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更新时间:2017-11-09 16:14:21本章字数:3096字

    电话戛然而止,葛琬还未说完的话卡在喉咙里,进也不是,出也不是。她从业十年,第一回被一个人气到半分钟没有说出话来。

    按照往常惯性,一般人一听到对方是“荥晨晨报记者”这几个词,都会心中无端添几分敬意。

    荥晨晨报,这不只是这个省最有名的一个报业,同时还是全国的一个风向标。就算是地方领导都会礼让三分更何况于普通的平民。

    而这一回,葛琬却在一个文物修复师这里吃了一记闷拳。

    “周六下午三点,荥晨科技学院至善楼405文物修复室”

    正当葛琬在寻思如何搞定这个老古板后,她的手机里突然来了这样一条信息。

    看到发件人是186,葛琬一秒就明了发信息的人是谁。

    “好嘞~谢谢您,柳老师。”

    毫无悬念,这条信息如同石沉海底,再没任何回复。

    周六?葛琬看了下日期,每日上班只记得日期,毫无星期概念,她一看,今日就是周五。

    赶紧埋头准备好资料,这是她从业多年来形成的一个职业习惯,从不打无准备之仗。

    记者表面看起来还算光鲜,每日能出入本城各种不同的场合,遇见社会不同层面的精英。实际上,遇见不同的人,意味着要有与不同的人交谈的本领。

    所谓“欲带皇冠,必承其重。”

    这点葛琬很早就懂,她早就知道作为一个记者,如果没有拿得出的本领,分分钟就会被新人给替代,在这个圈子混迹多年,她也知道,那些打交道甚至于都交换微信号的社会精英,都不过是一种“以利相交”的虚假友谊。

    这或许就是成年人的友谊观,以利相交,利尽而散。人一走,那碗茶还继续端着总还是会烫自己的手。

    葛琬并不悲观失望,相反这反而更加促使她不断去更新自己的信息本领库,提升自己的个人业务水平。

    出于记者的职业习惯,她极少会去相信那些表面呈现出来的许多东西。

    比如眼泪、神情、动作…

    这一天,她准备到凌晨四点,驱车回家。

    夜中行车,大街上的车辆较之于青天白日,明显少了很多,周遭也安静了不少。

    车中女主播在在解答一个热心群众拨来的电话。

    “我这么喜欢她,为她付出我全部的心力和青春,为什么他还是离开我。”电话里的人似乎哭得心肝儿都在打颤。

    葛琬赶紧切换频道,她生平最痛恨懦弱无知的女性,从小她一切都是自己一手包办,包括选什么学校,读什么专业,与什么人谈恋爱,从来都是她占据主导地位。

    即便是与前男友分手,都是她在觉察到对方对这段感情有一点点的倦意和冷淡后,她就断然选择分手。

    大多数的女生说完分手是希望对方能够挽留,然后再加倍补偿,继续和好如初。

    葛琬不是,她说完分手后,就删除对方一切的联系方式,之后任凭对方各种挽回,她也没有再回过头。

    在她的世界里,来不得半点虚假和敷衍。

    车子到家时,她洗漱完毕,出于惯性,她点开微信。

    一大片的消息中,有那么一条跳腾出来,硬生生抢走她所有的注意力。

    “柳老师~明天见。”发完这句话,她带上一个蘑菇头贱兮兮的表情。

    一秒退出微信,准备睡觉。

    下一秒,她马上坐起来,拿出手机又登上微信。

    “尬,忘记今日是新的一天,下午见”

    纠正过来后,她才放心大胆的睡觉了。

    有个人突然伸出一只手来,对着她的脖子就是死命的掐,她觉得自己的呼吸越来越短,整个人越来越轻盈。

    突然她死命挣脱出来,赶紧往外逃。

    她迅疾飞奔,心脏砰砰的就像一颗定时就炸的炸弹,呼吸也似被人掐掉火光的烟头,脚步就像被人灌了铅,任凭她如何卯足劲,后面追过来的那个人就像是尾巴一样,死活甩不掉,反而靠的越来越近。

    来不急了,快来不急了,再慢一点,就又要被抓住了。

    葛琬就像一只从狼的嘴里挣脱出来的小羊羔一样,四处乱窜。她的脚越来越疲软,全身的气力也在一时之间消耗殆尽。

    不行了,她心里想,快不行了,这双脚,就像灌了铅一般,再多走一步,都简直要她的命。

    可那人就在后头。

    逃,还有一线生还的希望,不逃,只有死路一条。

    她死命的往前跑,她觉得自己的胸腔都要炸裂,腿就像深陷泥淖的萝卜般,拔都拔不出来。紧追她的那人,却还是元气满满,她感觉自己就要眩晕。突然她头一沉,后面那人就直直的像是抓一只小鸡仔一样,毫不费力就把她提起来。

