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四章 你我她

    更新时间:2017-11-17 17:17:51本章字数:3912字

    惟有无边包容 方是至真之爱

    这一章标题是“围城之内”

    看到标题时总会不自觉想起钱钟书先生曾在《围城》中说的那句经典的话~“婚姻就像一座围城,里面的人想出去,外面的人想进来。”

    拉比和他妻子在经历一段浪漫主义的偶然邂逅,轰轰烈烈的开始,到步入婚礼殿堂,最终迎来专属于两个人的小夫妻时代。

    童话故事里,梁山伯与祝英台最后化蝶飞,王子与公主最终克服万千磨难,走到一起,故事进展到这儿,按理说应该已经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

    没有人追问“后来呢?”

    或许大多数人不敢去问后来,前者是一段浪漫主义的美好故事,之后发生的事情则是一些琐碎的鸡毛蒜皮的小事。写故事的人也是精明,将浪漫主义的手法发挥的淋漓尽致后就拍拍屁股走人。

    后面随之而来将要发生的故事,是尘世之中大多数人的故事,是与一日三餐鸡毛蒜皮相关的失去美感的真人真事。

    是法制频道、社会新闻里不时会出现的“事故”。

    拉比和柯尔斯腾经历浪漫主义的邂逅相逢,怦然心动后,最终关上门来,过起了自己的小日子。

    这实属不易,两个人都是从未有过任何经验的人,而两人前几十年都是一个人无拘无碍的独居状态。因为爱情,这个原本玄之又玄,而变数颇多的缘由,让这尘世之中原本毫无瓜葛的人开始共处。

    好戏就此登场。

    首先就是一块儿买家里摆盘的杯子这事就让两人有了分歧,矛盾越来越大,谁也不退让,这是两人相处极小的一件事,很不幸两人都未打成共识,更不用说两人各自此前多年积习已深的习惯,以及由这些习惯完成的各种摩擦矛盾。

    矛盾一触即发,而且迅速升级。

    “缔结婚约之人,并非只是我们情感生活的中心,也是我们或好或坏的一切经历的责任人~”这或许便是爱情怪异而病态的特权。

    就像我们会对陌生人保持明智、礼貌得体,而对最亲密的爱人却肆无忌惮、不可理喻。

    因为我们打心眼里知道,他们是最不可能对我们施以伤害,也是最可能对我们不离不弃的人。

    爱情有时候并非如诗人情歌描述的那般美好,有时候爱情会唤醒人们的占有欲、控制欲、疑心病、也会勾引出人们的脆弱、没有安全感等情绪,所以分手才会变得那么频繁。

    而在婚姻之中的两人,在鸡毛蒜皮的小事里,每一次争吵,都对彼此的感情是一种损耗,一点一点的将原先的那些美好情感磨掉,汪曾祺先生说“受过伤的心都是脆的。”

    但,依旧会有很多人,前仆后继向着婚姻的殿堂进军,究其根源,或许就像某部经典影片中所说的那样~真正的浪漫主义,并非天真相信世间一切美好,而是在知道这个世界不美好后,依旧对这个世界心怀热爱。

    郭嘉一脚踢开教室的门,冲到刘沛身前。

    “你算老几,凭什么管劳资”

    郭嘉一开口,班上同学都放下自己手头的试卷,眼睛都统一直直往刘沛那边望过去。

    每日淹没在试卷的海洋里是在无趣,班上任何一点小八卦都足够激起大家的好奇心,尤其是在这个男女各半的高中部。

    面对郭嘉的咄咄逼人,刘沛并没有做声,他依旧埋头做着自己的试卷。

    郭嘉显然也没料到刘沛会是这种态度。

    “你说清楚,刘沛,你对他说了什么”郭嘉不依不挠,班上同学似乎嗅到八卦的味道,阴阳怪气声此起彼伏。

    刘沛似乎铁下心来,任凭风浪起,我自缄默不语。

    “神经病吧你,我告诉你,以后劳资的事,不用你管。”郭嘉说完气咻咻转身就离开了。

    班上同学没想到这事结束的这么快,不自觉意犹未尽抬头多看了刘沛几眼,发现他依旧面不改色在做试卷,好像刚才郭嘉的无理取闹都与他无关。

    其实也只有刘沛知道郭嘉为什么会这么气愤。

    一个月前,刘沛才转学到这个学校来。他是个沉迷学习不可自拔的人,平日里不是在学习就是在学习的路上。

    但在他心里,有个人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他的心。

    贾宝玉第一次在贾府遇见林黛玉时,脱口而出那句“这个妹妹,我曾见过的。”

