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更新时间:2017-11-18 17:19:18本章字数:3360字

    在小巷深处,刘沛在的泪就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滴又一滴,吧嗒吧嗒落在青苔上。

    这是他15年以来,第一次掉眼泪。

    这个小巷,这个他自小就生活的地方,他终于回来了,刘沛好想在心底呐喊一声,“我终于回来了。”但他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六年前,在外工作的父亲终于攒足了钱,在他工作的那个省的市里买了一套房,还给他妈妈找到一个新的工作。

    那个暑假,刚上完三年级的刘沛就被妈妈简单粗暴的抱上了车,转了好几趟火车后,到达那个陌生的家,从此开始在新的学校学习。

    母亲认为才八岁的他什么都不懂,也没和他解释什么。刘沛爸爸是业务经理,每日忙上忙下,连面都难见到。

    刘沛的新家在一栋CBD的24楼,楼下是最繁华的街道,每日人来人往,即便是在深夜,他也总能看见楼下有人来和往。

    刚搬来的那段时间,他整夜整夜都睡不着觉,这个陌生的城市,他一个朋友都没有。

    父亲动用好多的关系把他放在市那所重点小学。

    陌生的人,陌生的人,刘沛每日一个人上学和放学,渐渐地,他开始厌学,开始厌倦回家。

    他爸妈实在太忙,谁也没有时间去关注这个8岁小男孩的内心世界,谁也没去教他如何面对新的生活。

    有很长一段时间里,他都感觉自己就像是一粒尘埃,一棵草,无足轻重。

    新班级的同学家庭条件优渥,同学们每日都有父母或保姆专车接送。午饭时间,大家基本也都不去食堂,都是自己家爸妈或保姆送过来。

    刘沛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异类一样,每日都麻木的生活着,好几次他都想告诉他妈妈他不喜欢这里,但每日他都很难看到他父母。这个城市中的每一个人忙的恨不得每日没有夜晚。

    好几次他都没有回家,而是直接蹲在楼下数着人们的步子,尤其是数着穿高跟鞋的女人走路的步子,不过他常常数乱。

    这个城市中的女人都喜欢穿高跟鞋,他妈妈也是,每次都迈着12厘米高的高跟鞋上下班,好几次都喊累,他不明白为什么大家穿着这么累还依旧不脱下高跟鞋换上平底鞋。

    刘沛心里有很多的疑问,关于这个陌生的新世界的人和物。

    他成绩也一落千丈,在班上一直都垫底。成绩越差,他干脆就连学都不想上,每日都去一家网吧。

    网吧不允许未成年人上网,他就在旁边看,呆愣愣一言不发,看别人打游戏,

    去的次数多了,网吧的常客看着他一个小孩子怪可怜的,不时会把自己的账号交给他,顺便教他玩各种游戏。

    他就这样在网吧厮混了一年。

    他父母一开始是以为多给他一段时间适应就好,结果这样过了一年后,刘沛成绩依旧排名稳稳垫底。

    刘爸刘妈突然心里有点慌了,按照刘沛这个情况,小升初不要说上重点初中,就连上普通的初中都是个难事。

    刘爸有天把刘沛叫到跟前,他和刘沛以一种男人的对话方式进行了一场影响到刘沛后来的对话。

    那场对话后,刘沛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开始闷头苦读,他原本底子并不差,所以稍微拼一把,成绩马上就提上去了。

    就这样,他超出预期考上重点初中。

    初升高时,他成绩也都在学校完全靠前,按照他初中毕业考试的成绩,他上市里“四大名校”中随便哪一所都是没有任何问题。

    但出乎意料,他一个人转了学,来到郭嘉的这所小县城里的学校。

    暮色渐沉,刘沛还站在小巷深处。

    不知为何,林楚楚在那天,看着刘沛的身影,觉得异常孤单。

    “沛哥哥,你长大以后想干什么”

    “我想成为一个勇敢的人,做自己想做的事”

    “你呢?”

    “我,我想和你一起做你想做的事”

    “好”

    暮色中,一个小男孩和一个小女孩,坐在一家门前的青石板上,一边吃着小布丁一边在认真的讨论着“长大以后的事”

    “沛哥哥,你会不会突然不见了呀”

    “不会的,嘉妹妹”

    “那我们拉钩钩,骗人的都是小狗,都要长尾巴。”

    “好,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两个六岁的孩子就这样认真的拉着钩,就像是在做什么重要决定一样。

    不远处,一个小女孩看着这一幕,嘴巴撅的高高的。

    刘沛一直都没告诉郭嘉,他就是当年那个和她拉钩的男孩子,林楚楚也从没对刘沛说过,她从六岁时,第一次跟着林爸爸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第一次看见刘沛这个眉目间有几分倔强的男孩后,她的心里就有了他。

    林楚楚一直都没说出来,但当她再次看见刘沛后,她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靠自己的努力把刘沛给追回来。

    如果说六岁时的刘沛属于郭嘉,那么十六岁的刘沛一定属于她林楚楚。

    刘沛后来被他妈妈接走后,郭嘉每日都会守在刘沛的门口,等着她的沛哥哥回来。等着等着,她没有等到她的沛哥哥,却等来了一个继父和继父的女儿。

    郭嘉八岁那一年,她爸爸因病去世。郭嘉还没从刘沛一声招呼都没打就离开的消息中缓过来,结果最疼她的爸爸也一声不吭就去世了。

    她爸爸去世后没多久,有一天她放学回家后,发现家里多了一个男人。

    坦白来讲,我从未曾料想过会与你成为好朋友,顶好顶好的那种朋友。

    小陈姑娘,第一次见到你时我是何种模样呢?

