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更新时间:2017-11-11 13:35:43本章字数:3242字

    在小巷深处,刘沛在的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滴又一滴,吧嗒吧嗒落在青苔上。

    这是他15年以来,第一次掉眼泪。

    这个小巷,这个他自小就生活的地方,他终于回来了,刘沛好想在心底呐喊一声,“我终于回来了。”但他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六年前,在外工作的父亲终于攒足了钱,在他工作的那个省的市里买了一套房,还给他妈妈找到一个新的工作。

    那个暑假,刚上完三年级的刘沛就被妈妈简单粗暴的抱上了车,转了好几趟火车后,到达那个陌生的家,从此开始在新的学校学习。

    母亲认为才八岁的他什么都不懂,也没和他解释什么。刘沛爸爸是业务经理,每日忙上忙下,连面都难见到。

    刘沛的新家在一栋CBD的24楼,楼下是最繁华的街道,每日人来人往,即便是在深夜,他也总能看见楼下有人来和往。

    刚搬来的那段时间,他整夜整夜都睡不着觉,这个陌生的城市,他一个朋友都没有。

    父亲动用好多的关系把他放在市那所重点小学。

    陌生的人,陌生的人,刘沛每日一个人上学和放学,渐渐地,他开始厌学,开始厌倦回家。

    他爸妈实在太忙,谁也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个8岁小男孩的内心世界,谁也没去教他如何面对新的生活。

    有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感觉自己就像是一粒尘埃,一棵草,无足轻重。

    新班级的同学家庭条件优渥,同学们每日都有父母或保姆专车接送。午饭时间,大家基本也都不去食堂,都是自己家爸妈或保姆送过来。

    刘沛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异类一样,每日都麻木的生活着,好几次他都想告诉他妈妈他不喜欢这里,但每日他都很难看到他父母。这个城市中的每一个人忙的恨不得每日没有夜晚。

    好几次他都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蹲在楼下数着人们的步子,尤其是数着穿高跟鞋的女人走路的步子,不过他常常数乱。

    这个城市中的女人都喜欢穿高跟鞋,他妈妈也是,每次都迈着12厘米高的高跟鞋上下班,好几次都喊累,他不明白为什么大家穿着这么累还依旧不脱下高跟鞋换上平底鞋。

    刘沛心里有很多的疑问,关于这个陌生的新世界的人和物。

    他成绩也一落千丈,在班上一直都垫底。成绩越差,他干脆就连学都不想上,每日都去一家网吧。

    网吧不允许未成年人上网,他就在旁边看,呆愣愣一言不发,看别人打游戏,

    去的次数多了,网吧的常客看着他一个小孩子怪可怜的,不时会把自己的账号交给他,顺便教他玩各种游戏。

    他就这样在网吧厮混了一年。

    他父母一开始是以为多给他一段时间适应就好,结果这样过了一年后,刘沛成绩依旧排名稳稳垫底。

    刘爸刘妈突然心里有点慌了,按照刘沛这个情况,小升初不要说上重点初中,就连上普通的初中都是个难事。

    刘爸有天把刘沛叫到跟前,他和刘沛以一种男人的对话方式进行了一场影响到刘沛后来的对话。

    那场对话后,刘沛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闷头苦读,他原本底子并不差,所以稍微拼一把,成绩马上就提上去了。

    就这样,他超出预期考上重点初中。

    初升高时,他成绩也都在学校完全靠前,按照他初中毕业考试的成绩,他上市里“四大名校”中随便哪一所都是没有任何问题。

    但出乎意料,他一个人转了学,来到郭嘉的这所小县城里的学校。

    暮色渐沉,刘沛还站在小巷深处。

    不知为何,林楚楚在那天,看着刘沛的身影,觉得异常孤单。

    4

    “沛哥哥,你长大以后想干什么”

    “我想成为一个勇敢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

    “你呢?”

    “我,我想和你一起做你想做的事”

    “好”

    暮色中,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坐在一家门前的青石板上,一边吃着小布丁一边在认真的讨论着“长大以后的事”

    “沛哥哥,你会不会突然不见了呀”

    “不会的,嘉妹妹”

    “那我们拉钩钩,骗人的都是小狗,都要长尾巴。”

    “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两个六岁的孩子就这样认真的拉着钩,就像是在做什么重要决定一样。

    不远处,一个小女孩看着这一幕,嘴巴撅的高高的。

    刘沛一直都没告诉郭嘉,他就是当年那个和她拉钩的男孩子,林楚楚也从没对刘沛说过,她从六岁时,第一次跟着林爸爸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第一次看见刘沛这个眉目间有几分倔强的男孩后,她的心里就有了他。

    林楚楚一直都没说出来,但当她再次看见刘沛后,她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把刘沛给追回来。