    刘沛第一次看见郭嘉时,他也是这种感觉,总觉得在他的过往的日子里,郭嘉曾出现过。

    郭嘉在这个学校里明显是个异类,学校里每天大家都是穿着校服上课下课,只有她一人,夏天穿着膝盖以上的超短裙,冬天也是玩一手的“下半身消失”;学校明令禁止不能染发,郭嘉头发却似被炸过一样,五颜六色。在一片齐耳黑直短发里,她的五彩长发格外扎眼。

    除此之外,在这个人人严抓喊打狠抓早恋的高中时代,郭嘉换男友的频率和换季一样频繁。

    郭嘉在班上并没有任何朋友,白天上课,她基本上都是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或者就是干脆低头玩手机。

    高中不允许带手机进校园。校规校纪在在其他人眼里都是钢铁纪律必须服从,但在郭嘉眼里却形同虚设。

    每个班级似乎都有那么一两个特殊例外的人,他们赚足大多数人的关注点,成为人们茶余饭后互相交换的谈资,他们让班主任头疼,却让很多人打心眼里有几分羡慕,但在表面嘴皮子上是不会说出来,郭嘉就是这号人。

    她就像是个刺猬一样,永远一个人孤军奋战,从不寻求任何同伴,也从不给任何人靠近的机会。

    每个试图靠近她的人都会被扎伤,光这一点,都让很多人对郭嘉望而却步。

    只有一种人例外,那就是她爱上的人,郭嘉是一个似乎没有爱情就活不下去的人,虽然高考就在眼前,对她而言,爱情才是生活的全部。

    郭嘉找的每个男朋友都是校外高年级的,初中时她找的是高中时,现在她读高中了,找的都是大学生。让人奇怪的是,也没什么人看见她把男友带到学校里来。

    只是从她的日常里放飞自我的状态中,班上的好事者能拼凑出完整的故事来。

    比如突然有一天她再出现在班上时,头发已剪短,一来就开始哭,哭完后整个人都很丧,这个丧要延续到下一个猝不及防的某一天里。

    到那一天,她又开始高昂着头在玩手机,眉开笑颜的就像之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

    但她剪短的发又重新续上了。

    小女生关于爱情的那些小心思全部写在脸上和头发上。

    一开始大家还觉得蛮新鲜,久而久之,大家早已见怪不怪,开始寻找新的八卦焦点。

    但刘沛没有,刘沛在班上也没有什么伙伴,如果说郭嘉是一头小刺猬,他更像另一头冷面怪,他寡言少语,一头扎进学习里,平日不管班上发生任何事,都与他无关。

    他是插班生,高一军训后他才转入这个班。他刚来的第一天班上有个摸底考试,原本不起眼的他在那场摸底考试中赚足了全年级人的眼球。

    他竟然全校第一,以40分的分数差将第二名,考入这个学校的第一名抛到身后。

    摸底考试过后,好多其他班的女同学都组队假借来他们班看旧时同学之名,来打听刘沛是何许人也。

    当这些小姑娘看到传说中的插班生第一名竟然是个长相清秀,不爱说话的俊小伙后,好多女生偷偷芳心暗许。

    林楚楚就是其中一个。

    2

    按照常规来,还在上高中的女孩子都会将心头对另一个人的那份喜欢深深埋藏在心底,

    生怕被人察觉。

    但林楚楚没有,她从第一次看到刘沛那一刻开始,她就像感召到命运的召唤一样。

    她当即就向班主任递交转班申请书,要求从火箭班转到刘沛那个平行班去。

    转班理由那一栏,林楚楚写着四个字~“因为梦想”。