    彼年我是一个择校生,成绩极差,依靠亲戚走关系才能进入一所县里的重点中学,而你,则是实打实依靠自己的努力考进去的。

    武侠小说里,江湖之中,武林人士夺取武功秘籍有两种法子,一是正儿八经进个门派,实打实修炼自己,打遍天下无敌手,最终成为武林盟主,武功秘籍便是囊中之物,而另外一种人,则是依靠各种歪门邪道,去打探消息,再依靠不为人所知的手段去暗中攫取。

    无论从任何一方面去看,这两种人是完全没有任何交集的。

    这一点,在我看见你的第一眼时心中就已明朗。

    那时候,我们才刚进入高一,新生报到那天,别人都是爹妈相送,而我则孤身一人,拖着一个行李箱,那时候尚未发育完全的我就像一只刺猬一样,无论是谁只要一靠近,都会扎出一身血。

    我爸妈是个生意人,可惜他们做了多年的生意后,最终还是被生意给做了。

    现在想来,那段时间,真是我人生之中最灰暗见不得光的一段时间。

    父母不在身边,也没什么朋友,来到一所外地新学校,带着浓浓的乡下人的口音,脸上还有厚厚的雀斑,牙齿也歪七扭八好像随时要逃离齿腔的掌控般。唯一还能说得过去的,就是身高,可身高这点,在那样一个每一日都穿着肥硕臃肿的校服时代,不是一个加分项。

    而你与我却并不相同,你是一个长得有点小可爱的娇小型的软妹。成绩很好,性格也不错,从没任何不良嗜好,一心只埋在试卷里,为着自己心中理想的大学,每日都认真规划着。

    有着自己的既定目标,还会为着这个目标制定一些列严密的可行性方案,现在想想,你真是一个彻底的实干派。

    阴差阳错之中,我和你被分到一个在高一就被内定为理科班的学霸班。

    解答着永远解不开的几何题,配平着永远配不平的化学方程式。

    我原本底子就比较差,每次上课,我都极其吃力,听着那些完全听不懂的课程,表面风平浪静,内心早已波涛汹涌。每一天,从早上六点起床铃响,到十点下晚自习,满满的都是课程。对于学渣的我来说,真是度日如年,揪心异常。

    班主任老吴是个心气极高的一个中年男人,每日就算不是他的课,他的脑袋瓜也会不定时悬挂在窗口。

    每个不经意的片刻里,在别的老师还在唾沫横飞之时,他猝不及防从教室后面出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活捉趴在桌子上睡觉的人,那场景,光是看着就惊心动魄。

    每每看见那些小心翼翼却还被老吴给抓住的人,我都会想,老吴如果在战时,一定是个出色的侦探。

    学校为了让每个学生有良好的时间观念,都会在每个班级的黑板上写下距离高考倒计时还有x天的字迹,还会顺便在黑板的顶部安装一个闹钟。

    有老吴的存在,就算每节课我一脸懵逼,依旧靠着顽强地意志力数着黑板上那个时钟过日子的,很奇怪,时钟似乎是在和我开玩笑,感觉过去了好久好久,时钟转动的幅度都没啥变化。我好几度严重怀疑,那个时钟是不是忘记放电池,或者是被某个调皮的同学搞坏了。

    可学校的上下课铃声又与时钟上的时间完全吻合,用一种更为真实的方式告诉我,是我想太多。

    午休之间的一个小时,是我唯一能够喘息的机会。经过我无聊时的观察,发现我们班上五十个人,午休铃声刚响起,一半的人就轰然倒下,沉沉入睡,再过半小时,班上的人基本都低下高贵的头颅,再过45分钟时,还有极少的几个人会抓住最后15分钟进入梦乡,抓着下午休的10分钟的尾巴一块儿睡。

    印象之中,整个午休一小时,小陈姑娘,你都高昂着头,就像是一头雄狮,傲然林立,在草稿纸上,演算着三年高考两年模拟上的习题。

    只有在午休结束下节课快要开始时,你才匆匆跑进厕所,打开水龙水,冷水哗啦啦流着,你张开手,从水龙头里,接了一把水,往自己脸上扑。

    迅猛急速,毫不留情。

    有次在厕所偶然撞见你,我心中大惊失色,原来,当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努力的事近距离发生在人身边时,造成的心理落差竟会让人鼻塞心酸。

    那一年,你和我,毫无交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