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九章 你是穿越过来的?

    更新时间:2017-11-21 17:07:12本章字数:3339字

    【2】

    出院手续办得特别快,搞得四张都想冲去结算中心看看那帮人是不是嗑了什么兴奋药了。

    “平时一个比一个懒。”他嘀咕着,垂头丧气往走廊那头走,那只笨鹌鹑正低头等在那里。

    “喂。”他说,手跟着一递:“办好了。”

    “谢谢你,张医生。”她也垂着头,刚才那种视死如归的神情早没影了。

    “我说你傻不傻?”四张终于还是没忍住,劈头盖脸说起来。“为了追个男人追到医院,这本没什么,还装病?你知道不知道药不能乱吃!”

    “我吃的是感冒药。”

    “那就不是药了!?”四张的声音陡然高起八度,“是药三分毒,本来就傻,不怕吃了更傻啊!笑,笑什么?挨骂呢,不能严肃点!”

    四张被鹌鹑突然的笑笑得毛毛的。

    鹌鹑摇摇头,咬着嘴唇继续笑,四张从没见过鹌鹑这样,一时不知该说什么了。

    “哦,对了。”鹌鹑想起什么,从包里掏出一盒东西:“给你的,你尝尝。”

    “这是啥?”

    “一些小点心。”鹌鹑低下头,像在害羞,“我自己做的。如果不好吃你就扔了!我爸说肯定不好吃。可除了这个我没什么可以送你了。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照顾!”

    四张紧紧抓着手里的东西,心情复杂地看着她转身离开,那感觉,真是……反正他是无法用语言描述的。

    两个护士推着辆推车哐啷哐啷地从旁经过,那声音大的差点没把四张的耳朵震聋。

    “不是才批的新器材吗?怎么还用这个烂家伙,不知道吵人吗?!”

    四张一嗓子吓得两个小姑娘一激灵,其中一个胆子大些,边拍胸脯边一脸怨怼地看向四张:“我们这不就是要去换器材吗?”

    四张一瞧车上,还真是,一堆旧东西。他不好意思的挥挥手,让两个小姑娘走。

    “你没事吧?张医生?”一个看出不对劲,问。

    另一个捅捅她,“肯定因为那个病人。装病那个。”

    四张一抬眼,目光不善,说话的那个忙闭了嘴,胳膊肘一伸,拉着同伴跑了。

    “看他那眼神,会不会要因为这事受处分?”

    “为什么受处分?”

    “渎职呗。”

    四张眉头一皱,女人啊,懂不懂得背后说人小话的前提是“背后”,不是说对着他的后背就算背后的!

    他气哼哼地扭过身,没开口就被女人们转去的新话题封上了嘴。

    “哎,你听说了吗?那个女病人她爸不让她回家了。”

    “啊?就因为装病被赶出家门了?啧啧,这爸当的可真够狠!”

    鹌鹑被逐出家门了?

    离开时是正午。

    医院门前顶着太阳卖餐食的摊主叫卖声此起彼伏。

    鹌鹑拖着行李,站在大门旁,那只脚怎么也没想好该朝哪迈。

    她要去哪儿?能去哪儿呢?

    天光光,她的心惶惶着。

    “鹌鹑。”

    她“啊”了一声,回头看着支着膝盖正呵斥带喘的四张。

    “你站住。”四张凶巴巴地说,能不凶吗?让他跑了这么远,气都要跑断了。

    “你怎么来了?”

    “想好去哪儿了吗?”

    鹌鹑摇摇头。

    “坐会儿。”四张朝旁边一直,人先一步坐了过去。

    一米来长的木头长椅上横了许多纹路,宽宽窄窄的线条有的已经被雨水湿气腐蚀镂空,露出下面一片草绿。鹌鹑低头,看着一只老蚂蚱蹲在草间,连蹦跶也没了力气。

    眼见入秋,这蚂蚱估计也活不久了。

    鹌鹑看着它,想着自己,她自己不是更可怜,什么也不会,如今连住的地方都没了。

    “对不起啊张医生,白让你为我费心这么久。”

    费心倒没费什么心,四张皱着眉,摆弄着手里的盒子。走的匆忙,他把这东西也带出来了。

    “我帮你找个住的地方吧,至于以后怎么办,先住下再想。不许拒绝,就这么定了。”无比霸气地给鹌鹑做了安排后,四张的心跟着一松,他真怕跑出来时没找到鹌鹑,她一个人,被爸妈抛弃了怎么办啊?

    四张眯着眼,看着眼前的人来人往,抬手和路过的咖啡馆老板打声招呼。

    今早听到的消息,老板的咖啡馆要彻底歇业不干了,院主任正忙着四处招租,兜售那块巴掌大的地皮呢。

    也不知怎的,四张的心乱糟糟的,他心里反复在想的一件事就是鹌鹑被她爸赶出家门了。

    这事让他莫名失落起来。

    “你做的是点心?”

