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我不需要你们了

    更新时间:2017-11-23 16:27:26本章字数:3143字

    Day 13 酱婶的阵容

    作者:有读者问我,私语你为什么不多写写四张夫妻晚上的相处呢,大爱啊,超期待啊。Emm,现在我来回答大家,其实我也蛮想写的,而且说实话他们夫妻夜间的不可描述甜蜜……四张你要干什么?快把刀放下!救命啊!!

    【1】

    “你总算回来了。”秋小美说着,掀开隔断柜台和外面的挡板,冲出去,一把抓住鹌鹑,再用力拖回来,落下挡板,末了还使劲甩甩鞋。

    “怎么了?”鹌鹑问。

    “这不是你该管的,快进去做蛋糕。”秋小美再一推,鹌鹑便进了工作间。

    柜台外的人丝毫未见减少,好在鹌鹑总算是回来了。秋小美举高双手,放开嗓门,拼命维持着秩序,心里想的却是——刚才那下踢得真特么疼!

    可你也知道,在中国这个大环境,想要让这么疯狂的一群人站成整齐的队伍,再keep silence一点,单靠一个小姑娘用嗓门喊是有多难。秋小美又喊了几声,嗓子彻底哑了。她咳咳着,扭头看向四张——老板,帮帮忙吧!

    我?我不行,我得上班呢。四张猛晃了几下头,眼睛不由得落在了边角上正吵得热火朝天的两个人身上。

    或许可以找人来帮下忙。四张坏笑着,挤了过去。

    “他他他……他想干嘛?”也顾不上一屋子乱糟糟的顾客,秋小美盯着不久后就折返回来的四张猛劲儿打退堂鼓,“你把他们领回来干嘛?”

    “介绍一下。”四张一摆手,“新店员,安富裕,和于大庙。”

    秋小美一阵天旋地转:“这俩都是什么样的人你不是不知道。招他们进来不是等着鸡飞狗跳?再说招一个就完了,你还招俩?”

    她猜安富裕能同意绝对和四张这个“财神”头衔有关。

    “当然有关。”四张倒没藏着掖着,他单手撑着吧台,头凑过来小声说道:“他不喜欢鹌鹑,把他留下能消耗一下他的精力。”

    这他他他的换做旁人是铁定会晕的,秋小美却懂了,让大庙哥牵制着些安富裕,可谁来牵制大庙哥呢?秋小美发愁地朝大庙哥的方向挤挤眼睛,后者像并不知道他们在讨论的是他一样,眼睛在屋子里上上下下看着。

    “你。”四张指头一戳,指着秋小美。安富裕是为了财神爷留下的,大庙哥则是为了钱,而秋小美每发现他一条违规就会扣钱。这就是四张在短期内能想到的一个比较好的解决方式了。

    “没事的话我回去上班了。”四张朝秋小美和阿发招招手,又朝工作间里看了眼,这才迈步出了店门。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客人可忙坏了鹌鹑,和面、打奶油、进烤炉、码水果、和面、打奶油、进烤炉、码水果……这样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工作,等到忙完了,天也黑了。

    她擦把汗,走出工作间,人愣住了,戴着白手套的她爸在整理货品,嘴里面嘀咕着“财神爷保佑我啊保佑我”,而大庙哥正90°弯腰,态度无比恭敬的为一位离去的客人送别。

    “小美,这是咋了?”

    秋小美手一扬,有气无力地介绍:“店里的新员工,货品员老安。”

    “啊?”

    听见鹌鹑的声音,原本在关柜门的安富裕回过头,眼睛随之狠狠瞪了鹌鹑一眼:“扫把星。”

    “小美姐你看我刚才鞠躬鞠地完不完美?好不好?值不值得你给我加工资?”

    “不值。”秋小美无情的回答:“这是迎宾兼秩序维持员大庙。”

    ……

    此刻,似乎没有言语能形容出鹌鹑的感觉了。

    “你们怎么在这儿啊?”

    “你男朋友招的,店里的确忙不过来。你要是不喜欢就劝劝他。”

    说到不喜欢,鹌鹑似乎还没不喜欢过什么,叹了声气,她问秋小美:“今天的人怎么这么多啊?”

    “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听说的咱们这儿的甜品吃了能减肥。”

    啊?鹌鹑笨笨的脑子想了半天,终于想到这个说法的由来,忙举起手拼命摆,“不是的是不是的。”

    “不是什么?”

    “对减肥没用。算了算了,我让四张帮我澄清一下吧。”

    “可是……”店里的生意这么好,澄清不就什么都没了吗?这么一想,秋小美掀开桌板,一个健步冲了出去:“鹌鹑!鹌鹑!”