    “你死定了,哈哈哈哈哈”葛琬看不清面目的那个人,笑的跟抽风一样。

    没一会儿,他就在一个超大的铁锅里,蓄满油,等到油在锅里泡泡直冒,滋滋的声音直冒。

    他想也没想就把葛琬像扔一坨面团一样,扔进去。

    “啊”

    罗世嘉一头大汗,看着四周,有几秒愣怔状态。她轻拍自己的胸口,长吁一口气。

    拿出手机一看,12:12分。

    这已经不止第一次她做这个梦。

    荥晨晨报有个对外公开的邮箱,每个陌生人都可以向这个邮箱投稿。

    晨报内部对这个邮箱实行轮岗值班制度,每日定期有人去查看邮箱。

    三个月前,轮到葛琬值班时,她点开邮箱看到一个陌生人的邮箱。往日她看到的举报邮箱一般都是会在邮箱的主题那栏写着一些极其醒目严肃的警告语。比如“举报xx饭店用死猪肉”或是“xx企业内部存在严重问题”之类的,然后会在正文附上个人被坑的事情外加一些照片,这样一来就是“有图有真相”,说服力十足。

    那封邮箱的主题是“点我呀”,挑逗的语气,和不良网站无异。

    葛琬看着这个不是垃圾网站发出来的邮箱,心头犹豫三秒后,轻轻移动鼠标。

    邮箱里只有几句剪短的话一

    “别问我是谁?”

    “西丽流浪汉收容所里一个流浪汉都没有。”

    “流浪汉都在西丽收容所的外头。”

    西丽流浪汉收容所是荥晨新开不久的一个收容所,这个收容所刚成立的时候葛琬还专门去采访过。

    这个收容所与本城其他收容所不同之处在于,这个收容所是由一个低调的慈善家全程投资赞助,以官方修缮,专门用来接纳本城之中的那些无家可归的流浪者。

    这是一个慈善界的一个良心工程。

    葛琬当时去采访时曾还亲自到里面去体验了一回,这个收容所里面的设备极其现代化,水电设施一应俱全,在里面住着,极其舒服的。

    葛琬原本以为这个收容所的建立是本城一个极其大的福祉,却没料已经过去三个月,这个收容所里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不科学,实在不科学。

    葛琬平日常年走街串巷,据她平日里的观察,荥晨还是全国的三线城市,城市之中的流浪汉不在少数。

    记者的直觉告诉她,这里面一定有古怪。

    她马上向段鸿毅打了三个月的出差调查报告。

    钉钉走的流程,刚发出去,一秒就得到“审批通过”四个字。

    她会心一笑,回家就开始准备。

    第二天,西丽收容所外面就来了一个蓬头垢面,邋遢异常的老妇人。

    老妇人直接就往里冲,马上就被保安拦截了。

    “干什么?你要干什么?”

    “#¥¥¥%”

    老妇人说的是方言,保安一脸懵逼的状态。

    两人僵持很久后,老妇人终于从嘴里冒出“额要去”这三个字,说完还特意指了指“西丽收容所”牌子,再指了指自己。

    保安似乎明白她想说的意思,也没回话,直接就把她轰出去。

    末了,还来了一句“滚滚滚”。

    西丽收容所的门一下子就关闭了。

    老妇人倒在地上,开始一点点起身,她脸色蜡黄,眉目间的褶子深到可以挂吊灯,她的衣服大概因为穿的时间太长了,已经识别不出来原来的颜色,那条破烂的大喇叭裤,碎布条一条条。

    头发好像有很长时间没见水,一根根笔直着。

    老妇人颤颤巍巍在一条道上走,不一会儿消失在街道上。

    卸完妆后,葛琬坐在自己沙发上,此时已是深夜,隔壁的门敲的砰砰响,对面敲门的人一点都不含糊,开始是用手锤,继而用脚,最后用身体。可任凭她用何种方法,门里没任何动静。

    葛琬从手上拿出一个白色方形盒子,左手拿起盒子的底部朝着桌子轻碰了一下后,右手从里面拿出一根烟来。她并不着急去点燃它,一遍又一遍,翻转,摩挲,来来回回。

    原本偏暗的屋子里,有一星火苗在窜动,火苗燃烧的速度极缓。

    一片黢黑之下那晃动着的零星灯火突然就灭了,空空的房间霍的一下亮了起来,谁也不知道下一秒,会出现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门突然开了。

    里面走出一个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