次,他都想一脚下去,将底下的桶子一脚踢飞,继而又想到,这是他所能走出去唯一的法子,他强力压制住内心的那股子躁动。慢慢地将自己的身体从眼前这个漩涡里抽离出来。

    近了,近了,

    内心的那份狂喜还是被强制给压制住,只听一声哐当,桶子应声而落,无数尘土应声而落。

    罗世勋身体平稳的落在草地上,这一刻,他内心紧绷的那根琴弦彻底断裂,他就像一个被人从深水中抽离出来的一条鱼般,软绵无力,什么也不想做,什么也不想。

    耳边树林里传来揉叶子的声音,风儿吹动着叶子沙沙作响,有不知名的虫儿在阵阵嘶鸣,今夜,天空中没有月亮,星星满天满天都是,眨巴眨巴着眼睛,罗世勋从小听村里年长的人说,每个死去的人在灵魂升天的那一刻,若是对人间无害,则人在躯体被埋葬的那刻,灵魂升上天空中去,化作一颗小星星,以微弱之光,照耀后人。

    今夜漫天星光,不知是为照亮何人的路。

    罗世旭躺在草地上,大口大口地吐着粗气,胸膛中那刻心脏似乎随时都要跳腾出来。此时此刻,他真想永远摊在这儿,就像一棵树,生长在这儿。

    可他不能,他怎能如此。

    山中不时会有野兽出没,这个想法刚一冒出,他双脚站的笔直,向着自己的寺庙走去。

    庙里有一团火,火光蹿个老高。

    他心里咯噔一下,庙里的火原是为驱逐野兽而生,起火的这件事一直都是他日常功课之一,而今日,他从早上出门现在才回来,庙里却突然生出一团火来。

    莫非…心中闪过一个年头,他赶紧推开门。

    “你回来呢?”

    罗世勋推开门,只见眼前之人,端坐在蒲团上,说话声虚无缥缈,自带3D立体环声效果,在空中环绕着。

    “我原以为你走了”

    “师父,我…”

    未说出口的话,梗在喉咙里,心里明明有很多话,一到嘴边,都熄了火。

    “坐吧”

    “好”

    罗世勋侧身坐在老师父的右侧,师父从他的左侧拿出一个盘子,向着罗世旭的方向移动开来。

    四个白花花,松松软软的馒头出现在罗世勋眼前,就像王母娘娘的寿宴上的那些让人垂涎欲滴的仙桃般。

    罗世勋不自觉地咽了咽口水,眼光看向眼前的人,眼前的人依旧平稳端坐,嘴巴闭得很实。

    罗世勋手刚要伸出去,又不自然的缩了回来。

    他在等,等一个肯定答案。

    “吃吧,还是热的”

    “好”

    终于等到那句话,他一天没吃东西,原本极饿,而饿了这么长时间,肚子早已过了那个饥饿难忍的时刻。

    一口一个馒头就全部含在嘴里。

    原是松软的东西谁知在嘴巴里反而咽不下去,全部结实囤在口腔中,咽是咽不下去,可若是让他吐了出来,那更是万万不可能的事。

    世事难料,原本是一个填饱肚子的东西,不料,最终让他上不来又下不去。

    这个再如何坚强如铁的男人,在这样的时刻,脸上还是流下几滴泪。

    “喝点水吧”

    老师父眼睛虽是闭着的,手上的行动还在进行着。

    “师父,我…”

    又一次欲言又止。

    “你上山已有好几个月了吧?”

    “嗯嗯”

    “从明天起,你就跟为师学武功吧”

    “师父,我…”

    “你愿意吗?”

    “我愿意,愿意”

    罗世勋脸上泪跟断线的珠子一样,点头如同捣蒜般,没停歇过。

    那一天,他回到自己房子中,刚躺下去,脑袋一挨着枕头,就睡着了。

    一夜无梦,醒来已日晒三杆。

    他想起自己还未起床提水,赶紧爬起身来,迅速穿好鞋和衣服后,就往门口跑。

    跑到门口,发现有两只崭新的木桶挨着墙壁。

    他赶紧往前跑到水缸里,发现水缸里已满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