    如果说六岁时的刘沛属于郭嘉,那么十六岁的刘沛一定属于她林楚楚。

    刘沛后来被他妈妈接走后,郭嘉每日都会守在刘沛的门口,等着她的沛哥哥回来。等着等着,她没有等到她的沛哥哥,却等来了一个继父和继父的女儿。

    郭嘉八岁那一年,她爸爸因病去世。郭嘉还没从刘沛一声招呼都没打就离开的消息中缓过来,结果最疼她的爸爸也一声不吭就去世了。

    她爸爸去世后没多久,有一天她放学回家后,发现家里多了一个男人。

    “嘉嘉,这是林叔叔”

    那个郭妈妈嘴里的“林叔叔”笑的很开心,那一天,郭嘉的床上添了很多小玩偶,看着那些玩偶,她眼前就会浮现那个“林叔叔”的模样。

    小女孩的直觉里,她总觉得这事一点都不简单。

    有天睡前,郭妈妈将她抱得紧紧的。

    “嘉嘉,妈妈给你讲个故事”

    郭妈妈欲言又止,好像在想该从何开始讲起。她很久很久没给郭嘉讲故事了,突然开口,她觉得有点冒失,但过了片刻,她就像下定决心一般,开始讲一个好像与她无关的故事。

    “妈妈在嫁给你爸爸之前,是个知青,那时候上山乡下。妈妈被国家安排去了一个县城里,每天都在干农活,累得要死要活,你不知道,妈妈那时候刚拿起锄头时手上都是水泡,痛的眼泪水都掉下来。妈妈心里苦,但每次妈妈受伤时,都有一个男人来帮助妈妈,他陪妈妈说了好多好多的话,吃了好多好多的饭,那段时间,是妈妈最开心快乐的一段时间。”

    “那个人是爸爸吗?”郭嘉打算她妈妈的发言。

    郭妈妈没作答,但郭嘉明显感觉到自己妈妈身体在颤抖。她不明白“知青”是什么,她也不明白她妈妈今天为什么要和她说这些,她觉得今天她妈妈十分奇怪。

    “嘉嘉,如果家里多一个人来陪妈妈,多一个人陪你玩,你开心吗?”

    郭嘉一言不发。

    “嘉嘉你知道吗?我后来被调回来后,就被你姥姥强硬要求嫁给你爸爸,妈妈当时哭死了,直到后来有了你,妈妈才开始认命。妈妈原以为这辈子就这样,没想到那个男人前两年联系上我了。”

    “嘉嘉,妈妈发现自己还喜欢那个人,那个人就是你林叔叔,这么多年,你林叔叔一直都是单身,都在等着妈妈。”

    “也一直在找妈妈,妈妈当年不勇敢,选择听你姥姥的话嫁给你爸爸,但你林叔叔没有,他违抗了家里的意见,最后没办法,为了让家里人宽心,自己领养了一个小孩,和家里人谎称是自己的。”

    说到这,郭妈妈已经泣不成声。

    那一刻,郭嘉慌了,在她的记忆里,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她妈妈哭的像个100多斤的小孩。就算是在之前,她爸爸去世,她也没看到她妈妈哭。

    她一开始对那个“林叔叔”无感,但听说妈妈最快乐最爱的人不是他爸爸,而是那个给她买很多娃娃的那个男人后,她心底突然生出几分嫉妒来。

    在她心里,她那个幽默搞怪乐天派的爸爸是无敌的。但她没想到。妈妈最爱的是另外一个男人。这一刻,她好想好想她的爸爸。

    “妈妈,你喜欢过爸爸吗?”黑暗中,郭嘉吐出这一段话来。

    郭妈妈显然没有想到一个八岁的小女孩会问这个问题,但她旋即点了点头。

    “那你让林叔叔来吧。”良久,郭嘉嘴里说出这句话来。

    “谢谢你,嘉嘉。”郭妈妈就像得到什么重要领导首肯一般,感激的将郭嘉紧紧抱住。

    郭嘉身体挣扎了一下,在这个晚上,她第一次觉得她妈妈再也不是她之前的那个妈妈,她很想离开,去找爸爸,去找她的沛哥哥。

    但前路漫漫,她爸爸去了另外一个国度,而她沛哥哥,更是不知身在何方。

    郭嘉开始喜欢哭,尤其喜欢一个人在角落里哭。

    那个学期过后,郭嘉的家里添了两个人,那个叫林叔叔的人和一个年龄与她一样的小女孩,那个小女孩叫林楚楚。

    而那从天起,郭嘉成了一个不想回家的人。

    5

    自从林叔叔和林楚楚来到她家后,郭嘉在放学后开始不直接回家,而是去网吧。

    林叔叔无论对她还是对她妈妈,都无微不至呵护有加。她明显感觉到她妈妈脸上的笑容多了起来。

    但在她心里却觉得异常陌生。

    每次她一回家看见她妈妈和林叔叔还有林楚楚三个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她就觉得自己在这里是个多余的人。

    林楚楚成绩很好而且很听话懂事,有着那个年纪的人所没有的成熟体贴,性格十分讨喜。

    郭嘉选择在初一时就开始读寄宿,寄宿制学校每月只能回家一次。这一次对于郭嘉来说,都充满了不情愿的成分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