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一章 你的以后都与我有关

    更新时间:2017-11-14 17:09:56本章字数:3354字

    而眼前,在寺庙之前的那条路上,密密麻麻都是人,这些人手上都拿着两块板子,在寺庙前的青石板上,每走过一块青石板,直接整个人扑倒在地,扣着一个长头。扣了一个头之后,再次爬起身来,再走一步,又继续扣着第二个长头,就这样,不厌其烦的,一遍又一遍,继续着这种看上去琐碎而呆滞的事情。

    罗世嘉初次看见时,觉得这群人有点愚昧。看的久了,她发现这群人身上有着外乡人所没有的一种东西,那是一种什么东西呢?或许是信仰,或许是执念。

    来叩长头的人,年纪小的尚在母亲的襁褓之中,由母亲拿着一个背带捆在身后,年纪大的,已差不多到了耄耋之年。他们每次全身匍匐在地,再次起身,都要用尽全身的气力。

    这个队伍从始至终,都有那么多人,在罗世嘉一直死死瞅着的这段时间,她在那条街上,没有发现有任何一个人临时离开,每个人都不管不顾,扣着自己的长头。

    似乎这个世界,其他任何事情都与他们毫无关系,只有眼前这个青石板,和心中的那一方小小执念。

    罗世嘉不觉想起曾经听人说过,佛教弟子认为人生一世,是带着罪恶而来的,所以这一生所遭受的所有困难,不堪,都是在为上一世赎罪。

    这么想着想着,罗世嘉突然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晕乎乎起来。

    再次醒来时,睁开眼前,发现孙吴就在眼前。

    “???”

    一发现孙吴的那张脸,罗世嘉马上一跃而起。

    “你,怎么在这?”就像回想起什么一样,“不对,我怎么会在这儿,我明明是在…”

    一眼就发现孙吴直愣愣盯着的眼睛,罗世嘉下意识就闭上了嘴。

    “罗兄,你跟着我作甚?”

    好一个孙吴,说话从来都不会拐弯抹角,直接单刀直入。

    这般直截了当让罗世嘉这个肚子里准备好一大堆扯谎的话反而梗在那儿说不出来。可眼前孙吴一副“你不回答我就这样死死盯着你”的态度,让她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

    “我…”

    “你怎么呢?”

    “我…”

    只听一阵呕吐声,罗世嘉的胃里开始上下左右翻腾起来,她一个没忍住,就直接呕了出来。

    孙吴来不及闪躲开,首当其冲,衣服上已经湿了一片,一看,上面是米粒还有一些分辨不清是什么的青色的紫色的红色的一片浊物。

    “啊…对不起啊孙吴,啊…”

    又是一阵,如倾盆大雨一般的排泄物就那般直愣愣从罗世嘉的嘴里流出,孙吴的衣衫这次又成功当了一次接盘侠。

    罗世嘉原本就觉得不好意思,没想到一次过后,还有第二次…

    一种巨大无比的尴尬分子在两个人之见传递,罗世嘉来不及去细细体会,她感觉她肚子里住着一个磨人小妖精,在快快活活的倒腾着。

    她止不住一直都在吐,吐着吐着,肚子里原本就所剩无几的那点“存货”早已空空如也,吐到最后,只有酸水。

    罗世嘉感觉自己这次是要把胃里的肠子都要吐出来了。

    宝宝心里苦,但宝宝说不出来。

    吐到最后,感觉天旋地转,这个世界又是一片黑乎乎。

    “我会不会死在这儿?”

    吐着吐着,罗世嘉脑海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想法来,这个想法一经形成,就像病菌一样,在全身上下蔓延开来。

    我怎么这么惨,年纪轻轻,还没看过这片大好河山,还没来得及好好去恋爱,没想到,转眼之间,就要死在这片土地上,这里千般好,可我想回家。

    想到这儿,罗世嘉也不管不顾,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悲伤的种子越长越大,眼泪如决堤一般,汹涌而至。

    当孙吴请来一个当地医生,推开门,发现那个还在眼泪止不住的流,脸上眼泪鼻涕一把的罗世嘉时,他整个人是怀疑人生的。

    不过怀疑人生的不止是他,还有刚才一个人哭的很嗨,现在尬在那儿的罗世嘉。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丢死人了,我这所有人眼中顶天立地的七尺男儿,现在却哭的像个娘们一样,啊啊啊,放开我,让我去死。

    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很长一段时间,罗世嘉再遇见孙吴,她都明显感觉到孙吴看见她的深情都是极其吊轨,就跟…就跟看见神经病一模一样。