    “是啊。”

    “甜的?”见鹌鹑点头,四张三两下解开了盒子的丝带。盒盖一开,露出里面外形细巧的点心。

    不错嘛。四张赞叹一声,拿起一块,人愣住了。

    丝滑甜润的感觉在他舌头尖一点点散开,四张的心跟着化了。

    电光火石间,一个念头在他脑海里一闪而过。

    “在这等我会儿!”他说。

    说完,人就跑开了。

    靠近大门的道旁,人总是那么多,四张很快就混进人流里不见了。

    鹌鹑坐在椅子上,孤独感又开始变得明显了。

    五分钟、十分钟,十五分钟过去了,四张还没回来。

    还是走吧,王姐不是说了吗,没人愿意和她这种一无是处的人做朋友。鹌鹑想着,站了起来,手才放在行李箱的拉杆上,人还没来得及再看一眼这家有夏东柘有她爸还有四张的医院,人就被一阵风刮个趔趄。

    她看着去而复返的四张手里拿着一张纸,满脸潮红地问她:“想不想开家蛋糕店?”

    “啥?”

    “你如果同意,我就把那个店租下来。”他甩着手里的纸:“给你五分钟考虑,愿意帮我弄这个店就签字画押。”

    鹌鹑盯着那张租房协议还有聘书,傻了。

    【3】

    就这样,鹌鹑有了有生以来第一份工作——预备役甜品师,外加现役甜品店装修监工。

    鹌鹑接过钥匙,有些无措地看着眼前的房间:“张、张医生,你是说让我住在这?”

    阳光透过薄纱窗帘落满房间,也落在了鹌鹑脸上,她眯起眼,小心翼翼地用手碰了碰离她很近的那张原木方桌。干燥的质地触及指尖,鹌鹑一缩手,不确信地回头看向四张:真让我住这?

    “这是套新床单,等下你自己换,卫生间的热水器有点问题,用前你敲下这里。”四张回头做着演示,这才发现鹌鹑在问他问题。

    “是啊,说了让你住这里,这里是我……我一个朋友的房子,暂时空着,我和他说了,他同意你住这。”

    “那房租?”

    “暂时不用,是我特别铁的一哥们儿。”四张说着,看看四周:“大概也就这样了。行了,你先休息吧,有事给我打电话。

    “别再摆出那一副死了爹的表情,好好睡一觉,明天和我去建材市场买装修材料,我请了假。”四张比了比手,开门,道别,出去。

    房间重新恢复了宁静。

    鹌鹑站了一会儿,还是不适应着一连串的变化。

    她看向窗台,那里摆着一个圆形鱼缸,里面养着两株水草随着水波一飘一飘。

    这个“临时”住地竟给了她家的感觉。

    “加油吧。”至少先把装修的事弄好。她握紧拳,走到冰箱门前,在弄装修前,她要先把肚子填饱。

    望着冰箱里可怜巴巴的食材,鹌鹑支着下巴:“Emma……弄个芒果杯吧。”

    决定好了就开干,牛奶,几个鸡蛋,一点面粉,外加一个熟透的芒果,先打奶油再做蛋皮,正做得起劲呢,门锁咯噔咯噔突然响了起来。

    有人开门!

    鹌鹑打个激灵,不会是屋主回来了吧。

    她看了眼房间,叹声气,放下手里的奶油盆,垂手走到门旁。

    就算一天没住,她也要谢谢对方。

    一阵响动后,门开了,鹌鹑看着门外的人,傻眼:“夏夏夏夏东柘?怎么是你?”

    “我说呢。”没想到夏东柘答非所问,拔了钥匙进了屋,眼睛在桌上的锅碗瓢盆上逐一扫了一圈后,眼睛终于定格在鹌鹑身上:“你住这儿啊。”

    “这是你的房吗?”

    “四张的。他让我帮他买床被子,我记得他家有就过来拿。这下我知道他为什么不让我回家拿了。”夏东柘饶有兴致地看着眼前这个“为什么”。

    “买被子?他为什么要买被子啊。”

    “睡医院喽。算了,我还是去买吧。”说着,夏东柘就要退出房间。

    “你等等,先别去。”鹌鹑咬了咬嘴唇,“你等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

    望着鹌鹑飞奔而出的背影,夏东柘唇角一勾,掏出手机:四张,鸟飞你那儿去了。

    夏东柘的这条短信四张当时并没看到,有个病人突发高烧,接了护士报告他就脚不停的奔去了。

    再回来,鹌鹑已经站在办公室门前,样子显然是等了有一会儿了。

    “你怎么来了?”

    “我来还你房子,不能因为我让你睡医院。”鹌鹑咬着唇,眼圈都红了。

    四张多聪明啊,前因后果眼睛一眨就想明白了,他也没狡辩,只是指了指办公室:“我在这住挺好。”

    “挺好也不行。”鹌鹑吸了吸鼻子,“不能因为我让你挤在这儿。”

    “是夏东柘去家里了吧?他敲门的?开门的!我就不该把备用钥匙放他那儿,你等我回头把钥匙拿回来。安心在那儿住,不然你去哪儿?你有地方去?”四张盯着一个劲儿摇头的鹌鹑,气死了。

    “你怎么那么犟?”

    还是摇头。

    “我东西不多,还没来得及全拿出来,回去收拾收拾就把房子给你腾出来。”固执的鹌鹑自己就给四张下了判决。

    可怜翘班跟着鹌鹑一路回家的四张怎么劝也劝不住。

    “你真走能走去哪儿?”

    终于,四张对着那个遥遥远去的人无力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