    叫了半天,也没叫住鹌鹑。

    夜幕之下,鹌鹑的身影嗖嗖地很快就消失在小路转弯处。

    咦?说起瘦,鹌鹑是不是瘦了?秋小美摸了摸下巴,感慨自己怎么才发现。

    “她干嘛去了?”大庙哥抱着胸,吊儿郎当杵在一边,朝门外扬了扬下巴。

    秋小美看看外面,又看看大庙哥,再把视线转回去外面:“没猜错,明天这里就不需要你们了。”

    “啥?”

    “不行。”

    秋小美看着一前一后抢答的大庙哥和鹌鹑爸,回了个“这又不是你们说了能算”的眼神给他们。

    秋小美的话让于大庙惶恐,才找的工作不会才干一天就没了吧。

    “你什么想法?”难得的,他凑到安富裕旁边。

    “我不走。”不把扫把星从我的财神爷身边赶走我才不走。

    瞧着咬牙切齿的安富裕,大庙哥“额”了一下:这人有病吧?

    悄无声息地离开安富裕,大庙哥也学着秋小美的样子倚窗而望。但他和她想的东西不一样,他想的是就算只做了今天一天,也得要这群人给他工钱。

    就这么望啊望的,脖子酸了。

    “那只傻鸟还能不能回来了呀?”

    鹌鹑到病房时,科里的几个白班医生已经下班了,夜班医生坐在办公室里正在翻病历。鹌鹑的步声惊动了屋里的人,那人一抬头,见是她便笑嘻嘻往里一指:“四张在里面收拾东西呢。”

    “谢谢。”冷不防被个不算熟的人主动打招呼,鹌鹑不好意思地道了声谢,便逃也似的走开了。

    “往哪儿跑呢?”

    鹌鹑停下脚,看着她身后的反方向,脸更红了。

    “跑错方向了。嘿嘿。”

    “呆。”四张走上前,敲了一下她的头,“来接我下班的吗?现在可以走了。”

    “不是,我找你有事。”

    “路上说。”不由分说的,四张揽住他的女朋友进了电梯。

    从电梯到停车场的这段路,鹌鹑把事情告诉了四张。

    四张系好安全带,扭开钥匙,侧脸看了鹌鹑一眼:“这个怕是不大好办,总不能一个一个揪着他们去解释店里的甜品吃了不能帮助减肥吧?说了人家未必信,再有我们也不知道谁信谁不信,是不是?”

    鹌鹑想了想,好像有点对。

    “那明天让小美在店门前贴个说明吧,这样谁来买东西时都会看见,就知道甜品不能减肥了,这样好不好?四张。”

    “鹌鹑。”

    “嗯?”

    “我看出来了,你就是和钱有仇。”

    ??“啥意思?”

    “没事,明天就让小美弄一下。”

    “好。”

    “滴”一声。

    “鹌鹑,帮我看一眼手机。”

    “哦。”

    “应该是微信消息。”

    “密码多少?”

    “ac52676.”

    鹌鹑照着他说的一个一个输入了密码,“你加了老索的微信呀。”

    消息正是索克萨尔发来的。

    “他在医院患者交流群里帮我们打广告呢!”

    四张微微笑着,果然啊,和她在一起,就要适应这种踏实赚钱的方式,“帮我转发到朋友圈。”

    “嗯。”鹌鹑边操作,嘴角也忍不住溢出笑意,老索说他们的甜品店能让人快乐呢!真好!

    “发好了。”鹌鹑抓紧手机,陶醉的表情像在回味:“四张,你的手机密码有什么特别意思吗?”

    “有啊。”

    “什么?”

    “鹌(a)鹑(c)老(526)婆(76)啊。”他轻轻说着,开心地看着身旁的人脸烧的通红。

    家里,想绝食没挨住饿的小狗WiFi出来迎四张,情绪依旧不高。(WiFi:别问我为什么不高,主人移情别恋了!主人不爱我了哼哼哼!)

    绕着四张的脚转了两圈,见没引起主人一丁点注意力的WiFi只好悻悻地移驾厨房,等那个女人做饭。(WiFi:这个女人除了做饭好吃点儿外,其他地方都特别讨厌,她抢走了我的主人,啊啊啊我不活了嗷呜香肠煎得不错再来一片!我的嘴在这里!说好的爱惜小动物呢主人你竟然和我抢食,你居然还吃那个女人的嘴!!啊啊啊!主人吃人了!)

    精神处于崩溃边缘的WiFi东跌西撞地跑出了厨房,打算去狗窝静静。爪子还没挨着窝呢,大门就咚咚咚响了起来。

    “有人敲门。”快被亲晕了的鹌鹑像抓着了救命稻草一样拽拽四张,指指门。

    等四张终于出去了,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天!为什么他这么喜欢亲亲呢?让她想不通的是,她竟然也很喜欢。

    捡出煎好的香肠、摆好盘,鹌鹑端着盘子去餐桌。

    饭厅和客厅是连通的,在客厅一角,鹌鹑端着东西从玄关前一走一过,眼睛不自主地朝门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一眼不要紧,人顿时呆得石化了。

    大庙哥和她爸怎么来了?