    好几次她都想办法去扳回一局,重新挽回她在孙吴心中最开始那种案首阔步,救他于水火之中的男儿形象,发现都不可能。

    孙吴的固有印象一旦形成,就铁板钉钉。

    罗世嘉真的是内心崩溃到无以复加的境地。

    日头西斜,一日就这样走到头。

    在屋子里死宅了一天,罗世嘉感觉自己的身子已全部恢复。

    那次之后,罗世嘉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体里是进了什么怪东西。

    平日里走路昂首阔步的一个小年轻,经过那次莫名其妙的眩晕事件后,她觉得自己身体越来越不对劲了。

    这感觉一开始并不明显。

    有天她一个人出去走走,窗外的阳光正盛,她并没支会身边任何一个人,径自出门,往南走。

    出门,走过一条青石板铺成的路,路上的行人极少,天儿还是那般蓝的醉人。

    当初罗成一纸命令让他们来到这儿来,她走了这么久,还未真正接触到这个地方的部队武装。

    这儿天蓝蓝水清清,若再加上一些桃花源,那就是真真实实的现实版的“桃花源”。罗世嘉最开始来到这儿,第一眼看见这儿的蓼蓝的天空时就开始喜欢上这儿。

    这种喜欢是没有任何理由的,如果真要说出一个理由来,那大概是这儿可爱,这儿的人可爱,这儿的风景好看。

    罗成的后续消息还未曾抵达,想到这儿,她心头有点儿闷闷的,径直走在路上,一个人踢着路面上的小石子。

    漫无目的的走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发现不远的地方有个古刹。

    众多的石头环抱中,一座古刹凌空而立,这是一个有别于中原那种四四方方规整异常的平顶建筑的楼房,这幢房子外围以乳白色为主,中间混杂着毛茸茸的草丛一样的东西。

    这幢建筑耸立在半山腰上,远远看上去,恢弘大气,与这片蓝天白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转眼已到了山脚下,山脚下来来回回一群又一群当地的人,他们清一色皮肤被晒成大地同款色系,眼睛小小一只,污浊分不清。

    他们的步子平稳坚毅,向着前方慢慢踱步,手里牢牢握着一个厚实无比的铁塔的模型一般的东西。

    他们一边走一边摇动着手中的“铁器”。此物在当地被唤作是转经塔。

    当地流传最广的一句诗是“那一日,我转山转水转佛塔,不为修来世,只为这一世与你相遇。”

    似乎每个人的心中都有自己的既定方向,他们并不在乎其他人的任何看法,身旁无论走过谁,都未曾阻挡住他们行走的步伐。

    他们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幸福人”吧。罗世嘉心头热乎乎,脚下的步子向前迈开了。

    “你不能进去”

    眼前一个皮肤黝黑的男生立在她身前,瞄都没瞄她一眼,语气之中带了几分不容置喙。

    罗世嘉一抬眼,发现眼前这个人穿着是一种极其老式的长袄,胸前原本纯白的毛已在时间的流里早已染上不同的颜色,若不仔细去看,辨明不清本来的色调。

    “为什么?”

    原本的好兴致被人无端打断,脾气再好的人,也会无端生出几分恼意来。

    男子嘴上一言不发,身体很诚实的一动也没动。

    这下可把罗世嘉的心里的火烧着,她低头,手往口袋里掏了掏。

    “这位兄台若不嫌弃,小生愿意带你上去。”

    “那是自然。”

    说者温润朗照,大气磅礴,答者亦无所畏惧,天朗气清。 

    眼前这个大叔嘴巴动了动,正想做最后的反抗时,目光稍稍在眼前这个男子身上停留下几秒后,还是闭的极其牢实。

    这个不知道从何处来的陌生男子站在罗世嘉前方,罗世嘉稍微扫视一眼,男子皮肤是小麦色,眼神清澈,眼睛不是很大却眼里有关,睫毛长长的,一张一合之间,感觉睫毛在跳舞。

    他看人时极有分寸,从不过分扫视一个人,目光最多在一个人眼前停留三秒,三秒后自动转移到下一处。与人交谈时,说话轻声细语,无论对方说的是什么,他似乎永远都是一种在认真聆听的状态。

    罗世嘉打心眼里有点喜欢这个男子,她和他走在一起,心中的所思所想都在一时之间那般自然的说了出来,就像是在和一个自己很熟悉的朋友一般。

    这是一种从未有过的感受,明明是一个未曾相识的人,第一次相见时却像认识多年,那些过往,那些对别人所拥有的骄矜和骄傲,在这个人这里悉数都粉碎。

    罗世嘉曾听过一句话叫“与君初相识,尤如故人归。”

    往日她不曾体会这句话的真正意思,而在今日,在这样一个地方,他第一次有了这种感觉。

    可美好持续不到三秒,罗世嘉就明显感觉到自己体内开始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在涌动着。平日里她小跑步前进都没一点问题,而今日,并不太高的楼梯,她还没走出五步就气喘如牛。

    她的骨子里还是有股傲气,走第一个五层楼梯时她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拖住了一样,再想往后走,腿还没抬起来,气息已极其紊乱。

    这完全不像是她的做派,从小到大,她都未曾经历过这种事。

    今日是生平头一遭,她心里一一排查,最先以为是自己中毒了。

    往日看金庸先生的小说,每个中毒的人都有的一个特征是:四肢无力,两腿发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