    杜拉斯说“爱之于我,不是肌肤之亲,不是一蔬一食,而是疲惫生活中的英雄梦想。”这句话也一直是林楚楚的恋爱宣言。

    她是妥妥的学霸一枚,在刘沛没来这个学校之前,她是以全县第一的成绩考进这个学校的,当时还赚足了眼球。

    谁知刘沛一来,就将她秒杀,她原本极其不服气,想着下一次一定要扳回一局,强力挽尊,却未料,在他见到刘沛那一刻,她自愿抛盔弃甲,缴械投降。

    林楚楚性格刚硬,她说转班后,老班虽然心有不舍,最终还是忍痛割爱。而在全校,她的举动引起大家无尽的猜测,各种脑补的小剧场呼之欲出。

    林楚楚来到刘沛的班上后,她直接跑到刘沛旁边,在所有人的注目礼中,她没有走向刘沛,而是走向他同桌凌晨。

    她把凌晨叫了出去,然后在他耳边一阵嘀咕,

    凌晨明显楞了几秒后,他似乎知道些什么了一样,看了林楚楚一眼,发现这个传说中的女学霸眼里满满的真诚。

    那天放学后,凌晨就逃也似的搬好东西重新找了一个座位坐了下来。

    林楚楚对刘沛同桌说的那段话在她这一生之中再也没有对第二个人说过。

    那段话原话是:“我是火箭班的林楚楚,我喜欢刘沛,想追她,你愿意成全我吗?”

    凌晨完全没有料想到传说中的女学霸竟然如此勇敢直言不讳说出喜欢和追这些字来。

    也就这样,从那天以后,大多数的女生都避开一切与刘沛相处的机会。每个想要靠近刘沛的人都会不自觉在心里将自己和林楚楚比较一番。

    林楚楚成绩好的没话说,颜值也一直在线的。即便是在所有人都是素颜朝天的高中,林楚楚粉嫩的毫无瑕疵的小尖脸也都会让人忍不住想多看几眼,甚至捏上一捏。

    让很多人奇怪的是,林楚楚和刘沛成为同桌后,她并未采取什么具体措施去疯狂追求刘沛,更多的时间里大家看到的是她在和刘沛讨论问题。

    刘沛没来之前,她都是自己暗度陈仓一个人默默钻研。她是语文英语特别拔尖,刘沛是各科均衡发展,英语稍稍弱了一点。

    林楚楚成了“问题”少女后,平日总有很多问题要问刘沛,刘沛也并不推脱,她问一句他答一句,显得客气而又疏离。

    这份陌生的疏离感旁人看不到敏感的林楚楚岂能感应不到,但她每回都在心里自我安慰“慢慢来,我们又不赶时间。”

    只是渐渐地,林楚楚发现一个问题。她发现刘沛每日都在做两份作业。她有次趁着刘沛离开座位时瞅了一眼,发现刘沛的另外一份作业上永远只有一个名字。

    这个名字叫“郭嘉”。

    郭嘉,为什么会是她,林楚楚看到这个名字的那一刻,心里又气又恨。女性的第六感让她相信,刘沛对郭嘉绝对没那么简单。

    高中每个月会有一个月假,第一个月假那天,放假后,林楚楚看着刘沛离开后,她也跟上他,刘沛是个转校生,据说他原来在市里一所更好的学校,但是他后来猝不及防就转学,从大城市的名校来到这个小县城的挂牌的重点中学来。

    这个县城并不大,来来回回也就那么几条街,不出一个小时就可以从县城的最东边走到最西边。

    林楚楚跟在刘沛后面,她惊奇的发现刘沛走的那条道就是她家的路,而更让他惊奇的是,刘沛轻车熟路走到那儿,走到小巷深处后,他一个人站立在那,站了好久好久。

    林楚楚在刘沛背后,不知道他到底在看什么,只是她站的腿都发麻时,刘沛也都还是一动不动,宛若雕像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